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被劈腿后渣男他叔盯上我了
点击阅读
林夕在遭到渣男劈腿之后,生了一场大病,痊愈之后,她的身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能够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说家里有一个穿着肚兜的小奶娃,除了她之外,谁都感知不到小娃娃的存在。不过后来林夕遇见了渣男的叔叔,那个男人似乎和她是一类人……

《见鬼被劈腿后渣男他叔盯上我了》精彩片段

林夕看着跟在她妈妈身边的小奶娃,内心毫无波澜。

一场大病,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不仅心境开阔了,连‘视野’都跟着开阔了。

她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

眼前的小奶娃。

小奶娃围着肚兜,光着小脚丫,看着倒是可爱。

当然,如果家里其他人也能看到他的话。

“去叫你爸下来吃饭。”

妈妈于美盈端着水煮鱼向餐桌走来。

“你去。”

林夕没动,对着小奶娃说。

直觉告诉她,小奶娃知道她能看到他。

小奶娃像是不知道林夕在跟他说话,根本就不鸟林夕。

林夕——

她知道小奶娃故意装作听不见。

只不过她妈妈也在,不好做出过分的行为。

于美盈以为林夕在和她说话,无奈的看了林夕一眼,把水煮鱼放下,准备吩咐跟在身后的阿姨上楼去叫人。

林振樾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

“美美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

于美盈厨艺不错,却不怎么进厨房,毕竟像这样住着别墅的家庭根本不需要她亲自下厨。

除非心情好的时候,才会为父女两个露一手。

“那是。”

提起这个话题,于美盈别提多得意:“老公,你都不知道,今天和李太太几个打麻将,那手气好的,简直跟开了挂。

有好几把牌我都差一点放炮,都已经要打那张牌了,结果我生生是没打!

结果你猜怎么着?

李太太清一色对对胡,就胡我那张牌!

你都没看见李太太当时的脸色,比她老公在外面养了女人还难看!”

于美盈喜形于色,完全不知道她在餐桌前坐下来之后,那个小奶娃已经轻车熟路的攀着她的腿爬了上来。

“是么,美美这么厉害。”林振樾笑着附和,走过来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林夕不动声色的看着已经在于美盈腿上坐好的小奶娃,她知道,一定是小奶娃的功劳。

她可是亲眼看见小奶娃跟着她妈妈爬上了车。

当然,林夕不会说,说了也不会有人信,而且还会被当成精神病。

小奶娃像是不知道林夕在看着他,盯着那道水煮鱼咽口水,似乎对水煮鱼很感兴趣。

于美盈率先拿起筷子,帮林夕夹了鱼片:“快吃吧,昨天不是嚷嚷着要吃我做的水煮鱼。”

“谢谢妈。”

林夕赶紧捧起碗把鱼片接下。

薄薄的鱼片入口,麻辣鲜香嫩滑,林夕享受的眯了眼眸。

对面,小奶娃紧紧的抱着小手,看着林夕咀嚼的动作,跟着咽了下口水,一丝泛着光亮的液体从嘴里流了出来

“妈,你做的水煮鱼超级赞,川菜馆里的大厨都没你做的正宗,你要是开一家私房菜馆,保准店面都得被挤破。”

林夕毫不吝啬的夸赞,她妈妈最喜欢听彩虹屁了。

对面,小奶娃突然撇起小嘴,嫌弃的看着她。

林夕——

她这是被个小奶娃鄙视了?

看样子,是的。

“那是,你妈我可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于美盈哪知道宝贝女儿被自己腿上坐着的‘不明生物’鄙视,说话间又夹起一片鱼片。

小奶娃见状赶紧张开小嘴凑过来。

结果——

眼睁睁地看着那鱼片进了林振樾的嘴里。

“老公你也尝尝,看看我的手艺退步没有。”

林振樾就着于美盈的筷子吃了鱼片,而后也夸了于美盈的厨艺。

没吃到水煮鱼,小奶娃委屈的扁起小嘴,小手扒着餐桌,整张小脸都写着:想吃!

鉴于小奶娃刚刚的鄙视,林夕忽然生出个坏心思。

夹起鱼片送到对面:“妈,你也吃。”

不出所料,在林夕把水煮鱼送到于美盈面前时,只见小奶娃踮起*快速的凑了过来。

林夕清晰的看见,有什么东西从她筷子上夹着的水煮鱼里抽离出去,进了小奶娃的嘴。

而那鱼片依旧完好无缺的停留在筷子上。

林夕——

忍不住的想,难不成小奶娃吃的是——鱼片的灵魂?

好像是这样。

“呀,这个鱼刺有点多。”

被小奶娃吃了灵魂的鱼片,林夕可不敢给她妈妈吃,谁知道会不会拉肚子或者产生不良反应。

把鱼片放在自己碗里,又重新帮于美盈夹了一片。

一系列行为合情合理,林振樾和于美盈夫妻两个都没有怀疑。

更是完全不知道此时餐桌前的‘第四个人’正捂着小嘴不停地咳嗽着,眼眶都红了。

应该是被辣到了。

林夕心情倍爽。

她妈妈做的水煮鱼可是绝对正宗,不是谁都消受的起的。

小屁孩,让你鄙视我,别以为别人看不见你我就怕你!

甩给小奶娃一个挑衅的眼神,林夕继续吃饭。

看到碗里的鱼片,林夕不免有些好奇,不知道被小奶娃吃过的食物会不会变了味道。

出于好奇,林夕试着吃了一小口。

原本麻辣鲜香的鱼片如同白水,没有任何味道,林夕甚至感觉到了——

口水味!

不可思议的抬头,对上的是小奶娃委屈抱怨的目光。

小奶娃哀怨的看着林夕,却没有恶意。

被这么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尤其还是个小奶娃,林夕顿然生出一种罪恶感。

感觉自己就像个欺负小孩儿的坏人。

借故说鱼刺太多,把鱼片吐在餐纸里,连同那没了灵魂的鱼片也都放在上面,而后拿起橙汁送向对面。

“妈,你要不要喝橙汁?”

林夕知道于美盈不喜欢橙汁,要不然她可不敢让她妈妈喝小奶娃的口水。

毕竟她妈妈可不是她这样‘天赋异禀’。

在林夕把橙汁送过去之后,小奶娃就抱住了杯子。

同样的,有什么东西从橙汁里抽离出去,进了小奶娃的嘴。

不过三两秒,小奶娃就放开了杯子,乖巧的坐在于美盈腿上,看样子似乎很满足。

被于美盈拒绝之后,林夕把果汁又放到自己面前,介于鱼片口水味的阴影,林夕没再喝橙汁。

不用试也知道一定和白开水一样。

小奶娃在于美盈腿上乖巧不到三分钟,便又开始不安分。

林夕看见他转过小身子摸着于美盈的脸,甚至还垫起*在于美盈的脸上亲了一下,似乎对于美盈很是喜欢。

林夕微微眯了眼眸。

她觉得有必要找机会和小奶娃认真的谈一次。

问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里,又为什么这么喜欢粘着她妈妈。

虽然小奶娃暂时没有表现出恶意,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做出伤害她爸妈的行为。

毕竟她又不能分分钟盯着。

晚饭之后,林夕打算找机会和小奶娃进行一次‘促膝长谈’。

她爸爸坐在沙发里看财经新闻,她妈妈枕着她爸爸的腿拿着手机刷今年最新款服装。

小奶娃在她爸妈身边爬上爬下,玩的乐此不疲。

“小夕,这个周末有个酒会——”

“不想去。”

于美盈刚开口,林夕就无情的拒绝。

她才不喜欢这种名媛千金聚在一起虚伪的相互吹捧、炫耀的聚会。

“可是——”

“不去就不去吧,去了也未必是好事。”

于美盈的话再次被打断,这一次是林振樾。

林夕不喜欢参加酒会,她爸妈从来都不会强迫她,然而这一次,林夕从她爸爸的语气里听出不一样的味道。

“爸,这次的酒会很特殊?”为什么她去参加未必是好事?

“嗯,墨东阳和蒋晓茹的订婚宴。”

在于美盈想着要怎么委婉的说出实情才不会刺激到林夕的时候,林振樾如实的开口,没有对林夕隐瞒。

这是作为父亲对女儿的尊重,毕竟这种事想瞒也瞒不住。

林夕默了一秒,而后‘哦’了一声。

跟墨东阳交往过大半年,那时候蒋晓茹是她闺蜜,后来两个人勾搭在一起,这对*这么快就订婚了?

大学还没毕业呢。

如果是以前,林夕一定会打电话从里到外由衷的‘祝福’墨东阳一番。

然而现在——

看着沙发上爬上爬下的小奶娃,莫名的就很淡然。

连面对如此玄幻的存在都能这般淡定,还有什么能让她产生波动的。

于美盈不解:“哦是什么意思?是去参加还是不去?”

“行吧,反正我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

林夕继续埋头打游戏,没有一点波动。

于美盈和丈夫林振樾相互对视一眼,道:“那行,明天我带你去选礼服,顺便再让造型师帮你定一下妆。”

虽然墨东阳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女婿,但是一想到是他先追的自己女儿,追到手后又劈腿,就咽不下这口气。

一定让造型师把她女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把蒋晓茹的风头压下去,让墨东阳那渣男追悔莫及去吧。

林夕不知道她妈妈的心思,单纯的觉得‘定妆’是个麻烦又心累的事。

“妈,明天就不用定妆了吧,又不是去拍戏。”

“也行,那明天就先去选礼服,反正你底子好,不化妆也能甩蒋晓茹一整条街。”

于美盈也不敢太强迫,她和林振樾基因好,而林夕又是取了他们夫妻俩的优点,从幼儿园一路进入大学,一直是校花级别。

曾经有星探找上林夕问她想不想当明星,被林夕拒绝了。

她没什么宏大的抱负和理想,而且以她家的条件,根本不需要她去当拼命三娘。

林夕去参加订婚宴倒不是为了碾压谁,现在的她来说,那对*在她眼里连阿猫阿狗都不如,只是不想让那对*认为她一个人躲在家里独自舔伤口,所以才去参加。

订婚宴是在晚上,在墨家的别墅举办。

林夕跟随她爸妈一从车里下来就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说起来都是妈妈于美盈的功劳。

说什么‘小仙女’就应该有仙女的样子。

为林夕选了湖蓝色的晚礼裙,拖地的裙摆仙气飘飘又透着高不可攀的贵气。

秀发简单的盘起,没加任何点缀,林夕甚至没有加以任何首饰的装饰,光凭着能打的颜值和清尘脱俗的气质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林夕有些无奈,她不喜欢被万众瞩目。

更不喜欢那些男人炙热的目光,好像自己是他们眼中的猎物,随时都会扑上来。

然而今天这身打扮,不想被万众瞩目都难。

墨东阳的爸妈也是知道林夕和墨东阳交往过,为避免尴尬,林夕没有和她爸妈前去和墨东阳父母打招呼,直接脱离她爸妈溜去了草坪那边的食品区。

宾客众多,于美盈也不好太阻拦,只能和林振樾一起走进别墅大厅。

林夕直接忽视过来搭讪的纨绔少爷,一个人惬意的在食品区挑选甜点。

早在林夕一踏入墨家别墅的大门蒋晓茹就看到了。

因为身边发出的一声声惊叹和抽气声。

她觉得林夕就是故意。故意来抢她风头的。

明知道今天是她和墨东阳订婚,还故意打扮这么漂亮。

看到食品区这边人少,便拉着墨东阳一起过来和林夕‘打招呼’。

即便花了心思打扮又怎样?

墨东阳还不是跟她订婚了!

“没想到你也来了。”刚走近,蒋晓茹就嘲讽的开口,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林夕正要拿一块慕斯蛋糕,听到蒋晓茹说话才看见她和墨东阳一起过来了。

抬头看了两人一眼,脸上没有一点波动,继续端起一盘慕斯蛋糕,挖了一勺入口,看着挽着胳膊的两人来到自己面前。

林夕的淡然落在蒋晓茹的眼里便是故作镇定。

嗤笑一声,故作大度的说:“感谢你能前来为我和东阳送祝福。”

为这对*送祝福?

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们两个误会了,我就是单纯过来蹭吃喝的。”

林夕说着随手拿起一杯香槟,抿了一口继续道:“毕竟订婚又不需要随份子钱,不花钱就能吃到这么多美食。”

蒋晓茹本来是故意来林夕面前耀武扬威的,没想到反而被林夕打压。

反正墨东阳心里已经没有林夕,便也不用伪装。

脸色一冷,不悦的质问:“你这样有意思吗?朋友一场,我和东阳的订婚宴你不送祝福也就罢了,还故意阴阳怪气。

虽然是我抢走了东阳,可是你自己怎么不好好的反省一下,既然东阳选择了我,就说明我们两个才最合拍——”

“你们两个合不合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两个要倒霉了。”

林夕似笑非笑的打断蒋晓茹,一手托着慕斯蛋糕,散漫的抿了一口香槟,看着墨东阳和蒋晓茹的头顶,有些幸灾乐祸。

刚才还没注意,现在才看到,墨东阳和蒋晓茹的头上笼罩着黑色的雾气,墨东阳的相对淡一些,蒋晓茹的尤为清晰。

虽然不清楚黑色的雾气代表什么,不过头顶黑雾环绕,绝对不是好事。

“尤其是你,要倒大霉了。”林夕再次淡淡的睐了眼蒋晓茹的头顶,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

“你!”

蒋晓茹以为林夕是在诅咒她和墨东阳,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墨东阳也和蒋晓茹一样,以为林夕是在诅咒他们。

本来心中还有一点歉意,现在那一点歉意瞬间消失不见,狠狠的瞥了林夕一眼,带着蒋晓茹转身离开。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当初我真是瞎了眼!”

“现在也是一样瞎。”

林夕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好心提醒还不领情,果然好人难做。”

放下手中的香槟,又挖了一勺慕斯蛋糕,还没送到嘴里,一进入墨家就没了影子的小奶娃兴冲冲的跑到到她面前。

抓着林夕的裙摆:“妹妹,带你去个好地方。”

那天林夕找到机会和小奶娃交流了一下,小奶娃口口声声叫林夕‘妹妹’,林夕问小奶娃,为什么是‘妹妹’而不是‘姐姐’,小奶娃斩钉截铁:就是妹妹!

好吧,妹妹就妹妹吧,不过是个称呼。

而且根据这些天的观察,小奶娃并未做出伤害她家人的举动,相反的,那天妈妈于美盈头疼小奶娃还跪在沙发上帮她妈妈按揉。

还有一天早上她妈妈迷迷糊糊的从楼上下来,差点踏空,小奶娃第一时间趴在她妈妈脚下为妈妈做了楼梯。

一系列的表现小奶娃都是保护妈妈于美盈的,所以林夕才和他和平相处。

林夕不知道小奶娃说的‘好地方’有多好,不过她知道,小孩子都喜欢甜食。

没有马上跟着小奶娃过去,扬了扬手上挖了两口的慕斯蛋糕,问道:“要不要先选点好吃的再去?”

林夕这么一问,小奶娃才注意到她手上的慕斯蛋糕。

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妹妹最好了。”

看到那些整齐摆放的甜点,小奶娃不停地咽着口水,每一样都想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林夕把小奶娃选的甜点放在托盘里,跟着小奶娃向墨家别墅后面。

经过一处凉亭,便看见小奶娃所说的‘好’地方,小奶娃指着树下吊着的秋千:“妹妹,你看!”

林夕轻轻挑眉,没想到小奶娃还挺了解女生心思的。

心情愉悦的跟随小奶娃来到秋千前,结果——

只见小奶娃费力的爬了上去,坐好之后便开始使唤林夕:“妹妹,把好吃的给我,帮我推秋千。”

林夕——

合着不是带她来荡秋千的,是奴役她当丫环的。

看到小奶娃一脸的雀跃,林夕也没和他计较,把托盘往小奶娃手上一塞,走到后面做起了丫环。

小奶娃毕竟还小,而且还抱着托盘,林夕也不敢用力,只是轻轻的推着秋千。

小奶娃摇晃着小脚丫,吃的满足:“妹妹最好了!”

林夕哼笑:“你高兴就好。”

好在这里没人,要不然被人看到自己推着个空秋千还自言自语,一定会被当成精神病。

不远处的凉亭,实木的圆柱后,正在讲电话的男人听到说话声,本能的抬头看了过来。

男人先是一愣,微微眯了眯黑眸,而后缓缓的勾了唇角。

“以后再说。”男人低低的讲了一句,结束通话,向林夕这边走来。

林夕也是在这时候才发现这一处幽静还有其他人。

不过林夕一点不见慌乱,反正除她之外其他人看不见小奶娃的存在,就算是看见她荡着一托盘甜点.,又怎么了?

她爱好特别,又不犯法。

虽然这个男人长得人模狗样,不过眼里那一抹兴味盎然她不是没看见。

林夕继续漫不经心的推动着秋千,像是没看见走近的男人,更没有主动打招呼或者想要逃离的意思。

墨离宸来到秋千旁,看着上面摆放的那盘‘甜点’,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

有那么一瞬间,林夕觉得这男人也能看见小奶娃。

不过很快她就否了这个想法。

一般来讲,正常人看到这样的存在怕是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绝不会这么淡定。

想要和她搭讪还差不多,毕竟她今天的打扮可是‘仙女本仙’。

墨离宸意味深长的看着秋千上那一托盘甜点,林夕就这么看着他。

她在想着这个看起来‘禁欲系’的男人会用什么样的措辞和她搭讪的时候,就听墨离宸自言自语了一句:“有意思。”

说完这么一句后,深深的看了林夕一眼,黑耀的眸子里那一抹意味深长更加明显,而后转身离开。

林夕——

愣了一会很快便反应过来。

难不成——

这个男人也能看见小奶娃?

本能的去看秋千上的小奶娃,小奶娃惬意的品尝着甜点,不见一点惊慌。

回去的路上,林夕撑着下巴‘心不在焉’的望着车窗外的夜景,

妈妈于美盈还在不停地埋怨着,说什么带你去碾压蒋晓茹,结果你可倒好,一晚上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林振樾听不过去,无奈道:“行了,小夕心里已经不好受了,就不要埋怨她了。”

于美盈这才作罢。

林夕心中嗤笑,她才没有因为那对*订婚伤心呢,她在想那个禁欲系男人到底有没有发现小奶娃的存在。

知道小奶娃对自己家人没有恶意,到家之后林夕直接回了自己卧室,没再像之前一样坐在沙发里看着小奶娃。

墨东阳和蒋晓茹订婚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洗漱之后林夕躺在床上玩手机,一觉睡到日晒三竿,第二天还是她妈妈把她叫醒的。

“小夕,快醒醒,家里来客人了!”

林夕抱着超大毛绒兔子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来就来嘛,又不是找我的。”

“就是找你的,”于美盈对着林夕就是一巴掌,“快点起床!”

林夕!

一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

“找我的?男的女的?”

关系好的同学就那么几个,现在又是暑假,都回家了,唯一同城的只有蒋晓茹,自从和墨东阳勾搭上之后两人也掰了。

所以林夕想不起来自己还有什么关系好的朋友。

而且还主动上门。

听林夕这么一问,于美盈笑眯眯道:“男的,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离开卧室之前还不忘嘱咐:“快点起床,别让人家等太久。”

林夕抱着毛绒兔子不解的挠头,她妈妈怎么给人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错觉。

不管了,还是先下楼去看看再说。

林夕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随便套了一条连衣裙就下了楼。

待看到坐在客厅里的男人,本能的愣住了。

这不是——

昨天晚上那个‘禁欲系’男人么?

怎么跑她家来了?

难不成是被她的美貌所折服,对自己‘一见钟情’所以追上门了?

唉,真是万万没想到啊!

原以为这男人是个闷*,没想到竟然是个‘明*’。

看走眼了!

林夕心里感叹着,负手迈着轻快的步伐继续下楼。

“你是来找我的?”

既然是主动追上门的,也不用端着了,随便一点才真实。

“小夕!”

于美盈正好从厨房走出来,听到林夕打招呼的方式,责备的嗔了一句。

而后把咖啡放在墨离宸面前的茶几上,笑着道:“让墨先生见笑了,这孩子都是被我和她爸给宠坏了。”

林夕撇了撇嘴,不知道这尊‘大神’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于美盈女士亲自煮咖啡。

讨好的这么明显。

“林太太见外了。”墨离宸淡淡颔首,黑耀的眸有意无意的瞥了眼于美盈身后。

林夕也顺着墨离宸的目光看过去,只见那小奶娃正屁颠的跟在端着水果的阿姨向这边跑来,大大的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想吃!

如果说昨天晚上是自己多虑了,那么这一刻林夕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断定,这男人应该是看得见小奶娃。

只是——

除了眼底滑过的一丝玩味,并不见一星半点的恐惧,难不成——是见怪不怪?

不可能呀。

于美盈也在沙发坐下之后,见林夕‘傻’站在那里,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小夕,快过来和墨先生打招呼。”

“啊?哦。”林夕回魂,看向墨离宸的眸光透着探究。

于美盈不知道林夕和墨离宸之间的‘渊源’,客套的笑着做介绍:“墨先生是东阳的小叔叔,是——”

“原来是墨东阳的叔叔。”

听闻墨离宸是墨东阳的小叔,之前的那一分好感瞬间减少大半,林夕一*坐在单人沙发里,似笑非笑道:“不知道叔叔来我家有何指教?”

墨家能养出墨东阳那样的渣男,他叔叔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血缘关系,基因遗传。

“小夕。”于美盈低声提醒。

女儿不喜欢参加上流社会社交,不知道楚墨离宸的身份,她可是清楚的很。

据说墨家当年还是受一个老道士的指点,把墨离宸带回墨家抚养,说什么这个孩子能让墨家‘重振雄威’。

事实证明,墨离宸确实是墨家的‘福星’,自从墨家把墨离宸带回去之后,生意越做越大,短短的十几年就从一个三流家族跻身于A市顶流。

对于整个A市上流社会来说,墨离宸是个神奇的存在,属于被膜拜的那种。

只是本人神秘而且低调,很少出现在各种社交场合。

这种传奇人物,就算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不要成为敌对,因为谁都没有见识过墨离宸真正的本事。

见鬼被劈腿后渣男他叔盯上我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