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她拐了一个小木匠
  • 重生九零她拐了一个小木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岸芷汀兰
  • 更新:2022-03-29 09:4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被救
点击阅读
前世,魏佳丽太过乖巧懂事,她为了哥哥的幸福答应换亲,委屈自己嫁给渣男,结果本该幸福的人生变得惨不忍睹。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她怒怼兄嫂,拒嫁渣男,坚持自己的人生要自己的做主。再见陈立新时,魏佳丽发现自己前世的暗恋对象,居然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木匠。所有人都劝她考虑清楚,她还是嫁给陈立新了,后来,某男摇身一变,成了大人物。

《重生九零她拐了一个小木匠》精彩片段

殷红的鲜血顺着魏佳丽洁白的额头往下流淌,她意识模糊的倒在水泥地上。

“啊,不得了,杀人了呀!”

“没想到她嫂子这么狠,真敢拿铁锨拍她。”

“诶,这下喜事变丧事了......”

“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魏佳丽倒地的同时,耳边断断续续的传来乱杂的议论声。

她做梦也没想到,离家近二十年,好不容易放下过往恩怨还乡来参加侄子的婚礼,却被嫂子一铁锨拍倒在婚礼现场。

鲜血淌在地上,晕染的面积越来越大,魏佳丽意识也越来越涣散。

“让一下,让一下……”

好像有人拨开人群,在她身边蹲了下来。

紧接着有股温热气息喷到她的脸上,“魏佳丽,佳丽……”

是男人的声音。

语气带着十万分的关心焦着。

这声音有些似曾相识,但又好像闻所未闻。

魏佳丽想睁眼看一下,在这个小山村里,到底还有谁如此在意她的生死。

可眼睛怎么都睁不开。

世界彻底安静下来,魏佳丽知道,她要死了!

......

“要不算了,丽丽不愿意,我也不忍心逼她!”是一个略显苍老的男人的声音。

“不行,她必须嫁,如果她不嫁过去,我跟英子就完了。”这个声音听起来要年轻许多。

魏佳丽睡得迷迷糊糊的,被耳边不时传来的交谈声吵醒。

她努力睁开眼睑,目光所及,是层层黑瓦叠成的房顶。

她此刻正躺在一张老旧的木质小床上。

这是哪里?

她扭头看看周围,想去寻找答案!

床里边挨着的墙上,有一道道灰色,好像是断了的蜘蛛网挂在上面。

床头对着门的这边,不是什么床头柜,而是一个大红色木质条桌。

桌面和桌腿上的漆已有部分脱落,看上去就是个很有年头的物件。

桌上还立着一个椭圆形的塑料边框镜子。

眼前的这些东西,虽然很久没见过,但对魏佳丽来说,都有熟悉感。

因为她曾经都用过。

一个念头从脑海里闪过。

她也顾不上头疼了,赶紧下床打开房门。

“爹?”

“哥?”

院子里站着的一老一少两男人同时看向她。

魏世友看见女儿出来了,看了儿子一眼,像是在警告什么,然后才笑道:“丫头,起来了,锅里给你留着饭呢!”

魏佳明显然对这个妹妹意见老大,哼一声后气呼呼的转身走出了院子。

魏佳丽看着眼前的中老年男人,真的是去世已久的父亲。

又联想到刚才房间里的场景,再看看这个记忆中的小院子,她终于确定一个事实。

她重生了。

****

魏佳丽洗脸刷牙后,魏世友已经端着饭从厨屋出来,“吃饭!”

魏佳丽连忙接过父亲手里的二碗,“爹,你不用给我盛饭,我自己来。”

说话时,她想哭,因为又能重新见到父亲,她太激动了。

魏佳丽端着碗饭坐在院子里的小木头板凳上吃起来,父亲一直坐在旁边看她,好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她也发现了。

于是问:“爹,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魏世友看看女儿,“丫头,你哥上星期说的事儿不作数,这个家还是我说的算。

只要你说不愿意嫁,我立马回绝了老刘家。”

嫁人?

魏佳丽想起来了。

上一世,她哥魏佳明为了娶刘淑英,让她嫁给刘淑英的弟弟刘淑军。

因为这是刘家提的条件。

刘淑英本来跟魏佳明是自由好上的,可等到魏家找媒人去提亲时,刘家那边却提出要让魏佳丽嫁过去他们才会把姑娘嫁过来。

真是天大的笑话。

这可是1990年了,还想搞换亲这一套吗?

魏佳丽县里师专刚毕业,也才十八岁,分配到村里的小学当语文老师。

这可是铁饭碗,商品粮。

还有,她的样貌,在十里八村也是数得着的。

这么好的条件,却要嫁给刘淑军那种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混子,这老刘家还真敢想哦!

可在上一世,魏佳丽还真就答应了。

因为她是个懂事孝顺的好闺女。

但她的孝顺和懂事并没有得到回报。

刘家并没有珍惜她这个高攀来的媳妇儿,刘淑军经常喝酒后打她,而公婆也不管教儿子,只是冷眼旁观。

魏世友眼见女儿过的不好,心里疼的要死却又无能为力,时间一长便成了心病,最后带着悔恨离世。

因为心里放不下女儿,死的时候都没闭上眼睛。

魏佳丽觉得,父亲是被活活怄死的。

现在重活一回,嫁刘淑军?想都别想。

魏佳丽直接说:“爹,我不同意嫁给刘淑军,哥那边我自己去跟他说。”

魏世友知道儿子是什么性子,如果女儿真的当着他的面顶撞说不嫁,估计他敢对她动手。

他说:“我去说,你就别管了,好好教学,争取调到县里去,我这么能干的闺女,找不来第二个。”

魏佳丽笑嘻嘻的:“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这时,院子里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是魏佳明回来了。

“魏佳丽,你给我听好了,这门亲事由不得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爹惯你,我可不惯!”

很显然,刚才魏佳丽和魏世友的对话,他都听见了。

上一世,前二十多年,魏佳丽是个典型的温顺姑娘,一切都听父亲和哥哥的。

魏世友担心女儿受欺侮,便给她撑腰,厉声说:“佳明,这件事不许再提,你妹妹这么好的条件,我也不同意她嫁到老刘家。”

巍佳明气的一脚踢翻跟前儿的小板凳,对着父亲大吼: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才是老魏家的未来,整天的疼个姑娘有屁用!她能为你家传宗接代咋的?”

魏世友气的直哆嗦,他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妹妹,佳丽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他居然在她面前说什么传宗接代。

真是没一点儿当哥的样儿。

他指着儿子骂道:“你滚,今天话撂这儿了,就算你这辈子打光棍儿我也不会让你妹妹嫁到刘家。”

 

魏佳明今天是铁了心要把这事说成的。

魏世友虽然是一家之长,但魏佳明今年已经二十了,父亲的权威对他已经没有多少震慑作用。

被亲爹骂了后,他不仅没有丝毫惧色,反倒还伸手推了父亲一把,“老了还管闲事,看我今天不教训这死丫头!”

说罢,就要去打魏佳丽。

哼,见识过21世纪女性生活的人,还会吃你这老一套吗。

不等他走到自己身边,魏佳丽已经顺手搬起屁股下的板凳,使劲朝魏佳明砸过去。

“魏佳明,你动我一下试试!”

那架势,是要拼命的节奏。

妹妹一向温吞,巍佳明对她这么强烈的反击毫无防备,情急之下只好用胳膊去挡。

结果重重的挨了一下。

痛的他龇牙咧嘴,发出“嘶”的声音。

可能是被妹妹突发的拼命劲儿震惊到,巍佳明一时竟忘了还手,一向能动手绝不逼逼的闷人这下竟然讲起了道理。

“魏佳丽,你敢打你哥,长兄如父晓不晓得!”

居然敢对爹动手,现在又说什么长兄如父,魏佳丽对着巍佳明再次举起板凳:

“我呸,赶紧跟爹认错,不然,我砸死你个不孝子。”

说着便真要将手里的板凳再次砸下去。

巍佳明见她来真的,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转身往院门外面跑,“死丫头,你给我等着!”

其实,巍佳明就是怂包一个,只敢在自己家人面前耍横,在外面是个连屁都不会放的。

再加上,母亲去世的早,娶媳妇儿生孩子后,没人帮忙带孩子。

所以,一般姑娘都不愿意嫁过来。

这下,好不容易找个刘淑英,不管好赖,都不舍得撒手。

巍佳明跑了,魏佳丽这才扔了手里的板凳,赶紧去扶父亲,“爹,没事吧,伤到没?”

魏佳丽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一夜之间跟变了个人似的,连魏世友都有些不敢相信。

他问:“丫头,你刚才,真的不怕你哥揍你哇!”

怕啊,怎么不怕。

可魏佳丽知道自己哥哥有几斤几两,如果她不反抗,以后这个家还真就让他胡来了。

她说:“爹,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如果,他敢乱来,我去政府告他。”

魏世友虽然担心女儿被打,但他也不想仅有的两个后人将关系闹僵。

他劝女儿说:“丫头啊,你妈临死时交代我,一定要将你兄妹两个拉扯大,这点我做到了。

可如果你两一直这样不和,动辄打架,只怕你妈在地底下也闭不了眼呀!”

魏佳丽懂父亲的心思。

儿子再怎么不好,那毕竟是老魏家唯一能传宗接代的人,如果真娶不上媳妇,那在村子里得被人嘲笑死。

她说:“爹,你放心,只要他不过分,我会让着他。而且,我会帮忙给他挣钱娶媳妇儿。”

魏世友要的就是这句话。

他不是偏向哪个,只是从目前的情况看,闺女的前途肯定要比儿子强得多。

他只是想提醒闺女,能力允许的情况下,记得帮衬着点儿娘家哥。

***

巍佳明从家里跑出去后,一口气跑到隔壁湾刘淑英家门口,“英子,英子,在屋没,出来一下。”

刘淑英今天没下地干活,专在家等巍佳明的信儿。

她从院子里出来,将沾水的手往围腰子上蹭了蹭,“怎么样,你妹怎么说的,答应了没?”

巍佳明一脸暗沉,义愤填膺的说:“莫提了,那死丫头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居然跟我动手,我胳膊现在还疼着咧!”

刘淑英一听这话,就知道事情没办成,立马拉下脸开始数落,“我说巍佳明,你是不是个男人,连自家妹子都管不了。

有这么厉害的小姑子,哪个姑娘敢往你家里去啊。难得我这么傻不嫌弃你家,难道要因为我爹的条件,咱两散了?”

巍佳明一听说要散了,赶紧哄道:

“英子,我们怎么可能散了,让我再想想办法,我一定达到你爹提的条件好不好,你看我都受伤了你也不心疼一下。”

巍佳明说着话就往刘淑英面前凑,并用膀子顶了她一下。

刘淑英一脸不高兴,“离我远点儿,我们的事又没定下来,以后别总往我家跑,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说完,刘淑英转身就回了自家院子,并把门插上了。

任凭巍佳明怎么喊,就是不开。

最后,她对着院墙外喊了句:“除非你家答应我家的条件,否则以后别再来找我!”

刘淑英故意将话说的死死的,就是逼着巍佳明回去大闹,早点将这事儿定下来。

像魏佳丽条件那么好的姑娘,如果不早点下手,很快就会被其他人抢了先。

自己弟弟什么德行,她很清楚,如果不帮他找个能干的媳妇儿,只怕以后要饭都找不到门儿。

果然,巍佳明受了刘淑英的鼓动后,又一股气儿跑回家。

魏世友不在家,估计是下地干活了。

魏佳丽看见哥哥怒气冲冲的又回来了,她并不害怕,她问:“有时间吗?咱两谈谈。”

巍佳明阴沉着脸:“有啥好谈的,今天就一句话,你到底同不同意嫁给小军。”

魏佳丽:“说多少遍了,其他事可以商量,这件事儿没门儿。”

“好你个死丫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巍佳明说着就要上前抓人。

 

魏佳丽早防着他了,从他满脸怒气的进院子门开始,她便慢慢往门口边上挪。

这会儿,眼看着要来抓她,便撒腿就跑。

边跑边喊:“魏佳明,念在我们同爹同妈的份儿上,我可以挣钱帮你盖房子娶媳妇儿,

可以一个人养咱爹,以后还可以帮你带孩子,但就是不能同意你说的事情。”

巍佳明典型的农村男人,打小学习不好,二年级便辍学在家,基本上算是箩筐大字不识几个。

传统大男子主义思想却特别严重,村子里男人大部分都信奉拳头可以叫人听话。

特别是女人。

他就不信了,自己妹妹还真的不怕打。

所以,魏佳丽的话,他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他只想靠自己的拳头去让她妥协,同意嫁给刘淑军,好成就自己的美满姻缘。

魏佳丽虽然长得清秀苗条,但很有运动天赋,跑起来跟脚下生风似的,飞快!

魏佳明只想着怎么追上妹妹,然后用拳头让她屈服,根本没听见她在说啥。

魏佳丽是个机灵的,她嘴里喊的那些话,虽然是真心的,但也还有其他目的。

一是想引来村子里其他人的注意,二来也为了转移一下哥哥的注意力。

可天不作美,这青天白日的,村子里的人都下地干活了,根本没有可以出来拉架的人。

魏佳丽心道坏菜,脚下更快了。

突然,她看见不远处的红砖瓦房,她记得,那是村支书家的院子。

在整个小岗村里,就只有支书家是这么高档的房子,其他大多是泥瓦房,稍微好点儿的有黑砖瓦房,最穷的还有茅草搭建的棚房。

魏佳丽铆足劲儿冲过去,太好了,支书家的院门是开着的,说明家里有人。

魏佳丽直接冲进院子,嘴里喊到:“大爹救命啊,我哥要打死我!”

村支书也姓魏,叫魏世发,是本家,虽然出了五服,但都是一个族谱,按辈分,魏佳丽叫他大爹。

村支书在整个村里很有威望,在他们大洼湾里更是权威人物,而且又是长辈,魏佳丽觉得他肯定能管住魏佳明。

眼看魏佳明已经冲过来,可她喊了半天并没有见到救命的支书大爹,而且,连他家其他人也没看到。

魏佳明气喘吁吁的挡住魏佳丽能逃跑的路,“死丫头,我叫你还跑,看我不打断你腿!”

说着,还真左右瞅着找能打断她腿的家伙什了。

魏佳丽脑子转的快,好汉不吃眼前亏,她立马服软说:

“哥,你打断我腿我还怎么去学校教书,我不教书,谁帮你挣钱啊!

还有,我卧床不起了,爹还得照顾我,那他也干不成活了,家里田地都靠你一个人,不得累死!”

魏佳明好像被她说动了些,动作稍微迟疑了点儿,可犹豫也就那么一小会儿,现在在他心中,什么都没有娶老婆重要。

“废话少说,就问一句嫁不嫁!”

大概是料定这丫头不见棺材不落泪,魏佳明说话的同时,已经拿起院墙边竖着的扁担。

魏佳丽还真就不信了,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还真能被亲哥打死不成。

她倔强的抬起下巴,“不嫁就是不嫁,打死我你还得坐牢去,照样讨不到老婆!”

魏佳明可真是个傻憨货,抡起扁担就朝亲妹子背上砍。

魏佳丽吓得“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同时条件反射抬起胳膊护头。

可,身上并没有扁担落下的疼痛感。

魏佳丽慢慢睁开眼睛,只见哥哥手中的扁担,在半空中被另一只手牢牢抓住。

这只手,麦色,宽大,因为用力,也因为瘦,握起的手背上青筋特别明显。

魏佳明使劲拽了下扁担,拽不动,于是恶狠狠的问:“你是哪个?”

兄妹两在你追我赶中冲进支书家的院子,谁都没注意到,边上啥时候多了个陌生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慢慢按下魏佳明扬起的扁担,“我是哪个,不重要,但打女的,不对!”

魏佳明:“我打我妹子,管的了么你!”

男人淡声说:“现在是法治社会,对谁都不能使用暴力!”

魏佳丽站一旁,眼前这男人有点儿眼熟耶,但她确实又不认识。听他说话,好像是个文化人呢!

从目前情况来看,这陌生男人是她唯一救命稻草了!

她慢慢蹭到他身后,对魏佳明说:“哥,听见没,你不仅打我犯法,强娶强嫁也犯法!”

她不说话魏佳明还暂时忘了她,一说话,魏佳明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到她身上。

“死丫头给我过来!”说着就伸手去薅她。

魏佳丽见哥哥要抓她,很自然的一下子揪住陌生男人的后面衣摆,“救命啊救命啊”的喊起来!

现在是夏天,穿的都是单衣薄衫的,随着魏佳丽的动作,不断有风灌入年轻男人的身体。

他稍稍低着拧头,通过腋下缝隙看到抓住自己衣摆的那只手。

白净光滑。

不是常干农活的。

魏佳明一把薅空,又来一把,“死丫头,往哪儿躲,跟个陌生男人拉拉扯扯像啥样子,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这么不害臊!”

兄妹两像玩老鹰抓小鸡似的,围着个男人来来回回拉扯。

“欸,我说,”

救人救到底,陌生男人终于再次开口,“要打架回去关起门来打,别在这里耽误我干活!”

魏佳明梗着脖子,“我想出来让人看笑话吗,还不是这死丫头往外跑!”

“那你先回去,你妹子跑不了,总得回家!”

魏佳明觉得他说的对啊,这丫头除了回家也没地方去了。

于是,他真就自己离开了,走到门口还恶狠狠的回头看魏佳丽,“看你个死丫头能躲到啥时候,回去收拾你!”

魏佳明走后,魏佳丽一下子窜到年轻男人面前,

“诶,我说这位大哥,你到底怎么回事,我还准备好好感谢你内,你怎么又给我卖了呢!”

年轻男人没理她,走到旁边一堆木头边,“我没想救你,也没要卖你!”

说话的同时,他已拿起一截木头,架在长板凳上据起来。

魏佳丽跟过去,站边上看他干活,还不忘理论道:

“没想救我为啥拦下我哥的扁担,帮我哥出主意等我回家收拾我,不是卖又是啥?”

男人终于停下手上的活儿,“魏佳丽,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付你家那位粗暴的兄长吧,别耽误我干活了!”

咦?

他怎么知道她名字咧?

 

重生九零她拐了一个小木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