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竹马暗恋我
  • 腹黑竹马暗恋我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污婆汤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是我主动的
点击阅读
赵亦宁是个追星族,她喜欢了男神整整十二年,也因此浪费了交男朋友的时间,如果不是好闺蜜的弟弟一直陪伴在身边,她可能早就与男人绝缘。起初她一直把肖望当成邻家弟弟,直到那一天他为了她与别人大打出手才明白,原来不知不觉间小奶狗已经成了真正的男人……

《腹黑竹马暗恋我》精彩片段

程慕的世纪巡回演唱会首站就到了我所在的S市,我花高价买的黄牛票,却只是呆在“山上”安静的看了两个小时的人头攒动!

准十点,我出了体育馆的大门。

夜雨携着一阵阵的凉意迎面袭来,脑子里涌现的是两年前离开他那个晚上的场景。

也是这座城,也是四月的夜雨……

而两年过去,我依然狼狈且孤独!

我下意识的拨通了肖望的电话,事到如今怕也就这么个闺蜜弟弟不嫌弃我了,毕竟就连肖希都过上了忘我的豪门阔太生活。

“嘿,小宁啊!”

“没大没小,叫姐姐。”

肖望这厮贼贼一笑:“好的小宁!”

算了,也不差这么一次了:“‘老爹烧烤’,过来看我喝酒!”

“诶?”肖望惊诧的叫道:“不是戒酒?信不信我告你妈去。”

我撇嘴甩下一句“等你”就直接挂了电话,他会来的。

哪怕不看在咱们曾在一个院子长大的情分,不惦记我和他姐的友谊,但我们两家三代的世交绝不是虚的。

目前最要紧的是,我得趁着他来之前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不想,一斤白酒才灌下肚——隔壁桌坐人了。

“太可惜了,程慕的演唱会门票也太难买了,黄牛票又贵,位置还不好……”红发小妹一脸懊恼。

“啧啧,不就是个唱歌的吗?”一旁的黄毛小哥颇为不屑。

红发小妹很是不满:“有本事你也长得帅又会唱啊!切!”

“帅?哦,倒是想起来了!”黄毛小哥突然一脸神秘的用了气音:“跟你们说,我可是听说了,程慕这么些年不是一直跟那个什么女演员炒CP嘛,他俩只是*关系,其实他早被公司大佬*了,还是个男的哟……”

黄毛小哥说得正是恶心的时候,我这酒意也开始上头了,气愤之情汹涌而来!

程慕有多清高我是知道的,就连当初为了红的CP档也是公司高层强压下来的,这些人明明不知道真相为什么要嘴贱呢?

“还有啊,想当初……”

妈的,还说?

“闭嘴!!”

我晕乎乎的站起身冲旁边桌那四五个正在八卦的后生吼道:“不准说了!”

可我似乎踢到了铁板,那黄毛立马一脸轻蔑的迎上来:“哟,哪里来的欧巴桑,怎么着,你是程慕的谁?老子还不能说了?”

欧巴桑?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子邪胆,*起桌上还没开的一瓶白酒直接招呼到他头上了……

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面对对方四五个血气方刚的后生,单枪匹马且“年迈无力”的我简直是被按在地上摩擦,也就烧烤店老板还在为我这个老熟客周旋奔走!

然后,我挨了俩嘴巴子。

就在我以为我今儿这坎怕是迈不过去了的时候,只听见门口一声如虎啸般的怒吼:“狗日的,给老子放开那女孩儿!”

瞧,望仔说的“女孩儿”,可不是欧巴桑哟!

我就这么满足的爬到了一边,又看着望仔把那几个后生摔摔打打了好几遍,那孔武有力的样子……

很帅!

我很欣赏!

“走吧!小宁子!”

随着肖望长臂一捞,已经醉醺醺的我被他扛在了肩上,倒挂的姿势让我一阵胃里翻腾。

脸火辣辣的疼,恨不得连说话都张不开嘴了,可胃里的翻腾还来了个雪上加霜。

“呕……”

“咦……”肖望满是嫌弃的塞给我一包纸巾:“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我这车才买一年啊,被你吐得异味洗都洗不掉,没人敢坐了!”

“嘿嘿,抱歉了我的弟,姐给你通通风!”说着我连忙把车窗摇下,那雨便哗啦的飘进来了。

“哎呀!”肖望又忙升了起来:“疯了你,小心感冒了,头疼死你!”

我委屈的把手交叉拢进袖子里:“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要怎么做才好?”

十多年呀,不管我怎么做尽一切,程慕却始终态度暧昧不明……

肖望突然就垮了脸!

“赵亦宁,他到底有什么好的?”

“谁?”

“还能是谁?”

我不想做声了,是羞耻、也是不愿提及的失败。

我苦追程慕多年的事在亲友中几乎人尽皆知,我就是那个女儿家不听劝告、不知廉耻的最好例子。

见我不做声,肖望却铁了心要说他:“就因为他帅,会唱歌?不就是个渣滓吗?值得你这样?”

“肖望,别说了!”我沉声制止道。

肖望却只愤然继续:“你围着他转了那么些年,石头都该化了!”

“你闭嘴!!”

“我可以闭嘴,那你自己倒是争气啊!别每次都为了他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再回头一个电话喊我给你擦*。”

肖望那双清澈的葡萄眼里燃着熊熊怒火,我也被他激得羞愤难当。

“好!!嫌我是吧!我以后再也不麻烦你了,停车,我自己回去。”

当我不要面子的?

肖望当然没停车,他又吼回来了:“行啊,有骨气是吧,别说以后,之前我帮你那么多,你欠我的怎么办?”

雾草,还翻旧账,这么没风度?

“你要钱还是要换新车,说,反正我不欠你。”我是真来火了。

“我要人,你倒是给啊!”肖望压低了声音。

“啧?”我无语望向他:“有病是不是,好歹我也大你几岁,别一年四季把这种龌龊的玩笑话挂嘴上行不行?”

肖希那个虎婆娘听见了该怎么想我,她可是最宝贝她这个弟弟,生怕他被人糟蹋似的。

可他了?

一和我吵架就是让我“以身相许”……

调戏我这个姐姐辈的,有意思?

肖望这厮闻言却是直接把车停下,他甚至转过大半个身子和面对面严肃的说道:

“这事儿我从来不是开玩笑!”

我陡然一惊,似乎酒都醒了,背后甚至沁出了绵密的汗。

这时我才懊恼的正视到,尽管他穿着开裆裤追着我和肖希玩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可人家已经长大了呀!

还有,他这是把车停哪儿了?

“你你你……干什么吓人!”我连忙一边警惕的坐直身体一边去摸索车门锁。

“哈哈!”

肖望却一拍大腿笑得大板牙都出来了:“怂样,来,陪你喝一瓶!”

这厮生得白净、又爱笑,尤其一双圆溜溜的葡萄眼更是幼嫩得人畜无害。

此时,他正晃着一瓶红酒,浑身都染上了如巫婆般诱人的魅力。

我:“不告状?”

肖望:“当然不!”

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贪酒,更不该信他的……

浑身汗黏黏的、骨头也痛痛的,朦胧中我感到空间逼仄得难受,还有一股子不明暖风直往我脸上扑。

哎,痒死了!

我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打算翻个身,却不料被蟒蛇缠身似的动弹不得,同时,耳边有了声响。

“再睡会儿,醒来就不难受了哈!”

这含糊的男声有着我所熟悉的音色,以及,那令我难以接受的宠溺?

我陡然睁开眼,面前赫然是一张放大的男人脸;白皮、寸头、瓜子脸,两颊饱满得跟刚出锅的细面包子似的……

他的下巴冒了一层密密的青色,在他有意无意的动作下扎得我额头痒痒的。

肖望这孩子……

什么时候就长大了呢?

还……

惊觉到身体的变化,我倏然起身并开始疯狂往身上套衣服,脑袋一片空白。

肖望听闻动静也迅速坐起,他一边往上调着车座一边伸手拽我的胳膊:

“小宁,你听我……”

“啪”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甩了一个耳光过去,可那响亮的声音一传来我又习惯性的说了句“对不起”,随即我拉开车门就跑。

等我双腿绵软的跑了两步后我又后悔了,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尽管我是奔三了、比他大、这两年还总是给他添麻烦,但我好歹也是个正经的清白姑娘家,他怎么就能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越想越生气!

五分钟后。

“小宁,你放心我一定会……”

“闭嘴!”我无力的靠在车窗边,始终没勇气再看这厮。

要不是我手机没电、包又在他车上、还搞不清这是哪个郊区公园;我才不想坐他车回市中心呢!

肖望驱车在红灯前缓缓停下,那语气越发的低三下四:“你打我骂我掐我都行,别生闷气,这事儿已经发生了,我保证会对你……哎?别呀!”

见他一把薅住我松安全带的手,我烦躁的吼:“放我下去,我还不起你的油钱!”

“哎呀,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

我狠瞪着他试图威胁:“咱们就当没昨晚的事,都不准提,更不准泄露半个字。”

双方父母和肖希那个虎姑婆,但凡这其中有一个人知道,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可那是事实啊!”肖望一脸为难的样子:“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自己做过的事总不好不认!”

“我喝醉了,不记得了,不需要你认。”我决定咽下所有损失。

然而。

“我又没喝酒。”肖望一脸无辜。

我咬咬牙试探的说:“意思是我发酒疯对不起你?好吧!那就更不应该……”

“不是,是我主动的。”

这特么……

我气得脑袋充血,当即就抱着他的手臂狠狠的啃了一口,不顾他吃痛的叫喊我径直下车走了。

肖望则迫于后面车子多次的喇叭提醒,他只能驱车直行过了十字路口!

拿着包里应急用的现金,我喊了出租车去公司,还有两个半钟头才上班,我摊开用来午睡的折叠床睡起了回笼觉。

其实我真不必为这件事难过,呆在程慕身边也有八年多,哪怕是他喝多了也没越过那条线去。

既然他不要,我给谁不都一样吗?

可一想到这人竟然是肖望,我觉得整个人都怪了!

腹黑竹马暗恋我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