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武者穿越成太子锦鲤妃
  • 满级武者穿越成太子锦鲤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无羡无忧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这是我的夫君
点击阅读
现代世界的孟瑶,是一位满级武者,为追求武学巅峰气血逆流而亡。再睁眼,她穿越到古代世界的一个小丫头身上,开局就遇上母亲难产的大场面!原主已经被大伯父害死,她绝对不会让母亲步了原主后尘!孟瑶利用现代知识发家致富,不光让家人过上了好日子,还在阴差阳错下收获一段至真至纯的爱情……

《满级武者穿越成太子锦鲤妃》精彩片段

“大伯,求你,我娘生孩子流了好多血,再不拿钱就死了,我求求你,求你了……

孟瑶连连磕头乞求,可他眼前的那个人却根本不为所动。

孟瑶不得已抱住孟林的小腿苦苦哀求。

“放开,没钱,不就是生个孩子吗,还能死了不成,滚!”孟林想将腿收回来。

孟瑶抱的太紧了,他收了几回都没能抽出来,孟林一时气恼,狠狠的一个用力,将孟瑶直接就踹的飞了出去。

孟瑶也没防备孟林能将她踹出去,头直接就撞在了墙上。

“啊,出人命了!”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尖叫,孟林没好眼色的瞪了那个喊叫的女人一眼。

孟林低下头看了看倒地的孟瑶,鲜血从孟瑶头部缓缓流出。

“装什么死,给我起来,让你娘过来,家里还有好多事儿等着你们娘俩呢”,这傻子也会装了。

等了半晌,地上的人也没有动静,孟林抬起脚踢了踢地上的孟瑶,可孟瑶却一动不动。

孟林心里咯噔一声,莫非还能真的死了?他上前两步想仔细看看,嘴里还说着话为自己壮胆。

“装什么装,再不起来就不要想吃饭了,都给我滚蛋!”

躺在地上的孟瑶一阵头疼,艰难的动了动身体,用双手撑着地面坐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头上的鲜血流过脸颊滴落在地上,大量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

她所在的地方的大豫国,德云村,原主孟瑶是个傻子,因为借钱就被亲伯父打死。

现代武者孟瑶追求武学巅峰,气血逆流而亡,重生在这个可怜的女孩身上。

就在这时,孟瑶的血滴在胸口的石头上,那石头闪过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光,随即消失不见。

“我就说你装死的,我告诉你,你最好让你娘来给我干活,否则,别怪我……”

“闭嘴!”

孟瑶的口气冰冷,从地上站起来,抬手擦拭脸上的鲜血,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吓人。

“你说什么,你胆子大了,你竟然敢让我闭嘴”,说着,孟林又一脚踹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孟瑶岂是他可以踹到的,一个闪身就躲开了,孟林踢了个空。

孟瑶狠狠的看着眼前这个混蛋,竟然将自己的亲侄女踢死,既然她现在用了这个身体,自然要为原主报仇。

“孟林?”

“你,你叫我什么?”孟林不可置信,刚才还在求饶的人,怎么转瞬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明明就是个瘦弱的小姑娘,此刻却让人不敢直视,

“孟林,你聋了吗?听不懂人话”,孟瑶眼神凌厉的盯着孟林。

这具身体很虚弱,这就是营养不良外加长时间的饥饿,她刚才踹孟林的那一脚已经用尽了全力。

孟瑶看了看地上的一把砍刀,应该是用来砍柴的。

孟瑶弯腰拿起砍刀慢慢靠近孟林,孟林的脸都变色了,被吓的连连后退,“你,你想干什么。”

围观的众人也都被这一幕吓到,空气瞬间就安静了。

孟瑶在距离孟林最近的位置,一把就拉过已经被吓傻的孟林,迅速将刀横在了孟林的脖子上。

“你,你想,想干什么?”孟林已经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时从屋里冲出来一个老太太,是孟瑶的祖母。

“孟瑶,那是你大伯父,你放下刀”,看着自己心爱的长子被挟持,老太太担心的就想冲上来。

“拿钱!”孟瑶将手一摊。

“没钱!”老太太大声的喊道。

“啪!”

孟瑶干脆果断的给了对方一个巴掌。

随即手腕用力直接就割破了孟林的皮肤,鲜血缓缓的流下来。

“拿钱!”孟瑶的眼里透露出疯狂。

这种混账就不适合讲道理。

“啊……”,孟老太太见儿子的脖子流出了血,吓的尖叫起来。

“你放开我儿子,放开我儿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孟瑶讥讽的看向老太太,手上又一个用力,钝刀又向皮肤里进入了一些,这就是在挑衅老太太。

“拿钱!”孟瑶的话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温度。

孟林的媳妇王氏这个时候从外面回来,看到丈夫被挟持,激动的就跑了过来。

“你个老不死的,给她钱,你儿子死了,你要钱干什么。”

看着丈夫的的血越流越多,王氏扑向老太太。

老太太本来还想讲讲价,可这王氏根本就不给她机会,老太太只能艰难的开口问道:“你要多少?”

“我娘现在难产需要钱,用多少,祖母不知道吗?”

跟这些人就要比谁更狠。

“你先将你大伯放开,放开我就给你钱。”

老太太想的是孟瑶就是一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很好骗的。

从小就性情软弱还反应迟钝的人瞬间就性情大变,老太太很是怀疑。

“呵,怎么,我看着很像傻子,老东西,不要跟我玩心眼,是不是想提前送你儿子上路。”

“我可不怕死,我刚死过一回,阎王不收我,可你儿子就不一定了。”

说着,又一次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啊——”,孟林痛苦的嚎叫起来,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给,给,我给,我现在就给你,我这就给你拿。”

老太太说着就冲进了房中拿钱,孟林开始威胁孟瑶。

“你可别忘了,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你这样,看谁家敢要你。”

“多谢您操心了,您也别忘了,我是孟家人,丢的也是孟家的脸,对了,你们家好像还有两个没出门的女儿吧。”

孟瑶就在孟林的耳边笑着说的,那样子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生气吧,气死你,我嫁不出去,你家的女儿也要陪着,谁让我们都姓孟呢”,孟瑶笑嘻嘻的看着孟林。

“这么点儿?”孟瑶看着老太太递过来的钱,几十个铜钱,连块碎银子都没有。

“打发要饭的呢,再去拿,最少二十两,多一刻,你的儿子就多流一刻的血。”

若不是因为这具身体太弱,她早将这些东西全打一顿,打服为止。

老太太还要说什么,就看到了孟瑶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又转身冲回了房里。

“这是二十两,放开你大伯父”,孟瑶顺着声音看过去,是孟家的老太爷孟方正拿着银子出来了。

孟方正狠狠的瞪了孟林一眼,孟林吓得低下头去。

“既然祖父都来了,那就给祖父一个面子”。

说着动作迅速的将孟林推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拿过孟老头手上的银子。

“孟家,都给我听好了,别想做什么没用的事情,我不怕,有什么招尽管来,本姑娘等着。”

孟瑶说完之后扬长而去,用最快的速度按照记忆中的路回到家中。

孟家早已经将他们这一支撵了出来,他们家住在村头上的一个破房子中。

产婆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孟瑶还满脸的嫌弃。

“怎么才来啊,你娘生了,是个小子,长的像猫似的,母子平安,结账吧”。

“给你钱。”

产婆看着孟瑶手里的二十两银子,又看了看孟瑶头上的伤。

“五两就行,剩下的给你娘补身子用吧。”

孟瑶看了看眼前这个凶相的老太婆,可比她家那个满脸刻薄的孟老太太顺眼多了。

“多谢李婆婆,剩下的日后一定还”,孟瑶松了口气。

“等你有钱的时候再说吧,不过,你家西屋那个男人还是弄走吧,你们孤儿寡母的不方便。”

孟瑶这个时候才在记忆中找出家里还有个外人,叫萧然。

父亲孟成出外砍柴遇到了断腿的萧然,就将人带了回来,所幸,只断了一条腿,孟成给萧然做了跟棍子,生活基本上可以自理。

孟成少年时就中了秀才,可连着几回都考不上举人,家里也没钱了,萧然就拿了自己的玉佩给孟成当盘缠去赶考了。

孟成走的时候,将这个男人藏在家里养伤。

“多谢李婆婆,我知道了。”

李婆婆叹了口气,“你还是小心吧”。

孟瑶走进了房中,房间里李婆婆已经收拾干净了,母亲和刚落地的孩子都睡着了。

房子是草和泥浆做的,因为无人修缮都露出了草杆,院子到处都长着杂草。

院墙就是简单的插了几根木棍子代替的,还不如没有。

记忆中的爹好像就会读书,家里的事情都是林玉珍做。

轰隆隆的雷声传了过来,孟瑶头疼的厉害,头上的这个洞实在是凶险。

全凭着孟瑶的一口气撑着,现在实在是有些挺不住了。

“瑶儿啊,瑶儿”,屋里的女人微弱的声音传出来。

“我在,怎么了”,孟瑶跑进去就看到林玉珍脸色苍白的看着窗外。

“外面要下雨了,你的弟弟妹妹还没回来呢”。

原主是长女,不算出生的这个还有两个妹妹,两个弟弟。

天上已经开始掉下雨滴,孟瑶转身就冲了出去。

“大姐,大姐”,孟瑶顺着声音看过去,几个孩子拿着一个破碗,里面有几个铜板。

老二孟娇已经十四岁了,可是长的像是十岁的孩子。

“大姐,我们要到钱了,可以给娘请人接生了”,孟娇高兴的举起破碗,老三孟卿,老四孟月,老五孟昭都站在孟娇的身后。

最小的孟昭还从袖子里拿出半个馒头像献宝似的递给了孟瑶,“大姐,这个给娘吃。”

孟瑶看到孟昭的手上的痕迹,“你被狗咬了,馒头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孟月哭着回答:“是老五从狗嘴里抢的。”

这个时候,孟瑶才看见几个孩子的身上都有伤,衣服都是挂在身上,一条一条的。

“回去吧”,孟瑶了看着这几个孩子说不出来的难受。

孟瑶带着几个孩子刚进门,天就下起了雨。

孩子都围在炕上看着刚出生的小弟弟,孟瑶看着看着这个贫困的家。

房间里空空的,只有一个破木头做的衣柜,连门都没有了,里面堆放着一些破衣服。

炕上面有一个窗户,漏着老大的洞,被林玉珍提前堵死了,房间里只有微弱的光亮。

这么大的洞如果不管,冬天肯定会冻死。

整个家也就只有这个小孩儿的身下有一个破被子,林玉珍铺的是薄薄的稻草。

“瑶儿啊,你头上的怎么回事啊?”林玉珍才看见孟瑶头上的伤。

“我没事,不小心碰到了,就是看着吓人。”

“过来,娘看看”,林玉珍从炕上挣扎的坐起来,满眼的心疼。

孟瑶害怕林玉珍在看下去又要哭了,“真的没事儿,一点都不疼”,说完就撒丫子跑了出去。

天上的雨越下越大,孟瑶急需一个地方躺下好好睡一觉。

她回头就看见西屋的门,记得那里有个残废。

孟瑶走进去就看见一个男人躺在炕上,男人听见她的声音看了过来,很快就低下头去。

“不要怕,我就在你这里睡会”,说着,还将刚才孟昭的那半个馒头扔了过去。

孟瑶爬上炕,也顾不得炕上还有一个男人,很快就晕了过去。

萧然拿着半个馒头,惊讶的看着炕上的这个女孩儿,这也太大胆了吧,还是不拿他当男人。

孟瑶根本就不是睡着了,她此刻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出现的楼房。

这是她曾经的训练基地,里面有各种世界最先进的设备,还有一个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还是孟瑶建的呢,她最初的梦想可是研究各种植物,包括草药,为此还成了植物学的博士。

实验室的隔壁是一间图书馆。

书架子上有奇门遁甲,风水秘术,医、药、武、道、术,占卜等各类书。

孟老太太坐在热乎的土炕上,恨得牙根痒痒,她一定要将那二十两银子拿回来。

孟家老三孟河装了一碗水端给老太太,“娘,您就别生气了,跟那个小*犯不着。”

老太太就喜欢老三孟河,他惯会说好听的。

“这丫头居然从我这里拿走了二十两银子,我要想个办法拿回来”,老太太不甘心的将一碗水喝了个底朝天。

孟老三一双像老鼠似的小眼睛转了几转。

“娘,孟娇也十四岁了,东边赵家想给他家那个傻儿子娶个媳妇儿,听说有很多彩礼呢。”

老太太精明的眼睛看着外面的大雨,用力将碗放在桌子上,“等到雨停就去赵家。”

孟瑶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在她的上方,她本能的迅速出手掐住了对方的喉咙。

等她起来才看清这是那个残疾男人,手中还拿着一个破碗,里面还装着水,萧然已经脸色铁青了。

“对不起,我习惯了”,,孟瑶尴尬的放开了萧然。

“没关系”,萧然很费力的挪动到炕的一侧,“你刚才晕过去了,我只能勉强给你清理伤口。”

孟瑶用手摸了一把,伤口果真是被清理过,她很是纳闷,这个残疾男人是怎么做到的。

“炕的旁边就有水盆,里面有水”,萧然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及时解答了孟瑶的疑问。

“谢谢。”

萧然敏锐的感觉到孟瑶好像是不一样了,他虽然同孟瑶没说过几句话,但他记得孟瑶是一个懦弱的小女孩儿。

刚才的萧然清晰的看到孟瑶眼中的杀意,那个身手明显是练过的,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孟瑶出门就看见几个孩子就从外面回来了。

孟娇的手上是一捧花生,上面还沾着泥土,孟月的手上是一把小枣,孟昭则抱着两个红薯。

“大姐,将这些东西拿进去吧,不能被人看见了,这是我们偷的”,说完,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孟瑶被哭蒙了,“昭儿,你哭什么。”

“我偷红薯差点就被抓住,吓死我了”,孟昭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孟瑶将孟昭抱在怀里*着,“没事了,没事了。”

“你们放心,大姐一定会让全家吃饱的”,孟瑶向这几个小萝卜头保证。

孟瑶拿着两个红薯进了厨房,一个土灶台上一口大锅,水缸只有一半,里面还没有水,烂了半个豁口的水瓢挂在墙上。

孟瑶来到院中找到那口塌了一半的水井打上水来。

孟瑶将红薯蒸到锅里,“娇儿,我去弄点吃的,你在家看好弟妹。”

村子太穷,没有卖粮食的,只能从个人家买。

李家是村子里面的富户,正常的人家院墙都是用木篱笆,还有用黄泥的,可李家却是用了石头,墙头还有几支花。

“这不是孟秀才家的吗?有什么事吗?”李家的管事刘老太站在门口打量着孟瑶。

“我想买点粮食,再买两只鸡”,孟瑶可怜兮兮的看着刘老太。

刘老太看着眼前的孟瑶叹了口气,“进来吧。”

老太太从粮仓里拿出了一小口袋的玉米面,又上后院去抓了两只鸡。

“多少钱?”孟瑶怯生生的问道,完全没了那在孟家骇人的气势。

“二十文”,刘老太听人说了孟瑶的事情,可眼前的这个弱不禁风的孩子,更加肯定了那孟家就是活该。

孟瑶刚拿出钱李家的夫人就从正屋走了出来。

“这点东西就不要钱了,你娘生了孩子,就当是我们随份子了”,李夫人的声音温和。

孟瑶对着李夫人深施一礼,“谢谢。”

李夫人站在台阶上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快回去吧。”

孟瑶拿了东西离开李家,临走之前,刘老太说了句话。

“你家祖母将孟娇许配给了赵家的傻子,彩礼都过了。”

孟瑶撒腿就往家跑,这老东西还不老实,还是没教训到位,就应该打一顿。

刚到家门口就听见里面的人哭声传了出来,孟瑶听那声音就知道是林玉珍。

孟瑶赶紧跑进去,院子里有几个老婆子,萧然靠墙站着,手里还拄着一根棍子。

“娘,我不会将娇儿嫁给赵家的,你打死我吧”,林玉珍跪在地上哭着喊道。

孟老太太气急败坏,照着林玉珍的脑袋就打了下去,手刚落到半空中,就被一只小手钳住。

老太太一看是孟瑶就更来劲儿了。

“我是你祖母,你给我放开,我告诉你,我收了赵家的聘礼,你必须交出孟娇。”

孟瑶眼神如刀,杀气弥漫。

嘎嘣!

啊————

孟老太太的手向下耷拉着,骨头断了。

“啊啊啊啊啊!杀人啦!”老太太就地开始打滚。

炕上坐着的赵家媳妇儿也被吓的坐了起来看着孟瑶陪着笑脸,

“孟瑶啊,你若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强逼,你将聘礼给我们就行。”

林玉珍从地上爬起来,茫然无措的看着孟瑶,什么时候这孩子这么厉害了。

屋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退聘礼是不可能的,我是她的祖母,我有权利把她嫁出去”。

老太太从地上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已经忘了手的疼痛,让她出钱还不如要她的命呢。

话音刚落,孟瑶又一脚踹了上去,老太太直接就翻白了。

“你说,她收了你们家多少钱?”孟瑶目光凌厉的看向赵家媳妇儿。

“二十两”,赵家媳妇儿哆哆嗦嗦的回答。

她已经听说孟瑶用砍刀要挟孟林的事情了,刚才又亲眼看见孟瑶断了孟老太太的手,心里更害怕了。

孟瑶听到这个数字看着地上的老太太,这就是在报复她。

孟瑶捡起刚才老太太的棒子就走了过去,还没坐起来的老太太连连向后退。

“你想干什么,你想,想干什么”,老太太心惊胆战,说话都不利索了。

“拿出银子,否则,今天我就打死你,不要认为我是在吓唬你”,孟瑶说着就抬起了棒子。

孟老太太也从心里害怕了,可她赌的是孟瑶不敢动她。

就在孟瑶要动手的时候,林玉珍拉住孟瑶的手,“瑶儿啊,不可以啊,杀人是要被处死的。”

孟瑶抬起棍子,她不会打死她的,但她会将老太太打残,孟瑶一棍子狠狠的打在了老太太的身上。

“嗷!”

“拿出来。”

“你打死我吧,我不会给你的”,老太太躺在地上嗷嗷直叫,就是不肯将钱交出来。

孟瑶拿起棍子还要接着打,手却被人抓住了。

她抬起头看到是萧然抓住了她的手,“这没你事儿”。

“你父亲去考试了,若是她出了什么事,你父亲的前程就完了,为了这点钱,不值得。”

孟瑶看着地上的老太太,她刚才就纳闷老太太怎么会这么有底气,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

“瑶儿啊,萧公子说的对啊,你不能打死你的祖母啊”。

林玉珍拉着孟瑶的手,孟瑶只得将棍子放下了,恨恨的攥紧了拳头。

“我这里有十五两,剩下的钱,一个月以内还给你。”

赵家媳妇儿拿着钱就离开了,临走时还看了萧然一眼。

老太太怎能善罢甘休,赵家媳妇刚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就大喊。

“林玉珍,你个*,我家儿子不在家,你就在家藏野男人,我家要休了你。”

林玉珍都蒙了,她原来以为事情了结了,哪曾想婆婆竟然这么说。

“我没有啊,娘,这个萧公子是我家的恩人啊,我没有偷人啊。”

老太太从地上爬起来,“你就是偷人了,教的孩子都敢打祖母,你这样的媳妇儿我们家可要不起。”

“你等着,回家我就让你公公写休书,休了你这个*”,说着就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走。

林玉珍跪在地上,拉住老太太,“我没有啊,娘,我真的没有啊。”

附近的人都过来看热闹,家里多了一个男人,怎么都说不清,还是在男主人不在的情况下。

“真没想到,平时看林玉珍挺本分的一个人,怎么会这样。”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还真是不好说呢。”

林玉珍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她以后可要怎么活啊。

孟瑶不知道萧然是怎么出来的,但是这不重要。

眼下最要紧的是将这件事解决,否则,以古代的规矩,林玉珍都有可能被浸猪笼。

孟瑶扶着萧然走出房间站在门口,“这是我爹给我订的夫君,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萧然愣住了,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孟老太太从屋里蹦了出来,哪怕身上在流血也在所不惜。

“小贱蹄子,居然将男人养在家里,你个没羞没臊的东西,都给我们家丢人。”

孟瑶冷笑的看着孟老太太,“他是我的夫君,在我家不应该吗?那他应该在哪儿。”

“你爹给你订婚我怎么不知道,彩礼呢,给我拿出来”,老太太用她唯一还健全的手叉着腰。

“彩礼我爹拿着考试当盘缠了,哪来的钱,不过,祖母,你还要给我一份嫁妆呢吧。”

老太太一听要嫁妆立刻就开嚎。

“你个天杀的,你的彩礼不给我,还想要我嫁妆,你嫁人了,我都不知道。”

“我爹需要盘缠,你给啊”,孟瑶冷笑看着老太太,你越嗜钱如命,我就越提钱。

“我凭什么给,我都给他娶上媳妇儿了,我还管他那么多”,老太太说着就骂咧咧的离开了。

“都散了吧,散了吧”,萧然拄着棍子将众人轰走。

孟瑶没时间去管萧然,她连忙跑回房间,林玉珍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上炕了。

炕上的小家伙睡的正香,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吵醒。

“你这以后可怎么嫁人啊”,林玉珍坐在炕上就开始掉眼泪。

孟瑶发现这个便宜娘就是眼泪多,这么软弱的性格难怪被人欺负。

“娘啊,先别管以后了,我们现在怎么活都是问题”,孟瑶觉得有必要让林玉珍认清眼前的情况。

“大姐,你不要怪萧大哥,若是没有他,我就被祖母抓走了,她是看着你不在家才来的”,孟娇被吓得刚回过来神儿。

孟瑶擦干净孟娇脸上的泪水,“我知道了,你照顾好娘,我去做饭。”

孟瑶走到院子中,她拿的鸡和玉米面,现在就剩下一袋子玉米面还在篱笆旁边。

“还给我剩下点,算是讲良心了”,这个村子的民风还真是不怎么样。

这点东西根本就不够吃,而且,现在的林玉珍还需要补身体。

孟瑶只得出去采了野菜,回来掺着玉米面做了野菜粥。

孟瑶将饭做好,孟娇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几个破碗,几个孩子一人一碗。

“娇儿,给娘拿过去一碗,我去萧然那看看。”

萧然由于刚才强行站起来,腿疼的不得了,孟瑶端着野菜粥进来的时候,萧然正满头大汗的躺在炕上。

“你怎么了?”孟瑶将碗放到破桌子上。

萧然咬紧牙关就是不说话,孟瑶一生气就将人翻了过来,看见萧然的枕头都已经湿透了。

“你什么地方不舒服,你告诉我”,孟瑶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在坚持什么。

“腿”,萧然吃力的说出了一个字,额头上还满是汗水。

孟瑶这才想起来,萧然的腿是无法站起来的。

孟瑶将手放到了萧然的腿上,“你现在告诉我,你是什么地方疼。”

萧然强忍疼痛,“小腿,断了。”

孟瑶前世的职业决定她要会一些简单的医术,对于这种断腿,骨折的医治,是必须要学的。

孟瑶开始试探的摸过去,一点点的找寻断腿之处。

“你在干什么?你就不知道羞耻吗?”萧然整个人都被惊呆了,这个女人想干什么。

“闭嘴,你当我愿意碰你似的,瘦的像柴火杆子,别动”,孟瑶命令道。

萧然的腿断了,但不是没知觉了,他生平第一次被女人近距离接触。

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孩儿长的有点瘦小,但也算是个女人吧。

萧然低下头去,脸色微红,任由孟瑶的手在他的腿上作乱。

“还好,能接上,如果在长上一段日子,就要遭罪了”,孟瑶检查过后回答。

萧然都以为自己的腿没有希望了,听到孟瑶的话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你是说我的腿还可以治愈。”

孟瑶将野菜粥端了过来,“吃下去吧,你的腿虽然断了,还好没有长上,现在还可以接的。”

萧然端着手中的野菜粥,听到自己的腿还能接,高兴的笑了起来。

“你还没吃饭吧”,萧然将野菜粥端给了孟瑶。

“我不饿,再说厨房里还有,你吃吧”,就这么一碗粥,她吃了,这个家伙就要挨饿。

孟瑶走出萧然的房间,到厨房才看见锅都洗干净了,孟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长长的叹了口气。

就在孟瑶肚子咕咕叫的时候,孟昭将野菜粥端了过来,“大姐,粥”,

“你怎么没吃啊”,孟瑶看着碗都比他脑袋的大的孩子轻声问道。

“二姐说,大姐还没吃呢,我们就一人少吃点,正好给大姐弄一碗”,孟昭乖巧的回答。

孟瑶看着这个懂事的小团子,明明都已经八岁了,长的还像是五岁的小孩子。

孟瑶知道这孩子肯定没吃饱,可她也不能饿死啊,只能将菜粥吃完,肚子里有了点底。

“昭儿,把碗拿回去,我出去看看”,孟瑶吃完了东西,拿起院子中唯一的箩筐上山了。

满级武者穿越成太子锦鲤妃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