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太飒了
  • 沈夫人太飒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雀衔枝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补习班
点击阅读
顾砚在三岁那一年失去父亲,随后被母亲送到乡下爷爷家寄养。前一段时间她因为打架斗殴的消息上了新闻,母亲得到消息之后,才想起还有一个便宜女儿,就这样,顾砚被接回豪门。外人对这位空降的乡下村姑充满鄙夷之情,殊不知她身上的马甲数都数不清……

《沈夫人太飒了》精彩片段

顾砚低头在看手机里的消息。

杨队:最近M国和永市交界地区的个别份子特别活跃,我猜测可能是他们有大单子,至少几十亿,外国警方找到我们,想让我们帮忙提供一下黑客技术进行追踪。

顾砚回他:没时间。

杨队:……咋啦?

顾砚想了想,回道:开学了,要读书。

杨队:……

靠!差点忘了这个天才黑客少女才十七岁!

这个时候坐在她边上的人说话,劈头盖脸的对她就是一顿训,“你一天到晚除了玩手机还会做些什么?!”

顾砚把手机收回口袋里,慢悠悠的回话:“我还会打架斗殴,混吃等死,这不是你说的么。”

“你!”

被顾砚气得够呛的是她妈孟晚。

因为有外人在,孟晚才堪堪忍住火气,叹了一口气对坐在她们对面的男人说道:“沈老师,我女儿就是有点刺头,补习班上要多劳你费心了。”

孟晚是带顾砚来补习机构拜访一下未来半个月的补习老师的。

顾砚三岁的时候她爹就去世了,孟女士把顾砚留在乡下由爷爷教养。

前些日子顾砚打架斗殴的新闻上了头条,在城里辛辛苦苦打拼的孟女士无意间看见后,当即就决定把顾砚带来了城里。

孟女士甚至还给她报了补习班,期望在农村当了十七年刺头的顾砚能在这半个月之内成绩突飞猛涨,考上她选好的那所名牌学校。

被孟晚叫做沈老师的年轻男人笑笑,“没事,一中而已,入学考试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这么有信心?

顾砚抬眼去看这个沈老师。

其实一开始进门的时候顾砚就注意到了他,无关其他,只是外貌比较优秀而已。

深邃的五官有种混血感,窗外被玻璃过滤掉的阳光照射进来,给他脸上镀了一层薄薄的光,从下颌到耳后的那段弧度清晰完美,瘦削冷冽。

他神色有些轻怠,翘着二郎腿,搁在桌上的手转着一支笔。

不像是老师,倒像是小说里描写的那种整天遛鸟听曲儿的废物王爷。

顾砚讥讽了一声:“沈老师,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沈郁笑的优雅:“你现在得罪我,未来半个月,不照样不怕我给你穿小鞋。”

顾砚眼皮一跳。

操。

孟晚瞪了顾砚一眼,转头看沈郁的时候又是柔和的面容:“也不早了,我还有事,先带她走了。”

沈郁:“天热,我就不送了。”

顾砚跟着孟晚往外走,站起来的时候,顾砚故意没拉椅子。

椅子腿摩擦在瓷砖地上,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沈郁看着顾砚的背影,挑挑眉。

果然是个刺头。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沈郁拿起座机听筒放在耳边。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声,开口就是哭爹喊娘的:“沈爷你到底回不回京城?”

沈郁:“不回,再玩几天。”

“一个多月前你才回国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沈郁漫不经心的转着手里的笔,“做,帮我照顾着点。”

“可以,但得加钱。”

“M国的订单你负责,分红归你。”沈郁看着窗外,司机打开车门,身形修长的少女准备坐进去,却仿佛感受到谁在看她,抬起头,隔着玻璃,冷眼看过来。

目光像是最锋利的剑,张狂又跋扈。

“那订单几十亿啊沈爷,你到底在干啥啊?”

沈郁看着顾砚,靠在椅子上散漫的笑着:“找到乐子了。”

电话那头的人一脸蒙圈。

什么乐子价值几十亿?

孟晚今年总算是在永市立住了脚跟,在永市最大的陆氏财团当了财务总监,算得上是一个貌美单身富婆。

前不久孟晚找了个丈夫,大概是出身农村、离异带娃、在城市辛苦打拼这些和孟晚差不多的相同点,让两个人惺惺相惜。

据说顾砚的这位后爸给孟晚当司机,入职一个月就成功上位,俘获了富婆的芳心,两人领证办婚礼,带着娃,入赘的十分速度。

事业有了,家庭有了,孟女士心想也是时候把顾砚接到城里来了。

但是把顾砚接进城里大概是这么多年以来,最让孟晚后悔的一件事情。

在车里的时候孟晚就在数落着这个前不久才接回来的女儿:“你看看你爷爷把你教成什么样了?活脱脱的一个问题少女,打架斗殴不说,和谁说话都没教养,能不能和你妹妹赵笙学学?我再不把你带来城里你就要翻天了!”

赵笙,她那位后爸的闺女,在永市最好的贵族学校读书。

也就是孟晚准备把她塞进去的学校。

赵笙和顾砚同岁,只小她几个月,难免会用来比较。

顾砚被接进城的这几天被孟晚数落惯了,眼皮都不抬一下,“爷爷教的很好,我没打架。”

“还狡辩!要不是我去局子里把你捞出来,你现在还在看守所吃牢饭!”

顾砚双手环胸靠在车座上,没吭声。

十七岁的少女眉眼精致,完美继承了孟女士优质的长相,五官深邃,神色有些冷淡,利落分明的弧度如同神笔描绘,渲染出眉眼眉梢的漫不经心。

一下车,顾砚就走往家里走。

孟晚随后钻出车门已经看不到顾砚的人影了。

她问门口的佣人:“顾砚呢?”

佣人:“顾小姐进去了。”

孟晚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火气,抬脚走进家门。

正巧在饭点,顾砚的后爸赵华邺坐在客厅,一见顾砚和孟晚前后脚走进家门,便忙着招呼:“等着你们吃饭呢,今天去的补习班砚砚感觉怎么样?”

孟晚接了话:“氛围很好,入学前应该把砚砚的成绩提高到一中的门槛。”

赵华邺:“那就好,笙笙和砚砚以后在一个学校,也好有个照应。”

赵华邺招呼着顾砚到饭桌前来吃饭,佣人把饭菜端了上来。

赵华邺:“笙笙估计练琴练的忘记时间了,我去楼上叫她。”

赵华邺年近四十了,但皮相条件很优秀,说话也彬彬有礼,难怪孟晚会看上他。

饭桌上就只剩下顾砚和孟晚了。

孟晚又接着刚刚在车上的话题教育顾砚:“你看看你赵笙妹妹,学习好教养好,还会弹钢琴,再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顾砚的舌尖舔了舔后槽牙,有点不耐烦听孟晚的说教。

幸亏赵华邺只是去叫了一声赵笙就下来了,打断了孟晚的话:“行了,以前的事情就过去了,把砚砚接来城里以后好好教就行。”

孟晚:“她今天做的太过分了,当着我的面还敢呛老师找茬。”

顾砚心里想着:如果不是走得早,指不定就已经当着她的面把老师给揍了。

“可能是姐姐不喜欢那个老师,孟阿姨不如给姐姐换一个。”

赵笙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

她穿着白色的裙子走下楼,伸手把长发挽到耳后,姿态恬静,出落的亭亭玉立。

孟晚的语气软了一点:“你姐姐就那样,请特级教师来都没用。”

赵笙:“可以让姐姐学点什么,当艺术生。”

孟晚:“老大不小了,学什么也来不及,你的钢琴可都学了十几年才有现在的成就。”

前几天赵笙才获得了市级的钢琴演奏冠军。

赵笙笑睨了顾砚一眼,拉开凳子坐了进去。

饭后,佣人端来了三碗燕窝盅,语气抱歉的和孟晚说,“不好意思夫人,刚刚有一份燕窝盅打倒了。”

赵笙:“我把我的给姐姐吧,姐姐在农村长大,难得吃这种好东西。”

但凡顾砚是个有骨气的正常人,肯定会义正言辞的拒绝。

所有人都知道顾砚是个刺头脾气,闹不好还会当众翻脸。

顾砚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挑了挑眉。

虽然她在农村长大,但并不怎么缺钱,想要什么自然有人送来。

但是顾砚没有拒绝,“行,我尝尝。”

赵笙脸上的神色一僵,对于顾砚没翻脸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俩关系好,孟晚倒是乐见其成。

“她在农村吃的比富家千金都要好。”孟晚笑着把自己的那份给赵笙递过去,“那笙笙吃我的这份吧。”

赵笙:“没事的孟阿姨,我没怎么吃过这些,怕吃不惯。”

赵华邺之前也只是个月入三千的打工仔,孟晚还当真心疼起了赵笙,把自己那份塞给赵笙。

“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人了,这些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至始至终顾砚都没说话,生怕打搅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和美场景。

吃完饭顾砚就回到房间里。

她面前电脑里有个视频弹窗,对面坐着一个四十左右的警官,从顾砚嘴里套出了她最近发生的事情,笑的没心没肺。

“你这段位不够啊,难道不是应该对你妹妹说‘谢谢妹妹,我现在有妹妹疼,有爸爸妈妈爱,真幸福’。”

绿茶中的典范,白莲中的极品。

顾砚的指尖敲击在桌面上,发出有节奏的轻响。

她另一只手撑着下颌,显得这种事儿有些无关紧要,“说正事吧杨队。”

被顾砚叫做杨队的男人也正襟危坐了起来,“上次帮忙抓捕的罪犯我们正在审讯,等认罪之后我们再发公告帮你澄清。”杨队语气略带抱歉,“没想到抓捕过程会被泄露,案件还没收尾,实在是不能和你母亲说实话。”

孟晚自以为是的来赎“打架斗殴”的顾砚,当着许多警官的面把顾砚骂了一顿。

这些平时和顾砚混熟了的警官看着默不作声的顾砚,面面相觑,不敢透露这是抓捕计划,但又生怕顾砚脾气上来了,把孟晚也当成那个倒霉罪犯打一顿。

顾砚对自己的事情都有些漠不关心:“知道了,你们忙完再说吧。”

杨队:“这次案件你攻破的数据记得发给我。”

顾砚:“好。”

挂掉电话之后,杨队不由得感叹:几十人组成的办案组,都还不如这个十七岁的小姑娘。

顾砚作为他们编外的技术顾问,帮忙侦破了不知道多少案件。

她的黑客技术就连他们局里的技术顾问都赶不上。

上面曾说要保送顾砚去警大,被杨队拒绝了。

只有和顾砚接触最多的杨队才知道,她虽然拥有着超乎常人的智商,但善恶一念间,她和罪犯只差一条道德线的束缚而已。

顾砚还有更广阔的的天空,一个警大,怎么可能成为她的束缚。

一大早顾砚就被孟晚的司机送去了补习班。

教室里嘈杂一片,学生谈论着这些天里遇到的一些新鲜的事物。

这个补习班的学生基本上都相处了半个多暑假,顾砚是第一次来,新面孔又长得漂亮,有同学看着她的样貌呆了一下,赶忙凑过去搭话:“这是新同学吧,我叫陆时。”

顾砚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顾砚。”

就两个字,连热络都算不上,在陆时眼里却自动把顾砚划分成他最喜欢的冷艳美人类型。

陆时拉开了顾砚边上的椅子,反过来跨坐在椅子上,手肘撑着椅背,兴致勃勃的和顾砚聊天。

“美女……呸!顾砚怎么这个时候才来上补习班?”

顾砚:“从农村来,成绩不好,我妈把我送来补课。”

顾砚明明说的是实话,陆时却眼尖看到顾砚袖口处的DR标识,认为她是在开玩笑。

陆时殷勤道:“好巧啊!我成绩也不好!咱们太有缘分了吧!”

周围听到陆时说话的人都翻了个大白眼。

这说的不是屁话,来这个班的不都是成绩差的?

门口一个同学叫了声“陆少”。

“借点钱,去买包烟。”

班上十来个一起补课的学生,四五个都是之前就认识的,在一个学校里,陆时是他们的老大,虽然脾气暴,常惹是生非,但胜在有个能帮他解决烂摊子的有钱爹妈。

——陆时是陆氏财团的独子。

陆时一个空水瓶子砸过去:“等会儿微信转你!”

“行,不耽误陆少撩妹了。”那人嬉皮笑脸的躲过去,十分欠打。

空水瓶骨愣愣的往走廊外头滚去,被一只脚啪叽一下踩住。

外头走过几个补习班的学生,斜眼睨了一眼教室里,满脸鄙夷。

李程:“成绩也差,素质也不好。”

那是二班的补习生。

一班是差生补习班,二班是尖子生提高班。

平日里两个班就互相看不顺眼。

此时那人一句话无疑就像是往柴火堆里划拉的一颗火星子,嘭的一下就点燃了一班大部分人的怒火。

陆时嘴里发出了一声经典国骂,撸起袖子,把面前的椅子往边上踹开,摩擦在地上的滋啦声刺耳。

陆时:“你他妈说什么呢李程?!”

李程仗着身边还有同伴,也不怕陆时,继续呛他:“就说的是你们班,成绩差又没素质的臭蛆,还来什么补习班,直接辍学去电子厂得了。”

陆时直接走过去把拎着那人的领子,把李程往墙上撞,“是不是想找死?”

李程也没想到陆时会直接在补习机构里动手,被吓得愣了好几秒:“老师都在办公室!说你是臭蛆怎么了!有本事你打我啊!”

陆时一向惹是生非惯了,什么时候怕过,当即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语气狠痞:“老子还没听过这么傻逼的要求。”

都是大男生血气方刚,李程也揪着陆时的脖领子动起手来。

陆时的几个小跟班当然不能看着老大被打,跑出来帮忙。

两个班里,听到动静的人也都从教室里跑了出来,开始拉架,嘈杂一片,混乱不堪。

桌椅被撞的歪斜,课本乱飞。

群架就波及到了顾砚所在的位置。

李程被打的踉跄往顾砚这边倒。

顾砚一脚踹在他的身上,直接把他踹出一个狗吃屎。

李程爬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妈的臭*,找死?!”

他二话不说扬起手,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女同学都惊呼一声,觉得顾砚会被打。

可是下一秒,顾砚看似纤弱的手掌就钳制住李程高高扬起的手。

顾砚垂着眸,反手一拧。

惨叫声顿时响了起来。

角落里的女同学们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一本在混战中飞过来的厚重字典就正要往她们这边砸来。

顾砚在她们害怕的神色中,顺手把字典拦了下来,再看向她们。

四五个女同学捂着嘴,生怕顾砚也对她们动手。

谁知道在她们眼里有些凶神恶煞的顾砚,只是用手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顾砚:“别叫。”

几个女同学疯狂点头。

混战中,谁也没注意到这个角落。

沈夫人太飒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