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为师高风亮节从不藏私
点击阅读
一觉醒来,江乾意外穿越到了玄幻世界,成为天门宗最年轻的长老。甚至,穿越之旅还附赠给他一个爱徒万倍返还系统,也就是说,他只需要大方地给徒弟们传授法宝,系统就会自动返还一到两万倍的奖励。无论是修为根骨,还是灵宝妙药,都可以触发暴击返还机制。从此,江乾的徒弟们成了宗门其他弟子的羡慕对象!

《玄幻为师高风亮节从不藏私》精彩片段

“好家伙,刚穿越就要嗝屁,这是买了张体验卡?”

天门宗重阳殿内,感受着四肢百骸传来的灼烧之苦,江乾满脸的苦涩和无奈。

圣阳大陆,明炎王朝。

青阳山,天门宗。

临界突破,灭世雷劫,天地异象,逢人暗算,三界惋惜……

无数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脑海,更是让江乾一阵头痛欲裂。

坐在蒲团之上愣神了许久,才长长地叹了口气。

自己本名江乾,可谓是二十一世纪标配的牛马青年。

好不容易在杭城找了个电子厂打螺丝,结果事不遂人意,一场工业事故之后,便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平复了一下心情,整理了思绪,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这里早就不是靠着打螺丝就能吃饱喝足的地球,而是一个弱肉强食,草菅人命,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一切以实力为尊的玄幻世界!

这个世界名为圣阳大陆,此处之广袤,远胜昔日寰宇之万千!

而自己,则是穿越到了一位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天门宗长老身上!

成了整个天门宗最为年轻的长老,货真价实的玄丹境高手!

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少年得志,岂不快哉!

最重要的是,天门宗在整个明炎王朝,那也是能排进前十的存在!

作为这样一个强大宗门中最年少有为万众瞩目的长老,江乾的地位,可以说是如日中天!

亿万黎民拜服,无数弟子仰慕,各宗神女倾心,与此前的牛马生活相比,简直就是到达了人生巅峰!

只可惜,穿越也就罢了,享受,那是绝对不存在的。

根据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江乾知晓,自己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五个时辰的寿元,便会五脏六腑具损,身死道消!

原因无他,就在半个月前,江乾感应天地,究合宇内,采集洪荒四合之力,孕以天阳之行,欲要冲击突破元魂境。

霎时间,电闪雷鸣,雷劫化形,天地变色!

江乾一人一剑,与雷劫大战酣战,引得三界无数大能瞩目,只为一睹这千万载不出的绝世天骄之采!

在最后一道雷劫的紧要关头,江乾调动悉身灵力,浩荡而出!

只要这一步跨过,便是一片新的天地。

他也将成为整个大陆,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元魂境修士!

奈何他的天赋过于出众,还是遭人妒忌,在最为紧要的关头,天门宗玉麟峰长老方正浩以为江乾护法为由靠近江乾,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偷袭。

猝不及防之下,江乾被方正浩打成重伤,正好最后一道雷劫降下!

顿时引得三界色变,唏嘘无比!

修行本是逆天而行,一旦被劫云劈中,便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在得手之后,方正浩更是遁开虚空而走,改换门庭,直接转投了圣阳大陆排名第四的玄冥宗,彻底叛变!

好在江乾底蕴深厚,天命不凡,索性只是经脉具损,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势。

而后宗主李凌风出手,将奄奄一息的他带回宗门救治。

又集全宗之力,亲自为江乾输功疗伤,耗尽无数天材地宝,宗门底蕴,才勉强为江乾稳住了寿元。

可要想重塑经脉,恢复伤势,除非是辟海境界的大能出手,否则便是必死无疑!

但堂堂辟海大能,早已经有数万载未出了。

别说是明炎王朝,就算是整个圣阳大陆,还有没有辟海境界的大能存在都是一个未知数!

就算有,人家又凭什么要无缘无故帮助你一个区区玄丹境界的蝼蚁呢?

再怎么看,现在江乾所面临的,都绝对是一个十死无生的局面!

又岂是一想到方正浩那个宗门叛徒,心中更是怒火中烧,不甘至极!

就在江乾沉思该如何破局之时,脑中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道毫无感情的机械提示音。

“叮!检测到宿主当前处境,爱徒万倍返还系统已激活。”

“本系统本着乐于助人的正能量宗旨,宿主只需对爱徒倾囊相授,便可随机获得一到两万倍的返还奖励。”

“无论是修为根骨,还是灵宝丹药,尽皆可以触发暴击返还机制。”

“叮!恭喜宿主获得新手大礼包,开局返还,必得万倍暴击!”

“还请宿主高风亮节,绝不藏私,我为人人!”

听到脑中这道突如其来的系统提示音,江乾不由得心头大喜。

作为一名牛马青年,没看过几百本小说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牛马?

所以对于这系统,江乾可谓是一点也不陌生!

有了系统傍身,区区经脉尽碎而已,不破不立罢!

到时候证道大能,报仇雪恨,指日可待也!

届时势必要把玄冥宗那个老阴逼,抓出来活活虐死!

顿了顿心神,江乾对自己这爱徒万倍返还系统,也是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自己给爱徒输送一日功力,那么在系统的随机暴击之后,自己便有可能直接获得两日,百日,甚至是千万日的功力返还!

相应的,如果自己赐予爱徒的是一件下品后天灵宝,那么经过系统加持之后,自己得到的可能就是一件上品后天灵宝,先天灵宝,甚至是那玄之又玄的混沌灵宝!

只可惜,最高的暴击倍数,只有两万倍。

不仅如此,这系统也有一定的限制。

自己对同一名弟子相同类别的返还暴击,一个月内仅仅只能触发一次而已。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给同一个爱徒传功十次,一个月内获得的修为返还也仅仅只能暴击一次而已,但不同类别的授予,比如丹药,功法之流,则互不受干扰。

最重要的是,自己授于的东西是什么属性,那么暴击后返还的物品,也会相应的属性统一。

例如自己传授的是防御类灵宝,暴击之后获得的自然也是防御类的法宝。

赐予的如果是突破性质的丹药,获得的也必定只会是突破性质的丹药。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张老头的媳妇儿,生不出王叔的种!

但是这重要吗?

这不重要!

只要自己的爱徒够多,那么系统的限制就追不上我!

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竭尽全力,在身死道消之前,收下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亲传弟子!

江乾想到收徒,又是忍不住一个头大。

作为宗门之中最为年轻的玄丹境长老,他一向是心高气傲,完全没有收徒弟的打算。

纵然有许多弟子挤破头都想成为他的弟子,他也不做理会。

而现在,有天赋的弟子都已经成为了其他长老的徒弟,他要是去抢也不合适。

没有拜师的普通弟子,天赋都不算好。

“不对,有系统存在,就算是天赋不好,我也能将弟子培养成一方大佬。”

江乾当即站起身,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看过那么多小说,天赋不错的白眼狼弟子也不少,成长起来之后弑师,亦或是转头拜入其他宗门的情节也不在少数。

他要收徒,天赋不重要,但是品性一定极为重要。

坚韧不拔,刻苦修炼,知恩图报!

这些品质一定要有,只要都有,那么天赋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自己身上的伤势,那不是系统首次回馈一定是万倍暴击吗?

只要他给弟子一枚丹药,到时候万倍暴击之下,定然能得到品质最为上乘的丹药。

不过他可不甘心只是恢复伤势。

江乾一边想着,却是已经来到了外门罪伏峰。

在罪伏峰上的弟子,乃是宗门最为底层的苦力弟子。

大多都是宗门看其可怜而收留下来,譬如被灭门,亦或是犯罪被牵连九族的存在。

他们虽也能算是杂役弟子,却比之杂役弟子还不如。

甚至很多人戏称,这就是一群苦役,勉强能得一弟子的称呼!

不过,或许是因为悲惨的遭遇,亦或是深仇大恨,罪伏峰上的苦役弟子大多都性格坚毅,修炼刻苦。

因为无人问津,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们的天赋如何。

突然间,一道倩影映入眼帘。

只见这女弟子手持铁剑,不断磨练自己的剑招。

她所施展的剑招,也不过宗门之中最为基础的一些剑招而已。

身上仅仅只是粗布麻衣,却在施展剑招的时候,有一种出尘缥缈的气质。

柳叶眉,一双明眸水汪汪,朱唇轻启,发出一声声娇喝。

俏脸微红,一滴滴汗珠点缀在那精致的五官之上。

没有妩媚众生的感觉,只是给人一种邻家小妹的纯洁干净。

江乾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女弟子,并不单纯只是因为对方姣好的容颜,而是因为相由心生,有如此相貌的女子,品行不一定差。

四周一个个弟子都在看着女子习练剑招,虽然只是基础剑招,但是能够看得出来,女子的根基极为扎实。

手中长剑平稳,前刺,劈斩,轻挑,一招一式都有板有眼,又有一股独特的味道。

“今日便是到这,各位师弟师妹,若是今后我对剑招再有领悟,会再次到这来演练给大家看。”

女子笑着看向众人,缓缓收起长剑。

“洛师姐真好,牺牲自己的修炼时间为我们演练剑招。”

“平时我去请教那些师兄,他们都一副很是厌恶的样子。”

一个个弟子围在这女子身边,言语中都是赞赏之词。

这足以看出,女子并不是刻意装出来的模样,而是一直以来都如此,才会获得那么多弟子的好感。

江乾暗暗点头,这女弟子心地善良,倒是的确不错。

不多时,诸多弟子缓缓散去,而这女弟子仍旧留在这演武场之上。

可女弟子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遗憾之色。

“虽然已经足够努力了,可境界提升......”

女弟子缓缓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不想那么多了,勤能补拙,总有一天我也能脱离苦役的身份,甚至是那内门弟子也有可能。”

话音落下,她便是再次开始习练剑招。

江乾看到这里,已经初步有了决定,这女弟子给他的第一印象很好。

他缓缓落下,在这女弟子身后站定。

只是,当他落下之后,女子还一直都沉浸在习练剑招之中,旁若无人,这一点倒是让江乾很是认可。

他静静地站着,看了半响,这才缓缓咳嗽了一声。

女子被惊,手中长剑一转,便是收入身后。

一回头,犹如春花绽放在漫山遍野一般。

“江长老,对不起,刚刚我在习练剑招,这才没有看到您。”

江乾微微颔首,眼中却是闪过一抹满意之色,起码对方很是礼貌。

“你叫什么名字?”

“洛秋水。”

江乾呢喃了几遍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个名字,在他记忆之中倒是出现了许多次。

洛秋水只是一介苦役,修炼却极为刻苦,记忆之中,他偶然间路过罪伏峰,都能看到其努力的身影。

在诸多苦役弟子之中,名声也很是不错。

“洛秋水,你可能告诉我,为何要浪费自己的时间,演练这最为基础的剑招给别的苦役去看。”

“在我看来,若是这最为基础的剑招都无法习练透彻,更遑论更为高深的剑式和剑阵。”

江乾故意做出一副刻薄的样子,就是想看看洛秋水会如何回答。

洛秋水闻言,眼中却是闪过一抹不甘心之色,她看向江乾,缓缓开口。

“江长老,我知道你天赋不错,可大陆上,如同你这样的修士很少,大多数都是我们这样的芸芸众生。”

她语气不卑不亢,似乎因为江乾的话,让她也没有之前那样礼貌了。

“我们苦役弟子,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换来些许修炼资源。”

“在其他方面,师弟师妹们帮助我,让我有更多时间来领悟剑招,我将剑招演练给他们看,回馈他们对于我的帮助!”

“我坚信勤能补拙,只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总有一天,我也会超越那些天赋绝佳之辈,惊艳众人!”

说到最后,洛秋水似乎是用尽全力吼出来一般,说完,便是大口大口喘息了起来。

江乾重重地点了点头,抬手鼓掌了起来。

以他的精神力,能感知到洛秋水所说的这一切都不是在惺惺作态,而是发自内心的言语,能够让他产生共鸣!

穿越之前,他不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他当即有了决定,上前一步,脸色严肃道:“之前我所说的那一番话,不过试探而已。”

“你的回答,让我很是满意!”

“本座,欲要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洛秋水听到江乾的话,顿时楞在原地,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她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竟然是真的。

江乾乃是整个天门宗之中,最为年轻的长老。

最为年轻,可实力却是在所有长老之中名列前茅。

二十岁就能突破的元魂境大能,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只要假以时日,江长老必定能够一飞冲天,傲视三界!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关于江乾的传闻,无一不让洛秋水心驰神往,在她心中,江乾便是榜样,她也想要成为如同江乾一般强大的修士。

而在江乾渡劫之后回到宗门,却并未宣布他破入元魂境的事情。

可所有人却是对这件事情闭口不提,他们也不清楚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是区区苦役而已,还无法获悉宗门大事。

可这丝毫不影响江乾在洛秋水心中的地位。

只是若是她知道江乾身受重伤,命不久矣的话,也不知道她会如何想了。

江乾静静地等待着洛秋水做出决定,他着急,但是如果他去逼迫洛秋水,反倒不是一件好事。

洛秋水感受到江乾的目光,急忙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

“江乾长老从不收徒,从之前的试探之中也不难看出,江乾长老只是需要一个品行不错的弟子。”

洛秋水暗自呢喃一声,她心中却是已经有了决定。

她当即面朝江乾跪下,行了拜师礼,“江乾长老,弟子自然愿意成为长老弟子。”

“承蒙长老看中,弟子今后,定当竭尽全力修炼,不落长老名声。”

就在洛秋水答应的同时,系统的提示音也在江乾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恭喜宿主收下第一个徒弟,请宿主尽快赐予弟子好处,全身心教导弟子修炼,我为弟子,鞠躬尽瘁,加油!”

江乾也不禁哑然,这系统最后一句,着实让他忍不住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洛秋水看到江乾嘴角微微上翘,当即低下头再次行礼。

自己已经停留在聚气境很长时间了,得到江乾教导,这就是她的机缘,她定然要好好把握。

“弟子洛秋水,见过师父!”

江乾微微颔首,“起身......”

话音未落,江乾便是感受到胸口憋闷,强行运转灵力,这才将那一股想要吐血的冲动给压制了下去。

江乾算算时间,自己出来也有几个时辰了,此时是真的命不久矣了。

他当即挥手,卷起洛秋水,“我这就带你回去主峰。”

不过转眼间,天元峰便是近在眼前,这是属于江乾的长老山峰。

只是因为江乾从不收徒,这天元峰看起来很是冷清,基本上看不到有弟子来往。

江乾落下,挥手间,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洛秋水也稳稳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看你也是聚气境界圆满,这修为,纵然是在外门弟子之中也算是不错,只是这气息......”

洛秋水闻言,表情一怔,可随即她便是笑了笑,“苦役弟子哪里有好功法可以修炼。”

江乾也没多想,只要不是天门宗内门弟子,的确也得不到多好的待遇。

自己首当其冲就是解决自己身上的伤势。

收徒之前便是已经想好,要赐下丹药,获得系统的万倍暴击,恢复伤势不成问题。

可还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得到新的功法,突破桎梏,进入元魂境,也能恢复伤势!

他思索了片刻,富贵险种求,万倍暴击可只有一次!

他没有丝毫犹豫,当即翻手取出一个玉简,递给了洛秋水。

“你成为本座弟子,这便是见面礼,玄阶上品功法玄炎剑罡。”

洛秋水闻言,眼中满是欣喜之色,双膝一软,又是要朝着江乾跪拜下去。

江乾急忙摆了摆手,“不用多礼,为师送你东西,那是应该的。”

洛秋水却依旧不依不饶,恭敬道:“多谢师父!”

她所修炼的功法不过就是最差的一个档次,所能凝练的灵力,以及修炼速度都很差。

如果能得到玄阶功法,她的修炼速度将大幅度提升,纵然天赋不足,也能在功法推动下,迅速提升修为。

修士境分为聚气境,凝真境,筑元境,玄液境,玄丹境,元魂境,塑神境,每个境界都分为九层,突破起来极为不易。

她现在是聚气境界,若是没有机缘,苦修之下,还要至少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突破到下一境界凝真。

更换功法,便是能省去诸多苦修,甚至立马突破瓶颈。

洛秋水急忙低头,激动道:“师父在上,徒儿一定谨记师父知遇之恩,赐予功法之恩,今后师父一言,徒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江乾微微颔首,洛秋水的品行,他还是极为满意的。

只是现在,他担心自己的生命垂危的问题,无暇多言。

突然间,系统的声音再次在江乾脑海之中回荡了起来。

他当即丢出了一块令牌给洛秋水。

洛秋水接过之后,却是看到上面写着一个“乾”字,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属于江乾的长老令牌。

长老令牌颇为重要,见令牌便是如同见到长老本人一般,是每一个长老的身份象征。

江乾赐予令牌,更是让洛秋水心中感激,只是江乾对她的信任。

与此同时,江乾也是转身冲到了洞府之前,他已经压制不住伤势暴发了。

“为师要闭关一段时间,长老山峰之上,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开辟洞府修炼。”

左右这长老山峰上也只有他一个人,作为他的大弟子,自然可以随意选择修炼的地方。

洛秋水上前一步,一双眼眸似含秋水一般,“师父,徒儿想要靠近师父一些,可以吗?”

江乾随意摆了摆手,系统回馈到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去查看是什么东西了。

他丢下一句,“别让任何人打扰我闭关。”

话音未落,洞府门便是在轰隆声之中落下,江乾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洛秋水的面前。

玄幻为师高风亮节从不藏私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