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来种田
  • 捡个皇帝来种田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折来一笑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5:00
  • 最新章节:第003章 人不见了
点击阅读
流年不利!桑果在外出看诊途中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再睁眼,她穿越到古代农家,成了备受欺凌的小农女。原主母亲早亡,留下她与弟弟,继母进门之后只顾得疼自家儿女,对姐弟二人十分苛刻。一个月前,原主爹爹出了事故离世,姐弟二人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面对眼前状况,桑果完全没有在怕的,有现代知识傍身,定能完成逆袭!

《捡个皇帝来种田》精彩片段

一个半大的红薯,一碗稀粥,桑果今天只抢到了这么多,剩下的都进了桑陶氏和她儿女的肚子,在桑家,吃饭就像打仗一样,稍微慢一点儿就没了,人家娘三个一伙儿,桑果可是孤军奋战,而且还要照顾小病猫似的弟弟桑豆,能抢到已经不错了。

很快盆清碗净,桌上只剩下几个空碗。

“还不快把碗撤了,收拾干净!”桑陶氏不满地催促着的桑果,嘴里念叨着:“你爹这个没良心的,他倒好,图省心,早早的去了,丢下一堆崽子,让老娘一个人养活!”

耳边是桑陶氏的滔滔不绝、底气十足的声音,桑果对于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咒骂还是不能习惯,这种吃不饱、穿不暖还备受欺凌的苦日子,她真是过够了,她不过是接到上级命令去给一位重要的犯人做手术,可半路车子压到了埋伏好的地雷。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结果一睁开眼就来到了这种地方。

原主桑果八岁的时候亲娘因为生弟弟桑豆难产死了,后来爹爹娶了后娘,后娘带来个女儿,改名叫桑枝,只比自己大一岁,因为一心想着要嫁给有钱人当少奶奶,所以比她笑的桑果订了亲,她还没有,桑陶氏后来又生了弟弟桑宝,桑果带着弟弟忍气吞声,可后来唯一的依靠,桑果的爹也在一个月前死了。

红薯也快吃完了,估计以后只能喝粥了,这才刚到夏天,等秋收还早着呢,桑果边洗碗边想着,等会儿去山上看看有没有野兔、野鸡之类的,捉来改善下伙食。

正想着,大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扭头一看,看清楚来人以后,桑果的眼神微微一沉,终于来了,闹腾了这么多天,今儿个终于敢上门了。

桑豆吓的直往她怀里扑,桑果摸着他的脑袋,*着,“没事儿,别怕,有姐呢!”

桑陶氏正在剔牙,压根没瞧见人来,又不像别的农家养了狗,外人来了会有个动静,桑家现在连人都养不活了,还养狗呢!

“二娘,赵家婶子来了!”桑果朝着屋里大喊了一声,桑陶氏没好气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桑果啊,脸好些了没?”在赵婶子和赵麒身后,大泽村的村长也走了过来,看见桑果乖巧的笑容,眼底有一抹怜悯,这丫头以前长得那么好看,现在的脸……毁了,也不知道咋了,好好地怎么就生了疮呢,以前流光水滑的小丫头,现在脸上流脓,看着有些反胃。

“啊,好多了!”桑果摸了摸自己的脸,其实还是很痒,在她穿过来之前已经被原主挠的破了相,原本一张清秀俊俏的脸现在遍布红疹,有的地方还渗出黄液,简直不忍直视。

以前的桑果家里穷没钱医治,所以几个月下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她可是顶级的军医,精通中西医,她已经在山上找到了可以治疗自己脸的草药,不过一直没有服用,就在等今天呢。

“那就行!”村长叹息了一声,进屋去了。

赵家把村长叫来,一则是来做个见证,二则是怕桑果不肯退亲,却不知桑果求之不得呢!

————1V1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妹子们可以放心入坑,另外偶尔可以吃口肉喝点汤哦!

刚入坑的小可爱们,推荐作者新文《农女成凤:捡个将军来种田》,大家多多支持,欢迎入坑!

穿越成了小村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爹娘也都早早的见了阎王。

前有狠辣堂姐,后有色眯眯的渣男。

身中*的林月牙,一不小心睡了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咽不下这口气,

非要睡回来,而且一次还不够!

“明明说好只睡一次的?”

“乖,我说的是每晚睡一次!”

“可今晚已经不止一次了。”

“嗯,上半夜一次,过了子时,就可以第二次了!”

这是一个扑倒与被扑倒,调戏与被调戏的故事,且看霸气小村姑,如何赚钱养家,征服傲娇大将军!

“呀,这是什么风儿把你们吹来了,赵家嫂子,小麒快屋里坐,”桑陶氏招呼着二人,因为村长跟桑果说话所以落后了一步,桑陶氏也是才看见,“村长也来了,真是稀客呀!”

赵婶子扫了眼桑果,皱眉道:“桑果也进来吧,今天请村长做个见证,咱们两家把事儿解决了。”

桑陶氏有些狐疑,“啥事儿?”本来桑陶氏还以为他们这么大的阵仗是过来商量婚事的呢,可瞧着三个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也就不那么想了。

赵婶子目光嫌弃地看向桑果道:“不是我有事,是你们桑果有事!光天化日之下,就扒人家男人的衣服,嘴都亲到一块儿去了,要我们麒儿的脸往哪儿搁,这样不知羞耻的姑娘,我们赵家可不敢娶。”

她说的是桑果那天上山采药回来的时候在水塘边儿见到个溺水的男人,她是医生,救死扶伤是她的天职,不管是前世还是现代,她都做不到见死不救。

她把那个男人从水里拖了出来,先给他做了人工呼吸,当时情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可结果被洗衣服的女人们瞧见了,一传十,十传百,现在不仅是大泽村,附近几个村子都知道这事儿了。

在桑果看来,什么事儿都没有人命重要,可在古代人眼中,名节才是最重要的。

赵氏的话说的着实有些难听,桑陶氏的脸也拉了下来,拧紧了眉头一脸不快道:“赵家嫂子,你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吧?”

赵家媳妇儿哼道:“我说的难听?知道难听桑果倒是别做啊,你去问问咱们大泽村还有谁不知道这事儿,那闲话说的……”

桑陶氏恼道:“听嫂子这意思,是想退亲了?村长你可是个明事理的人,桑果个小丫头懂啥!”

村长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叹息道:“我知道桑果是好心,想要救人,可那也得注意分寸,如今有损妇德,赵家要退亲也没什么大错。”

“那不行,这要是退了亲,桑果的名声可就彻底坏了,以后还咋嫁人!”桑陶氏气得脸色发青,倒不是在真的为桑果叫屈,而是桑果被退了亲,连带的自己的闺女桑枝怕也要受牵累!枝儿模样比桑果还要标致,她还指望着让枝儿在镇上谋个好亲事,给自己养老呢!

“她的名声早就坏了,还是她自己闹得,跟我们家有啥关系!是谁逼着她跟那个男人亲嘴啦?不要脸!”赵家媳妇是打定了主意要来退亲呢,反正以后两家也撕破脸了,说话也就不顾及情分。

“越说越不像话,当着小辈也没个样子!”村子听不下去了,呵斥了一声赵氏。

赵氏翻了个白眼,嘀咕道:“我又没瞎说,外头传的比这个难听多了,我这说的算好听的了。”

桑陶氏为了自己的女儿以后的婚事,咬死了不退亲,怒声道:“现在想退亲了?早干啥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啥,不就是瞧着桑果现在脸毁了,没以前好看了吗?之前也不知是谁,三天两头的就往家里跑,非要跟娶桑果当媳妇,现在说退亲,我告诉你们,我不同意,说破了天去我也不同意退亲。”

但就她之前说的那两句话也足够把桑陶氏气得够呛了,特别是外面那么多看热闹的,更是让桑陶氏觉得丢尽了面子,怒声喊道:“婚事是早就订好了的,我绝对不同意退!要是被你们退了婚,桑果的一辈子不是都毁了吗?”

赵婶子立刻道:“她毁不毁的我可管不了,人前就敢跟男人那样,人后还不知道是咋样呢,这个屈我家麒儿可不受。”

桑陶氏道:“我不管!总之这亲不能退!”

“你说不退就不退?我今天还就退定了!这嫁娶之事本就讲求你情我愿,如今是你们家桑果有错在先,我们家麒儿可是十里八村出挑的小伙子,怎么能捡个破*呢,要是想嫁给我们家麒儿,倒是别做那些下作的事儿啊,这样的儿媳妇,我们赵家可不敢娶,怎么着,你还想强逼着我们家赵麒娶桑果不成?”

桑陶氏撇撇嘴,接着便胡搅蛮缠起来,一边骂桑果不争气,败坏门风,一边儿又骂赵家不通人情,欺负他们孤儿寡母。

村长也想帮着劝劝,可是又想到桑果真被退了亲事以后要面对怎样的窘境,一时也不太好开口,不论是帮赵家还是桑家,总有些不妥之处,最后只得旁观,先看着两家能否自己商量出个妥当的结果,他只需要做个见证就是了。

桑豆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这会儿吓得锁在桑果背后,紧紧的搂着她的腰,怕的像只猫儿一样。

桑果冷眼旁观着一切,记忆里赵麒热切的眼神不再,眼前的只有一个巴不得比她如蛇蝎的男人。

赵家媳妇不是个善茬,桑陶氏骂桑果她不管,或者觉得桑果这个不要脸的丫头,活该被骂,可桑陶氏指责他们赵家的时候,她就不能袖手旁观了,少不得要跟她对峙几句。

不管桑陶氏如何的不情愿,这婚事还是退了,村长做主,婚书作废,而且因为桑果有错在先,桑陶氏连补偿的钱也没拿到。

等人走后,桑陶氏对桑果越看越不顺眼,总觉得这个克死爹娘的扫把星阻挡了她闺女的好姻缘,要是让大家知道桑枝有个因为不守妇道被人退亲了的姐妹,难免会让人误以为桑枝也是这样的姑娘。

“死丫头,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干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如今大家伙都知道了,你让我们怎么出去见人,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桑陶氏哭骂道。

退了亲,桑果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桑陶氏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吧,说起来她今天还得去看看那天救的人,为了救他,自己的名声都毁了,要是救不活,那可真是白费了一番心意。

桑豆自小跟姐姐亲,被赵家媳妇这么一闹,更是寸步不离的跟在桑果身后,姐弟二人把桑陶氏的骂声远远的甩在脑后,朝着村子深处的天然岩洞走去。

“姐,我害怕!”桑豆牵着桑果的手,颤颤巍巍的说道。

“不怕,有姐呢!”说话间已经跨过了荆棘来到了山洞,当时救下那个人没地方放,家里肯定是不行的了,没办法只能扶着半昏迷的人来到了山洞里。

昨天来的时候,他还昏睡着,现在山洞里空无一物,奇怪,他人呢?

捡个皇帝来种田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