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太乖了怎么宠
  • 夫人太乖了怎么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烟雨江南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谁派来的
点击阅读
杨悦悦原本应该在出任务期间不幸身亡,哪知道再度睁开双眼,没有上天堂也没有下地狱,而是穿越重生到另外一个女孩身上。原主是个十八线小艺人,被妹妹设计陷害,不光身败名裂,还丢了性命。杨悦悦决定替原主报仇,她一边虐渣一边搞事业,没多久便从小艺人成了顶流……

《夫人太乖了怎么宠》精彩片段

帝都。

《那些田园时光》真人秀录制现场。

一楼。

“啪!”杨悦悦苍白瓜子脸狠狠被扇了一巴掌,打得她脑壳嗡嗡作响,等她恢复听觉,陈导的咸猪手已经伸向她及膝纱裙。

杨悦悦心惊,摇头想躲开那只咸猪手,可不知什么原因,她现在浑身无力,还可耻的出生一股不受控制的燥热感,恨不得对方动作快些。

直到脑海里闪过男友郭启轩的脸,她咬紧下唇保持最后一点清明,用尽全力呼救:“救命啊!”

“咔嚓!”像听到她的心声一样,紧闭的房门突然被打开,郭启轩的脸出现在门口。

杨悦悦心里一松,趁陈导回头的瞬间,她用力踹向对方下体逃开,满眼委屈朝门口的男人扑过去:“启轩,救我!”

谁知郭启轩恶狠狠抓住她手腕:“*!一大清早你竟敢背着我和陈导这老男人苟且!想红想疯了吧?好!外头正好有记者在!我成全你!”

杨悦悦不敢相信男友见死不救还要去叫记者,刚想追上去,门口又来另一个女人。

她的继妹杨真真。

“启轩,你这是怎么了?”杨真真那欧式整容脸满是好奇,直到看到她和屋内的陈导时,突然震惊捂住嘴巴:“呀!姐姐!你竟然能和陈导......来人啊!出事啦!”

她一边喊一边和郭启轩使了个眼色,后者冷冷一笑,直接去叫人来。

轰!电光火石间,杨悦悦什么都明白了。

怪不得她喝了男友给的橙汁后会莫名头晕,等她回过神时已经被发生了之前那一幕,原来是他们搞的鬼!

悲伤、愤怒、心寒等情绪一涌而上,她刚要找他们算账。

“刺啦”一声,纱裙被人从后背撕开,陈导直接压上来。

“啊!放开我!”

杨悦悦想夺门而逃,不想杨真真动作更快,得意锁上房门,眼角的狠毒让人不寒而栗。

逃生无门,杨悦悦只能拼命反抗,可换来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巴掌,直到她意识远去.....

看到身下的女人终于不反抗,陈导三角眼布满猥琐,伸手过去要解扣子,丝毫没发现杨悦悦又缓缓睁开眼。

咦?她不是在行军中遇到森林瘴气中毒身亡了吗?怎么又活了?

杨悦疑问刚起,一些陌生的画面走马观花一样划过脑海,她还没来得及惊讶自己竟然成了杨悦悦,突然胸前一凉。

看到伏在身上解扣子的*人,她眼神一凛,先在身上点了下穴位暂缓药性,再抓住对方的手用力一折。

“啊啊!”手腕当场脱臼。

回想原主的悲惨遭遇,她觉得还不够,拿过桌上的橙汁就往对方嘴里灌,膝盖同时撞向男人裆部,准备让他加入女人行列,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动作一顿。

一门之隔,杨真真听着里面传来男女发出的语气词,精致硅胶脸刚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哼,杨悦悦,让你跟我抢男人抢家业,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不想得意不过几秒,房门突然被打开,一只手抓住她衣领直接扯了进去,下颚被捏紧,被强行灌下半杯橙汁,直接被扔到陈导身上。

“咳咳......怎么会是你!”杨真真抹掉嘴角的橙汁,见鬼一样盯着眼前犹如女王一样睥睨自己的杨悦悦,满眼不可置信。

她不是中了药和陈导正HIGH,现在怎么跟没事人一样站在这儿!

还没理清为什么杨悦悦这*会没事时,突然她小腹一热。

想到橙汁里加了什么,杨真真硅胶脸越发苍白,慌忙伸手要去扣喉咙,却被杨悦悦一把捏住手腕,清冷眼底的愤怒足以将她烧成灰烬。

“扣什么?妹妹不是最爱喝橙汁?整个剧组就你带了,还加了料送给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好东西就得分享,你和陈导也一起尝尝!”她特别咬重“一起”二字。

杨真真脸色顿时苍白,强忍着哼哼:“别......杨悦悦,你放开我!唔.......”

陈导也抖着脱臼的手爬过去哀求:“杨大小姐,我也是被她威逼利诱的,求放过。”

他见过杨真真的真容,比路边扫大街的阿姨还丑,要他和那样的整容怪为爱鼓掌,他宁愿去死。

“放过?”杨悦悦想起原主的悲惨,声音冷如冰霜:“我放过你们,谁来放过我?既然你们俩这么喜欢玩这种把戏,那就好好玩个够!”

话音刚落,外头传来密集脚步声和郭启轩的说话声,杨悦悦起身,居高临下盯着已经情不自禁抱在一起的俩人:“听,还有观众来了呢,你们俩好好表现,可千万不要让外头的人失望啊。”

说完她扫了房间一圈,一个翻身,轻而易举跳出了窗户。

看来她身上的轻功没有消失啊。

杨悦悦刚出来蹲下,房门就被人撞开,郭启轩一马当先,愤怒指着里头翻滚的俩人:“你们看!就是陈导他玷污我女朋.......”

未出口中的“友”字生生被地上缠绵享受的硅胶脸给卡在喉咙。

怎么会是杨真真?杨悦悦呢。

记者们本来听影帝郭启轩说女朋友被出轨已经是大新闻了,没想到来了才知道是一线女星杨真真和陈导滚床单,不,滚地板。

而且俩人极其投入,来了这么多人都没停,还继续给大家现场表演艾薇。

众记者一愣,很快又回过神来,管它影帝女友红杏出墙还是一线女星和导演那啥,那都是移动的钞票啊!有了它,不比辛苦蹲点当狗仔强?

一时间镁光灯四起,对着俩人咔咔拍照,生怕错过独家头条!

“怎么会这样.......”郭启轩完全愣住,直到十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轰赶记者:“住手!都别拍!都给我出去!”

可惜记者们压根没鸟他,还全方位多角度将一线女星的举动神情拍下来,直到郭启轩叫来了保安,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盯着里头浑身狼狈的杨真真,再想到活活被打死的原主,杨悦悦眸色清冷,这只是开始而已。

他们害死了原主,她会替她复仇,好好活下去。

不过眼下得先离开一楼,她现在这副样子,要是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幸好一身轻功还在,杨悦悦扫了眼四周,看到楼上窗户开着,她动功提气,轻轻一跃,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好像没人。

她窃喜,翻窗而入,推开其中一间房准备找件衣服换上,不想一开门就撞上一具温热。

杨悦悦抬头,就撞入一双凌厉漂亮凤眼。

男人?

她直觉上下扫了眼前人,等她看到男人下身仅仅简单围着一块白色布巾时,脸蛋一红,想也没想,一巴掌甩过去:“流氓!”

这男人怎能这么......不知廉耻,青天白日的连衣服都不穿。

李享捂住右脸,脸色黑得能滴出血来。

他刚锻炼完毕,洗完澡出来准备倒杯水喝,发现房间多了个女人不说,还无缘无故赏了他一巴掌。

他活了二十八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请他吃五指锅巴!

凤眸怒火嘭的烧起来,他刚想吩咐助理贺彬将眼前这个疯女人给扔出去,不想脑袋一晕,熟悉的痛感侵占他的大脑,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

非礼莫视,杨悦悦看到他*,刚想跑路,谁知眼前一闪,男人直直倒在地上挺尸。

这是?

她眼尖看到他脸色越发苍白,此人有疾。

出于医者本能,杨悦悦立即上前,左手按住男人颈侧,右手搭在他脉门。

气弱体虚,牙关紧闭,是先天不足引发的轻微癫痫,说是轻微,但这是急症,如果不治疗及时,小命难保。

此病针灸最见效,要是能辅以鬼门十三穴,必能药到病除,可她手上没有银针。

她四处张望,突然看到床底下那透明箱子,上面几个盒子写着“药”字。

她眼前一亮,将箱子打开一看,除了一些她没见过的药外,还有个针灸包。

她心中一喜,立即将银针拿出,按鬼门十三穴一一下针,一针一弹,刚施完最后一针,原本脸色青紫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

“呃!”

看到男人闷哼出声,杨悦悦松了口气,拍拍手起身,去衣柜里找了套睡衣换上准备离开,不想一开门就遇上另一个男人。

“BOSS,您总算起来了,蔓蔓她......你谁?”作为自家BOSS贴身助理,他不过下楼吃了个早餐,怎么一回来房间多了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他觉得非常眼熟。

花一秒时间搜刮脑袋,贺彬很快搞清楚眼前穿睡衣的女人是谁,黑料身天飞的十八线女星杨悦悦!

他又伸脑袋往里面一瞅,好家伙!他家BOSS一身疲惫倒在地上,围在腰间的浴巾也被拉到不可言说的位置,一看就是刚被蹂躏过!

满身黑料的十八线女星与帝都最年轻大财阀共处一室,女的穿着睡衣,男的不近女色却衣衫凌乱,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用头发丝想想也知道怎么回事!

“啊!!”一阵土拨鼠尖叫过后,贺彬冲进房间,一边护着自家BOSS一边打电话:“喂,妖妖灵吗?我报案,这儿有女人青天白日侵犯他人!”

杨悦悦还在搜索原主脑海妖妖灵是何物,很快就有一群蓝衣大汉过来,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男人后,一左一右将她架起,直接上了一架会跑的铁盒子。哦不对,是警车。

——

帝都第一人民医院。

李享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到了医院高级病房,屏风外,贺彬正在和医生说话。

“病人身上的针管经检测并没有任何药物残留,并且这些针管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都排列在你们中医口中的穴位上,非但没有害处,反而加快了病人身体恢复。”

“你的意思是,那女人反而救了我们BOSS?”

“是的。”

“那BOSS什么时候能醒?”

“现在醒了,进来。”

“BOSS,你醒了,没事就好。”贺彬惊呼出声。

“嗯,那女人呢?”

听见李享一睁眼就问那女人,心里不免有些打鼓,但还是一五一十的回应着:“杨悦悦现在应该在公安局,当时你昏迷不醒,又*,我以为……”

“那女人就是杨悦悦?”

“就是她。”

剑眉蹙成一团,李享揉了揉肿胀的额头。

难怪爬窗打人一条龙顺溜得很,原来是她。

呵呵,戏演得不错!害自己犯病又救自己,这不,顺利让自己欠了她一个人情,手段也可以,是个人物。

李享冷笑。

这时,门口又撞进一个人,着一身休闲服趴到床边,握住他的手,娇俏的脸上满是后怕,积蓄已久的泪水悄然流下,活泼可爱的小公主变成了小可怜。

“哥!你醒了?没事了?都怪我,不该让你陪我来参加节目的,你知不知道你都要吓死我了。”

她这次第一次来录真人秀,心里没底,正好他有空才撒娇叫他过来陪自己,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儿。

“别怕,哥没事。”

这病从出生到现在跟了自己二十八年,这种濒临死亡的事他经历多了,早就麻木了。

她上下打量一番,确定哥哥没事儿才松了口气:“那就好。对了,我哥这是怎么回事?听说还来了警察,有个女人从我哥房间被押着出去,怎么回事?”

贺彬立即将事情的经过和医生的诊断讲出来,李蔓听说竟然是杨悦悦救了她哥,有点惊讶:“竟然是她,她还会救人,她不是只会买热搜和拜金吗?就和她妹妹杨真真一样,听说早上杨真真和节目组陈导叠馅饼了。”

“你怎么知道早上那幕不是她的手段?”李享轻哼。

身为帝都最年轻大财阀,见多了女人上位的手段,这种黑料满天飞的女人为了什么,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怎么回事。

“那哥你打算怎么办?”李曼问。

“还能怎么办?花钱划清界限。”李享随手从床头撕下一张支票递给李蔓:“蔓蔓,既然你认识她,那帮哥把这个给她吧,能用钱打发的就免得落人口舌。”

……

另一边,杨悦悦灰头土脸的从公安局走了出来,身上还是那件长裙,只不过套了一件宽大的T恤,明明是不伦不类的穿搭,硬凭着她那张脸变得惊艳,秀色可餐。

不过秀色是填不饱肚子的,她从昨晚饿到现在,又在公安局呆了两个小时,我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吃一餐。

正好,公安局对面有间餐厅,她二话不说走进去。

“陈导,关于今天您和杨真真的新闻,请问您有什么想说的吗?会影响您新电影的选角吗?”一进门,墙上就播放着今天的头条爆点。

杨悦悦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不等她嘴角的冷笑咧开,便觉头上一痛,一道女声从背后传来。

“你可真会给我惹麻烦啊,人没出名,就被抓去局子,好像还惹了帝都大佬?你不知道我接到公安局电话的时候,我魂儿都要吓飞了!”

杨悦悦回头看着跟前的短发妹子。

“遥遥?”

“对,正是被你折磨到多张出几条皱纹的我!”张遥替杨悦悦拢了拢衣领,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嘴上气不过的抱怨个不停。

“哟!连这儿都播着你妹妹的热点新闻呀?活该!听说她一大清早和陈导免费拍了好一会儿艾薇呢,我真后悔昨天回家陪我妈过生日,这才错过这出好戏!”

“不过像她这种人,出事儿是迟早的事儿,为人嚣张跋扈!还到处发通稿黑你,这次可真是罪有应得,好好的正道不走,偏要玩这些脏的恶心人。微心影视说什么都不会再用她了,正好,这次也轮到你蹭蹭她的热度,趁机反击澄清黑料,咱们翻身的机会来了”

微心影视,正是陈导在的影视公司,他是小股东之一。

张遥越说越兴奋,仿佛她已经带着杨悦悦站在最佳女主角的领奖台上,杨悦悦手捧奖杯感谢自己这个辛苦的经纪人。

听到微心影视,杨悦悦嘴角微抽,他们这次电影不仅不会用杨真真,更不会用她了,毕竟她将陈导那老色胚胖揍了一顿。

而且那样的公司,打死她也不合作。

不过面对张遥殷切的目光,她还是不忍心让她不开心太早,轻*了下头:“再说吧,我饿了,先给我来碗面再说。”

张遥听到她肚子咕咕叫,顿时主动点菜,可不能饿了自家艺人。

却不想这一幕正被角落里的狗仔拍到,此刻他正一脸兴奋的对着手机语意不详的说着什么。

“宝宝们,果然跟着焦点走有糖吃,感兴趣的把火箭刷起来。明天的头条就是一线女星杨真真被十八线小花陷害,只为争抢微心影视资源上位。”

“谢谢小宝爱美丽的火箭,想看主播诈这两个人?宝宝的要求我肯定满足,咱们走着。”

……

十分钟后,杨悦悦嗦完最后一口面,顿时满血复活,刚想起身回家睡一觉再说,突然肩头一沉。

“你就是杨悦悦的经纪人吧,我刚录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相信你们会感兴趣的。”

狗仔小心的手机*胸旁的口袋,小幅度晃动着手机的录音笔,他脸上奸佞的笑让杨悦悦心中不耐升至极点,刚想转身离开便被张遥拉住:“等一下。”

出于经纪人的职业习惯,张遥不想得罪这些能把黑说成白的人,不管他刚刚拍到了什么,统统买了完事儿,方便又轻松,反正她家艺人不出名,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说着,她伸手递了叠钱过去:“刚刚你拍到的东西,我们买了,赶紧走!”

“宝宝们,这人果然是心虚,杨真真的事定是这两个人搞出来的,真是卑鄙!”

一把推开张遥递过来的钱,狗仔退开两步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直对着杨悦悦和张遥的脸说个不停。

“十八线的女星为了火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真以为把真真拉下马就能轮得到她上位,抢到微心的资源了?微心影视是数一数二的大资源,她怕是一辈子连个龙套都捞不到!出门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诶呦!”

话还没说完,狗仔只觉膝盖一痛,冷汗直流,整个人下意识的跪倒在地,手机脱手滑了出去。

杨悦悦松了手上的内力,捡起地上的手机随意的扫了两眼,嗤笑出声。

“你们是没长脑子吗?且不说我有没有陷害一线女星的能力,若是我真做了什么,会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等着狗仔录像吗?这家店有监控吧,随便你们查,但凡我做了什么有愧于心的事儿,再来找我的麻烦。”

手机的柔焦滤镜下,杨悦悦脸上的不屑也多了一分矜贵,美人蹙眉,别有一番风味。

弹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屏幕另一边的人不约而同被她惊艳到了,可杨悦悦却想是懒得再搭理他们,捏着麻穴把狗仔提了起来。

“至于你,说!是谁派来的?”

口中虽是问句,可手下微微用劲,让狗仔苦不堪言,酸麻遍布全身,此时他根本说不出一句话,可在直播中,他这幅作态更像是心虚。

直到他快喘不过气来,她才手劲微松。

狗仔刚松一口气想要狡辩,可抬眼看见杨悦悦,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小声开口。

“是一位一线女星。”

杨悦悦不满的皱眉,手劲加重。

狗仔吓坏了,顾不上正开着的直播,大喊出声:“姑奶奶,我真没办法继续说了,求你,给我留口饭吃吧。”

“和我有冲突的一线女星不多啊。”见他不愿意说,杨悦悦故意说了声,随后放开他:“滚!”

一得解放,狗仔连爬带滚离开,连手机直播画风从杨悦悦滚粗到原来是杨真真的人,杨悦悦好好飒求关注等话也没空理会。

收拾好狗仔,杨悦悦拍了拍手站直。

很好,杨真真,你算计我不成,身败名裂成这样了还让人来污蔑我,想靠黑我翻身继续当大明星?可惜我不是原来软弱无能的杨悦悦。想当一线女星是吗?那我就把属于你的抢过来!我还要当影后!我看你能将我怎样!

旁边,张遥听到狗仔的话这才知道对方要黑她陷害杨真真,而那个幕后黑手十有八九就是杨真真本人!

她气到不行,刚想骂街,不想门口突然响起一阵巴掌声:“好!干得漂亮,对待狗仔就应该这样!”

张遥见到来人,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热情的迎了上去。

“蔓蔓,你怎么在这呀~我们悦悦看见你来都高兴傻了,前几天还跟我说从你的新电影里学到了不少,希望有机会向你请教呢。”

杨悦悦也回头看着来人,只见一华服女子,朝自己跑来,脸上满是赞赏。

这,这是谁呀?蔓蔓?李蔓?

夫人太乖了怎么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