高冷老公宠妻成瘾
点击阅读
纪以宁是从七年前就喜欢了席简南,只是那个时候男人从来不曾在意这份感情,所以后来她也就从来不曾表露这份感情!七年后带着孩子重新回到这个地方,纪以宁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席简南,可是这个男人不仅仅重新出现在了她的生活中,还直接拉着她结婚,说要与她和孩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高冷老公宠妻成瘾》精彩片段

在席氏集团楼下当了一个下午的监视器,纪以宁终于等到了目标人物——席氏集团的总裁席简南。

传说中,席简南冷酷无情,手段狠戾,却长得俊美绝伦,气质过人。

亲眼目睹,果然如此。

阅帅哥无数的纪以宁,都不免被席简南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英挺的剑眉下是一双狭长深邃的眸子,鼻梁自然而优雅地挺直,菲薄的双唇弧度优美,这个如神话般的男人处处精致完美,如雕刻般的轮廓更将他本就出色的五官衬得英俊迷人。

此刻,他颀长挺拔的身躯裹在剪裁合身的手工西装里,浑身散发着身居高位的掌权者独有的冷静和果断气息,一身冷冽且强大的气场仿佛与生俱来。

面对席简南需要很大的勇气。

纪以宁就有这种勇气。

“席先生。”纪以宁双手奉上自己的名片,“我是新创艺人经纪公司的经纪人纪以宁。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找你谈。希望你能给我两分钟的时间。”

席简南淡淡地看着纪以宁,片刻后,狭长深邃的双眸渐渐眯起……

纪以宁仿佛看到优雅的贵族瞬间变成了有着黑色羽翼的恶魔,颤了颤,强装镇定地看着席简南:“席先生?”

席简南终于慢条斯理地垂下眼帘看着纪以宁递过来的名片,那上面印着——新创艺人经纪公司,纪以宁。

纪以宁——席简南看着这三个字,又淡淡地掀起眼帘看向纪以宁……

七年前,纪以宁就已经死了。

七年后,她却又俏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真有趣。

想着,席简南面无表情地单手接过纪以宁的名片。

纪以宁心里一喜,忙道:“席先生,我知道席氏旗下的极光传媒投拍了《全城搜爱》这部电影,明天面试一个女配角。我们公司的一个艺人很适合这个角色。希望你能给她一次面试的机会。”

席简南冷冽的目光紧锁在纪以宁的脸上,目光沉沉,没人能看懂他的心思。

纪以宁把席简南的沉默理解成了犹豫,急急补充道,“席先生,我们的艺人真的非常适合这个角色,只要你给他一个参加面试的机会。”

“给我一个解释。”

席简南的声音低沉悦耳,富有磁性,却冷得好像镀上了一层寒冰。

“哈?”

纪以宁一脸茫然,解释?什么解释?解释她为什么来找他?

席简南俊美绝伦的脸上布满了冷漠的警告:“别装傻。”

“……”沉吟了片刻,纪以宁非常职业化地说:“席先生,我此行只是为了工作。”

席简南危险地眯了眯眼,随即意味不明地勾起唇角,“很好,上车。”

“呃?”纪以宁完全跟不上这节奏。

“我没兴趣和你在停车场谈事情。”

说完,席简南径自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上去,作势就要发动车子,完全没有要再废话或者等纪以宁的意思。

纪以宁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拉开车门上去。

名贵的保时捷在马路上奔驰着,席简南的目光慢慢移到了内后视镜上。

内后视镜里的纪以宁端庄地坐在后座,脸上却满是茫然和不解。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纪以宁,你最好是能一直演下去。

二十分钟后,席简南把车子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门外,风轻云淡地看着内后视镜里的纪以宁……

纪以宁懵了,这是……潜规则?

潜规则在演艺圈内,大家都心照不宣,毕竟草根阶层上位都不容易。

但是经纪人不需要上位也要面临潜规则?

一万头草泥马从纪以宁的心里奔腾而过……

纪以宁保持着表面的淡定“咳”了一声,吐字清晰地强调道:“席先生,你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来帮我们公司的艺人争取面试机会的,我不是艺人。”

言下之意就是:先生,你潜错对象了!

席简南冷然哂笑一声,“这么没诚意,我怎么和你谈?”

纪以宁扬起唇角微笑着问道,“请问,怎样才算有诚意呢?”

“顶楼套房,我没什么耐心。”

说完,席简南毫不犹豫地下车,径自走进酒店。

席简南的暗示很明显,纪以宁咬了咬牙,跟着下车。

今天,她一定要给颜若依争取到面试的机会。

至于潜规则,她在英国的娱乐圈混了两年也不是白混的,有的是方法应付!

顶多……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脱衣服不动手!

到了顶楼唯一的套房门前,纪以宁意外地发现房门只是虚掩着。

席简南就那么笃定她一定会上来?

推开虚掩着的门,纪以宁一眼就看见席简南坐在浅色的布艺沙发上,姿态优雅迷人。

旋即她别开目光,寻找武器……

纪以宁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整个客厅,嗯,玻璃、花瓶、烟灰缸,都是不错的武器,最直接的是那把刀锋明晃晃的水果刀。

这么多,待会用哪个比较好?

正想着,纪以宁听见席简南的声音——“脱了。”

他的语气淡淡的,却不容置喙。

“……”纪以宁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在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

席简南向来没什么耐心,见纪以宁没有马上做出反应,他眯了眯眼,微皱着眉头不悦地站起来一步步地逼近纪以宁……

纪以宁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被席简南身上的巨大压迫力笼罩住,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只能后退。

可是退到了墙边,就无路可退了……

纪以宁背靠着墙,双手已经紧张地握成了拳头,却依然强装着镇定,清醒且清楚地说:“席先生,我没骗你,我只是个经纪人。”

还在装?

席简南漆黑深邃的双眸里布满了讥诮,目光又冷又沉,他就看看纪以宁能装多久。

毫无预兆地,席简南的上身微微向前倾,双手抵到墙壁上,把纪以宁困在狭小的范围内,散发着危险讯息的目光胶着在纪以宁脸上,好像要把纪以宁看穿了……

纪以宁忽然间觉得席简南的双眸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不由自主地问:“那个,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闻言,席简南的目光瞬间冷得能射出冰铸的尖刀来。

七年前纪以宁跟在他的身后,死缠烂打阴魂不散。现在她居然来问他,他们是不是见过?

很好!

倏地,席简南伸手绕过纪以宁的后背把她搂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样,你是不是就能记起来了?”

纪以宁愣住。她家里也有个男的,亲过抱过无数次,可是和席简南不一样。

她无法坦然地跟席简南演绎这么亲密的姿势。

“放开!”纪以宁的右手抵在席简南的胸膛处,想要把他推开。

可是她都已经使出了浑身的劲,席简南还是安之若素,好像她不过是在给他挠痒痒一样。

纪以宁也是个硬骨头,愈发用力起来,心里想着数三声,席简南再不放开她,她就使出流传多年经久不衰的经典防狼绝招!

“一……二……三……”

她的脚才刚刚抬起,还来不及顶上席简南的胯部,就被他用手按住,同时,他低下头来,狠狠攫住了她的双唇……

四唇相贴,每一缕空气都充斥了暧昧。

席简南吻得霸道,每一次吮吻都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

纪以宁紧咬牙关,紧咬牙关,席简南的手不安分的一路向上……

七年以来纪以宁第一次跟一个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倒抽气,席简南趁着这个空当越过了她的齿关……

啊,舌尖都发麻。

这不是接吻,更像是惩罚。

纪以宁在席简南的身上没有嗅到情欲的气息,却感觉到了他的怒气。

为什么生气?因为她的不配合?

好,那她就再不配合一点好了。

纪以宁倏地抓起了旁边鞋柜上有棱有角的水晶装饰品,还没来得及砸到席简南的头上,就被他劈手夺了过去。

席简南瞥了眼手中的有一定重量的水晶装饰品,倏地掼到地上,按住纪以宁的肩膀把她钉到了墙壁上,整个人冷漠阴沉得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你还想装多久?”

诈死七年,再度出现在他面前时却装出一副根本不认识他的样子,还想装多久?

“……”纪以宁以为席简南在说她装纯情欲拒还迎,只想骂一句“装你妹”。

纪以宁半晌不语,席简南的怒气更盛,再度伸出手把纪以宁带向自己,身体和纪以宁严丝合缝,双手几乎要折断纪以宁的纤腰。

纪以宁被迫和席简南紧密贴合……

这姿势,暧昧至极,也让他恐惧至极。

“席简南……”纪以宁强装镇定发出的抗议只开了个头,双唇就再度被席简南封住。

席简南的吻来势汹汹,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吞入腹。

纪以宁只能挣扎,然而她越是挣扎席简南手上的力度就越大,吻得也越深越用力……

渐渐地,席简南的呼吸变得清晰可闻,他箍在纪以宁腰上的手也慢慢地往上移,扯开了纪以宁衬衣的扣子。

纪以宁只是感觉胸口的地方一凉,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在她的身上了……

高冷老公宠妻成瘾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