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妻难追首富别太缠
  • 医妻难追首富别太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白薇薇
  • 更新:2022-03-29 09:41:00
  • 最新章节:冷血无情的女人
点击阅读
五年前,白薇意外醉酒,紧接着又被人算计,迷迷糊糊的时候,她隐约记得自己看见一个帅得不像话的男人。一夜过后,她留下五块钱,然后逃之夭夭。五年后,白薇带着孩子回国,小家伙嚷嚷着要一个爹地,她顺手搭讪了一个男人,结果那人的脸熟悉得叫她心慌。眼见事情就要败露,她再次脚底抹油,准备逃之夭夭,霍霆靳却果断拦住了她的去路……

《医妻难追首富别太缠》精彩片段

S市。

繁华地带的马路牙子旁。

一大一小蹲在地上,动作雷同,又萌又飒,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来往行人。

“妈咪,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爸爸?我跟同学打赌,输的人是小狗,还要认他做大哥端茶倒水,捏腿捶背……”

白薇好看的眉头拧了拧,美眸不解:“白小宇,你什么时候还会答应这么幼稚的赌注了?”

白小宇一本正经的双手托腮,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不答反道:“你已经答应我四年了,说好不再食言的。”

“如果你再欺骗四岁小孩,我就黑入全球机密文档,寻找与我DNA符合的亲爸爸了。”

白薇:“……”威胁?长本事了?

可不能让这小子胡来,不就是个爹?还不是随手就来?

白薇邪气的挑了挑眉,突然,触及马路对面大步流星路过的一黑西服男人的背影,不由眼前一亮。

她一拍腿,咻的起身,揉了揉白小宇聪明的小脑袋瓜,信誓旦旦答:“妈妈的好大儿,妈这就给你找个爹。”

白小宇还未反应,便见亲妈径直朝着一男人身边走去,模样喜人。

无声无息来到男人身后,“啪”白薇柔若无骨小手搭在男人肩头。

语气撩人:“小哥,有老婆么?若是没有,介意有一个么?”

男人不悦皱眉,冷峻的气息几乎能冰冻一切。

尤其是那双剑眉,好似谁欠他千了八百万似的。

男人回眸,视线先在肩头定格,随后,漆黑瞳孔落在白薇身上:“滚开。”

白薇心思一顿,若平时以她的脾气,定是让这出言不逊的男人好看。

拒绝就拒绝,凶什么?

可如今白薇却迫切的想逃!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慌乱。

“五块钱?”白薇失声,这……怎么是他?!

白薇思绪快速回旋到五年前的某夜。

那一夜,她意外醉酒,还被人下药,稀里糊涂看到一个帅的不像人的男人。

许是药劲使然,她趁其不备将人打晕,拖进房中强行进行了羞羞的事。

次日,她发现男人患有眼疾,简称眼瞎;她又趁其不备撒腿就跑,并丢下五块钱作为事后报酬。

次月,她意外怀孕,因母子连心,她毅然决然生下孩子,一直自己抚养到如今。

时隔五年,没想到,当初能让自己动心的男人,还会让自己动心第二次。

然,这不是重点。

白薇发现,眼前男人双眸噙着寒冷,但不同的是,如今已经恢复光明。

此时幽深的像个无底洞,能将人吸入撕裂一般,白薇诧异:该不会认出来了吧?

霍霆靳眼尾微颤,瞳孔也猛地缩紧,五块钱?

自打五年前,他发生那场意外后,还被人羞辱般丢下五块钱,他对‘5’这数字极为敏感。

“你……”霍霆靳刚要开口,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瞬间令人心口颤动。

却不想,白薇逃一样的转身:“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无缘,那便再也不见!”

说罢,白薇飞一般拽着白小宇身影,转眼消失在男人眼中。

可那淡淡香气还在霍霆靳鼻翼缠绕,女人的长相,也根深蒂固般融入男人脑海,无法忘怀。

霍霆靳看似波澜不惊的用修长手指整理着自己衣领的褶皱,实则内心早已出现无比激烈的动荡。

这看似巧合的一切,绝不是偶然,要么是有人蓄意为之,要么……便是与五年前的那个女人有关!

他冷冷的对身边人道:“查查她的底细。”

副手霍奇点头:“好的,三爷。”

与此同时,霍霆靳视线下移,看到一张白色名片,上面写着几个黑色的大字:

联系人:白薇。

白薇?呵,你最好不要与那人有关。

……

一直走了很远,还是白小宇体力不支,二人才停下。

“妈咪,你怎么了?那个男人是谁?你怎么好像老鼠遇见猫似的?”

在白小宇印象当中,白薇天不怕地不怕,能文能武,还能救人,简直就是他的偶像。

还是头一次出现慌乱如此的样子,白小宇少年老成,自然好奇。

此时,白薇也逐渐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故意板着脸:“小孩子别那么八卦。”

白小宇轻哼:“妈咪不说我也知道,那个人一定是……”

白薇心头一紧:“一定是什么?”

“一定是你的债主吧!”还是欠了很多很多的那种。

然而——

迎接白小宇的是一个不轻不重的暴栗:“你小子,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家!”

“明天你老老实实上学,妈有大事要做,听清楚了?”

白小宇捂着头:“哦,知道了……”

一晃,到了次日。

白薇将白小宇送去学校,自己便收拾行头,打了辆车前往自己的目的地点。

这是一家S市前百强的公司,名为白氏集团,也算家大业大,很有名气了。

主要做医疗器械开发与医院护理等行业,手下员工没有1000也有800。

乍一听,确实挺高大上。

可不为人知的是,这家公司的老总——白伟强,二十多年前,做了许多丧心病狂的事。

白薇,今年25了,从一出生都被亲爹白伟强丢在少儿托管所自生自灭。

只因母亲生她时大出血,后又有了急病,从小丧母。

一开始,她确实这么认为。

可后来根据调查发现,她的妈妈不是死于生她,而是死与白伟强与小三后妈联手陷害!

只为谋夺白薇母亲手中的公司股份、财产,双宿双飞!

虽说如今证据还有所欠缺,但只要她能找到当年的医疗诊断结果,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如今她的回归,就是为了夺回属于母亲的一切。

公司股份、名下房产、公道、真相,以及……让渣爹小三绳之以法,付出应有的代价!

刚到公司楼下,白薇便目光锁定在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身上。

他看起来意气风发,如鱼得水。

身后还跟着几个副手助理,真是好不自在。

白薇目光微微闪烁,下一秒,从口袋拿出一条一米长的横幅,一身算命服,巡街吆喝:“算命了——”

“不准不要钱——”

此举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最终,她直接挡在了那中年男子面前,咧嘴一笑,尽显嘲弄。

“先生,看你我有缘,不如我给你算上一卦?”

白伟强眉头紧皱:“我是医生,不相信什么算命的。”

可她丝毫不慌又道:“先生最近家有喜事,似要添丁,却总有意外,不是落红便是医院,下一步怕是要遭不测了。”

一席话,不由让白伟强脚步定格,甚至还主动退了回来。

看着白薇双眸清明似水,长相极美,怕是与众多女明星并排站都要黯然失色。

真难想象,这样的女人,竟是个算命先生?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白伟强眼中充满警惕。

白薇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我是算命的,自然是算出来的。”

白伟强半信半疑:“真有这么神?”

白薇轻笑:“我看你印堂发黑,眉目虚弱,怕是有血光之灾,稍有不慎,还会有牢狱之苦。”

白伟强瞬间破功:“呸,你个臭算命的懂什么?别胡说!”

白薇不为所动:“若是先生不信,那就走着瞧。”

“小心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你好自为之!”

说罢,她迈着又美又野的步伐,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可白伟强不知怎的,心竟然慌的厉害,甚至就连双手都止不住的颤了颤。

那个女人的容貌,仔细回想怎么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遇见过一般。

还有那番话,就像一根刺,死死的卡在白伟强心头,算命的都是假的,对吧?

三言两语便让对手方寸大乱,这一步,叫攻心。

过会儿,白伟强回到公司,又接到了老婆打来的电话,说是又见红了。

再这样下去,儿子还能顺利生下来么?

白伟强来不及多想,便立刻吩咐副手:“小刘,赶紧给神医打电话,不是说‘他’无所不能么?”

“让‘他’来,只要能保胎,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都可以!”

某咖啡厅。

白薇刚点了杯咖啡,对面还坐着个戴着大墨镜与口罩的女人。

此时,她的手机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铃声。

大明星陈梦露笑着:“哟,神医这是又来生意了?”

白薇撇她一眼,摁下接通,里面传出一道客气的男音:“请问是微白神医吗?”

白薇沉默,电话里的人继续说:“我是白氏集团总裁——白伟强的助手,小刘。”

“我们家总裁夫人最近刚怀孕,可孩子却多次差点流产,希望微白神医可以出手相救。”

“我们总裁说了,只要能够保胎,任何代价都愿意付出,希望微白神医可以考虑考虑。”

陈梦露一愣,压低声音道:“这不是你那渣爹吗?”

白薇不着痕迹点点头,回绝着:“我跟你们白总不合,这件事不用考虑。”

小刘惶恐:“微白神医,您还是再考虑一下吧?我们真的很有诚意的!”

同时心中意外,没想到神医竟是个女人?声音还挺好听!

陈梦露哑语:“拒绝他,狠狠的拒绝他,孩子流了就流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可白薇却一反常态:“我出手也不是不行,但白总必须亲自过来。”

“让他带着病人来到我指定的地点,并且三步一叩头,九步一叩首,一直磕到我满意为止。”

小刘懵了,大脑都停止思考:“这……这怕是不妥……”

“那就没得商量,撂了吧。”

小刘无奈:“我会原封不动告知总裁的,神医再见。”

陈梦露不由对她竖起大拇指:“绝,薇薇,你那渣爹难道真能同意这种要求?”

这可是尊严问题!越老不正经就越在意,不是吗?

白薇却不以为然,似乎早就把对方看穿了:“他会答应的。”

“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他也一定会答应。”

陈梦露不理解:“可你如果真帮她保胎,岂不是就又多了一个争夺家产的竞争对手?”

白薇绝美的小脸看起来毫无波澜:“孩子是无辜的,我可以允许他生下来,但属于我妈的东西,任何人都别想染指。”

……

白伟强很快便知道了神医所要的报酬是什么,虽说早已预想到,请动神医没那么容易。

可如今听到这些,还是感到十分意外,他再三询问:“神医当真这么说?”

小刘不敢撒谎,如实回应着:“是的总裁,我可不敢拿这种事撒谎。”

白伟强沉默片刻,思绪十分凌乱。

这时候,白夫人早已脸色苍白的半躺在床上,带着哭腔:“老公,这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以我们的身体,以后很难再怀孕,若是保不住,怕是就再也没有儿子了!”

白伟强原本心中纠结万分,但听到这种话,似乎也是逐渐下定决心。

“好,给神医回电话,就说我答应了。”

白夫人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她的儿子应该就可以保住了吧?

白薇给白伟强发了位置,是自己刚租下来的房子,就一普通的四合院。

位置偏远,有点荒凉,唯一的优点便是足够安静,不容易被别人打扰。

白伟强按照导航来到这里,身边还跟着白夫人与私生女白若瑶。

白若瑶刚下车便嫌弃皱眉:“这什么偏僻的破地方?爸,你该不会被骗了吧?”

白伟强反驳:“不可能,我是从你一个伯伯的手中,好不容易要来的神医的联系方式。”

“神医会住在这种破地方?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把妈给治好,可别白费心机了。”

白伟强皱了皱眉,看着眼前敞开的大门,刚打算抬腿迈进去。

结果,便触动了一个警报,以及一道机械的声音,听不出男女:“别忘了我的要求。”

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白伟强虽万般不愿,但看着白夫人托着自己的肚子,如此难受。

白伟强咬了咬牙,扭头对着白若瑶道:“照顾好你妈妈,你们在车里等我。”

“好,知道了。”白若瑶并不知所谓的要求是什么,对自己的未来弟弟也不上心。

只是随口答应一句,搀扶着白夫人上了车。

“噗通!”白伟强走三步,按照着要求,当真重重地磕了个响头。

四合院里的主卧室内,有一个大屏幕,上面连接着十几台摄像头。

此时全方位的对准白伟强,将男人脸上的微表情都拍得清清楚楚。

跟她母亲的一条命比起来,三跪九叩,还是太轻了。

从大门口到房门口,大概有一千米左右,白伟强差不多两米磕一次,五六米叩一次。

白薇无动于衷的看着,完全没把这种将她丢到少儿托管所,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的男人,当成亲爹。

白小宇从后门回来,一眼便看到妈咪身上充满冰冷,整个人都好像坠落地狱一般。

阴沉可怕,但在白小宇眼中却并不是如此,反而是让人看着就心疼。

他不由扑到白薇怀中:“妈咪,以后我不强迫你给我找爸爸了,你开心一点嘛?”

白薇这才回神,轻拍他的脸颊,不着痕迹将大屏幕关上:

“小宇,你先去书房写字,待会儿会有客人来,你不方便出现,乖,听话。”

白小宇点头,其实早有发现,但他并未多说,自己抱着书包去了书房。

转头给陈梦露发了条短信过去:“梦露阿姨,你在哪里?”

然而,向来聪明的白小宇却没发现,因自己手动输入号码,不小心输错了一位数。

本来是3969,却输入成3999,并且短信还成功发送。

与此同时——

不远处一个男人的手机,传来了嗡嗡的声音。

仔细辨认那张脸,帅的无与伦比,俊美如斯,不正是霍霆靳么?

根据调查来到此处,却意外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

梦露阿姨?陈梦露?

霍霆靳目光凝视短信,思绪回转万千,可最终还是放弃了回信的念头,以免打草惊蛇。

而他的目的地,正是白薇的家。

霍奇在一旁有条不紊的说:“根据调查,那个女人就住在这里。”

“只要将那女人带回去,自然可以真相大白,三爷想要知道的一切,也都不是秘密。”

霍霆靳:“……”

刚到这儿没多久,便看到有个中年男人在这三步一叩头,九步一叩首。

分明就是白薇所为,她要做什么?还真是一个。

只是这一幕,并没有被其他人看到,包括白薇也不知,此时还有另外一人在场。

另一边——

不多时,白伟强来到了房间大门口,抬手想要敲门,脑袋与双膝早就疼的不听使唤。

心中早已将白薇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无数遍,殊不知全骂到自己头上。

下一秒,白薇依旧用变声后的机械音道:“白总,我让你这么做,你心中什么感觉?”

白伟强强压下心中不满,心口不一说:“我觉得微白神医这么做,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

“白总真是这么想的吗?做人还是诚实一些比较好,估计……你心中早巴不得弄死我吧?”

白伟强:“……”真是一语中的。

“怎么会呢?我可不敢有这样的想法!”白伟强依旧面不改色的反驳着。

“呵,看在你还算有诚意的份上,我可以帮你老婆保胎。”白薇说着。

白伟强揉了揉自己红肿的脑袋,还来不及高兴。

白薇再次开口:“别高兴的太早,但我还有另外一个要求。”

“我要你公司1%的股份,也就是你名下的股份,转入我的名下。”

白伟强整个人都懵了:“?”

说实在话,1%的股份也不是小数目了,每年分红收入至少也在上百万。

白伟强如今手中所握的所有股份为60%,占取最高百分比,顺利成为了公司总裁。

没想到这个神医的野心竟然如此重?白伟强内心是拒绝的。

可白薇才懒得拖延时间:“你可以选择答应,同样也可以拒绝。”

“但我愿意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你自己好好把握。”

如今都已经走了99步,就差最后一步,难道他还可以拒绝吗?

白伟强几乎要将自己的唇瓣咬破,可他也只能面色狰狞的答应:“好,只要能够保胎!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

声音不大不小,但还是全部都落入了霍霆靳的耳中。

看来,她还是一个十分贪心的女人,所以,当年的那个人跟她到底有没有关系?

“嗯,带你老婆进来吧。”

……

因距离有些远,还隔了好几道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霍霆靳并不清楚。

只是用自己异于常人的听力,听了个大概,看着白伟强带白夫人重新进去,估计是谈妥了。

霍奇询问:“三爷,要不要现在就把人先带回去?”

霍霆靳眉头一动,波澜不惊的眼眸中,似乎也出现了一道裂缝。

如今一切都还是未知,当年的事虽真实发生,可他却并不知那人长相。

若贸然污蔑,于他,于她,自然都没好处。

他摇头:“再等等。”

不久前,他还看到了一个小家伙路过这里,再联想之前的一幕,小家伙与那女人必然有关。

这一切都还是要再度调查才是,绝不能马虎。

一直等过去了个把小时,白伟强才再度带着自己夫人上车。

白夫人气色看起来也好了许多,霍霆靳给了霍奇一个眼神,对方瞬间了解透彻。

不多时便将白伟强带回,至于白夫人则与白若瑶再度待在车里。

来到霍霆靳的车内,白伟强被塞到副驾驶,整个人都害怕的哆嗦着,就差跪下了。

谁不知道霍霆靳不好招惹的?此人因在家中同辈排行第三,被人称为三爷。

手段极为高明,几乎是没有任何人能够跟他打成平手。

无论是平日里的小事,又或者是公司或商业圈里的事情,霍霆靳皆是顶尖。

智商高的离谱,将一切都运筹帷幄,掌握手中。

颜值也是惊人的很,唯一美中不足是此人极为高冷,不喜与人亲近。

并且十分毒舌,能一语中的,让对手哑口无言,人人都畏惧不已。

白伟强不理解,自己怎么会突然撞上这尊大佛?这可是S市的第一好吗?

遇上这样的人,恐怕自己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实在是太可怕了!

“三……三爷,不知三爷寻找,有何贵干?”白伟强边说牙齿边打颤。

霍霆靳漆黑的瞳孔,落在他的身上,惜字如金的问:“你刚见了谁?做什么?”

明明声音低沉好听,但就是给人一种十足的压迫力。

白伟强怕极了,说话都结结巴巴:“我……我见了微白神医,让她给我老婆保胎……”

医妻难追首富别太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