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后娘带娃日常
点击阅读
作为现代杀手,秦九月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意外穿越到古代,而且还成为了几个孩子的后娘!看着眼前几个惧怕她的孩子,她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无论之前原主是如何与小孩子相处的,她都要改变现在的生活!只是秦九月不明白她带着孩子努力生活,可是那个名义上的丈夫江谨言却直接带着母子几人飞黄腾达了!

《恶毒后娘带娃日常》精彩片段

刺啦——

“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穷山沟里还有这样的极品,啧啧啧。”

“你赶紧的,我去外面守着,一炷香……半柱香后就到我了。”

“不准欺负娘,娘,呜呜呜……”

两道粗噶的声音紧跟着一道浅浅的小奶音在耳边微微响起。

是谁在说话?

她还没死吗?

不应该啊,她不是被雷劈死了吗?

灵魂阿飘还参加了自己的追悼会,不过追悼会上来的都是自己暗杀名单的家属。

看着他们踩碎了她的黑白照,踢翻了香炉,笑着唱跳起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那歌词,她还记得很清楚呢!

然而,还没等她摸清状况,就感觉到有双手在她颈间游曳,秦九月蓦地睁开眼睛。

面前一张长满麻子的肥猪脸撅着油腻的大嘴唇逐渐放大。

四目相对,猪头男愣了下。

双手被捆绑着,秦九月迅速高抬腿,膝盖顶上男人腿间,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后,男人曲俯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同伴听到声音,闯进来,“怎么了?”

秦九月双脚落地,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琉璃杏眸眯起来,身上激漾起戾气,朝着男人走过去。

男人随手抓起一块砖头,虎视眈眈的瞪着秦九月。

“小贱/人,老子弄死你——”

他举砖朝着秦九月的脑门扔去。

秦九月抬脚将砖头踹回,重重击打在男人太阳穴上,男人踉跄了两步,脸上有浓稠的血流下,死盯着秦九月的眼睛翻了白,直直往后倒下。

秦九月快速解开绳结,活动一下酸疼的手腕。

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胶着在两个孩子身上,三岁半大的小女娃湿漉漉的大眼睛,稚嫩的小奶音怯生生的道,“娘……”

瞬间,秦九月脑海中涌上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妈耶!

她穿越了。

从二十五世纪的王牌杀手秦九月,穿越成了一个恶贯满盈,村口大黄狗见了都躲着跑的同名小毒妇!

而眼前脏的像小乞丐似的小女娃娃就是原主所嫁之人的小女儿,旁边嘴巴被破布堵住,澄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懑的男娃儿是三儿子。

娘仨人之所以落在拍花子手里,是因为原主的手帕交说卖个孩子有一两银子,能买肉。

身为一年多没尝过肉沫子的秦九月,自然就动心了。

趁着今儿家里没人在,偷偷摸摸把两个孩子偷出来卖。

万万没想到她自己也被拍花子盯上了。

一时没注意被拍花子一板砖打死,未来的秦九月就穿过来了。

秦九月不能接受这个打击。

她,好不容易在二十五岁攒够了九位数养老钱的未来富婆,哪成想成了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大穷鬼!

人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人死了钱没花了,而是人又活了钱却没了。

还在悲愤中的秦九月听到,小丫头怯生生的看着自己,声音如蚊蚋。

“娘,不卖宝宝好不好?宝宝……快快长大,扛麻袋赚钱给阿娘买肉肉吃……”

秦九月走过去。

小家伙吓得向后缩了缩小身子,唯恐又要被打了,晶莹剔透的泪珠子啪嗒啪嗒落下,砸在她自己黑不拉几的小虎头鞋上。

秦九月叹了口气。

给两个小孩子解开绑住手脚的绳索,得到自由的小男孩迅速拿出嘴里的破布,一把将没任何防备的秦九月推的一趔趄。

“坏婆娘,你走开!”

他护住旁边的妹妹小妹,两人一同手忙脚乱的爬起来。

秦九月皱皱眉头,站起来和坐着差不了多高啊。

两个小短腿。

她随手拎起江小姝的后衣领,凭借着记忆中的路线打算先回原主的家,毕竟初来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穷沟沟,最起码先找个安身的地方。

看着小妹被拎起来,江清天急忙倒腾的小短腿跟上去。

这个恶婆娘。

她到底又想做什么?

江清天眼睛红红的,紧紧的捏着小拳头。

哼!

等他长大了,他一定要把这个毒妇打死!

到了家门口。

秦九月脚步顿住,抬眸看。

这是一处农家最常见的四合院。

堂屋是老大家住,东屋是老二家住,南屋住着老三家,秦九月的婆母宋秀莲带着儿子媳妇孙子们住在北屋。

宋秀莲是江老头子的续弦,三个儿子是头一个媳妇留下的。

秦九月进去北屋。

土炕中间,坐着不良于行的二宝,江清旷。

去年夏天在河边和同村孩子打闹,被推进河里摔断了腿,之后便心灰意冷,抑郁寡欢。

“三宝,小妹,你们过来。”他看了秦九月一眼,目光里闪过阴森森的恨意,两个小家伙赶紧迈着小短腿跑过去,“二哥哥。”

秦九月看向炕上另外一人。

江谨言,原主的相公。

八岁考取了童生,被夫子称赞前途无量,几年前因战乱被抓了壮丁,直到两年前身负重伤,带着四个孩子回来后,成了半死人。

男人的面色苍白,唇瓣泛起一层皮,病态的虚弱却没能让男人精致立体的五官黯然失色,天庭饱满,剑眉入鬓,鼻梁高挺,唇棱角分明,下颌线如同斧劈刀削一般的硬朗。

倒是个长得不错的。

“九月,你带着三宝和小妹去哪儿了?可让我好找!”宋秀莲哽咽的声音比人先一步到达,随后踉踉跄跄跑进来。

老大跟着宋秀莲进来,作为大哥立刻将弟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红着眼眶问道,“毒妇,你是不是要把三宝和小妹给卖了?你丧尽天良,你天打雷劈,你不得好死——”

宋秀莲拽了拽江清野,而后长叹一声。

慢慢的对着秦九月跪下。

“奶!”

四个小崽子异口同声的喊道,“你快起来,不要跪她!”

老大立刻想扶宋秀莲起来,却被宋秀莲阻止。

宋秀莲抹了一把眼泪,“九月,娘知道你心中不服气。让你一个如花似月的大闺女突然来给四个孩子当后娘,的确是委屈你了。

娘不求你待孩子如同亲生,娘就求你以后不要打他们的主意好不?你要是真把四个孩子卖了,这不是要娘的命吗?娘给你磕头了!”

砰砰砰——

宋秀莲真的实打实的磕头,磕一下,地面上的细碎尘土都被激扬起来。

四个小崽子哭着喊着要去拉宋秀莲起来,“不要给她磕头。”

老大恨恨的指着秦九月,仿佛秦九月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崽崽们一个比一个激动。

一时之间都没有发现秦九月的不对劲,要是搁在以前的秦九月身上,有人敢这样指着她,早就被她一脚踹出去了。

眼看着其他三房津津有味的探着头看热闹,秦九月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她走到宋秀莲面前,双手握着宋秀莲的肩膀,把人扶了起来,“我答应你,再也不会想方设法的卖孩子了。”

宋秀莲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看着秦九月。

激动的老泪纵横,“九月,你说的是真的吗?”

秦九月闷闷的嗯了一声,“骗你天打雷劈。”

老大冷冷的看着秦九月,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才不相信这个恶毒女人会突然变好。

她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宋秀莲却愿意相信秦九月这一次,“好孩子,好孩子,娘去给你们做饭。”

他们虽然和老大老二老三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但是他们三家从来不带他们一起吃饭。

宋秀莲也只好带着孙子们单独吃饭。

不一会儿,宋秀莲就端上来了六碗水煮面。

清汤寡水,连棵小油菜都没有。

秦九月确实是没有胃口,吃了两口就放下碗了。

小姝儿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满满当当的面,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大大的不解。

为什么今天娘没有把面面吃干净呀?以前娘都是第一个吃干净面面还要抢他们的面面。

宋秀莲惊讶地看了一眼秦九月,“九月,你不吃了吗?”

秦九月点点头。

爬上炕,躺了下来。

宋秀莲立刻把秦九月剩下来的面分给了老大江清野和二宝,谁知二宝用手挡住碗口,“奶奶,都给大哥吧,我吃不下。”

大哥得帮奶奶干活,要吃的多点。

秦九月望着茅草房的屋顶发呆。

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疼死人。

不是做梦。

唔——

想她小小年纪就跟着师兄师姐们血雨腥风里厮杀,屡次三番路过阎王殿,就是为了早点攒够一个小目标,找地方养老。

现在可好!

秦九月都想了结了自己。

但凡能穿到有钱人家,她都不至于这么丧。

愁闷了半个多小时,秦九月忽然想开了,二十五世纪的秦九月已经死的彻彻底底,骨灰都被人扬了,她能重生到这个小毒妇身上,也算是上天垂怜,又给她一条命,让她重新活一次。

没必要寻死觅活的。

只有活着,才能有再赚一个小目标的希望不是?

折腾了一天,累得浑身酸痛,闭上眼睛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晚上秦九月做了三个梦。

第一个梦,梦见杏花山下的老树桩上撞死了一只大肥兔子;

第二个梦,梦见小河沟下游肥鱼泛滥;

第三个梦,时间有点长,她甚至在梦里学会了二茬稻的收割法子。

……

翌日一大早。

宋秀莲已经起床去做早饭,她得赶在那三家起床之前做。

秦九月睁开眼睛。

看到土炕上,从东向西依次睡着原主老公江谨言,二宝江清旷,老大江清野,三宝江清天和妹妹江小姝。

中间空出来的是宋秀莲的位置,然后是秦九月。

很挤。

秦九月悄无声息的出了门。

她直奔杏花山下。

果真在老树桩旁边看到了一只撞死在树桩上的大肥兔子,秦九月惊讶地拎起大肥兔子耳朵,掂量了一下,嗬,好家伙,这得有十多斤重。

难道昨天晚上的梦都是真的?

难道是老天爷可怜她从一个身价九位数的小富婆变成一个吃面都不配拥有一颗小油菜的小穷鬼,特意给她开了金手指?

秦九月眼睛微熠,拎着兔子匆忙跑去了小河边下游。

果然。

下游,大肥鱼泛滥。

秦九月放下兔子,蹲在岸边随手一捞,一只手捞上来一条肥美草鱼,足足四五斤重,可恨她没有家伙,不然她觉得自己非得捡上百儿八十斤鱼回去

秦九月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大.片稻田。

微风吹过,波浪翻滚,沉甸甸的稻子被压弯了腰,一派丰收的好气象。

按理说收成这么好,杏花村的日子应该美滋滋,但是因为前几年打仗,国库亏空,赋税不得不加至四成,也就导致农民们交了赋税后,留下的粮食勉强糊口。

一年到头没病没灾还能过下去,万一家里有人生个小病,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秦九月蹲在一片稻田前,认认真真的观摩一下水稻,果真让她发现了梦中所梦见的休眠芽,水稻提前几天收,留下休眠芽,二茬稻很快就会长出来,十一月份又能收割了,提高产量。

她眯了眯眸子。

迅速跑回家。

在院子里净面的老大江清野看到秦九月手中的大肥兔子和鱼,惊讶的目瞪口呆,“毒妇,你从哪里偷得的?快快给人还回去!”

秦九月对江清野翻了个白眼,“关你屁事!”

然后一头闯进了灶房,“那个……你会煮鱼汤吗?”

宋秀莲背对着秦酒正在舀汤,听到这话,手指一顿,讨好的笑了笑说道,“九月,想喝鱼汤了?吃了饭娘去二叔家借点钱,到镇上看看有没有卖活鱼的,娘给你买……”

“一条”还没有说出来,啪的一声,秦九月就把两条大肥鱼放在了灶台上,几片掉落的鱼鳞闪闪发光。

宋秀莲:“……”

她赶紧把双手往围裙上擦了擦,拉着秦九月焦急的低声问,“九月,你跟娘说实话,你这是从哪儿弄的?”

秦九月目光坦荡荡,“我在河边抓的。”

说完,又把大肥兔子拎起来,晃了晃,“还有这个,也是我在山下捡的。”

宋秀莲很想相信秦九月。

可是这事儿太让人匪夷所思了,村里天不亮就有上山打柴的,河边洗衣裳的,兔子肥鱼怎么没被别人捡到,单单被秦九月捡到了?

秦九月把兔子往地上一扔,“你爱信不信,晌午吃兔子,晚上喝鱼汤,你要是觉得我兔子和鱼的来历脏,那我自己吃喝,馋死你们。”

说着,她佯装很生气的样子,出去灶房。

临走之前还特意提醒宋秀莲,“若是不赶紧藏起来,小心被那三家抢了去,你瞅瞅你把崽子们带的一个个面黄肌瘦的。”

闻言。

宋秀莲满心的自责,眼泪瞬间溢出来,她赶紧伸出手擦了擦。

正巧被赶到灶房来的江清野看到,江清野气的窝火,顺手抄起烧火棍,“奶,是不是小毒妇又欺负你了?我现在就去找她算账。”

“清野,你娘没欺负我,你快把鱼和兔子拎到咱们屋。”

“奶,你不怕她是偷的吗?到时候人家找来,又得砸锅卖铁的赔!”

“让你拎你就拎,以后要乖乖叫娘,要不奶奶会生气的。”

“……”

其实宋秀莲做了江老头子的续弦后,也享过几年福。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江谨言七八岁时候,江老头进山打猎,被老虎咬断了腿,回来几天就不治身亡,宋秀莲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好不容易把儿女拉扯大,儿子又被征兵了,儿子好不容易回来,又因伤变成了活死人。

她知晓自己身体不好,为了照顾儿子和孩子们,正好买下了要被亲爹卖到青楼里的秦九月,也就是原主,原主自然不愿嫁给一个半死人,进门以后,馋吃懒做,欺压婆母,打骂孩子们是家常便饭。

村里都说,老/江家的恶毒媳妇秦九月在当地是出了名的,都能和山上的母大虫相提并论。

但是为了一家老小,她也只能忍气吞声,生怕这个媳妇跑了,自己这么大年龄,哪天一撒手走了,那这一屋子小的小,残的残怎么办。

现在看到秦九月似乎转变了想法,开始对孩子们好起来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

江清野舍不得让奶生气,可也不愿意喊那个毒妇叫娘,只能生着闷气把大兔子和鱼拿到了他们的屋里。

肥兔子扣在了竹筐下面,鱼儿放进了木桶里,让江清野没有想到的是两条大肥鱼入了水,圆鼓隆冬的小嘴裹了几口,竟然活了过来在水桶里游来游去的撒欢。

三宝和小姝儿毕竟还是小娃娃儿,看见活鱼开心的不得了,扒着木桶小脑袋顶着小脑袋,专心致志的看鱼儿。

老大走到老二跟前,“二弟,我猜不到那个女人在酝酿什么阴谋诡计,不过你多多注意,一定得看好三宝小妹,尤其是小妹!”

老二微微点头,“大哥,我知道,昨儿是我没用,没看好弟妹,被她钻了空子。”

老大磨了磨牙,“不怪你,都怪那个毒妇!”

要是那个女人还敢卖三宝和小姝儿,他就趁着她睡觉的时候用砖头砸死她,大不了他杀人偿命。

刚好,秦九月从外面进来。

两个少年的谈话戛然而止,江清野愤懑的瞪了秦九月一眼。

“清野,来端碗。”

“奶,来了。”

祖孙俩来回两趟,把疙瘩汤和腌的萝卜条咸菜端进来,放在小炕桌上,小炕桌两条腿已经烂掉一半,用布条绑了两根木棍才勉强可以站稳。

老大把卧了荷包蛋的疙瘩汤放在了三宝和小姝儿面前。

宋秀莲赶紧端给了秦九月,“这个给九月补补身子。”

江清野:“……”

她整日又馋又懒又奸又滑,补狗屁!

老大气的快要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个女人奸懒馋滑,奶奶还纵着,只能狠狠的摔筷子来表达自己的生气愤怒。

小姝儿眼巴巴的盯着荷包蛋,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三宝也眼巴巴的滚了滚喉咙。

秦九月一声不吭的用筷子把荷包蛋从中间拦腰夹开,一半夹给了三宝,一半夹给了小姝儿,沉默的端起碗,低头吃饭。

他们都惊呆了。

恨不得从崽崽们的碗里抢饭吃的秦九月,竟然会主动把鸡蛋让给两个崽崽吃。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众人不敢置信的错愕目光让秦九月有些尴尬,她狼吞虎咽的喝光了没什么味道的疙瘩汤,放下碗,“我吃好了。”

然后就跑了出去。

小姝儿吸了吸口水,奶声奶气的说道,“娘给宝宝蛋.蛋吃,娘变成好娘了,不是坏娘啦~”

眼看着宋秀莲眼眶都红了,她赶紧扭头擦了擦眼泪,转过身来揉了揉小姝儿的小脑瓜,“快吃吧,你们娘给你们吃的。”

三宝和小姝儿这顿饭吃的尤其满足。

汤汤水水都喝的干干净净。

……

晌午。

“奶,这只兔子怎么弄啊?”

“我也不知,我只收拾过鸡鸭鱼,也没弄过兔子啊。”

“宝宝也没有吃过兔兔肉,吸溜吸溜……”

秦九月大步流星进来,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只有小姝儿这个傻憨憨的露出可可爱爱的甜甜笑容,“娘~”

秦九月硬着头皮嗯了一声,一把拎起兔子耳朵,“烧锅水。”

宋秀莲连忙去干。

秦九月蹲在院子里,把菜刀磨的铮光瓦亮,利落的将兔子剥皮,开膛破肚。

小姝,就紧紧跟在她身边,原本秦九月还担心血腥的场面会吓到小崽子,没想到小姝儿一脸佩服,“娘,你太厉害啦,宝宝是不是可以吃兔兔肉啦?”

小家伙瘦瘦小小,看着也就两岁大,倒是眼睛贼大,看一眼软到了心里,秦九月下意识点头,“是。”

“哎呦,哪里弄的这么大的野兔子?”

江大嫂从堂屋里出来,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走到秦九月跟前蹲下来,一只手戳了戳兔子肉,“老四家的,这么大一只兔,你们一家人也吃不了,要不分大嫂一半吧,铁蛋好久没吃肉了。”

闻言。

江清野带着三宝迅速从北屋里跑出来。

就听到秦九月冷冷的说道,“做梦。”

闻言,江大嫂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想甩手就走又舍不得这到嘴的兔肉,“老四媳妇,咱可是一个院住着的一家人。”

一只手忍不住伸过去,想要去拎那半只兔。

砰——

菜刀直接剁进案板里,支棱着站起来,“放手!”

秦大嫂着实被菜刀吓了一跳,讪讪的松开手,冷哼一声,嘟囔了一句谁稀罕,扭身回了堂屋。

江慎行和江清野对视一眼,叔侄俩松了口气。

秦九月亲自动手做了一盆野兔烧萝卜,虽然佐料很少,倒是野兔特有的鲜嫩让几个崽子食指大动,吃的满头大汗。

宋秀莲把兔腿肉夹给秦九月。

小心翼翼的讨好的说道,“九月快吃,多亏了你孩子才能吃上一顿肉。”

秦九月别扭的把肉夹给她,“你也吃,不用舍不得,晚上还有鱼汤,这也不是最后一顿,以后让你们天天吃肉。”

江慎行抬眸,“你就吹牛吧。”

秦九月冷哼一声,“走着瞧。”

恶毒后娘带娃日常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