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种田野人哥哥们的小团宠
  • 远古种田野人哥哥们的小团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芸菈
  • 更新:2022-03-29 14:3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她不可能死了
点击阅读
云桐来自战神山庄,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远古时代,成为了部落首领的女儿。这里文明不先进,工具不先进,不过好在身边的伙伴们非常淳朴。为了将部落文明发扬光大,她烧陶、煮盐、建房屋,甚至可以杀狼打猎!也正因为十八般全能,成为了部落一众少主们最为心仪的雌性……

《远古种田野人哥哥们的小团宠》精彩片段

“嗷呜!”

孤狼仰头对天长啸一声,阴狠狭长的绿眸眯了起来,后腿微微弓起,猛然向着她的方向一扑。

云桐握紧了手中狭长的石刀,心都跳了起来了。

她咽了咽唾沫,双眸紧紧盯着那白色的孤狼。

在孤狼扑过来之际,猛然身子一矮,飞快地举起石刀高出头顶。

脚尖轻点一张干枯的树皮,嗖的一声从狐狼身下矮身冲了出去。

微斜的小径在她脚尖的动作之下,树皮瞬间把她带出十几米远。

身后的孤狼飞扑的动作一顿,猛然失重般从半空重重地摔倒在地,身下白色的皮毛瞬间被汹涌的血泉染成了红色。

躲在一旁的三名野人呆愣了半晌。

待看到那白狼一动不动,身上全是汩汩流出来的血水,白狼晶莹如绿宝石的双眸却失去了光泽一般缓缓地闭上。

他们猛然欢呼一声:“吼,吼,吼!”

云桐惊魂未定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随手扯过两片叶子把薄薄的石刀上的血迹抹去,俊俏的蜜色小脸这才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远古的生物果然巨大,连野狼的体型也比后世的野狼大了两倍。

若不是用这种取巧的功夫,她也不可能像后世那般轻易杀了这匹巨狼。

毕竟,远古的兵器品质太差,她手中只有一把狭长的薄石刀,这还是她按匕首的形状今天才磨出来的。

她微微喘着粗气,娇艳的小脸多了几分粉色,点漆般的星眸神采奕奕,如有星沙流动。待气息微缓之后,对三名野人娇声说:“走,把这白狼抬回部落,跟阿父说一声,这皮剥下给我,我做一条白皮裙……”

怪不得她特意交待,远古的物资太缺乏了。

穿成远古首领的女儿,身上只有一件兽皮裙,让来自战神山庄的小公举如何忍?

这不出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三名野人喜滋滋地应了一声,上前把趴着的白狼翻了个身。

看到整整齐齐的刀口,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权阿讨好地说:“阿桐,回部落我剥好皮给你送来……”

云桐微笑点头,正想应好,忽听四周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似有几十人向着他们的方向包围过来。

权阿,昌扶,东棱三人面色大变,不假思索地大叫:“阿桐,快走……”

云桐皱起了眉头,不是她不想走,而是,她走得了吗?

她板起了小脸定定地盯着一个方向,那个方向的脚步声最杂最乱,并且脚步声重得多,看来来人的身形非同一般。

“呼呼呼!”

脚踏大地的声音似擂鼓一般令人心跳加快,几个野人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石刀。

云桐面色如常地盯着那个方向,她知道,紧张无济于事,只会令人看低了她。

不一会,几十个身形彪悍的野人拥着一个身似铁塔,膀阔腰圆的高大野人从茂密低矮的灌木丛中走出。

他挑着眉扫了昌扶三人一眼,似看出他们的来历。看到云桐,咧嘴而笑的脸上有些凝结。

“亓骨部落?骆赤与左津呢?亓骨部落没人了?派个小不点出门打猎?”

那铁塔野人轻蔑地打量着云桐的小身板,凌厉的双眸似难以置信。

这般痩弱的纤腰估计都没他的手臂粗壮。

细细的胳膊与小腿,带着浅浅的蜜色,比一般的雌性还要白净嫩滑。

那干净整洁的小脸,眼睛带媚,双眉弯弯,菱形小嘴粉嫩粉嫩的。

如墨的头发用蛇皮带束成马尾扎在身后,部落的雌性都没那么好看。

野人看着看着,那眼神就变了味,带着几分戏谑与惊艳:“亓骨的雄性也这般好看吗?”

云桐眼神平静地打量了一番他们肩上扛着的野猪野牛等猎物。

血红的污水顺着他们漆黑的肩头流下,滴在腰间看不出原色的兽皮身上。

一群人还没走近,一股不知是馊味还是骚味便扑鼻而来,闻之作呕。

领头的野人自带一身凛冽的杀气,比起她从战场廝杀多年的大师兄身上的杀气还强劲,她微微凝眸暗自心惊。

她佯装平静地说:“山不在高……”

话音刚落,她就闭上了嘴巴,原主声音太娇太嫩了。

不是她特意要娇滴滴的说话,实在是原身少女的声音太娇了。

又娇又柔,就像她的身段一样,娇软得随时可以踮起脚尖跳芭蕾舞。

云桐清楚地看到了铁塔男人眼底闪过的吃惊与恍然。

那男人鹰隼一般的双眸蓦然迸出一道狂热的光芒。

细细打量了一下她那身兽皮马甲下微微鼓起的胸膛,猛然明白过来:“你是雌性?”

“阿桐,快跑!”

权阿猛然大声说着,另两名野人也紧张地跑到了她的身边。

昌扶更是挺起胸膛挡在她面前:“梭罗,让开,你敢对她下手,骆赤不会放过你的。

云桐只想抽他大嘴巴,明知不敌,不赶紧逃跑,还自报家门,怕别人寻不着么?

梭罗不禁咧开了嘴,眼底透出一股势在必得的光芒。

伸出了古铜色的大掌:“你叫阿桐?过来……”

云桐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包围圈中众野人的站位,嘴角却微微撅起:“不要,你身上好臭,臭死了……”

梭罗面上微僵,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污与腰间看不清原色的兽皮。

再看云桐清澈灵动的双眸,一身干净整洁的马甲与短裙,好像有点难怪别人嫌弃。他咧嘴笑了笑:“你不喜欢?待会我去洗漱一番就干净了,过来……”

“过来干什么?”云桐问。

梭罗哈哈一笑,大步向着她的方向走来:“做我雌性,给我生猴子,我让你当正室……”

“放屁,阿桐才不会当你雌性……”

两野人挡在了他面前,不加思索地破口大骂,权阿更是挥着石斧砍了过去。

梭罗危险的双眸闪现一丝杀气。

不待三个野人攻击到面前,他挥起一双铁拳,快如闪电般捶了出去。

“呼呼呼!”

几声拳头入肉的声音,云桐情不自禁皱起了眉头。

不待她尖叫出声,三名野人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起来,飞出了几丈远,然后重重地摔了下来。

几口鲜血狂喷,三人狂吐了一口鲜血,神情萎顿地瘫倒在地。

云桐大吃一惊,瞪着梭罗的目光充满了怒火:“你杀了他们……”

梭罗咧着嘴不以为意地笑着:“看在你的面上,没杀,跟我走……”

“吼,吼!”

一群野人欢天喜地欢喝着,嘻笑着,似看好戏般看着云桐与首领的互动。

云桐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大声骂道:“想得美一一滚……”

梭罗脸色微冷,贪婪地看了云桐的盛世美颜两眼,还是忍下了心头的火气。

既然不听话,那就带回部落再好好管教了。

古铜色的大手猛然向着她的方向伸了过来。

云桐一个转身,错开了他的大手,冲到了刚才的半块两尺见方的树皮那边。

梭罗咧着嘴笑着,也不紧张。

一个弱不禁风的雌性,在他们一群人的包围圈下,还能逃出生天,那他们真是太打脸了。

他不紧不慢地回过头来,沉声哈哈大笑:“阿桐,你逃不了的,乖乖听话,我会好好宠你的。”

云桐给了他一个冷笑。

磁性的声线,就像有人拨动了大提琴的琴弦,低沉而悠扬。

这般性感带着磁性的声音,却出于一个不修边幅的野人口中,真是暴殆天物。

她踮着脚尖一脚踏在弧形的枯树皮上,挑衅地给他一个冷笑:“想当我的雄性,还得看你够不够强大?不够强大,连一个雌性也抓不到的勇士,我是看不上的。”

“这是你说的。”

梭罗沉声说着,身形忽然暴起,一双强健有力的古铜色大手向着她的方位抱了过来。云桐在刻不容缓之际忽然纤腰一扭,错开了他坚实的双臂。

身子一矮从他腋下错身而过,脚下的树皮嗖的一声猛然向前一冲,就冲到了他身后两三丈远。

几个野人大吃一惊,从来没见过还有此等的逃命之术。

一块树皮就能带着她左冲右突,这是什么仙术?

野人们呼喝着纷纷冲了过来,梭罗只觉颜面失尽,大喝一声:“停手,我独自抓她。”

几个野人尴尬地笑着,停住了身形。

云桐的脚下忽然一转,猛然向着那几个野人的方向冲过去。

那几个野人眼看着云桐似向他们投怀送抱,纷纷张开了双臂,却在梭罗喷火的双眸中汕汕地停下了手。

云桐身形一歪,电光火石之间,她堪堪在两个野人手臂之间的夹缝中穿过,瞬间脱出了包围圈。

“哈哈!”

她欢呼一声,回头朝梭罗大力挥了挥手。

娇媚的双眸弯成了一轮月牙,俏丽的玉颜张扬地大笑着,墨发飞扬,脚踏树皮飞也似的向着山坡下滑去。

梭罗只觉颜面尽失,心中却升起了一股征服的渴望。

从来没见过这般美丽活泼的雌性,也从来没见过这般狡黠难缠的雌性。

不管如何,这雌性他要定了。

他怒声一吼,迈开大腿飞快地向着云桐逃走的方向追去。

其他野人见状,连忙背起辛苦打来的猎物,风风火火地追着身后去了。

权阿,昌扶与东棱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三人面面相觑:“怎么办?盘圭部落的首领看上了阿桐小姑,骆赤与左津知道,只怕会打死我们。”

东棱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忽视胸口传来的剧痛,无奈地说:“阿桐小姑最近性情大变,非得逼我们带她出来打猎,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权阿看了看那趴在地上死去多时的白狼一眼,沉声说:“阿桐小姑能独自杀得了白狼,也能从梭罗的包围下逃了出去。

也许她也能从那些人手里逃回亓骨部落,我们赶紧回部落告诉首领与骆赤左津兄弟。

另两人觉得他所说有理,只得挣扎着站了起来。

三人勉强地抬起那头狼尸,慢慢地向着部落的方向走去。

云桐把枯树皮当滑板溜得飞快。

她脚下左转右转控制平衡,尽量挑选低矮平坦的草皮,飞快地向着山坡下的方向滑去,心中暗自得意。

身边的杂草与灌木给了她极大的掩护,身后呼喝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

溜了十几分钟,她得意地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禁大惊失色。

身后几百米的山坡上,梭罗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灌木丛后。

看似粗重不堪的身躯,他却似一阵风一样,跑出了一阵残影。

这男人好快的身手,她想到了刚才的雷霆一击,三名野人在他的拳头下几乎不堪一击快速的拳风还响起了音爆之声。

这人的武力值绝对不弱于她前世的大师兄。

不,也许比她的大师兄更厉害,大师兄虽然身手奇快,但出拳的力道绝对比不上他的一拳之力。

更重要的,刚才看他的出拳,并没有尽力,只是随手施为。

不行,绝对不能落入他的手中,这个男人武力值非同小可。

以她经验来看,落入他的手中,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云桐并非土著,而是来自后世神秘的战神世家,战神世家千娇万宠的小公举。

战神世家肩护着守护大陆之责,几百年来,不知向朝廷输出了多少惊世绝艳的将才。

云桐虽然千娇百宠,该学的东西也没漏下,身手非常的了得。

她在家中把该学的东西学了差不多之后,就被父亲派到大师兄那边历练。

可惜,在一次两国交战之时,她竟然被人从身后暗算,莫名其妙地死了。

云桐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成了远古亓骨部落的首领之女阿桐。

知道前世身死,也无可奈何,虽然在部落有阿父阿母和两位阿哥疼爱着,但也不能对这世界一无所知呀。

所以在适应了两三天后,她觉得急需要了解这个时空,就缠着三名保护她的勇士走出了部落。

在杀了一头白狼之后,遇上了梭罗。

云桐自知长得美丽,如果遇上一个俊美英武的首领,她也愿意结识一下。

如果两人性情相投,也可以做个情侣谈个恋爱什么的。

但那个不修边幅的野人,云桐想到他乱糟糟的长发,堪比犀利哥的造型,就完全失去了胃口。

算了,还是赶紧逃回部落吧。

她的阿父与阿哥们都非常宠她,想来也不会逼她嫁给一个犀利哥的。

身后的野人紧追不舍,云桐加快的滑行的速度,也顾不得更危险了。

回头一看,那梭罗的身影似乎离她越来越近了。

“停下,阿桐,再敢逃跑,信不信我灭了你亓骨部落……”

梭罗大喝一声,眼看两人距离拉得更近。

忽然在半空中飞身一扑,似一只大鸟一般直扑她的方向:“给我下来……”

云桐大吃一惊,不假思索身形一矮,在他扑下之时堪堪穿过他手臂,向着山坡下飞驰而去。

“危险,停下!”

梭罗大吃一惊,连声喝止,云桐回头望去,眼看离一汪碧水越来越近。

近到至多不到三秒,她就会直扑那碧水的怀抱。

她回头看了看,却见梭罗鹰隼似的双眸目眦眼裂地瞪着她的背影。

云桐狡黠一笑,一汪湖水而已,但她此时并不打算入水,而是……

她身形一歪往旁一滚,那下坠的去势带得她在草丛中一连翻滚了十几米。

耳听到那枯树皮扑通一声撞进了水中,激起了好大的水花。

她却趁机弯着腰窜到了湖边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树下,噌噌噌爬上了树。

在树上往下看去,当她看到刚才滑着木板一路压下的草地,这痕迹太明显了。

只要有点脑子,都很容易追到这棵树上来,不行,太不保险了。

她双眸左右张望一番,当她看到这片连绵成片的古树,脑子灵光一闪,不禁狡黠一笑爬到两棵树相接的位置,她轻身一跃,像一只灵活的猴子一样,纵身跳到了邻近的另一棵树上。

一连窜了十几棵树,离刚才的位置至少已是三五十米开外。

古树参天,枝繁叶茂,铺天盖日的树叶把阳光遮得几乎透不出光来,躲在树梢之上,不仔细一点也看不出端倪。

逃出了几十米外,她寻了一个宽大的树杈休息,躺在一个像单人床的三角树杈上。只要不是爬到这棵树上来,他们根本看不到半丝痕迹。

梭罗追着云桐的身影。

眼看着要追上她的时候,看到了山脚下那片碧色的大湖,不禁吓得大喝一声:“危险,停下!”

话音刚落,云桐身形一歪,身影便消失在半人高的草丛中。

只听到“扑通”一声,湖水溉起了比人还高的水花,人与树皮便消失在一汪碧水之中。梭罗跑到湖边,双眸死死盯着那碧波荡漾的大湖,面沉如水。

“阿桐!”

他大叫一声,却只见那沉入水中的树皮摇摇晃晃地从水下浮了起来。

踩在上面美丽似天上仙子的小雌性却不见了。

他睁大眼睛死死看着清澈的湖水。

湖水依然在荡漾着,往日清澈可见底的湖水此刻看起来有些混浊。

他死死睁着双眸,也看不到半丝人影。

梭罗一咬牙,猛然钻入水中。

不到三秒,他马上紧紧攀住岸边钻出了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群野人追了上来,看到他们的首领掉进了湖里,不禁大吃一惊:“首领,你怎么掉下去了?”

“快,把首领拉上来,水下有邪神,会把首领带走的。”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着,纷纷伸出手来把攀在湖边的梭罗拉了起来。

吃惊地问:“首领,你怎么掉下去了?那个小雌性把你弄下去的?”

梭罗被族人们拉了起来,不禁长长地吐了一口水,再也提不起下水的勇气。

几个野人看了看湖水,又看了看棱罗,吃惊地问:“那小雌性呢?”

“掉水里去了。”

梭罗沉着脸看着那汪碧水,心中说不出的失落与难受。

从来没见过这般美丽与慧黠的雌性,并且还勇敢非常。

今天他亲眼看到云桐杀死了一头巨狼。

难怪梭罗一开始把云桐当成雄性,因为杀死一头巨狼的雌性,实在太难以相信了。

而这样一个雌性,居然就这般死了,梭罗感到一阵失落。

“死了?可惜了!”

“是呀,这么美丽的雌性,从来没听说有这般美丽的雌性呢……”

“她踩在一块树皮上都能飞起来,还能躲过我们的追捕,花妖也没她厉害,居然死在水里了?”

几个野人纷纷议论着,感到一阵惋惜与难以置信。

梭罗猛然惊醒,踩着一块树皮也能飞起的雌性,真会掉入水中吗?

他想到了云桐几次的转身与错身自如,简直像站在平地一般放松。

想到这里,他猛然回头向着云桐滑下来的路上跑去。

想找回她的痕迹很容易。

这么高的草丛被她的树皮压过,那倒伏的草地留下的痕迹是非常明显的。

梭罗很快便从离湖边只有二十余米的高度发现端倪。

在树皮滑板直溜的半山坡上,侧边的草地很明显有重物压倒翻滚的痕迹。

而这个痕迹在滚动了十几米外便浅了,只余下一个小小的足迹。

他追着那足迹走到一棵树下,便失去了痕迹。

古树枝繁叶茂,但树下暗阴,阳光稀少,树下的草也长得稀疏,几乎没有。

梭罗围着古树绕了几圈,又抬头往树上看了许久,始终看不到半个人影。

他阴沉着脸走了出来,对族人说:“找,分头去寻找,一定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几十族人闻言四散走开,出去寻找云桐的踪迹了。

梭罗看着清澈湖中那片树皮,忽然紧紧握住了拳头。

“小雌性,你一定是我的,别想逃脱一一永远别想……”

他盯着树皮凝思良久,忽然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情不自禁摸了摸脸颊和脏兮兮的头发,想到她开始嫌弃的话,忽然下了水。

既然她觉得自己身上臭,那他把自己收拾一番,清洗干净不就得了?

半个小时后,碧绿的湖水边上渐渐变得混浊不清,大团大团的泥垢从水下浮了起来,隐隐泛起一丝油光。

这时,一名矫健的野人猛然从水中站了起来,古铜色的腱子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水中钻出的彪悍野人露出了他的真容。

凌厉浓眉下鹰隼一般的眼神带着几分狂野,挺直的鼻梁与棱角分明的脸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狂放不羁的感觉。

梭罗在湖边较浅的水位把自己好好搓洗了一遍,看到湖边那混浊的水色也有些嫌弃。他爬上了湖边,古铜色的八块腹肌在阳光下特别耀眼而夺目。

云桐躺在树杈上悠闲地小憩,估摸至少过了一个小时。

这个时段,那个野人寻不着她,应该已经走了。

她翻了个身坐了起来,透过茂密的树梢,一眼看到几十米外一具矫健的身材。

尤其那八块健硕的腹肌上的水珠,直把人看得血脉贲张。

云桐吃惊地看着那具矫健的身姿,再看那张棱角分明,狂野不羁的脸。

一种男人狂野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她眼睛都看直了,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

这野人,男人中的极品呀,还有那腰下的令人血脉贲张的一景。

云桐看得目眩神驰,满脸燥红,呼吸也微微凌乱了几分,要命,真性感!

蓦然看到男人漆黑如点墨的双眸向着她藏身的方向看来。

她吓了一跳,好强的六感,连忙伏下了身子躲了起来。

梭罗鹰隼般的双眸往那方向的古树望去,刚才他感觉似有人在注视着他。

但他转眼望去,那种被注视的感觉马上消失了。

梭罗眯起了双眸,随意把扔在湖边的兽皮裙绑在腰间,走到那一排古树下向上看了又看。

仔细找了一棵又一棵,半点发现也没有。

树下也没看到有人留下的踪迹,刚才被注视的感觉只是错觉?

棱罗有些不解,他的六感一向敏锐,刚才明明有人盯着他,为什么一下子就没了呢?

出去搜寻的族人们回来了,众人有点羞愧地说:

“首领,没寻到那小雌性的下落一一“

“半点踪迹也没有,实在寻不到她去哪了?”

几个野人纷纷摇头,梭罗沉着脸一声不吭。

一名族人迟疑地说:“首领,那小雌性有点古怪。”

“她既然是亓骨部落的雌性,我们问亓骨部落要人就好了。”

远古种田野人哥哥们的小团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