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
  • 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茶转转
  • 更新:2022-03-29 09:4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心机女上线
点击阅读
前世,叶琼羽的父兄蒙冤,惨死在异国他乡。她贵为宠妃,非但救不了自己的家人,自己也难逃算计,一碗毒汤死不瞑目。再睁眼,她重生归来,成为靖王的红颜知已,转身就被渣王送进宫讨好皇帝。既然重生归来,那前世之仇就一定要报,叶琼羽发誓要让狗皇帝血债血偿。谁成想,她没有在皇帝的宠爱中迷失自己,也没有被靖王蒙骗,却一不小心掉进那位皇叔的深情陷阱里……

《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精彩片段

“琼羽落水了,快来人啊!”

随着瑶兰的呼喊声,月光庭前一片慌乱,很快,府里的小厮将落水后的叶琼羽打捞上岸,府医紧跟其后,见她面色惨白双目紧闭,府医只好抱着一试的心态探了探脉膊,却很快惊喜道。

“还有气息,快,送回房中。”

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将人抬回去,更衣的更衣,升火的升火,炎炎夏日里,一盆盆的碳火送入叶琼羽房中,瑶兰抽泣着站在门口,看着大家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眼底隐约透着一抹畅快。

“大夫,琼羽她怎么样了?”

府医才把完脉要去禀了主子就被瑶兰挡在了门口,瞧着她一脸的悲伤,府医心下也不痛快,摇头叹息道:“能不能熬过今夜,全看她的造化了。”

“可怜的琼羽啊,好好的赏花非要采什么莲子吃,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主子爷回来我们可怎么交待啊?”

“最好的交待就是一命抵一命。”

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瑶兰抬头一见是蓝格格,顿时心下紧张,刚想行礼时,便觉手腕被人握住,紧跟着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蓝芸一手握着瑶兰,一手甩着耳光,她是躲也躲不掉,回手又不敢,只好结结实实的挨完巴掌。

“蓝格格饶命,都怪我没有看好琼羽,格格打我也是应该的。”

瑶兰跪在地上认错,蓝芸却不再看她一眼,直接迈步进了内室,在看过叶琼羽之后又命人快马加鞭去请主子爷回来,然后转头对着府医说道:“爷这府上多的是姑娘们,可这琼羽却是爷最看重的人,您一定要把她救过来,否则爷怪罪下来,别说是我一个格格,任凭谁也难再保住您啊。”

落水之日,外面吵吵嚷嚷了整一宿,直到第二天清晨。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你若是就这样走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小姐,你死的冤枉,奴婢是个没本事的,不能替小姐报仇,但奴婢不想白死,小姐你等着,奴婢办完最后一件事就来找你。”

陌生的哭声渐行渐远,梁弦思一缕幽魂浮在床幔间,看着床上面无血色逐渐变冷的叶琼羽,灵魂不受控制的朝着身体而去。

梁弦思仿佛又回到了那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她因感染风寒几日不食水米,贴身丫环阿茹用自己唯一的首饰从药膳房公公那里换回来一碗汤饭,她不想阿茹难过,勉强吃了几口,结果汤中有毒,她当下七窍流血毒发身亡。

死前,她一再告诫阿茹不要声张,就说自己是病死的,反正她一个冷宫里的妃子,有谁会在乎她是怎么死的,她们要的从来都是她的一具尸首,她天真的想,只要她是病死的,那阿菇或许还能有一条活路,哪怕是去浣衣局洗衣也好过给她陪葬。

可阿茹偏偏不听,她将梁弦思的死吵嚷的满宫都是,就算是宫人们追着拿板子打她,她也没有退缩,那么粗的棍子打在身上有多疼啊,阿茹直到死都在朝着皇上的寝殿哭喊着。

为大越国赢回数座边城的哥哥遭人构陷通敌,至死皇帝不许他回国半步,从二品的父亲同样被诬陷侵占田地残害黎民,年初便被发落至塞外行苦役,一家大小随行,就连自己只有十岁的小妹也没能幸免。

如今,她死了,陪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阿茹也死了,梁弦思心中恨意绵绵,冤魂绕梁三日不散,最后附在前来洒扫的一个小宫女的发簪上。

隔日,她便随那宫女在墙跟旁听到有人议论,说皇帝原本念着文妃怀有龙胎饶她一命,可她是个没福的,既然保不住龙胎,那自然也是不用再活了。

文妃是皇帝赐给梁弦思的封号,那碗毒汤难不成也是皇帝暗中赐的么?

若不然,阿茹哭喊了一夜,怎不见皇帝派人来查一查她的死因呢?就算是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可宫中有人用毒,难道不会触了皇家的大忌么?

梁弦思心中悲愤,无奈自己只是一缕不肯入轮回强留人间的魂魄,随着小宫女整日忙碌,除了多些宫中八卦,其余的什么也做不了。

她这一陪就陪了小宫女八年,原以为会跟着那宫女离宫去,没成想出了城门上马车时,小宫女的发丝松散发簪落地后碎了。

梁弦思想着,她这下该真的要离去了,只是,她的仇她的恨要怎么了呢?

没想到,一阵天旋地转后,再睁眼,她就在这里了。也许是这具身体太过虚弱,她躺了整整三天才彻底清醒过来。

 

睁开眼最先看到的就是趴在床边的茉心,梁弦思虽然一直睡着,可这三天里的事情却是听得真真的,每日除了府医,最在乎她的就是茉心了。

“茉心?”

梁弦思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又沙又哑,她下意识的咳了声,茉心很快坐起身来,看着她先是惊讶,很快便捂着嘴哭了起来。

“小姐,你终于醒了。”

“傻丫头。”

茉心这一哭,把梁弦思的伤心又勾了起来,她没有叶琼羽的记忆,可却是认得茉心的。

前世她跟随着宫女那几年,见证了宫里多少欢喜悲苦,这其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便是叶琼羽了。

因为这叶琼羽和她一样是个可怜人,十五岁进宫,十七岁侍寝,十九岁封为贵人,怀上龙胎后晋为嫔,胎死腹中打入冷宫,后一碗渗了毒的汤饭死相惨烈。她自己死的惨,贴身的丫环也都没个好下场

“小姐,小姐你别哭啊,你哪里疼,奴婢这就叫府医来。”

茉心抬手笨拙的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个没忍住抱着她便放声大哭了起来。

梁弦思,不,她现在应该叫叶琼羽,老天怜她给了她重活的机会,那她就不能白白浪费,为自己也为叶琼羽,她必须打起精神好好的活。

“茉心,现在是哪一年?”

叶琼羽记得自己死的时候是越国二十年,宫女出宫的时候是越国二十八年。

叶琼羽睡了三天不醒,府上的人都说她被水鬼勾去了魂,独留一具空壳在人间,就是个活死人,不会再醒来了,就连府医今早来过后都是摇头走的,说是灌了三天的汤药,脉象没有一点起色,怕是难救活了。

这会儿她这么一问,茉心顿时惊的眼泪都忘了掉:“小姐,你为何这样问,你可是……”

连哪一年都不记得,怕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意识到自己太过直接吓到了茉心,叶琼羽连忙抚着额头道:“茉心,你不要害怕,你也知道我落水昏迷的时间比较久,我这头现在还疼的厉害,可能是落水的时候撞到了石头,好多事情记不大清楚,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我是肯定不会问的,你可要帮我保密,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我,否则他们会以为我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再把我绑在柱子上烧死可怎么办?”

茉心是绝对忠诚的,和阿菇一样值得信任。

“小姐,你放心,我死都不会说出去的,你不记得哪些事你就问我,你落水的事都怪我,如果那天我不出去探望姑母你也就不会落水了。”

茉心坚信,如果有她在,叶琼羽就算想摘湖里的莲子吃,那也是由她下水去摘,怎么会让叶琼羽自己去呢?

和茉心长谈后,叶琼羽把当下的形势摸了个清楚。

现在是越国二十二年,这一年叶琼羽刚好十五岁,再过两个月就要进宫去了,因为是府上的主子爷靖王选送的人,所以不用参加选秀,皇帝看过画像后已经封了她为答应,赐居储秀宫,正是当年梁弦思的住所。

而越国二十二年,也是梁弦思死后的第三年,她不知该叹自己生前人缘好还是差,冷宫的墙都长毛了,居然还有人会打听她在塞外受苦的爹娘。

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梁弦思听到那些宫女们说,她那还未及第的小妹,被人活活的折磨至死丢在放羊坡上,肠穿肚烂连件遮体的衣服都没有。

往后的几年光景,梁弦思痛着恨着,每每那宫女路过皇帝的寝宫前,她都恨不能化作了厉鬼扑上去。

“茉心,蓝格格来了。”

门外小厮的传话声打断了叶琼羽的思绪,茉心正准备出去回禀蓝格格时被她一把拉住:“别说我醒了,你只管迎她进来,不论她问什么你哭就对了,剩下的交给我。”

茉心虽然不知道叶琼羽为什么要这样做,可依旧点了点头出去了。

片刻后,轻盈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声声叹息逼近床边,蓝格格手里握着帕子,风情的眉眼间挂满愁绪。

“琼羽啊,你说你这都什么命,眼愁着入宫的日子一天天的近,好端端的你怎么就落水了呢?你若是真有个闪失,你让王爷拿什么去回陛下啊?”

说着,蓝格格拿起帕子在脸颊处按了按:“原以为你是个命好的,陛下只看过你的画像便封了答应,这可是官家小姐都没有的福气,咱们王爷高兴,专赏了这月光阁给你住……”

蓝格格说了好大一堆话后才扭头向茉心询问着:“当真就一次都没有醒过来么?”

茉心哭着摇头,蓝格格瞅了眼床上的人儿,又拉着茉心到屋角:“茉心,王爷看重琼羽,她若真不想进宫去,也不用以死相逼,王爷是想给她寻个好前程,可没想着逼她去死啊。”

“格格言重了,小姐她……”

“水,我好渴。”

茉心是个实心的丫头,蓝芸哭的这样情真意切,难保她不会给套了什么话去。

 

叶琼羽这一醒可把蓝芸高兴坏了,连忙握着她的手嘘寒问暖,倒真叫她挤出了几滴眼泪来。

“菩萨保佑,你可算是醒了,等下咱们王爷回府,我立马禀了去叫王爷来看你,为着你的事,王爷这几日早出晚归,多数是到万佛寺为你求福去了。”

“蓝格格,都怪我让你们跟着担忧了。”

叶琼羽柔柔弱弱的靠在床头,说半句喘半句,一副马上就要断气的样子,惊的蓝芸马上又出门去喊了府医来,一根擀面杖那么粗的人参炖到汤里给她端来。

“小姐,还没见蓝格格对谁这么好过呢。”

茉心舀着参汤喂给叶琼羽,脸上挡不住的欢喜:“王爷刚刚来过了,蓝格格说你病着不方便起身,这才没让王爷进来,小姐,你快喝了这参汤,奴婢好请王爷来。”

靖王百里文石是当今皇帝的同胞兄弟,和皇帝自然要比跟其他几个兄弟亲近的多,而且,这靖王很得太后宠爱,他既不喜欢带兵打仗,也不喜欢舞权弄势,倒是把手上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自打皇帝登基后,国库有一半的银子都是他献上的,当真是全了他和皇帝的同胞情。

除此之外,靖王不光年轻有为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且他乐善好施,常年游厉四方,不论是南北方的受灾之地,还是四九城的穷街小巷,处处都有他的身影,他收养的弃儿弃女,以及帮助过的黎民百姓数不胜数,真真是越国上下公认的大善人。

说起来,叶琼羽进宫那几年靖王也会时不时来看她,可最后送她入死地的人居然也是靖王。

“茉心,王爷为了我的事去万佛寺求福,他待我们这样好,你说我们该怎么报答他呢?”

有些事叶琼羽可以直接问,有些却不能,茉心再实在也无法接受身边人完全变成另一个的事实,所以,叶琼羽只能慢慢的套她的话了。

“小姐说的是,如果不是八年前王爷出手相救,我们现在指不定要死在那百花楼了,王爷待我们如再生父母,小姐从前还说要嫁给王爷,宁愿一辈子当个侍妾也要侍候他到老呢……”

叶琼羽接过汤碗端起来,就着碗边一口气将里面的汤喝了个见底。

“按你这么说,府里的姑娘们都是王爷救的,要都嫁给王爷当侍妾,那王爷宠得过来么?”

茉心:“就算其他姐妹们都存着这个心,王爷也不会那样做的,小姐你是了解王爷的,他这人啊就是心善,还从来没见他要谁报过恩呢。”

嗯,有道理,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王爷从十五六岁时就开始四处救人,救下的多数是一些落难的姑娘们,全都养在这府里,教习琴棋书画,随后帮着她们找好人家,他若不是菩萨真身下凡,便是隐藏的太好。

和茉心聊天后,叶琼羽确定了原主对靖王是存了爱慕之意的,只是,她怕是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那个大善人一步步引入虎口,又在皇帝的猜忌下将她放弃,设计杀害的。

“茉心,我累的很,暂时不想以这副模样见王爷,你帮我去回了话,请王爷和格格放心,我会尽快好起来,不会误了进宫的日子。”

百里文石和百里文宇长得一张十分酷似的脸,叶琼羽害怕自己看到他会忍不住动了杀心,还是暂时避一避的好。

——

次日清晨,府医才来诊过脉就听得外边有人哭泣个不停,叶琼羽被扰得没了睡觉的兴致,忙叫茉心去看过,竟是瑶兰来向她赔罪来了。

“小姐,你可别信她的鬼话,她是被蓝格格打怕了,不然才不会来向你服软呢!”

茉心一提到瑶兰便是一阵的咬牙切齿,顺道还数落了几句她先前的不是。

总之,这个瑶兰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总和叶琼羽在靖王面前争高低,先前的叶琼羽性子柔弱与人和善,从来都是让着她的,时间久了,瑶兰见她并不敢太亲近王爷,也就懒得再为难下去,可自打王爷定了要把叶琼羽送入宫后,瑶兰便开始变本加厉起来。

“小姐,你别不是连她先前总往你的脂粉里放蜜汁的事都给忘了吧?”

叶琼羽蜂蜜过敏,瑶兰暗地里使绊子,没少让她的脸长疹子,为此叶琼羽对靖王不知道感激了多少次,因为每回她的脸坏掉,都是靖王寻了上好的雪花霜来给她涂抹,最严重的一次她有两个月不能见人,靖王甚至单独请了乐府的师傅来教她琴艺。

“那些个不好的事情还是忘掉的好。”叶琼羽摸了摸脸颊,心中有些吃惊,没成想她和这位一样的不能食蜂蜜。

茉心急了:“小姐,别的事就罢了,前年蓝格格入府的第一个生辰时,如果不是因为瑶兰暗地里推了一把,雁云又怎么会将皇上赐的玉屏风碰碎,她生生的挨了二十大板,到现在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呢。”

 

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