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总不好撩
  • 楼总不好撩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花间公子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抱我上车
点击阅读
唐影与楼景深结婚时,男人的心中早已有了白月光,为了能够让男人在心中给自己腾出些位置,女人可谓是用尽了所有方法。最后,她得偿所愿,可众人皆不知为何,男人的身旁却再也没有了女人的影子……

《楼总不好撩》精彩片段

夜,凌晨一点。

唐影到达名流公府,到院子时高跟鞋的咯噔声吵醒了这别墅的主人。进门,刚推门进去,肩膀被人一扣,紧接着腰上一重……被摸了一把。

唐影捏着她的手腕,用力,“柳如,你这手是不想要了?”

灯开,柳如啧了一声,眉色轻佻,“大半夜你跑来我家闹醒了我,总该给点福利。你这女人,也就这幅皮囊可取。”

唐影不怒不喜,“那你就让我这幅好看的皮囊做点有价值的事情。”

“……什么意思?”

“我要一个人,一个男人。”唐影说这话的时候,透亮的瞳孔有刹那间的缩影。

柳如惊奇的看着她,“谁?”

“楼景深。”

柳如倒抽一口气,楼西州?

唐影又补充,“你是邺城鼎鼎有名的美人,认识的权贵无数,楼景深是你的座上宾,认识他,你是捷径。”

柳如嗤笑,言语中有些随意,“那好,你是要他的人,还是只想涂一时快活?”

唐影沉默了少倾,眸清丽,不回反道,“柳如,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办成了这事,我和你的恩怨一笔勾销。”

口吻潇洒大气,还有一股命令在其中。

柳如笑了,半眯着眼睛看她,这女人有着惊人的美貌,又有介乎于辛辣和妩媚之间的独特气质,就是这股气质,让人拿捏不透。

只是柳如这个人,很少有人命令她,这种感觉犯贱的新奇。

“为什么要认识他?”

唐影眸色深深,有刹那间的恍惚,随后一笑,“那种豪门圈的大人物,谁不想认识,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命,出生就站在了终点。”

柳如知道这是假的,她不愿意说,行,她不在追问。

“行,我来安排。谁让我确实欠你一个人情,楼景深不能喝酒,沾酒就醉,明天晚上我想办法把他送到你的床上,其他的就靠你自己。”

“好,谢了,记得保密。”唐影转身就走。

柳如:“……”这女人真他妈干脆,“但是你要知道后果,想好,那不是一般人。”

唐影停顿,摇晃的波浪卷发也如定格一般,“你只要把他送过来,其他的,我来。”抬步出去,黑发跟着裙摆摇曳,仿佛开出了上下呼应的花。

柳如看着她离开,看着她的身姿,同为女人,也不免想要欣赏。

世人都知柳如美,不,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唐影。

……

隔晚。

十一点。

夜晚的疯狂之一,不在乎卧室的大床,男女的翻滚,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交织相印,*难耐,空气里弥漫着浓厚的酒味。

凌晨一点,楼西州醒来,摸到了女人,指下触感光滑柔嫩。夜太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空气有刹间的凝固。片刻后,起身,去浴室。

特意用冷水,洗去了一身的餍足,以及脑子里被酒精侵蚀的浑浊。

洗完澡出来,卧室里没有开灯,伸手不见五指,空气里还残留着*后的味道,他蹙眉。

径直走到门口,手才刚刚摸到门把手,啪,灯亮。突然间来的乍亮,让他微微的闭眼。

“嗨,就这么走了?”

 

身后是女人刚醒过后的慵懒声线。

他回头,她靠在床头,那张脸乍一看惊为天人,再细细一看回味无穷,美,十分的美。

被子挂在胸前,很懒散,随时都会掉。

总是她不可方物,楼景深也没有任何神情上的变化,迈腿,朝她走去,在床边站定,挺括的身躯,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你的房间?”他沉问,眸淡漠的近乎于压制。

唐影反笑,迎上他的目光,“对,所以,这是不是能坐实你闯入我的套房又*的罪名?”

“小姐。”他淡红色的舌尖从唇角扫过。“我没有醉的神志不清,我怎么记得是你勾着我的腰?如果这是*,那你岂不是自动送上门。”

“……”

唐影微顿,仰头凝视着他,凝视着这张不可一世的脸,“我是处。”她掀开被子,洁白的被褥上有落红。

男人未动,笔挺的身姿仿佛根本不屑于弯腰去看那点血,开口:“我也是,所以便宜你了。”

唐影再次愕然,看着他出去。

走到门口处,他又突然回头。那双眼睛透过不怎么明亮的光线直直的落在了她的手臂,那儿有一个玫瑰刺青,艳红,栩栩如生。

好像随时要腾跃而飞。

楼景深眉头猛地一拧,眸讳莫深邃。

唐影哼笑了两声,“在看我就要收钱了。”

他朝她的脸瞥去,这一眼精锐犀利,还有一层看不懂的迷雾重重。

可就是这一眼,让唐影的脊背一寒。

……

楼景深下楼,因为总裁在这儿迟迟没走,所以司机也不敢随意离开,就在车里睡。

车门拉开,司机姜磊吓了一跳,回头。

“楼总。”他悄悄的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楼景深嗯了一声,进去。靠坐,两腿随意打开,冷峻的大气在车厢里肆意的蔓延。捏了捏太阳穴的位置,随后睁眼朝着酒店看去。

放在鼻尖的手指,慢慢收紧,最后捻到一块,不知名的阴厉在指背上暴露。

最后开口,“开车。”

“是。”司机打火。

轰的一声响起之时,楼景深的电话也响。

“喂。”清冽干练的口音。

“少爷,老夫人割腕自杀,已经送往医院,您……”

楼景深后槽牙一咬,“她还真是不消停啊,大半夜给我闹自杀。”

“大少爷,您最好是过来一躺……”

“不来。”

楼景深直接挂了电话,细白的手指隐隐泛着青色,奶奶自杀无非就是因为一件事。

逼婚。

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用过,无数次,这回倒是动了真格。

两秒后,“停车。”

司机停。

楼景深又看向了酒店……

……

唐影洗完澡出来,柳如就打来了电话,此时凌晨一点半。

“说。”她一个字。

“成功了吧?”

唐影一边换衣服一边回,“怎么,你还管售后?”

“就问问。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楼景深有心爱的女人。”

唐影穿衣服的手一顿,电话那头传来了柳如咯咯的笑声,听起来,挺得瑟。

唐影也笑,短促的笑声打断了柳如。

“无妨,我最喜欢给心里有主的人,松松土。”

“……”

说话间,门铃响。

唐影挂了电话,开门,门外站着去而复返的楼景深,清凌凌的站在门口,如同是一件艺术品,有着风霜磨灭不去的魅力。

唐影被带上车之前,楼景深就说了三个字:补偿你。

她不知道车子要去哪儿,不过无所谓,去哪儿都行。

最后车子停在了民政局,此时是半夜两点半,民政局里灯火通明,想来是他提前做好了准备。

他先下车,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倒是不变的是,他那一身傲人的冷峻。

唐影跟着进去,他坐在签字台前的椅子上,两腿自然弯曲,那个弯曲的弧度,张弛有度。

她站过来,他推了一张空白的纸在他的面前,“条件任你书写。”

唐影扫了遍屋子,最后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赔偿我的方法就是娶我?”

“不是娶,是结婚。”

这不同,娶你,有爱的成分,结婚不一定。

“先生。”唐影也坐下来,有香味朝着楼景深的鼻腔里窜,他低眸,看向她丰润的唇瓣。

“你这干脆的补偿方法,还真是新奇。只是,这大半夜把我拖过来,给我一张白纸,条件认我填。那么,这张结婚证背后的代价,怕是大的不得了,我怕是付不起。”

“你付的起。”楼景深伸手,后面司机把他的资料递了过来,他的手指落在户口簿上,“如果不同意,现在开口,不要浪费时间。”

“……”

唐影觉得,他这个架势今天晚上是必须要结婚,如果她不同意……“你是不是会随便拉一个女人过来?”

“嗯。如果是别人,我连口舌都不需要浪费。”

“……”真是该死的自信啊。

“那选了我,是因为我刚好出现?”

“你以为呢?”

唐影笑了,笑的灿烂之际,又魅惑妖娆,“这么拽的男人,不抓住可惜了。这张纸也足以说明你有腰包都万斗,我怕不是捡到宝了。”

楼景深没说话,眼神黝凉。

“我同意领这个证,但这张纸我现在不写,以后这上面会不定期出现我提出的条件,接受吗?”

“可以。”楼景深的声音很平淡。

……

很快,才用了十分钟,证就到手了。她看着这红本子,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就好像……一团云都还没有起来,突然就看到了阳光。

她的网,才落下了一角,他就朝着他递出了橄榄枝。

只是这个结婚证背后,恐怕是血淋淋的路。否则楼景深怎么可能这么急切的结婚。

随便谁都可以。

这种感觉对于唐影来说,就像是前方有虎,隐藏在密林中,听到了他鼻子里哼出来的震慑声音,却看不到它在哪儿。

神秘、危险、好奇、极具挑战性。

……

出去。

民政局的外面有一排排的花,在这种乍暖还寒的秋末初冬有种暖春的怡人。到底是领证的地方,自然要有些浪漫气氛。

唐影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是这夜里最突出的声音。少倾,脚下一扭……她本能的去扯身边的人,他下意识的反手一握。唐影腰部弯曲,拽着他的手……这么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十指相握。

“站好!”他出声,抽回手。

唐影站直,看着他,露齿一笑,“你真的……劲儿太大了。”

她微顿,“我现在两腿发软,那种没有章法的乱撞,毫无技巧,看得出来真的是第一次。”

“……”

楼景深眸光冷了几分,“你是说我伺候的你不舒服?”

“伺候这两个字,用的不是很贴切。”那是发泄。

“可你叫的很欢,既然爽了,就别唧唧歪歪。”他掉头就走。

“……”

唐影始终没想明白,他到底是怎么用这幅居高临下的姿态说这种禁忌的性话题。

看着他笔直宽厚的背,那一副驾驭热人之上的清傲,她淡笑了下。

“这张纸,第一条。”她的第一个条件。

他脚步一顿,回头,淡漠,“说。”

“抱我上车。”

楼总不好撩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