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宿主她飒爽又蠢萌
点击阅读
叶依楠的美好人生在风华正茂的年纪戛然而止,她在死后怨气难消,一直在地府游荡。因为把一只路过的倒霉鬼拍的魂魄四散,所以被逼迫着绑定冥使系统,自此穿越三千小世界,开启收集魂魄碎片的任务。第一世,她成了豪门落魄千金,不光被渣男恶女骗光了全部财产,还被残害致死……

《快穿宿主她飒爽又蠢萌》精彩片段

“哗啦……”

兜头一盆凉水。

“说,秘方在哪儿,否则老子先剁了你的宝贝弟弟!”

叶依楠刚一睁开眼,就得了这一番境遇。

她微掀眼皮,两个着黑色西装的大块头保镖映入眼帘。旁边立着位温柔娇弱的女人。女人一袭白裙,长发扶风,很是俏丽美好。

很好,已经许久没见过那个不要命的敢这么作践她了。

可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请宿主接收原主记忆――]

叶依楠捋了捋,得知自己现在所用的这具身体也叫叶依楠,出生江城香料世家,十三岁时,父母亡故。留下她和一个小她三岁的弟弟,叶逸瑾。

因父母是在赶回来给她过生日的路上出的事,所以叶逸瑾一直很恨她,至死都没给过她好脸。

除此,原主还有一个未婚夫,名叫洛杰。洛杰本是孤儿,叶父见其在制香上颇有天赋,领回来收作学生。谁成想他根本就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一边与原主的堂姐叶怡欣勾勾搭搭,一边又贪恋原主手中财产不愿退婚。

原主自十三岁起,以一己之力扛起家里公司,保护叶逸瑾,还得时刻谨防对她手中祖传香料秘方虎视眈眈的小叔一家。

直至原主二十三岁这一年,江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洛家找回了身为私生子的洛杰,而此时叶怡欣也已怀了他的孩子。

为了扫除原主这个障碍,他们彻底撕破脸皮,拿叶逸瑾的命威胁她。

原主无法,只得交出秘方。

但他们并未就此收手,又威胁原主与洛杰领取结婚证。洛杰作为她的丈夫,名正言顺获得财产继承权的第二天,原主与其弟双双死亡。

而洛杰将原主身后的产业与洛家合并后,一跻成为江城首富。并在原主死后半年不到,就与此刻站在她眼前的这位俏丽美好的叶怡欣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婚后儿女双全,幸福美满。

“宿主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系统声音传来。

“我要找的魂魄碎片与这些乱七八糟的货有关?”叶依楠垂下湿哒哒的眸子。

“货?”系统卡壳了一下:“无关。”

叶依楠手腕微动,轻易就挣脱了绑她的绳子。

见她神色不对,系统怔愣:“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弄死这帮挡道的,去找目标碎片啊!”

“不可!”系统大惊。

“为何不可?”叶依楠蹙眉:“你不是说,我的任务是找到碎片,改变他注孤生的命格,从而拿到他的魂魄碎片吗?”

“杀人犯法啊!还有,你的主要任务的确是收集……魂魄碎片,”系统声音颤了一下,仿佛忌讳提及叶依楠口中的那只鬼:“但占了原主身体,就得替她改写悲惨结局,否则任务也会失败。”

叶依楠:“……”

系统再接再厉:“宿主,你在冥府徘徊多年,不愿入轮回,是不是因为心中怨恨难消,又记不起前尘?若任务失败,被彻底抹杀,你可就什么都不会知道了!”

“……你在威胁我?”叶依楠寒意森森。

系统:“宿主冤枉,我在分析利害……”

“嘭、嘭”两声。

系统在叶依楠放倒两个保镖的一瞬,明智消了音。

“废物,抓住她!”叶怡欣气急败坏。

这具身体太弱了,叶依楠还没跑出密林,已力不从心。

“站住,站住……”

眼见就要被追上,叶依楠望了眼面前的坡道,一咬牙,抱住头,果断将自己团成个球滚了下去。

“真狠!”系统瑟缩了一下,紧急提示:“宿主注意,碎片就在前方,他这一世叫贺知舟。”

叶依楠忍着疼痛,迅速爬起,丈量好安全距离,冲向路中间。

车子发出尖锐的急刹车,堪堪停在她面前。

叶依楠拉开车门,只见后座上正坐着一个男人。

他刚毅的轮廓似精心雕刻,五官端的鬼斧神工,整个人看上去矜贵又禁欲,实属妖孽级的好颜色。

这样的也能注孤生?

叶依楠觉得费解。

贺知舟慵懒中暗藏冷意的眼神瞥了过来

叶依楠迅速上车,手中刀子咻地逼近他脖颈大动脉,威胁:“快走!”

系统奔溃:“宿主,你疯了吗,这是你的目标任务对象,杀了他,等于自爆!”

它一惊一乍,啰啰嗦嗦,叶依楠只觉脑仁嗡嗡嗡的疼,说不出的暴躁:“闭嘴,看着。”

系统:“……”好想换宿主。

越来越多的保镖围来,车窗上响起啪啪啪的拍打声,叶依楠瞥了眼,刀子往前一寸,贺知舟的脖颈上瞬间冒出血珠。

系统紧急警告:“宿主,原主没这么残暴,你不能为所欲为!”

叶依楠:“……”

她直觉眼前这个男人绝对够冷血,见死不救他做的出来。便想着先引起他的兴趣,渡了眼前难关。

叶依楠在赌!

审视的目光移开,贺知舟给了司机一个眼神,车子缓缓启动。

“赌赢了呢!”

叶依楠睫毛微垂,缓缓收了刀,往后退了退,学着原主模样,戒备又歉疚:“一时情急,抱歉!”

贺知舟也正打量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倒是生了一张罕见的精致面庞,漂亮的眉宇下一双桃花眼更是无可挑剔。身材高挑,一袭湿透的职业套装,将她的完美曲线展露无疑。

美则美矣,就是冷的距离感十足,浑身带刺,好似觉得全世界都会伤她。

看见她的第一眼,贺知舟蓦地生出一股子奇怪的亲近感与占有欲,就仿佛她本就是他的。

但这怎么可能?

此女绝对有古怪!

“我救了你,怎么报答?”

连嗓音也勾人。

叶依楠:“你要什么?”

“叫你*我的人,没告诉你我要什么?”贺知舟暗藏探究。

“*?”还是个多疑的,叶依楠无语:“我被人追,只想搭个车甩开他们。”

当然,还有会会他,但这个不能说。

贺知舟眸子眯了一下,戾声:“下去!”

好吧,她错了,就这破性格,即便有好皮囊也改不了他注孤生!

叶依楠磨了磨牙,但转念一想当务之急是确保叶逸瑾安全,至于他,来日方长。便照着原主样子,面目表情道了谢,冷艳利落下车。

车门还没关上,车子便已绝尘而去,要多绝情有多绝情。

北风刀子似的刮在脸上,身上湿哒哒的衣服冻的僵硬,叶依楠顶着烈烈寒风刚到家门口,便瞧见了着一身黑白相间运动服,透着股子青春活力的叶逸瑾。

他正在讲电话,语气温柔:“嗯,我过去接你。”

挂断电话,一抬眸,瞧见了叶依楠。

即便她此刻冻的站都站不稳,*露在外的皮肤上遍布擦伤,他也只是怔了一下,随即漠然转头,走向跑车。

叶依楠心底漫出浓重的难过,这是原主残留的情绪。

“阿瑾,外面不安全,你先待在家里,”叶依楠故作出属于原主的内疚、心疼:“姐姐很快就能处理好,绝不会让他们伤害……”

“不要这么叫我!”叶逸瑾厌恶的打断她。

叶依楠:“……”好想弄死他!

“原主极宝贝她这个弟弟,弄死他,原主怨气暴增,任务也会失败。”系统激动:“还有我早就想说了,你脑补着千刀万剐谁都行,但行为上必须遵守原主人设,不能OOC。原主自十三岁摸爬滚打到现在,除了对叶逸瑾温柔外,虽对其他的人都充满戒备,惯用冷漠疏离的外壳保护自己。但本质上既不凶悍,也不残暴。”

叶依楠阴恻恻:“你说我不仅凶悍,还残暴?”

系统一个哆嗦:“总之,你注意点!”说完赶紧溜。

“好吧,装也要装成原主性格是吧,破规矩真多!”叶依楠心累,面无表情拉起叶逸瑾胳膊往院子里走。

叶逸瑾毕竟已经二十岁的大人,一把将她甩在了鹅卵石地面上。

腿部、胳膊肘子与手掌,瞬间鲜血模糊。

叶逸瑾见状,本能的往前一步,似乎要拉她,终究却是垂下手,什么也没做。

叶依楠慢慢爬起,一瘸一拐到他面前,紧紧抱住他:“阿瑾,我是你姐姐,怎么舍得害你,你就听我这一次好不好?”

叶逸瑾似要推开她又觉无处下手,冷着声音:“松开。”

叶依楠一点一点松开了他:“我刚才被绑架了。”

叶逸瑾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是叶怡欣……”

她话还没说完,叶逸瑾已是满目讥讽:“你除了嫉妒堂姐,你还能做什么?

你又想说叔叔一家觊觎我们的香料秘方,洛杰看上的只是我们的财产吧?”鄙夷:“叶依楠,连家人和未婚夫你都不信任,你真可悲。堂姐和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要是洛杰,早不要你了!”

真够诛心的!

叶依楠:“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真的不会害你!”

“相信?”叶逸瑾言语似刀子:“你能把爸妈换回来吗?当年死的为什么不是你?”

吼完,他也愣住了!

“呵……”站在对面楼上的贺知舟全程目睹完叶依楠姐弟的举动,幽深的眸子勾出一丝玩味:“有意思!”

她之前说只是搭个车,好像没说谎!

朱辰惊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一脸呆样:“老大,你不是讨厌女人么?”

贺知舟瞥了他一眼。

朱辰一个激灵,立马调整好表情,恭敬道:“老大,我去查叶家。”

贺知舟摸上颈间的划痕,锐利的眸子闪过一丝暗光:“再派个人盯着。”

叶依楠洗了个澡,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走到窗前时,正好发现叶逸瑾从后门往出溜。

系统:“不追么?”

叶依楠冷笑:“原主对他掏心掏肺的好,他当仇人伤害。叶怡欣、洛杰口腹蜜剑,他当祖宗维护。他这么乐意犯贱,我既占了她姐姐的身体,岂有不成全之理!”

系统被她的冷意震慑到,再次没忍住苦口婆心:“你真的不能随心所欲,否则……”

“任务会失败是吧?”叶依楠不耐烦打断它:“我又没聋,你至于唐僧念经吗?”

系统苦逼:“你是没聋,但你不听啊!”

若是普通任务也就罢了,可这事关它家主上性命啊!

但它又不能明着说出来,很愁苦,只得利用她的愧疚:“你就算觉得任务失败,自己被抹杀,一了百了也无所谓。可被你拍散的那只……鬼呢?他会彻底魂飞魄散啊!”

叶依楠看上去虽不爽,但语气却弱了许多,良久,憋憋屈屈:“……现在不只有你吗,哪有旁人?”冷着脸:“定位叶逸瑾位置。”

系统一瞧有戏,殷勤道:“城江路678号,是一栋拆了一半的旧楼。”

叶依楠套上风衣,出门之际,果盘里的刀子吸引了她的眼球,漂亮的眸子扬起一抹兴味,拿起刀子放进口袋。

“嗡嗡嗡——嗡嗡嗡……”她瞥了眼来电显示,摁下拒接。

一连三次,最后一次,叶依楠索性关机。

通话记录里一连串的“未接通。”

叶怡欣紧紧握着手机,原本俏丽美好的面容扭曲,怒骂:“*,竟敢不接我电话!”

她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保镖瞧了眼监控里被五花大绑的叶逸瑾,眼珠子骨碌一转:“要不用他的手机拨?”

叶怡欣这才慢慢镇定下来:“别让叶逸瑾知道是我绑的他。”

保镖粗鲁的扯开叶逸瑾的头套,从他口袋搜出手机:“给叶依楠打电话。”

叶逸瑾吃人似的瞪他:“你们是谁?”

保镖不耐烦的一拳揍在他脸上,威胁:“打给她,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叶逸瑾怎么可能找叶依楠,梗着脖子:“要杀就杀,我死也不要她救!”

保镖巴掌落下的一瞬,突然想起这位怎么着也是叶怡欣的堂弟,看向监控方向,立即拨通叶怡欣的电话请示:“小姐,软的他不吃,得来些硬的。”

叶怡欣神色厌烦:“别弄死就行。”

“是,”保镖挂断电话,阴森森向叶逸瑾:“呵……不听话是吧,那我倒是要看看是我的拳头硬,还是你的骨头硬!”

话音落,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叶依楠通过系统给他显示的屏幕,瞧着叶逸瑾受的这一顿社会毒打差不多了,这才接通另一部私人手机,按下录音键。

“叶依楠,你在哪儿?欣欣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洛杰质问的声音传来

不等叶依楠回答,洛杰又道:“你马上带制香秘方去城江路678号,你弟被绑架了,欣欣正在赶过去的路上。”

叶依楠懒得与他演戏,啪的挂断电话,拨通另一个号码:“我要处理些家事,帮我拖住洛杰。”

话筒对面传来一个男声,温润轻浅:“好。”

系统不知她又做了什么妖,很是心惊胆战:“你干了什么?”

“送洛杰一个大礼!”

叶依楠一脚油门,赶到门外时,便听到了叶逸瑾的嘴硬,以及拳打脚踢声。

“啧啧,揍的真狠!”她打开门,眯着眼,远远瞧了瞧叶逸瑾鼻青脸肿的可怜模样,这才装的好姐姐模样,“焦急的”火力全开扑抱向他。

叶逸瑾好不容易踉踉跄跄撑起的身体,就这样被她破布似的冲了出去。

“嘭……”他肉垫子一样垫在叶依楠身下。

系统目瞪口呆:“……”

报复,绝对是在报复叶逸瑾先前摔她在地上的仇。

“阿瑾,你没事吧!”

看看这举动,听听这话,这是个人能做出来的吗?

周遭涌来保镖,她猛地起身,精准的压在叶逸瑾受伤的胳膊和腿上。

叶逸瑾倒吸一口凉气,她只当未见,一把扯起他,“咚”的塞在身后墙壁上。

叶逸瑾龇牙咧嘴,疼的冷汗直流。

系统:“……”

原来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以后不到万一,它一定注意不惹这个小心眼生气。

“让叶怡欣出来!”叶依楠护在叶逸瑾身前,冷冷道。

“叶怡欣?就是那位被你嫉妒、针对,惹的你未婚夫怜惜不已的堂姐?”保镖嗤笑:“瞧瞧你,冷的毫无情趣,又心肠歹毒,换我是洛杰,也选她!”

叶逸瑾推开叶依楠,冷着声音:“还没闹够吗,来这丢人现眼!”

叶依楠转头向他,倔强的面色中含痛:“阿瑾……”

“看看,连自己唯一的弟弟都觉得丢人,你还活的什么劲儿!”保镖眼神上上下下巡在她身上,色眯眯:“不过,你这模样确实生的绝无仅有,只要你交出秘方,洛杰不要你,我可以让你死前享受……”

“你闭嘴!”叶逸瑾上一步挡在叶依楠面前。

叶怡欣正在监控里瞧着快意,冷不丁叶依楠的眼神乍的怼来,她惊了一下。

叶依楠从与保镖对峙的叶逸瑾身后走出,打开手机录音,她与洛杰先前的通话倾泻而出。

“洛哥和堂姐?”叶逸瑾难以置信的抓向叶依楠手臂。

叶依楠漂亮的眸子暗淡:“阿瑾是不是在怀疑,这是我做的假?”

叶逸瑾眸子微闪,低垂。

叶依楠一点一点取下他抓着的自己的手,仿佛痛心的狠了,面无表情:“阿瑾,在你眼里,我真的就这么不堪吗?”

叶逸瑾咬紧了牙关,面上露出一丝慌乱。

“父母亡故是我的错,”叶依楠盯着他的眼睛:“可若能换回他们,别说死一回两回,就是十回八回,我都愿意。”

不再理会叶逸瑾,她转过身,目光扫视众保镖,冷漠极了:“让叶怡欣出来,否则我就是毁了秘方,也绝不给她!”

“……咚咚咚……”高跟鞋的声音在楼梯上响起。

保镖见状,从楼梯口让出一条道儿。

叶怡欣的身影渐渐出现,一袭白色长裙,纤尘不染。

在叶依楠不远处站定,自上而下打量她一番,语气柔声:“真狼狈,”扬起一抹阴鸷的笑:“堂妹高高在上惯了,如今深陷污泥的滋味如何?”

叶依楠往旁边一步,彻底将叶逸瑾露出来,有心让他看清他的眼瞎心盲:“当初爷爷分家,我父亲和你父亲各得一份制香秘方,家产也是均分。你们经营不力,公司每况愈下,即便拿到我手中的秘方又能如何?”

叶怡欣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总是高高在上的模样。

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凭什么她叶依楠上学时压她一头,在制香天赋上高她一等,甚至还是什么商业新秀、商业天才,而自己处处被她压制。

她不甘心!

叶依楠仿佛没看到叶怡欣面上的恨意,继续:“你难道以为弄死我,你肩膀上扛的那个只会在背地里搞事情的蠢脑子,就能研制出更多的新香料,一举跃在我头上?”

系统发现宿主又玩嗨了,心慌又绝望,决定从下一个位面开始,绝对要硬性给她加注人设影响。

“叶依楠!”叶怡欣气急败坏:“我蠢,被我踩在脚下的你岂不更蠢!”

系统担心她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一连串警告:“跑偏了,跑偏了,快圆回来!”

“我从来没有被你踩在脚下,”叶依楠憋屈了一瞬,规规矩矩:“你不过够卑鄙,仗着能一次一次用阿瑾威胁我罢了!”

叶逸瑾本在对着叶怡欣心痛、愤怒,听到她这么一句,僵硬转头,眸子里慢慢溢出惭愧。

系统瞧着终于将她拽回了正轨,默默擦了把汗:“……”

心好累,这个宿主忒难带!

“好,很好!”叶怡欣气的浑身打颤:“秘方交出来,否则等会洛杰来,我让他和你退婚。”

“我早说过,脏了的东西,我叶依楠不屑留。”叶依楠傲慢又嫌弃:“难不成,你真以为他迟迟不给你转正小三的身份,是我不愿退婚?”

叶怡欣闻言,怔了一下,恼羞成怒:“叶依楠,你找死!”怒目向保镖:“你们都是死的吗?”

保镖得到指令,一蜂窝涌上来,叶依楠瞅了眼身侧的叶逸瑾,捞起两根铁棍,递给他一根:“护好自己!”

叶依楠抬脚上前。

胳膊被叶逸瑾抓住:“对方人多……”

叶依楠:“没事,我练过。”

不顾叶逸瑾的阻拦,她神色淡定捶向前面的大块头保镖。

“自不量力!”叶怡欣轻蔑道。

那保镖也丝毫不当回事的边去抓她手中铁棍,边向叶怡欣:“小姐,待会能不能先给我们几个玩玩?”

瞧着叶依楠被围攻,叶怡欣面上又恢复了平时的温柔娇弱,眼神却恶毒异常:“只要留口气就行,其他你们想怎么玩怎么玩。”

“叶怡欣!”叶逸瑾怒吼。

反正面具已被撕破,叶怡欣也懒得继续跟他装:“我是对你姐手中的香料秘方势在必得,也的确与她的未婚夫在一起很久了。那些假装被她针对、欺负的戏码,也都是演给你看的,你姐没有骗你。”轻蔑的瞧向他:“但这一切能成功,不就是因为她叶依楠高傲惯了,对别人不屑多费口舌。对你倒是愿意解释,可你听吗?信吗?”

叶逸瑾浑身发寒,握紧了拳头:“你以前对我说,她不给我秘方,把我堂堂继承人扔在公司底层,却让外人都觉得她是个极宠我的好姐姐。其实就是为了独吞家里的财产,可见她手段狠辣,心思深沉,也是你挑拨离间?”

“怎么能怪我挑拨离间呢?”叶怡欣嘲讽:“怪就怪你蠢,可怜她恨不得把心剖出来给你,架不住你不接啊!”

“嘣……”

只见方还嘚瑟的保镖头部鲜血直流,瞪大了眼睛,轰然倒地。

场面突然静止。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叶依楠。

快穿宿主她飒爽又蠢萌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