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冷戾纪少天天把我当心肝宠
  • 救命冷戾纪少天天把我当心肝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时间煮雨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纪大哥,他欺负我
点击阅读
纪辰洵至今都忘不掉好兄弟为了救他而惨死的场面!为了报恩,他决定代替好兄弟照顾他唯一的妹妹。在那之后,纪辰洵身边多了个跟屁虫,他对这个妹妹有求必应,生怕怠慢了对方。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小丫头并不想做他妹妹,而是想做他老婆……

《救命冷戾纪少天天把我当心肝宠》精彩片段

虞城军区。

“辰洵,你也回家探亲?”顾峰迫不及待收拾行李刚出门,便看着一脸冷峻言语不多的好兄弟纪辰洵和他一样,手里也拎着一个行李包。

说到纪辰洵这个人,顾峰对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千年寒冰的那种冷,只不过这男人出众的长相和挺拔身姿硬生生让这种冰冷变成了矜贵,再配上他身上那淡淡的忧郁气息,简直不要太逆天。

也难怪这小子能把全军区女兵迷得神魂颠倒,话说他确实有这个姿色和本事。

“嗯,一起吧。”纪辰洵低沉道。

顾峰勾唇一笑,“好啊,坐你的车能快些,我也顺带的能给我家那个小丫头一个大大的惊喜了。”

顾峰知道纪辰洵的身份不一般,就像现在他探个亲,军区还特意出动了专车送他回家。

不过两人同在军区称兄道弟三年多,哪怕再好奇,他也从没聒噪的私下探听过他身上的一些什么事,这也是为什么纪辰洵对他跟对别人不一样的原因。

“给你家那小丫头带礼物没?”上了车纪辰洵深邃的眸子看向旁边兄弟,*唇上的冷意虽然还透着寒气,却收敛许多。

顾峰捏捏鼻不自然一笑,“还没有,三年不见我也不知道那丫头喜欢什么,还是等回去后带她亲自去选吧。”

纪辰洵听着他这么说,轻轻低咳了一声,然后慢条斯理从自己行李包取出一个精致盒子,“那正好,你顾峰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一点小意思,收下吧。”

“那怎么好意思。”顾峰神情一怔,漆黑的视线顺着他大掌往盒子看去眸色有些复杂,他不是傻子,所以光从那个精致完美的小巧盒子外表就看出了里面的东西不一般。

他也知道纪辰洵这人面冷心热,对他也更是没得话说,但无缘故收他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不好意思。

更何况家里那个小丫头才刚刚成年,根本用不上这种贵重礼物。

纪辰洵和顾峰认识三年,自然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冷峻的眉宇缓缓舒展,他的嗓音突的惬意随性说,“一枚发夹而已,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放心吧。”

顾峰蹙眉有些不太相信,“真的。”

纪辰洵耐着性子,“嗯,不信你可以打开看看。”

“这个倒不用,你是我兄弟,我信得过你。”顾峰唇角淡淡扬起笑容看向纪辰洵,那眸眼里的烁光如同夜晚的星辰。

纪辰洵侧过脸和他对视,向来不怎么言笑的俊美脸庞第一次也勾起了唇角。

顾峰被他这抹笑容震了一下,心里暗暗卧操了一下,纪辰洵这男人有毒,还好他取向没问题,不然非得沦陷在他那抹笑容里了。

片刻,疾驰的车子行驶速度越来越稳,越来越快,一如此时顾峰着急想见家里那小丫头的急切心情。

再反观他身边坐着的纪辰洵,除了一双墨黑幽深的眼眸定定看着沿途倒退的风景,脸上任何情绪都没有。

他就像山顶孤独站立的躯壳,无声无息,虚浮漂渺。

顾峰知道纪辰洵心里藏了事,也知道他的底线就是他心里所藏之事,只是兄弟一场,他帮不上他任何忙也实属无奈。

因为纪辰洵这人性格太过冷清,而且话也不多,军区的兄弟就曾说过,和他这样一个闷葫芦相处有种无形的压迫感,顾峰自然也感觉得到。

只不过当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看着纪辰洵偷偷躲在后山疯狂酗酒,眼眶腥红嗜血时,他就知道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前面开着车的司机透着内视镜时不时有意无意看向后排两人,阴鸷晦暗的眸子细细把两人表情暗收尽眼底好一会后,在看着他们渐渐有了疲乏之意揉眉闭眼休息时。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触动一个小型开关,开关是特殊定制,所以无声无息,更不可能被人发现。

随后,他唇角勾起冷森的悚人笑意。

突的,“辰洵小心。”

砰砰砰,终于,在车子驶进一个隧道时,那些潜伏在暗地小人动了手。

隧道很长,将近二十公里的黑压压气息更是让人心情越加沉重,再加上耳边回荡的枪声,有一种死亡逼近的感觉。

纪辰洵冷着俊脸在前面司机跳车后第一时间迅速上前把控住了方向盘,而眼底略过的肃杀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地狱修罗一样骇人。

“顾峰,趴下。”冷厉的声音充斥在隧道每个角落,低沉得令人毛骨悚然。

顾峰锐利的眸子扫过隧道两侧,在看见墙体那些蠢蠢欲动的黑色身影手里亮光的东西,突的就蹭的一下跳到副驾驶位置。

之后,“踩刹车。”

顾峰急促的声音响起,纪辰洵额前青筋突起,骨节分明的大掌这会越加用力扣住方向盘,鹰隼般犀利的眸子将前方路况看清后,他猛的脚下一踩,却不是刹车而是油门。

砰砰砰。

剧烈的子弹声就在两人耳边滑过,顾峰心口一个悬紧,“辰洵,这种事也只有你敢做了。”

隧道四周都是黑衣人,而且个个手持手枪,顾峰本想,如果他们实在硬闯不过,就急速刹车,然后调转车头往回走。

但纪辰洵知道,整个隧道已经布满了亡命杀手,即便他们侥幸在隧道调转了车头,只怕也难以逃脱,唯一的可能就是,冲过灯光昏暗的隧道口,他们更有利于和对方纠缠或脱身。

但这不是纪辰洵想做的,他知道对方把眼线埋到军区来了,就定然不可能让他再轻易逃脱。

与其等死,不如杀出一条血路。

“他妈的,一群废物,这样都能让纪辰洵跑了,老子养你们有何用,给我追,杀不了纪辰洵你们个个提头来见我。”

后面,一个脸色森冷阴霾的男子看着纪辰洵的车子越驶越远,气得直接一枪蹦死了离自己最近的人。

众黑衣人这下胆颤心惊,看着同伙莫名被他们老大一枪蹦了,心都快提到嗓子口。

“顾峰,趴着别动。”昏暗交错的光线,纪辰洵已经坐正了身子急速开车,虽说他们暂时性的甩了后面之人一段距离,但他知道,出口位置定然还有埋伏。

十多分钟后,纪辰洵终于把车开出了隧道,刺眼的亮光让他黑郁深邃的眸子变得更加冷厉嗜血。

很好,纪家那两老东西枪子竟然都动到军区来了,爷爷果然说得对,一味的忍让退步换不来海阔天空,只会愈发增长对方锐气,让他以为你懦弱像幼豹好欺负。

“顾峰,准备好跳车。”纪辰洵低冷的声音落下。

顾峰随及瞥了眼旁边葱绿一片的树林,距离不算高,所以跳下去不用担心会受伤。

而且最重要,在这样葱绿茂密的树林里最容易隐蔽和藏身,但是他跳了,纪辰洵该怎么办?他的位置可不适合跳到副驾驶再跳车。

“你呢?”顾峰蹙眉担忧问道。

“别婆妈了,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这些人冲的是我不是你。”纪辰洵咬牙切齿道。

顾峰这下脸色骤变,唇角冷冽,“既是冲你,那我就更不能跳,咱俩是兄弟,要生一起生,要死一块死。”

刹那,纪辰洵被他这句兄弟猝不及防怔了一下,漆黑紧锁前方路线的眸子染了丝不易察觉的复杂情绪。

可能是习惯了孤独和冷寂,听到这样让人温暖的词语,他死湖一样的心脏竟会像是被人突的掷了颗石子,荡起层层涟漪……

温暖,除了爷爷奶奶,他真的好久都没尝过这种感觉了,还是在个男人身上,不,是兄弟。

“不想见你妹妹了?现在是你称兄道弟的时候吗?我命令你,跳。”纪辰洵言简意骇冷厉出声,眼眶却已悄悄变得腥红。

今日的暗杀来势汹汹,只怕,他这条命真要丧在这里了,但顾峰不行,他还等着赶回家去给他那个刚满十八岁的小丫头过生日。

“呵,纪辰洵,你除了比老子脸色冷一点,个头高点,气场大点,还有哪里胜过老子了?别忘了,论职位,我顾峰可不低于你。”顾峰嗤笑反讥道,其目的只有一个,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而且明知是场无胜算的博弈,但他顾峰真的做不到贪生怕死弃他而保命。

虽然,他也真的很想家里那个小丫头,但他更相信,要是小丫头知道他做法一定也会支持他的。

后面,纪辰洵看着车子像尾巴一样越跟越多时,俊脸突的一抹绝望闪出,“现在满意了?你想逃也逃不了了。”

顾峰顺着他视线瞥了一眼后面趁胜追击而来的车子,嘴角一抹玩味,“逃?呵,我字典里可没有这个字,再说你纪辰洵应该知道逃兵的下场是什么。”

“顾峰,那些都是亡命之徒,我不想你把命搭上。”纪辰洵一边狠踩油门专注开车,一边声音低冷沙哑说道。

“放心吧,我顾峰没这么容易死的,倒是你,怎么会惹上这群人?”

顾峰说完这话便后悔了,他似乎忘了纪辰洵的底线就是他身上的故事。

砰砰砰。

后面枪声响起,把纪辰洵刚张唇的声音淹没了。

“妈的,辰洵,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顾峰边说边看向前面密林小道,眼眸突的一亮。

“我知道,坐稳了。”纪辰洵早早就看到了前面那条小道,而之所以还把车往最左方的位置行驶,就是误导后面穷追不舍的车,好让他们以为他会直线往前走。

兹……

急速刺耳的声音欲要穿透人耳膜般尖锐响起,再然后,纪辰洵找准时间直接把手中方向盘往死里打。

“操。”后面原本跟得最紧纪辰洵的那辆车在眼睁睁看着他钻进那条树林小道时,气得狠狠锤打方向盘。

茂密的树林里。

待后面男人追进时,纪辰洵和顾峰已经不在车上了,顿时,他们心里悚的警惕防备起来。

谁都知道纪辰洵在军区呆了三年,而且那还是虞城最好的军区,要说没学到真枪上阵的本事自然不可能,换句话说,就是他们这种长年接任务的杀手也不一定是虞城军区里面人的对手。

“给我搜,纪辰洵手上没枪,我就不信他敢跟老子硬干。”

领头的男人一脸阴森冷笑,躲进树林又如何,照样死路一条,因为他还给纪辰洵备了一份大礼,当然不到最后万不得已,他自然不舍得把礼物奉上。

好一会。

“靠,我还以为这些人到底有多能耐。”顾峰神不知鬼不觉再一次把一个黑衣人撂倒并夺了他手里枪后,嘴角的顽劣意味更重了。

“顾峰,这群人不简单,别大意。”纪辰洵修长的手指小心握着枪,鹰隼一样的眼神犀利盯着前方低低说道。

“嗯,放心,我有分寸。”顾峰为人虽说没有纪辰洵严肃沉稳,但什么情况下做什么事,他心里还是非常清楚。

“不许动,放下武器,举起手来。”

静谧了十分钟的树林,最后终于在顾峰手持枪支对准黑衣人领头大哥的太阳穴位置时有了变动。

纪辰洵冷眸扫过场上男人,见他们依旧没有放下枪支意思,手上动作已经快一步砰的一声打中男人腿。

薄唇低寒冷冽的声音更如厉鬼索命般说,“按我们说的做,否则下颗子弹就不是腿这么简单了。”

这下黑衣人彻底有些慌,领头大哥在他们手上扣着,他们不得不扔了手枪,但万一他们扔了枪对方一枪一个毙了他们呢?

“辰洵,看来一枪不太好使啊。”顾峰戏谑的笑声落下,随及就见纪辰洵手举枪支欲再开一枪样子。

“饶,饶命纪少爷,你们这群蠢货,放下枪,快放下枪。”领头的黑衣男人这会戾气低吼,但是他垂下手指的动作却给对面人做出了应急提示。

那就是……

“小心。”顾峰本是无意一个别脸动作,却不知,细微的扭头动作让他看到了潜伏在远处的狙击手正枪口对准纪辰洵心脏位置。

那一刹那,他什么也来不及思考,一个奋不顾身就朝他面前飞扑了过去,而子弹,却从他后背直穿膛而过,鲜血染红了纪辰洵的衣服,更激怒了他潜在心底的暴戾疯狂。

抬起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扣下板击击毙了面前所有黑衣人,而整个击毙过程时间不到五秒,让对方完全在措手不及中,就已怒目圆睁倒了下去。

“顾峰,撑住,我现在调直升机过来。”纪辰洵找手机的手有些抖,声音也和往常的冰冷有些不同。

漆黑深邃的双眸更是不可抑制的变得腥红嗜血,整个颀长高大半跪的身影突的像个无措大男孩,莫名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顾峰痛苦颦眉看了眼抖着手机的纪辰洵,嘴角扯出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做为虞城军区优秀一员,他太过明白这种子弹穿膛而过再想存活的机率。

别说调直升机,哪怕现在有医生随行,他也撑不了多久,所以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尽可能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

“小,小丫头,别告诉她,拜托了。”噗的一下,顾峰说完这话嘴里一口鲜血喷出,鲜红的液体把他原本失了血色的苍白俊脸衬得更白。

纪辰洵胸口密密麻麻的抽痛,死死蹙起眉头从喉咙里滚出三个字,“我知道。”

顾峰听到他回答,缓缓一笑又道,“那,那丫头爱哭,我怕……她承受不了。”

纪辰洵没说话,只是盯着正在拨号的手机满脸焦急。

终于,在手机通了的那一瞬间,他低颤染着几丝着急的声音急促开口,“立刻调架直升机过来,位置是军区……”

“妈的。”纪辰洵的话没说完,谁知奄奄一息的顾峰突的一句粗口暴出。

他身体微微僵住刚想开口,倏的,躺着的顾峰猛的就一个用力把他狠狠一扯。

再然后,他高大的身子狠狠把他压在了自己身下,而这一刻,砰砰砰的连续十多发子弹全部打在了顾峰后背上……

***

两年后。

“顾峰。”

御湖湾,虞城寸土寸金,楼市最高的地段,有钱也不一定能入住的地方。

纪辰洵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梦到顾峰。

醒来后,他后背一阵微凉,而刚在梦境中,顾峰被打得肉饼一样的身体在他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起身,他落寞往阳台方向走去,没一会,明明暗暗的微微星火在他修长指尖点点殆尽,没人知道,自打那天后,纪辰洵爱上了烟的味道。

忽的,他又想到什么,大手粗鲁捻灭烟蒂,随之大步流星离开了房间。

修长的身影出了房间有些急步往二楼而去,那丫头,没办法,不亲眼看着她安安静静在这睡着他心里不放心。

咔,纪辰洵开门小心翼翼,生怕吵到里面的小身影。

然而,当他轻着动作慢慢迈步到床前时,哪还有什么身影,整个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

该死,纪辰洵抬眸看了眼挂着的时钟,俊逸的眉宇狠狠蹙起,这么晚了那丫头还没回?这是根本没把他白天的话当一回事?

拿出手机,清冷的声音在黑夜越显森寒冽人,“去给我查一下顾晓沫现在在什么地方。”

“是。”手机那头,回话的声音有几分慵懒惺忪,应该是刚被吵醒。

几分钟后,纪辰洵的手机收到一条顾晓沫定位信息,他垂眸一扫上面位置,刹的整张俊脸阴沉下来,酒吧?那丫头在那种地方?

夜色酒吧。

顾晓沫喝得有些飘飘然,纤细的身子在舞池中央更是尽情放纵扭着,原本俏皮高高扎起的丸子头这会被她扯得七凌八散,不过那随意披在香肩上的模样就像个迷人的小妖精。

再配上她精致俏丽的白皙小脸,很快,舞池中就有不少男人往她身边挪了过去。

“小妹妹,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带你爽爽?”一男子看着顾晓沫那微醉的澈亮眸子猥琐笑着,并且手还大胆的直接往她细腰摸了一把。

操,真的好软好细,光是这触感就快让他魂丢了,那一会这妞躺在自己身下他不得鼻血澎湃而死?

男人色眯眯的盯着顾晓沫,那眼神就似要将她活活剥个干净,从外渗到里的邪恶。

顾晓沫看了一眼眼前男人,粉润的小嘴一个媚笑,“带我爽啊?好啊。”

“真的?那跟哥哥走吧。”男人没想到顾晓沫这么好泡,如此看来这小妹妹确实寂寞空虚的很啊。

顾晓沫任着男子猴急样把她往包厢拽,眼里闪过狡黠,呵呵,想泡她?他可真有胆子。

“啊……你,你他妈干什么。”就在包厢门刚打开,男子急促想把顾晓沫按在墙上吻时,谁知一直听话乖巧的顾晓沫突的一脚往他下半身踹了过去。

那用力粗暴的阵势,活脱脱想让他断子绝孙啊。

顾晓沫冷嗤一笑,一双黑溜溜的狡黠眸子闪过晦暗不明的笑容回,“干什么?干你啊。”

我靠,男人真没想到这么粗鲁不要脸的话会从这么一个稚嫩小女孩嘴里说出,从外形来看,这妞应该都没成年吧,但这说出的话真是惊得他下巴都快掉了。

顾晓沫见男人手捂下半身痛苦样子,小脸再次扬起明媚勾人的笑容。

抬脚,看似纤弱的身体缓缓又上前几步,“怎么?还没开始就没用了?哈哈,就这么点能耐还想泡我?靠。”

“顾晓沫。”突的,就在顾晓沫话刚落下,门口一道冷厉低沉的愠怒声音响了起来。

瞬间,本还一脸霸气想揍人的顾晓沫脸色一僵,清澈的眼眸更是以最快速度氤氲层层雾气。

一副像是被欺负惨了的楚楚可怜小模样就这么猝不及防出现在下半身还痛得死去活来的男子眼中。

他心里再次一个震惊,操,这妞是会变脸术吗?

“纪,纪大哥,他欺负我。”顾晓沫回头对上纪辰洵一双冷厉深邃的眸子时,早已没了刚才的得意嚣张气焰,转而成了一只弱小无助的小白兔。

完了完了,纪大哥肯定听到她爆粗口了,会不会揍她?

靠,男子顺着她视线对上纪辰洵那墨黑阴恻恻的双眸,身子突的陡然打起了颤。

只见男人五官立体深刻,眉宇锐利如刀,身姿颀长冰冷,气场简直不要太过强大。

而那双晦暗如深的黑眸,此刻更是犀利得像鹰隼般正牢牢盯着他上下打量,不,不应该说打量,倒像是凌迟。

“误,误会先生,我没有欺负她,倒是她,差点把我命根子废了。”男子恐惧的一边吞着唾液说着,一边还眼睛往门口位置瞟去。

不行,这男人一看就不好惹,他得跑,抓准时间,蹭的一下,男人果然狼狈两手趴在地上像狗一样逃了。

顾晓沫:……

救命冷戾纪少天天把我当心肝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