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无心何必痴情
  • 君若无心何必痴情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霂潇潇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要给他生个孩子
点击阅读
沐夕瑶本身份尊贵无比,可为了所谓的爱情,她却甘愿放下身段,抛弃所谓的骄傲与自尊。她以为自己的无悔付出终有一日会焐热柳星昼那颗冰冷的心,奈何现实残忍,男人薄情,当她看到男人将全部柔情全部给了另一名女子后,她终于彻底醒悟了……

《君若无心何必痴情》精彩片段

蓬莱仙山,火蛇如柱。

红莲业火扫过之处,琼楼玉宇顷刻间化为一片废墟。

沐夕瑶跪在焦黑的玉石地上,额头重重磕在地面,头皮裂开,有猩红的血渗出。

“求帝君开恩,饶蓬莱生灵一劫。”

再烧下去,整个蓬莱仙山一脉,那些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同门手足,怕是都将要被这业火生祭。

呼呼的风从耳边刮过,有人影飘落在跟前。

是柳星昼。

他一身黑色衣袍,衣摆在风中猎猎作响,俊逸的脸上,眸色清冷,却比那熊熊烈火还要灼人。

“沐夕瑶,你终于来求我了。”他勾着嘴角,语调里尽是嘲弄,如墨青丝被呼啸的山风在烈焰中荡起万丈涟漪。

沐夕瑶抬头去看,霎那间,泪水朦胧。

随即,她再次叩头,“求帝君开恩,饶蓬莱生灵一劫。”

“开恩?”柳星昼冷冷一笑,声音里没有一丝仁慈,“当初,你可曾饶过我和烟儿?”

她知道,他还在怪她。

八千年前,她终于重新修炼*形,柳星昼的父亲君无痕却找到她,将帝后灵印打入她体内,求她嫁给柳星昼,救柳星昼一命,助他坐稳帝君之位。

婚后,她才知,柳星昼早已忘了她,另有所爱之人,那人便是凌雨烟。

呵……

八千年来,他一直认为是她拆散了他和凌雨烟,害得凌雨烟走火入魔,心脉受损。

可,若早知柳星昼已有他心,她不会答应嫁他为妻。

火光依旧肆虐,灼痛了她的眼。

沐夕瑶抬头,挺直脊背,运转灵力,将帝后灵印从体内催出,“柳星昼,只要你放过蓬莱一脉,我自愿将灵印拱手让出,从此不做你和凌雨烟的挡路石。”

柳星昼阴冽的眼神在沐夕瑶身上停了一会,才恶狠狠道,“沐夕瑶,这帝后岂是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

随后,衣袖翻飞,他一掌轰出,将灵印逼回沐夕瑶体内,“既然你千方百计才换来这个位置,那就好好坐着,我要你亲眼看着蓬莱一脉在你面前被屠尽!”

沐夕瑶被掌力轰退数丈,后背直直撞向山间岩石,落地时,吐出一口鲜血。

柳星昼又飞身至她跟前,掌心有赤色火焰跳动,“看好了,这是你蓬莱仙山三万条生灵的命。”

话落,红莲业火从他掌心腾起,化为一条火柱,若蛟龙游出,所过之处,仙草灵兽神形俱灭,掀起漫天哀嚎。

“不要!”沐夕瑶挣扎起身,扑到柳星昼脚边,“求求你,饶过他们!你有什么,都冲我来!”

蓬莱仙山是师父创下的基业,也是她生长、修行的地方。师父闭关前,曾嘱托她,守好这一方净土,护住这数万生灵。

可如今……

“冲你来?”三个字,仿佛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柳星昼甩袖,将业火收回,迎风负手而立,“好啊,我要你自剜命丹,赠予烟儿。”

他的话,落在沐夕瑶耳中,绞碎了她的心。

“自剜命丹?”沐夕瑶轻声自喃。

哈,柳星昼,你可知,我那颗命丹早就给了你……

 

泪水决堤,朦胧中,沐夕瑶恍惚看到,八千年前,蓬莱宫外,她也是这么跪在师父面前,求师父帮自己将体内的命丹剖出。

她说,“师父,徒儿一生,所求不过一人,徒儿要去救他。”

姜无涯怒甩拂尘,恨其不争,“愚!愚不可及!”

“八千年前,你为他挡下天雷地火,身消魂散,若不是为师将你三魂七魄附在这绛仙草内,你早就死了!”

天雷地火加身的痛楚犹在身上,可沐夕瑶如何管得了这些,“师父,他要死了……徒儿求您……”

姜无涯看着才刚刚重修炼*形的徒弟,轻摇着头,“你可知,若没了命丹,你这一辈子不仅修为无法突破,还将病痛缠身,随时有丧命的危险。”

如何不知?柳星昼就是因为没了命丹,才要死了啊。

她点头,“徒儿知道。”

姜无涯问,“值得吗?”

她说,“值得。”

……

摸了摸空荡荡的心口,她哪里还有命丹再给凌雨烟?

沐夕瑶抬起被泪水迷住的双眼,模模糊糊望了一眼蓬莱宫殿的断壁残垣,凄凉一笑,心中已有抉择。

“我不过区区八千年修为的一株绛仙草,凌雨烟乃是修行数万年的灵狐上仙,纵使她内丹受损,又如何看得上我的。”

“怎么,舍不得了?命丹和蓬莱,你只能选一个。”柳星昼一脸冷漠,抬手间,掌心火焰再次腾起。

本就是她沐夕瑶害得烟儿走火入魔,是她欠烟儿的。

况且,像她这般心思恶毒之流,就不配修行!

“等等!”沐夕瑶从地上慢慢爬起,火光将她的眼神映得更加苦楚,“我有办法修复她的内丹,只是……”

“无论什么代价,只要能助烟儿修复内丹!”柳星昼抬手打断她。

哪怕我会死,你也不会犹豫,对吗?

这句话,沐夕瑶没有问出口,问,也是自取其辱。

柳星昼,早就忘了他们的曾经,不再是那个满眼都是她的小神仙了。

沐夕瑶笑,笑得发苦,眼神里却都是坚决,“绛仙草,又名复活草,能活死人,肉白骨。我愿以绛仙草的茎肉为引,辅以灵力入药,还请帝君高抬贵手,还蓬莱仙山安宁。”

绛仙草的茎肉,那便是她的血肉啊。她已没了命丹,血肉若再亏损,哪还能有活路?

柳星昼神情微微一顿,心颤了一瞬,又狠狠沉落,“你若敢骗我,我要这整个蓬莱为你陪葬!”

长袖一挥,柳星昼已消失在原地,随着他的离开,蓬莱仙山,火光尽灭。

山风中,余音飘荡,“今日起,你便为烟儿备药。”

沐夕瑶站在风中摇晃,心被拧成一团。

柳星昼,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拿我的命来换凌雨烟吗?

那你知道吗,我并不是舍不得死,我是怕,我死了,你体内的命丹也不得安生。

我舍不得的,始终是你。

你何苦拿这蓬莱逼我……

她抬着眸,想笑,笑不出来,眼前一黑,轰然倒在地上。

再次醒来,是在仙界,她的无忧宫。

芸儿正在为她输送灵力,见她醒来,才停下来,抬手擦着糊了满脸的眼泪。

“姐姐……你终于醒了,呜呜,吓死芸儿了。”

芸儿本是蓬莱山的一只小灵兽,自小便跟在沐夕瑶身边,二人情同姐妹。

沐夕瑶勉强笑着,安慰道,“好芸儿,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来,快扶我起来,该给雨烟上仙备药了。”

“备药……备什么药?”芸儿疑惑。

沐夕瑶尚未开口,便见柳星昼忽然飘身而至。

他落在沐夕瑶跟前,面色寒凉,“我亲自来为烟儿取药。”

他不信她。

所以才亲自前来,否则,以他对自己的憎恶怎么可能会来这无忧宫。

沐夕瑶挣扎着起身,淡淡一笑,“不劳帝君动手。”

话落,左手掌心流出灵力,从右腕催出一株仙草本源。

芸儿见状,大惊,“姐姐不可!”

“有何不可?”沐夕瑶淡淡反问,指尖轻弹,将芸儿禁声。

随后折下一条仙草细枝,送至柳星昼面前,“拿去吧,往后每日,皆在此时来我处拿药即可。”

做这些的时候,她脸上的血色急速褪去,瞬间白若金纸,额头冒出汗滴。

她生生将自己的本源折断,就如同拿着刀在心口上挖绞。

柳星昼看着她隐忍克制的模样,心口仿佛跟着裂开一道细缝,冷风倏地灌了进去,冻得他眉头一跳。

有那么一刻,沐夕瑶以为他是在心疼自己,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怎么可能啊……

果然,下一瞬——

他接过仙草,眼神幽深狠厉,“最好有效果,若叫我知道你只是敷衍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说罢,拂袖离去。

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柳星昼走后,沐夕瑶再也压制不住,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狼狈地跌在榻上。

芸儿被解禁,冲过去扶她,“姐姐,你这是何苦啊,仙草本源便如同你的血肉,你怎可随意攀折?你的命还要不要了!”

心口传来一阵痛意,她虚弱地攥着锦被,“若能用我这条残命换他余生欢喜,那便最好不过。”

“你真傻!”芸儿摇落泪水,“你就没想过,若你魂飞魄散,失去灵脉支撑,柳星昼体内的命丹会跟着受损?”

沐夕瑶凝着芸儿,认真道,“所以,你要帮我啊。”

“什么?”芸儿的声音带着惊颤。

“我要给柳星昼生个孩子。”语气,义无反顾。

只要她的灵脉得到延续,柳星昼也就不会有事。

“疯了,真是疯了!”芸儿吼道。

心中的酸涩如潮水涌出,沐夕瑶笑得灿烂。

对,她是疯了,不然怎么可能还爱着他,怎么会愿意为他再死一次!

“好芸儿,帮完我最后一次,你便去问灵谷找师父吧,这仙界我护不住你。”

“好,赶我走是吗?”芸儿的眼泪一颗一颗砸落,“这般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我姜芸儿不稀罕留,因为它要把我一同长大的好姐妹活生生给害没了!”

芸儿说完,泪掉得更急,一转头,捂着嘴飞奔出去。

芸儿走了,沐夕瑶强撑的眼泪才跟着落下。

这时,肩膀处,隐隐传来一丝痛意。

她将衣衫褪下肩头,原本被绛仙草压制住的天雷地火留下的印记,隐隐浮现出几分。

没有内丹,一旦这印记全部浮现,她这具身体,就再也回天乏术了。

她,会死吧……

君若无心何必痴情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