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飒小妻傅总又被打脸了
  • 甜飒小妻傅总又被打脸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曹青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眼瞎本虾
点击阅读
苏雨晴与男友相识五年,相恋三年,她以为自己对他足够了解,并且已经做好了与其共度余生的觉悟,可万万没有想到,男友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他为了利益,甚至可以亲手将她推向深渊!万幸的是,苏雨晴被一个陌生男人救下,这个男人会成为她的救赎吗?

《甜飒小妻傅总又被打脸了》精彩片段

“呵,陈昊真是被逼到一定份上了,拿苏雨晴来做买卖。”说话的人叫王伟,又老又油腻,还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

接着王伟嘴角扬起一抹坏笑,“不过这个苏雨晴真是一个小尤物,那脸蛋长得,真可谓是国色天香。”

“王哥真是职场得意,情场也得意……”

听着众人的奉承,王伟心里得意起来。

王伟对苏雨晴是觊觎已久,以前有陈昊护着,不敢明目张胆的下手,这次是个好机会。

酒吧包厢中,灯光闪烁。

苏雨晴推开包厢门时,看着幽暗的环境包裹着的男男女女,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她环顾一周,并未发现陈昊的身影。

咦?难道是我走错了?

苏雨晴一刹那的愣神,随即换上淡漠的表情,“不好意思,走错包厢了。”说完扭头就走。

“苏小姐别来无恙。”

苏雨晴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王伟不怀好意的盯着她,让她有点头皮发麻。

王伟是陈昊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她见过一面。

长得这么丑,还出来为非作歹。

苏雨晴简单和他打了声招呼,但王伟并没有给她离开的机会,他喝了酒,摇摇晃晃走到苏雨晴旁边,“来,妹妹这边坐,我慢慢和你说。”

拉住苏雨晴的胳膊就往沙发上走。

苏雨晴第一本能反应就是抽开胳膊,闻着他一身的酒气,皱了皱眉。

王伟回过头来色眯眯的看着她,像看着囊中猎物,确定她是跑不掉了。

王伟再次伸出手想要捏住她的下巴。

苏雨晴一偏头,又躲过一劫。

“王总请自重。”像是一种警告。

王伟强忍脸上的怒意,冷笑一声,“装什么装,半个小时前,陈昊已经把你送给我了,为了一份合同。”

送人?这不是变相的卖掉么?

仅仅是为了一份合同?

难道陈昊刚才发消息叫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卖了她?

不可能!她和陈昊相识五年,相恋三年,陈昊是一个自信有为、有气节的男人,不可能为了区区一个合同……

苏雨晴腿上像灌了铅一样沉,呆呆的愣在原地。

她也明白,如果不是王伟说的这样,她又怎么会独自出现在这里?

王伟看着她震惊的表情,很是满意,“没了陈昊,你还有哥哥我啊。”

说着就上前靠近,试图再次亲近苏雨晴。

苏雨晴感受到面前的危险,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壮着胆子嘲讽道,“您都一把年纪了,估计儿子都比我大吧。”

王伟怒了,大声骂道,“别给脸不要脸,跟了陈昊这么多年,不知道被玩过多少回,在这里装什么呢?”

苏雨晴冷笑,言语也变得轻佻,“那也没有王总会装啊,上次听说您专门飞国外买的滋阴补肾的药,看来效果不错,这么快就能出入风月场所了。”

苏雨晴的毒舌,周围的亲戚朋友可是深有体会。

众人也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没想到这个苏雨晴不仅长的好看,嘴也毒。

王伟被怒气冲昏了头,说着就伸手去扯苏雨晴的衣服。

苏雨晴也不带怕的,她可是跆拳道黑带。

扫了一眼桌子,摸到桌上的一个酒瓶,拿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着王伟头上狠狠砸去。

啪的一声,玻璃碎落的声音。

接着是啊的一声,男人惨叫的声音。

旁人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女人胆子可真不小。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王伟捂着头,痛的哎呦呦的叫唤。

趁着王伟没有反应过来,苏雨晴拉开门就往外跑去,抓紧逃离。

谁知,一开门就撞到了男人一侧的肩膀上。

“哎呦……”苏雨晴揉了揉额头,抬头看了一眼。

看这男人的装扮,高冷霸气,非富即贵,也是个有权有势的人,倘若借他的势,就容易脱身了。

听到后面王伟骂骂咧咧的声音,苏雨晴便迅速躲到男人身后。

男人也是路过包厢时,听到苏雨晴这个名字,便顿住了脚步。

这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了,妹妹隔三差五就在他耳边叨叨这个名字,说什么又美又飒,还有意无意想撮合他俩,想不记住都难。

男人看到冒冒失失的女人,皱起眉头,快速看了苏雨晴一眼,头发散乱,显然有些狼狈,衣服上还沾染了几滴鲜血。

即便这样,仍然遮不住她秀气的五官。

虽说大家都长的鼻是鼻眼是眼,但是有的人的鼻子和眼睛组合在一起竟然过分的好看。

还有那好看的锁骨……

此时,王伟带领一帮人追了出来,无视男人的存在,直接一把抓住男人身后的苏雨晴,右手必不可少的碰到了男人的胳膊。

男人眉头一皱,他讨厌别人的触碰,顾忽的一脚踹到王伟胸口上,踢出去几米远。

王伟疼的在地上爬不起来,疼痛让他醉意全无。

“哎吆……哎吆……”

接着男人走到王伟身边,将手中的烟头一松,一抹明亮瞬间落下,烟头朝下,正好落在王伟的右手上。

烟头接触皮肤的一瞬间,男人一脚踩上去,使劲碾压,貌似在平地上熄灭烟火一般,只听到呲啦一声,皮肤被烟头灼烧的声音。

随着烟火的熄灭,男人心中的火也灭了一大半。

“扔掉。”男人抬眸,对助理说道,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温度。

“好的傅总。”

众人吓得不行,傅总?

难道他就是傅氏集团的当家人,傅司嵘?

外界传闻,他是海市呼风唤雨的存在!

惹到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傅氏集团不仅在海市是龙头老大的地位,在整个亚洲都是鼎鼎大名!

众人谁也不敢上前。

“送医院!”傅司嵘冷冰冰的说道。

众人如逢大赦一般,架着王伟赶紧跑了。

苏雨晴看着眼前一幕,心想这个男人脾气太暴躁了,又好像有洁癖一般,别人只不过碰了他胳膊一下,就把人整成那样。

不想那么多,苏雨晴也立马转身逃离。

苏雨晴走在马路上,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难受。

心里疼,以前从来不知道心疼是什么滋味,如今终于体会到一次,却体会的这么彻底,让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感受。

难受、失望、崩溃一起涌上心头,感觉就像天塌了一样,自己的精神支柱崩塌了,她难受、想哭,却哭不出声音。

现在虽然已经是暖春,乍暖还寒,风吹在脸上还是有一股透彻心底的凉意。

她坐上车直接到了KTV,此时的她只想发泄出来,把心底的委屈、不甘都发泄出来。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苏雨晴一边嘶声力竭的唱着,一边用酒精麻醉着自己,听说喝醉了心就不会疼了。

一个人唱歌,一个人看电影,据说这是最孤独的表现。

傅司嵘坐车经过时,便看到一个女人踉踉跄跄的从KTV里走出来,明显是喝醉了。

站在门口,貌似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有点眼熟?

“停车。”傅司嵘一声令下,一辆劳斯莱斯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苏雨晴忽的蹲下抱头痛哭起来,三年恋爱的酸甜苦辣,终于在这一刻都化作泪水涌了出来……

她委屈、不甘、心痛,竟然无人诉说,全都压抑在心底。

只能让它们都随着泪水一起流出来,把这个放在心尖上三年的男人用泪水一起冲刷干净。

傅司嵘坐在车里默默地观察着这个女人。

眼前的女人像一只鸵鸟,遇到事情以为把头埋起来就没事了?

幼稚、可笑。

空有一副好皮囊,却如此不堪一击。

看她的行事作风,也没有妹妹说的那么好,和别的女人一样,失恋了只会又哭又闹。

苏雨晴听到走近的脚步声,一双纯手工打造的意大利皮鞋出现在视野中,简单又高雅的装饰缝线,丝毫不染尘埃,透漏出一种贵族气息。

苏雨晴强撑着身子站起来,无奈蹲的太久脚麻了,加上酒精在身体内作怪,一个不稳当,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个怀抱像是一种安慰,又像是温暖的港湾,无人诉说的委屈、心里筑起的城墙刹那间都崩塌瓦解,两只胳膊紧紧抱住傅司嵘的腰身,再次哭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究竟是哪里不好?”

“呜……呜……”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听着眼前小女人一边大哭一边诉说着委屈,傅司嵘心底软了一下,竟然没有舍得将她推开。

许是哭久了累了,也许是酒精的麻醉作用,小人就在他的怀抱中睡着了。

傅司嵘无奈,把她抱上车,去了月亮湾。

他接触过的女人不少,但都是逢场作戏,他自制力一向很好。

刚才怎么回事,她抱自己的时候,身上竟然有一股暖流流过。

莫名有一股燥热。

车子朝着月亮湾的方向驶去。

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坐在二楼落地窗前的摇摇椅上,盯着别墅门口,一幅清纯可爱的模样。

她经常在这里等着傅司嵘回来,只要他的车一回来,她可以第一个看到,然后飞快的跑下楼等他进来。

傅司嵘已经连续一星期没有回来住了,听说最近傅夫人经常头晕,傅司嵘也住在老宅那边照顾她。

一束灯光打过来,是嵘哥哥回来了。

但下一秒女孩就惊呆了,嵘哥哥竟然抱着一个女人回来了。

门一打开,就看见傅司嵘抱着一个醉酒的女孩出现在家门口。

越过女孩,傅司嵘抱着苏雨晴直接去了二楼最南面的一间客房。

乓啷一声,苏雨晴被扔到了大床上,她感觉一阵头晕,像脑震荡了一样。

一个没忍住,“呕……”

洁白的地毯瞬间脏了一大块,屋里充斥着难闻的味道。

苏雨晴感觉吐出来好受多了,翻个身继续睡觉。

家里的床好像变软了,真舒服啊。

苏雨晴伸出胳膊把蚕丝被往怀中搂了搂,好像连被子都变得丝滑了。

眼前这女人的睡姿,真是……和颜值成反比。

脸长的多好看,睡姿就有多难看。

傅司嵘眉头紧锁,一脸不悦,恨不得立刻把这个女人扔下楼,好心好意带她回来,她却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

“打扫干净。”傅司嵘丢下四个字,扭头走了出去。

“好的二少爷。”张嫂回答道,张嫂是傅司嵘从老宅带来的管家。

“嵘哥哥,她……”女孩站在傅司嵘背后,欲言又止。

“姗姗回去休息。”

“哦。”丁灵姗从来不敢忤逆傅司嵘,垂下了眸子,声音低的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屋内只留下了张嫂和昏睡的苏雨晴。

丁灵姗默默的回了房间,心情一下子降到冰点。

脑海中都是嵘哥哥是抱着苏雨晴回来的画面,挥之不去。

第二天醒来后,已经十一点了。

苏雨晴睁了睁眼,从眼缝中看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冷色调的房间,华丽的装饰,各种进口的家具,明显不是自己的卧室!

What?这是哪里?

第一反应掀开被子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完了完了,昨天晚上喝多了。

究竟发生什么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

苏雨晴扶了扶晕乎乎的脑袋,随意一撇,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张字条。

苍劲有力的字迹,都说字如其人,这家的主人肯定也很帅。

但是仔细一看上面的内容,苏雨晴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弄坏法国进口天鹅绒地毯,照价赔偿1500万元。”

苏雨晴冷哼一声,这种桥段埂已经烂大街了,对我没用!

又转念一想,万一他来真的,真的让我赔偿怎么办?有钱人都是万恶的资本家。

苏雨晴环顾一周,发现房间内没人,干脆跑吧。

她把纸条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心想着如果别人问起来时,就说自己没看见,再不济就打死不承认。

悄悄打开门,看见楼下有几个仆人,从大门走很容易被人发现。

苏雨晴悄悄退回房间,走到窗户前,二楼还挺高,如果跳下去,搞不好会把腿摔断了,这样也不行。

思索半天,还是从窗户走吧。

她拿起被单,一头系到床腿上,另一头扔到窗户外面,这样自己就可以顺着爬下去了。

真是机智如我啊。

张嫂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苏雨晴正跨坐在窗台上,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另一条腿还踩着地面,一手扶着窗台,一手抓着被单,正准备翻下去。

张嫂以为苏雨晴还没醒,本想悄悄给她放一碗醒酒汤,谁知竟然看到这一幕。

“小姐,你这是?”张嫂吃惊的问。

张嫂虽然大体明白她想要干什么,但还是忍不住问一句。

“哦,那个,我……我坐在窗户上吹吹风,醒醒酒,嘿嘿。”苏雨晴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说完还自嘲的笑笑。

“那个,现在酒也醒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哈,先告辞。”说完就要走。

“小姐喝了汤再走吧。”

“对了,您的衣服拿去烘干了,一会给您送上来。”张嫂提醒道。

苏雨晴这才想起来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忙问:“阿姨,昨天是您给我换的衣服吗?”

“您叫我张嫂就可以。”

“小姐昨晚喝多又吐了,是二少爷把小姐带回来的,让我找了套丁小姐的衣服给小姐换上。”

苏雨晴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虽然只是一件普通睡衣,衣服穿她身上有点宽松,反而衬托出她瘦高挑的身材。

张嫂时不时的夸赞苏雨晴身材好。

一听到张嫂的话,苏雨晴如同大赦!

幸好幸好……没有酒后乱性,否则自己一生的清白都没了。

说明我的酒品还是不错的。

还好那个张嫂口中的二少爷,没有趁人之危,不然自己只能吃个哑巴亏。

苏雨晴换上衣服,向张嫂道谢,离开了月亮湾。

从别墅出来的时候,苏雨晴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丢人的地方,丝毫没注意有一道目光一直从二楼窗户盯着她。

出来别墅后,苏雨晴叫了个车回到市区。

另一边,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苏雨晴刚走,傅司嵘就接到了张嫂电话,把苏雨晴的举动一一汇报。

“她看到纸条什么反应?”

“纸条还在那,苏小姐好像没有看到。”

“好,我知道了。”傅司嵘挂了电话。

没看到?没看到她会着急跳窗逃跑?

他见过不少扒着门、爬着窗户想进他家的女人,还没见过从他家想跳窗户逃跑的。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每一次见面都会让他改变印象。

越来越看不透了。

到家后,苏雨晴换了套家居服,洗了把脸,洗掉这一天的霉运。

“晴爷你昨天去哪里了?”傅佳佳发现苏雨晴心情不好,跟在苏雨晴的身后,好奇的问。

因为苏雨晴霸气的性格,又像男孩子,所以大学时都叫她晴爷。

傅佳佳是苏雨晴的大学同学,也是好闺蜜,毕业后傅佳佳的二哥在锦绣华庭给她买了套房。

苏雨晴美其名曰怕佳佳害怕,过来陪她一起住,实则是支付不起海市昂贵的房租,因为她把全部积蓄都捐给了需要康复的残疾儿童……

她作为一名康复医生,接触了太多需要康复的儿童,她想给他们一个希望,所以一直尽自己所能帮助残疾儿童。

苏雨晴往后一仰躺在床上,心情仍旧很低落:“我和陈昊分手了。”

经过佳佳层层询问,苏雨晴把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

“真是个渣男,以前怎么就没看到他这么肮脏的一面!”

佳佳气的直砸床,嘴里还不停的问候陈昊的祖宗十八代。

“我就说过一见钟情不靠谱,只是贪图你的美貌。”

是啊,大学时候,陈昊在图书馆第一次见到苏雨晴时,就喜欢上她了。当时陈昊坐在苏雨晴的旁边位置,苏雨晴认真看着书,丝毫没有发现旁边人一直在盯着她看,这模样深深的烙在了陈昊的心里。

苏雨晴在学校也是学霸人物,她很聪明,也很调皮,经常旷课,但考试时仍然是全级第一。

从此陈昊就开启疯狂追求模式,无孔不入。

上学时候也有不少人追苏雨晴,但是都被她处成了哥们,没谈过一次恋爱。直到上大学,面对陈昊的强烈攻势,苏雨晴突然动了想谈恋爱的心思。

但是苏雨晴的这段恋爱非常平淡,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习惯,她习惯了陈昊在身边,习惯了他的陪伴。

习惯才是最可怕的,让人不知不觉间陷了进去。

不深爱,又离不开。

陈昊也算是一个有为青年,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苏雨晴也考进了医院当医生。陈昊不到一年时间就小有成就,但是在公司濒临破产之际,他却做出了最错误的决定,为了救公司一把,宁愿出卖自己的女朋友。

想到这里,苏雨晴自嘲的笑了笑。

佳佳安慰她:“我们没必要为了这种渣男伤心,不值得,你还有我,以后我陪着你。”

“嗯。”苏雨晴莫名的心痛。

“男人真是靠不住,以后还得靠自己。”苏雨晴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幸运,有爱自己的父母和姐姐,从小不愁吃喝,一帆风顺,又有包容自己的男朋友。

现在她忽然做了一个决定,以后谁也不靠,就靠自己。把心封闭起来,也许就不会受伤了,不会痛了。

佳佳话锋一转,又问道:“在酒吧帮你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听见别人叫他傅总。”

苏雨晴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和盘托出,却唯独忘了欠的1500万的债,因为她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傅总?”佳佳张大了嘴巴,自己的二哥?

真是不可思议,二哥竟然会管别人的闲事。

“傅司嵘可是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你考虑考虑他?”佳佳打趣的问道。

苏雨晴投给她一记鄙视的眼神。

“晴爷,我拜托你,该换副隐形眼镜了。”佳佳鄙夷的说道。

“这种帅气、多金、体贴温柔、霸气护短的豪门老公你看不上,偏偏看上陈昊那种渣男,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啊。”

佳佳恨不得把所有好的词汇都用在二哥身上。

“不是看不上,我们就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苏雨晴反驳道。

陈昊是渣男本男,你是眼瞎本虾。

佳佳真是快被她气死了,不上道。

虽然经历了分手这件事,但苏雨晴有很好的职业素养,不会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中。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苏雨晴和往常一样,依旧每天搭着佳佳的顺风车上班下班。

一开始陈昊经常给她打电话,她没接过,后来嫌烦,索性把他拉黑了。陈昊也去她家楼下等过她,每次都是傅佳佳叫保安把他赶走了。

不同的是,她比以前更忙了,有什么工作她都抢着干,班也抢着加,很晚才回家,回到家洗漱一下倒头就睡。

因为只有忙碌起来,才能让她没有时间胡思乱想,才能更快的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

她想用繁忙的工作来麻痹自己的大脑,逼自己忘掉。

甜飒小妻傅总又被打脸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