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继室养七崽后我躺赢了
  • 穿成继室养七崽后我躺赢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顾颦
  • 更新:2022-03-29 12:5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回门
点击阅读
秦悠悠穿越了,是个打娘胎里就穿越到古代的现代灵魂。身为庶女,当她那个便宜爹问她愿不愿意做填房时,她果断答应。因为在这个朝代,以她庶出的身份,做大户人家的填房总比做小妾要强。况且,对方还是威远候将军,家世显赫,长相俊美。可她没想到,大婚当晚夫君就被派去边疆平定战乱,一家七个孩子都留给她照顾。随后她费心费力的开始了养娃之路!

《穿成继室养七崽后我躺赢了》精彩片段

酉时刚过,顾府早已点上喜庆的彩灯,府中处处是红绸,透露着一股子喜气。

穿着各色服饰的丫鬟婆子来回忙碌着,他们的腰间都系着绸缎红绳,宴席上宾客间谈笑嫣然,好不热闹。

顾府的后宅正院正堂里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衣着喜气,只是脸色有些严肃,此刻她下方正坐着顾府的主人威远侯将军。

“母亲放心,儿子定然会和五姑娘好好过日子。”一身大红喜袍的顾骁煜恭敬地对上首的老太太说。

“也是你当初不肯听我的话,你让你父亲帮你去提亲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清宁这孩子,不堪为大妇,这不,齐王谋反,你在外厮杀,她却.....,若是你听我的,也不会早早成了鳏夫。”顾老太太有些痛心疾首,若是听她的,儿子也不会取庶女为正妻了。

“让母亲费心了。”顾骁煜一脸愧色,想起亡妻的死因,心中一阵刺痛。

“你是将军,这是侯府,需要的是贤惠能干的主母,我也不跟你多说,只说秦五姑娘是个好的,那个孩子在家也不易,父亲不善,嫡母不慈,她姨娘李姨娘在秦府可没什么好日子过,可那孩子硬是不曾怨怼,只是教育弟弟好好读书,妹妹也是知礼温婉。可见是个良善的人,定然会抚育好彦哥儿和柔姐儿,你可要好好待人家。”顾老太太认真地看着儿子的眼睛说。

“既然已经成亲,儿子一定待他好,嫁给一个鳏夫,她也算是委屈了的。”顾骁煜有些苦笑地说。

当初他要娶填房的消息传了出去,有头有脸的嫡女都不愿意,小门户的嫡女母亲也看不上眼,最后还是母亲拍板,在大户人家的庶女中挑一个温良贤惠的,才在秦相家挑中了秦五姑娘,秦悠悠。

他哪里有资格嫌弃人家呢。

顾老太太认真地打量了一番顾骁煜的眉眼,见他说的是真心话,也没有瞧不上新妇的样子,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才端起几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叹了口气说道:“去罢,今夜是喜气日子,莫要让新娘等久了。”

只盼儿子媳妇夫妻和顺才好,她这把老骨头在禁不起折腾了,也受不了打击了。

后院西侧房正屋内卧房,秦悠悠此刻盖着红盖头背挺地笔直,动也不动地坐在床沿,只挨着半个屁股。

新房侍候的下人们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眼中都是钦佩,不愧是相府出来的小姐,这规矩,真是一等一的。

可惜是个庶出,不过能嫁给侯爷也算是有福气了。

红盖头下,秦悠悠自然看不见丫鬟们的脸色了,她此刻的心情分外的平静,完全没有紧张害怕,她打娘胎就穿过来了,深知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

要想过的好有两条路:第一,家族给力,父兄得力,这两条都没有,她不过是相府一个庶女,弟弟刚考过童生,且还得等上一等。第二,嫁个懂礼数的人家,做个正室贤妻,所以当一年见不到一次的便宜爹问他愿不愿意给威远侯将军当填房的时候,她一口就答应了。

开玩笑,庶女这个身份,她要么去高门大院当个贵妾,要么去小门小户当个正室,小门小户也是想巴着相府才会娶她,那有什么意思,那还不如嫁给高门大户做填房。

何况,她那位好嫡母可是动过想把她送进宫里给快六十的宣德皇帝当宫妃的念头呢,幸好人家皇帝自己取消了选秀,不然自己下半辈子都要赔进去了。

“侯爷。”

正想着,便听见丫鬟们行礼问好的声音,秦悠悠忙收回思绪,只听见磁性的男声传来:“起来罢,你们先出去。”

秦悠悠听着丫鬟们的脚步声远去,然后听见了关门声,随后旁边一沉,像是坐了人。

“你莫要紧张。”顾骁煜没什么情绪的眸子看着小人儿缓缓地说,才十七呢,比自己小了八岁。

“侯爷,妾身不紧张。”秦悠悠觉得声音甚是好听。

以往隔着屏风虽相看过几次,却是没看清,突然有些期待,这么好听的声音,定然是个美男子。

“我记得,你闺名叫悠悠?”顾骁煜轻声问,他记得,庚帖上好似是这般写的。

看着秦悠悠点头后,顾骁煜继续道:“我是将军,怕是要经常外出打仗,往后家里的大事小事,便要多劳烦悠悠了。”

“侯爷说的什么话,这都是为人妻子应当的,怎能叫劳烦,侯爷在外打仗,妾身定将府里照看好。”秦悠悠很是认真地说,何为贤妻?当然是辅佐丈夫,孝顺长辈,管家看账,教养子女。

“先夫人留下一子一女,也需麻烦你了,听闻你弟弟妹妹便是你一手教导的。”顾骁煜有些愧疚,十七,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就嫁给他操劳这许多事情了。

“侯爷谬赞了,弟弟妹妹是父亲和嫡母教导得好,和我没什么干系,至于先夫人留下的哥儿姐儿,妾身只是个继室,实在是..不敢当。”秦悠悠有些结巴了。

虽然说她是正妻,可无论如何也是填房,怎么能教养原配留下的嫡子女,怕不是在坑她吧。

虽然先前已经知道前头那位留下了一子一女,但是秦悠悠可没想过要教导原配留下的嫡子女,不为别的,只说侯爷你这么放心我就不对了是吧?万一我是个恶毒的后妈呢?

“夫人谦虚了,我可见过我那小舅子,小小年纪,文采了得,不卑不亢,是极好的,夫人的妹子虽然才七岁,却已经十分懂礼了,她们可是一直与夫人住一个院子,莫说是没有夫人的功劳。”

顾骁煜有些奇了,往自个身上揽功名的女子他见了不少,却少有这样推卸的。

“那是嫡母仁慈,请了先生和嬷嬷教导,也是弟妹自己聪颖,我一介小女子,侯爷万万莫要给我盖高帽子了。”

秦悠悠心中是有些得意的,瞧,本姑娘贤名远播,嘴上却一本正经,心中暗庆,幸亏盖着盖头,不然心中那点得意,定然是骗不了在疆场上厮杀的顾骁煜的。

正想着眼前的红布便被取下了,秦悠悠只觉得的眼前一亮,她仔细瞧着面前的男子,面若玉冠,一身只有在沙场上征战过的杀伐之气和淡淡的书卷之气,十分让秦悠悠满意,嗯,这波不亏了。

顾骁煜看着面前大红霞披喜服的新娘子,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艳,他知道他即将娶的妻子生的美丽,却没想如此清丽脱俗。

让人一看,便心里柔软,安定,他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便听见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眉头一皱:“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将军,边疆急报,陛下诏将军速速进宫议事。”顾骁煜的贴身小斯槐叶急忙道。

顾骁煜神色一凛,立刻就要起身,突然他想到什么,歉意地转身看着秦悠悠。

“将军,快莫要管我,小馨,春蚕,进来服侍侯爷更衣。”秦悠悠立刻喊来自己的贴身丫鬟进来。

一切收拾妥当,顾骁煜抬脚便走,到了门口他转头看着站在榻前望着他的新婚妻子,只沉声说了句“早些歇息,我怕是回不来了”,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眼前的变故让小馨和春蚕有些着急:“姑娘,这可怎么是好?”哪有新婚新郎便出门的。

“无事,左右我是嫁过来了,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便是,更衣,歇息罢。”秦悠悠声音没什么起伏地说。

“姑娘,侯爷被陛下招走了,怕是京城传言不好听了,回门之时,定然会被三姑娘奚落的。”小馨绞着牌子,有些担心地说。

“笑就笑罢,你第一次见她笑话我?三姐姐性格随了嫡母,是个没心没肺的,家里哪个姐妹没被她奚落过,当没听见便好了。”秦悠悠接过小馨递来的帕子,不在意地说。

“话说这么说,可是奴婢替姑娘委屈,这么些年,奴婢冷眼瞧着,相爷和主母是真的不疼姑娘。”小馨眼眶红红的,姑娘多好啊,相爷怎么就看不见呢?好容易成了婚,新婚之夜新郎被诏进宫了,这叫什么事啊?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早些睡吧。”说真的,她那个嫡母虽说不上贤惠,可也没苛刻她们三个。

至于用庶女换家里前程这种事情,都是人性使然,在封建社会,她可以理解。先生嬷嬷,管家识字,嫡母都是请人用心教过的,这就够了。

“姑娘累了,好好歇着罢,我和小馨在外间守着,有事姑娘就叫我们。”春蚕说完便和小馨放下华帐出去了。

早晨的阳光洒满了整个顾府,秦悠悠住的地方名叫“合颜居”,风格雅致,她很满意。

她此刻已经梳洗好了装扮,正准备去给顾老太太请安,顾家人口简单,现在家里就剩下她与顾老太太住着,不过今天新妇第一天露脸,想必会有些旁的亲戚罢。

到了前厅,正准备敬茶,便听见门房来报,宫里的来旨意了。

顾老太太忙带着秦悠悠上前迎接,来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公公,看起来同顾老太太很相熟的样子。

陈公公歉意地看着顾老太太和秦悠悠,说了顾骁煜已经紧急带着战事去了前线,估计不能回来见一面了,然后便在顾老太太失落的目光下宣读了圣旨。

“威远侯妻秦氏,德才兼备,名门佳媛,人品贵重,性甚淑德,仰承皇太后慈谕,特封为正一品护国夫人,钦此。三夫人接旨罢。”

秦悠悠被突如而来的圣旨打的措手不及,虽然她知道,嫁给顾骁煜,这辈子无论如何,诰命肯定能得一个,没成想,新婚第一天便得了,还是正一品。

她规规矩矩接了圣旨,又按着规矩对着皇宫方向行了叩拜之礼。

宣完圣旨,陈公公便告辞回去了,顾老太太带着秦悠悠亲自把人送到了府门口,这才折回去行没完成的敬茶之礼。

早有婢女摆上了蒲团,秦悠悠柔顺地跪在蒲团上,又接过钱妈妈手里的茶水双手举过头顶乖巧道:“母亲,请吃儿媳新茶。”

“好孩子,快起来,委屈你了。”顾老太太忙接过抿了一口就把秦悠悠扶起来,她越看越满意,之前还担心她是个庶女,虽是良善,却怕小家子气,如今看来,真是极好。

“母亲,儿媳不委屈,儿媳本是庶女,能嫁给侯爷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如今得了诰命,万万不能说委屈的。”秦悠悠正色道。

心中却是乐开了花,身边既无妯娌亲戚,又没丈夫需要侍候,白白得了个诰命,岂不是快哉,要知道她那嫡母,堂堂相国夫人,都没有诰命。

“你是个好的,从第一眼老太婆我就喜欢你,觉得你定然会做好一个好主母,想来是老天眷顾我们顾家,能娶到你,是我们顾家的福气。”顾老太太拉着秦悠悠的手,强忍住泪水说。

“老太婆我老了,府里的事情顾不过来了,悠悠啊,今后这侯府就交给你了,你休整几日便去管家那了解庶务罢,不懂的地方再来问我,今日主要是要见见府里的孩子们。”顾老太太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便扭头示意钱妈妈把人带进来。

来了,秦悠悠暗道,她在心里深呼吸了一口气,面上却是不显,依然是一番温柔贤良的模样。

可是她马上就有些呆了,一二三四五,居然有五个孩子!

不过悠悠上辈子是个演员,只一瞬,她便回过神来,循序进入角色,一副慈爱可亲的样子。

老太太这次没有错过秦悠悠面部一丝表情,她有些好笑地指着几个孩子解释道。

“这是五姐儿惠姐儿、六姐儿沁姐儿、七哥儿恒哥儿,这是老三的彦哥儿和柔姐儿,彦哥儿是哥哥,柔姐儿是妹妹。”

说完又指着秦悠悠,表情有些严肃地道:“这是你们的三嫂和母亲,往后,你们的衣食住行、教养之事都由她负责。”

话音落下,秦悠悠对着几个孩子慈祥地一笑。

那个叫沁姐儿的首先笑道:“见过三嫂嫂了,祝三哥哥三嫂嫂婚姻美满、早生贵子。”

秦悠悠刚要回话,便听见那个叫柔姐儿不快的声音响起:“五姑姑也太会巴结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母亲呢。”

那个叫沁姐儿的脸色有些红,秦悠悠向顾老太太看去,只见她并不在意这些争吵,只淡淡地喝茶。

秦悠悠想着初来乍到,也不知什么情况,还是看看再说,便当做没听到两人吵嘴的模样,一人送了个见面礼。

还好春蚕能干,早早便备了不少礼,预备送顾家的亲戚的,只是没有见着亲戚,送几个孩子也是一样的。

敬了茶、送了礼,孩子们道了谢,顾老太太便把孩子们都打发了,又拉着秦悠悠说了些话,才放她回去。

回到合颜居,挥退了侯府的下人,只留下了小馨和春蚕。秦悠悠的脸色有些沉,想起厅上见到的五个小萝卜头,她觉得头都大了。

“姑娘,您好像有些不开心,可是不想教养几位哥儿姐儿?那刚刚在厅前,为何不直言回绝了呢?”小鑫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家姑娘。

秦悠悠苦笑:“若是大嫂二嫂在家,我便是推了也没什么,可是现在侯府只剩下你家姑娘我和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太太,你让我如何推脱,罢了,好在回门前,还可以偷懒两日。”

“姑娘,奴婢已经打听清楚了,五姐儿、六姐儿、七哥儿,是先侯爷和....和青楼妾室生的,名字也是先侯爷取的,只是他们好似不知道那位妾室的身份,老夫人有意对他们隐瞒了,五姐儿单名唤惠、六姐儿唤沁、七哥儿唤恒。”春蚕这个务实派从来没有让秦悠悠失望过,不过一会儿就把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世界家族的孩子都是排辈分的,顾家的女孩们应当是玉字,那就是顾玉惠、顾玉沁,男孩嘛,那就是顾骁恒了。

不过这老夫人也是好心,这世家大族,历来是不容风月之地的女子的,大概是怕孩子心理不舒畅吧,这才瞒着。

“彦哥儿和柔姐儿呢?这两个孩子是侯爷的亲骨肉,你有打听吗?性子都如何。”秦悠悠坐在贵妃榻上,手中把玩着一枚通透碧玉的玉如意问。

“姑娘,奴婢正觉得奇怪的,按常理说先头的侯爷夫人和咱们姑爷琴瑟和鸣,两相爱慕,那先侯爷夫人离去后,侯爷应该会很在乎前夫人留下的子嗣才对。”

说到这里,春蚕停了一下,见秦悠悠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她才又开口道:

“可惜奴婢打听到,侯爷从来没去看望过两位小主子,甚至很少过问,只有年节的时候,才会匆匆见一面,彦哥儿今年六岁了,柔姐儿五岁了,听下人们说,就算是他们生日,侯爷也不会去见他们,只叫管家好好操办便是。”

“他们的年龄和先侯爷留下的孩子是差不多的,惠姐儿和沁姐儿是双胞胎,今年也六岁了,恒哥儿五岁,这先侯爷也太会胡闹了,这要是传出去,怕是对侯府名声不太好。”秦悠悠有些咋舌,和青楼妓女生的孩子和儿子的孩子同岁,真真是糊涂的。

“姑娘,早就传出去了,只是家中主母瞒得严实,您不知道,我们也是刚打听到。若是名声好,这桩婚事也落不到姑娘身上....都是奴婢们没本事,在相府竟然一点风声没打听出来。”小馨讷讷的说。

“这哪能怪你们,嫡母治家甚严,再说了,能打听出来又如何?你家姑娘我还能不嫁?若是不嫁,怕只能为人妾室了,侯府名声不好又如何,好歹是个正妻,人口简单,现在还得了个诰命,多好。”秦悠悠毫不在意地放下玉如意,拿起旁边小几上早已泡好的红枣枸杞茶喝了一口道,

“小姐,回门之日怎么办,姑爷也走了,怕是一顿嘲讽少不了了。”春蚕很是担心,自家姑娘在相府的时候虽说吃穿不愁,也有好教养,但是奚落嘲讽可是听了不少。

“放心吧,我有诰命在身,她们不会过分的。”秦悠悠表情很淡,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只是回门那日,秦悠悠和丫鬟们才发现他们是想多了,侯府门口浩浩荡荡停着五辆马车,顾老太太就在第一辆马车里,挑着车帘朝她招手:“老三媳妇啊,和母亲一起坐吧?咱们一起回去啊。”

秦悠悠愣了一下,忙由小馨扶着上车了:“母亲,怎么好劳烦您?您身子不好,还是在家里歇着吧。”

“好孩子,本该是煜儿陪你回去的,但是他为国奋战去了,是我们顾家委屈你了,今日就由母亲陪你啊,听话。”顾老太太拉着秦悠悠的手和蔼地说。

老人家都这么说了,秦悠悠在拒绝就是矫情了,只好说:“那就劳烦母亲了,都是儿媳不孝,还让母亲操心。”

顾老太太拍拍秦悠悠的手:“这些小事操心算什么,等煜儿回来,你们小两口啊,琴瑟和鸣,再生几个可爱的小孙孙我就心满意足了。”

看看,这就是古代,张口闭口地都是都是繁衍子嗣,面上却是低下头去,作出一副害羞的样子。

婆媳两说着体己话,不一会儿,便到了相府,秦相与秦夫人早已接到顾老太太要亲自上门的消息,故而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亲家,怎的上门口候着了,外面这么冷。”顾老太太由秦悠悠扶着,爽朗地笑道。

“老夫人,您老能来相府是您赏光,候着算什么,五丫头,快扶你婆婆进去,席面早就备好了。”秦夫人忙热情地说道。

“是啊是啊,五丫头,快扶顾老夫人进去。”秦相连连点头道。

这种宴席,自然是阖府上下都要来了,秦夫人让人摆上了小席面,一人一席,这种当然是顾老夫人坐在上席,秦悠悠也封了诰命,左边地位要高一些,自然秦悠悠便坐到了顾老夫人左边第一个席面,下方是秦相、右边第一位是秦夫人,她下方都是姑娘和姨娘们。秦相下方是公子们。

秦悠悠一眼便看见了有些担忧地看着她的姨娘和妹妹,和姨娘对面一样神色的弟弟,秦悠悠心一酸,突然有些想哭,又忍住了。

“那个是媛姐儿与沉哥儿啊?”秦悠悠的任何表情,当然逃不出顾老太太的火眼晶晶,她自认是个好婆婆,那儿媳妇的愿望,她当然愿意帮她实现。

听见顾老太太叫自己,媛姐儿和沉哥儿忙出来见礼:“小生(小女)见过侯爷老夫人。”

“是两个整齐孩子,秦夫人教导地好啊,这两孩子,老身看着就喜欢。”顾老太太连连点头地对秦夫人夸张道。

“老夫人喜欢,是他们的福气了。”秦夫人心里有些不舒服,两个庶出,有什么好夸赞的,她嫡出的儿子还没夸呢,但是脸上却不敢显出半分,只得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煜儿出去打仗了,悠悠要忙着处理家事,管理侯府,老身长日寂寞,今日见了这两个孩子甚是欢喜,不若去侯府小住些时日,不知相爷和夫人能否割爱啊?”

顾老太太此话一出,莫说是沉哥儿和媛姐儿了,就是秦相和秦夫人都有些楞了。

穿成继室养七崽后我躺赢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