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来袭冷王宠妻太嚣张
  • 狂妃来袭冷王宠妻太嚣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梦南窗
  • 更新:2022-03-29 09:4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夏红婵一辈子做小伏低,尽量收敛锋芒,对身边的人谦卑有礼,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小命不保。她如此小心谨慎,还是被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最终落得一个被活埋的下场。重生归来之后,夏红婵锋芒毕露,所向披靡,她发誓绝不再让父亲大娘子以及一众哥哥姐姐们欺凌!她要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让曾经欺辱过她的人,付出最沉痛的代价。

《狂妃来袭冷王宠妻太嚣张》精彩片段

南诏国的京师,燕州。

夏丞相府门前白烛高冉,大门两侧挂着黑白丧幡。

门外的吊唁的宾客络绎不绝,可神色却不见一丝悲伤,甚至面对摆放的灵牌还一脸不屑。

灵牌上篆刻的是:四女夏红婵,卒于十七年。

可就在此时,后院中,几个丫鬟婆子正粗暴的将一个女子往棺材中抬去。

女子被堵住了嘴,碗口粗的麻绳将她层层缠绕,她满眼绝望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子,发出呜呜的求救声。

“四妹,你就认命吧,太子重病,需要有个和他八字相冲的人冲喜,谁让你命不好,偏偏和太子冲了。”

说话的人是夏丞相的三小姐夏红乐,她冷眼看着妹妹被塞进棺材里,嘴角慢慢勾起来。

“饿了几天都没饿死你,也只能活埋了,你也别怨怪家人,谁让你命里带煞。”

“呜呜——”

夏红婵慌乱的摇着头,眼眶充盈着水光,哀求的看着姐姐。

夏红乐却笑的更深了,眼角眉梢带着嘲弄:“想让我救你吗?”

“呜呜——”

她疯狂的点头,水光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星光,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她仰着头,目光牢牢盯着姐姐。

倒着的视线里,就见夏红乐慢慢走进自己,脸上的笑略显狰狞,他慢慢凑近,目光如同一把利刃直直的刺在她脸上。

“我的好妹妹,你这是替我去死,我又怎么会救你呢。”

霎时之间,夏红婵的眼神再次绝望的暗下来,眼眶里的泪水也干涸不流淌了。

“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八字根本不冲太子,是我的八字冲了,爹爹和母亲为了保我,所以才拿你顶包。”

“一个庶出的贱人,还想跟我抢风头,等你一死,南诏国第一美人的称号就落到了我头上。”

夏红乐越说越得意,瞪到发红的目光尽是狠厉之色:“你这张脸,看的实在让我心烦了,当初你那短命的娘就是靠狐媚的本事勾搭上父亲的,最终生下了你,可那有怎么样,你母女二人不照样死在我们母女二人手上了么。”

夏红婵彻底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目光也逐渐从原来的绝望变成愤恨,她发疯的似的摆动着身躯,想要用手狠狠抓烂夏红乐的脸。

可无济于事,任凭她使上了全部的力气,她依旧不能挣脱半分,只能用那双火灼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夏红乐。

夏红乐冷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等看够了,才往后退了一步。

“钉棺吧。”

夏红婵停止了挣扎,那双带着愤懑和不甘的目光也慢慢掩藏在红色的棺木下。

等逼仄的棺材里再没有一丝亮光,她才意识到什么,她惊恐不安,一边慌乱的挣扎着,喉咙用力的嘶吼着。

呜咽的声音从缝隙中传出来,似乎是冤魂从地底发出来的悲鸣,令人听着不寒而栗。

钉棺的人颤抖着手,将棺材严丝合缝的钉死,那些渗入的声音才慢慢消失。

黑暗中,夏红婵睁着的大眼,缓缓阖上,心如死灰。

她不甘心!真得好不甘心!

自己做小伏低,尽量收敛锋芒,对身边的任何人都谦卑有礼,也从未仗着别人的青眼恃才傲物。

可如此小心谨慎,却还是有人视她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多讽刺。

早知道还会落得这么个结局,她刚开就不会这么忍辱负重的活着。

她会在夏昌林无端指责自己的时候辩驳,她会在夏文青戏弄自己反击回去,更会在夏红乐作践自己的时候狠狠报复回去......

她会活的更像自己。

可惜.....

只能等下辈子了。

真的.....好窝囊的一辈子。

她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不顺畅,口中塞着的麻布也阻碍了她的气管,然后意识慢慢消失,慢慢飘远......

“如果重来一世,她绝对不会这么活着。”

她心头的话刚消,整个意识就陷入在无边的黑暗中。

棺材外的唢呐声乌拉拉的吹起来,一行身穿麻衣的人神色冷漠的往下葬的地方走去。

可就在这一片嘈杂中,棺材里的夏红婵猛地抽搐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竟又睁开了眼。

一片黑暗中,她听着自己如鼓的心跳,迷茫又惊恐。

她不是死了吗?

那种临死之前的痛苦记忆似乎还残存在这具身体上,她清晰地记得自己的呼吸被某种痛苦给阻断了,为什么会?!

她惊了。

很快又悟了,定是老天爷听到自己的心声,所以让自己再次活了过来。

就像刚才想的那样。

再活一世,她一定不会再让父亲哥哥姐姐大娘子任意欺凌,她一定要打一个漂亮的反击战,让所有曾经欺负过她、折辱过她的人付出相应的代价,然后......

然后.....

她很快发现一件事。

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再次袭来。

她开始挣扎着,像一条搁浅许久的鱼来回弹跳着,对于死亡产生所从未有的恐惧。

很快,抬棺的几人就发现异常,就见悬着的棺材竟然晃动不安,还时不时从里面出来呜咽的声音。

其中一个抬棺的人吓得双膝一软,直接将肩膀上的担架脱落,重量一经分散,其他几人肩膀上的担架也跟着脱落。

砰的一声。

棺椁就用力砸到了长街的地面上,荡起阵阵尘土。

而就在这声巨响中,夏红婵又因为窒息而......

死掉了!

没错.....

她又死了!

夏昌林听到声响,气冲冲地走过来:“连个棺材都抬不了,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

几个抬棺人立刻跪下来,其中最先发现异常的抬棺人开了口:“夏大人,方才这棺材晃动不止,甚至还有声音传出来,所以我才......”

“胡说什么!”夏昌林冷斥,眼底闪过心虚:“我女儿早死了,还不赶紧抬棺!”

几个抬棺人立刻照做,可棺材刚抬起来,就听。

“咚咚咚!”

棺材随即又摇摆起来。

当时,唢呐声还未吹响,所以那几声咚咚咚很清晰的让距离近的人听到。

没错,棺材里的夏红婵奇迹般地复活了!

她死了两次,然后又活过来两次,这说明什么?

说明.....

自己.....

压根就不会死!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夏红婵又惊又喜,对生的渴望越加强烈。

思及现在的形势,她若不自救,不多时又要死去,要是再被埋进泥土里,恐怕她将永远在死亡和重生中反复横跳。

不,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有了之前的经验,她很快调整好呼吸,将绑着的双臂用力弯曲,双手艰难的往嘴的方向伸去。

那么粗的麻绳,从手臂关节缠着手腕,别说弯曲手臂了,就连抬手也很艰难,但是她凭借着强大的生存意志,不顾被麻绳勒破的手臂,硬是将口中那团布给拽了出来。

她深提一口气,几乎使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在再次窒息之前,大声的叫了一句:“救命——”

呼救声一叫出来,繁华热闹的街道就一阵诡异的安静。

众人都听到了,而且声音就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这时,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活人当死人埋,亘古未见,闻所未闻。”

“夏丞相,就算你再想讨好太子,也不能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啊。”

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而丧仪队的不远处就是燕州著名的酒楼——翡玉楼。

说话之人一身白衣胜雪,一把折扇风流,一张朗月入怀的俊脸。

他姿势慵懒地坐在二楼的美人靠,侧着身,一只脚踩在旁边的座位上,仰头喝了一口酒,举止肆意洒脱,不拘一格。

众人好奇的瞧了一眼,当看清上面的人后,立刻惊慌失措的移开目光,仿佛多看一眼,就会长针眼似的。

但比长针眼更恐怖的是,上面那位爷可是会挖人眼球的。

上次就因为某个豪绅家的小姐盯着他看了会,他立刻恼羞成怒,让人挖了那女子的眼睛珠子。

可那又怎么样,任凭他横行霸道,猖狂无礼,旁人依旧不敢多说什么,谁让他是皇上最疼爱的四皇子翼王,尊彧。

他也有另外一个美称,南诏国第一美男。

尊彧懒懒的看向地上的人,咧嘴邪笑一声:“夏大人这么看着我干么?你家女儿为太子挡灾的事又不是秘密。”

夏昌林哑然,老脸一沉,对着尊彧随意施了一礼:“翼王殿下,我爱女刚亡故不久,希望您能够体谅当父亲的心情,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一听这话,尊彧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手中的酒坛子也朝夏昌林砸过来。

夏昌林狼狈的躲开,险些没被砸到脑袋上,可面对上面的这位祖宗,就算人家掘了自己的祖坟,那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吞。

“王爷,今日是小女出殡的日子,我希望您能得饶人处且饶人。”

尊彧冷笑一声,一个翻身从二楼跃下来,白衣翩然,竟有几分不失人间烟火的味道。

就见他亦步亦趋的走上前,绕着棺材转了一圈,拿着手中的折扇敲了敲棺材板:“方才这里面明明有人呼救,夏丞相,本宫的耳朵可灵敏的很,你别想糊弄我。”

夏昌林自然也听到那声呼救了,可眼下里面又安静下来,想必那孽障又被活活的憋死了,悬着的心也放下来。

义正词严的对着尊彧说道:“王爷,微臣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就伤心,求您行行好,让我好生殓葬了小女吧。”说着,竟还挤出几滴眼泪。

可他话音刚落不久,求救声就在此响起。

“救命!救命!救命啊!”

棺材里的夏红婵三死三活,没了口中的束缚,她一醒来,就扯着嗓子大声呼救。

“我没死!”

“求你们放我出来!”

“我的八字没有冲太子,我没有——”

一声声的呼救,非常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在棺椁面前的尊彧听得更加清楚,他嘴角浮现嘲弄的笑,目光不怀好意的看着夏昌林:“夏大人的耳朵若是没聋,应该是听清了吧?”

夏昌林傻了眼,心中斥骂家里的那堆废物,都饿了十天半个月了,为什么人还没死!?

尊彧不理他,敲了敲棺材板,戏谑的问道:“里面有人吗?”

夏红婵吼完那几声,顿觉头晕目眩,听到外面有人询问,立刻有气无力的回答:“救救我,我还没死,求你.....”

尊彧却刷的一下摇开折扇:“求我也没用,我只是凑个热闹,顺便印证一下我的猜测,如今也印证过了,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夏红婵有些傻眼,急忙说道:“这位公子,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此功德无量的事,世人都会抢着做的,若是您能救我,我必定结草衔环,视您为神明,日日供奉,只愿您能给我这次机会.....”

尊彧听得微微蹙眉,似乎有些不耐烦,打断她:“我杀人太多,救你一个也积不了什么德,你就别冲我白费功夫了。”

他淡漠的目光从棺椁上移开,看了眼夏昌林,又绕着人群扫了一圈。

“况且,这里这么多人都不说救你,说明大家都很没有良心,既然大伙都这样了,我又何必有良心......”

他之后说什么,棺材里的夏红婵并没有听见,临失去意识前,脑子里只盘旋着.....良心二字。

他们看着自己活埋,良心就不会痛吗?

尊彧说完他那番长篇大论后,见棺材里的人已经安静下来,瞳孔微微一缩,却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掌心凝上真气,朝着木棺的另一侧缓而有力的轻拍一下。

做完这一切,他又恢复成吊儿郎当的样子,轻踮脚尖,又重新飞回翡玉楼的二楼。

垂下眼,意味深长地看向夏昌林,笑的越发怪异:“夏大人,你继续活埋你家姑娘吧,我就不打扰了。”

可......

长街的人越聚越多,众人已经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大宅院的水就是深,想不到夏丞相竟然拿要活埋自己的女儿?”

“嘘!你懂什么,好像是这个女儿的八字冲了太子殿下,所以夏丞相要拿这个女儿做投名状来讨好太子。”

“那也是违背伦理纲常。”

“可惜啊,南诏国第一美人......”

听着众人的讨论声,夏昌林的脸色越发阴沉。

这个小贱丫头,临死还让我下不来台!

他思忖片刻,突然跪倒在地,神色凝重,朝着皇宫的方向说道:“皇上,老臣为了家国社稷,为了储君安泰,只得愧对于自己的女儿,今日我为朝廷尽忠,来日我再向女儿赎罪!”

这一番话,言辞恳切,忠义难全,让人感受到一个当臣子和父亲的为难之处。

众人也只好住了嘴。

一个官宦家的女子,自然没有当朝的储君重要。

说完这番假模假式的话后,夏昌林又挤下几滴眼泪,催促抬棺的人:“还不赶紧发丧!”

可就在抬棺人将棺材抬起的那刻。

砰的一声。

结实的厚木棺椁突然应声炸裂,碎木块四处飞溅。

而棺材里的夏红婵也恰好睁开了眼,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她下意识的紧闭双眼,整个人也落在地上。

她吃痛的哼了一声,再睁开眼,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激动又哭又笑。

终于.....得救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夏昌林,他对着送葬的人一阵训斥:“你们干看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处理了,随便找个草席裹上!”

闻言,夏红婵顿时一僵,脸上的表情骤然冷却,犀利的目光直直地望着夏昌林:“父亲好狠的心呢,虎毒焉不食子,可您竟然要活埋女儿,如此违背人伦天理,您都不怕遭报应吗?”

夏昌林老脸一沉:“你这个不孝女,竟敢这么诅咒我,早知道你的八字冲了太子,在你生下来的时候我就该掐死你!”

夏红婵冷哼一声,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她双臂虽然被捆缚,但双脚可以正常活动。

她步伐坚定的走向夏昌林,睨着他的目光是从所谓有的轻蔑和不屑,压低声音,用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父亲,我都知道了,真正和太子八字相冲的人其实是夏红乐,你们是想让我替她去死。”

夏昌林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冷声道:“知道又如何,为了夏家的尊荣富贵,你也只能牺牲了。”

夏红婵干涩的瞳孔立刻盈满水光,看着父亲极尽冷漠的脸,又将眼泪憋了回去:“可是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替罪羔羊。”

“那你就要是全家人一块死。”夏昌林低声怒吼。

“那就一起死啊。”

夏红婵笑了,她悲切的笑容里带着绝望,更多的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孤注一掷。

她的笑风华万千,即使双手被捆缚,也难掩绝美姿容。

又转身看向众人,声音也随即高亢:“诸位,今日的事情你们皆是见证,夏昌林想活埋亲生骨肉,违背人伦,私德不修,我今日正式断绝与他的亲生父女关系,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他们夏府的兴衰,跟我再没有任何关系!”

夏昌林看着眼前的女儿,一时有些傻眼。

这还是他温顺乖巧的女儿吗?

怎么会......

但他还在坚持:“孽女,你能为太子冲喜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为了储君安泰,你最好乖乖的认命!”

认命?夏红婵睨着他冷笑:“什么命?夏红乐的命为什么让我来认?父亲,你也太厚此薄彼了,凭什么我就该替夏红乐去死!明明是她的八字冲撞了太子!”

“难道就因为她是嫡女,姨母又是当朝的贵妃,所以您就当女儿的性命如草芥一般,随时可以践踏吗?”

“可是父亲,我也是你的女儿,你就甘心冒着欺君之罪,用女儿为自己铺路吗?”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豁得瞪大了眼睛。

好家伙,感情夏丞相是来了招偷天换日。

这番话,就像一道雷劈在了夏昌林头顶上,他呆滞地望着自己的女儿,嘴唇不住地颤抖着。

“胡言乱语!”某一刻,夏昌林才对着她怒吼出声:“死到临头,还要拉扯姐姐,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夏红婵依然睨着他:“父亲不承认。好,我们大可以去御前分辨是非,顺便让天衍司好好算算,究竟是我的八字冲了太子,还是夏红乐的八字冲了太子?”

夏昌林却听不下去了,直接夺了随行侍卫的一把刀,怒气冲冲向着夏红婵走来:“孽女,我今日就当街了解了你,省得你再冲撞了太子!”

怒吼声中,他高举起手中的了冷刃,对着夏红婵就砍去。

冷刃散发正寒光,刺痛了她的目光,可那颗早已被家人冷却的心却毫无波澜。

她岿然不动,表情也没有丝毫无惧色。

反正她又不会死。

可夏昌林这个举动,却让许多人心一揪,好多人都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南诏国第一美人血洒当场。

可就在刀刃要砍下来之际,天空中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响雷,震耳欲裂。

而就在夏昌林猝不及防间,一道闪电也劈下来,正好落在他高举的刀刃上。

天空也骤然暗下来,巨大的闪电立刻将天空分成两半,而处于闪电中的夏昌林,早就被电的浑身抽搐不止。

这幅画面诡异又震撼,令众人惶恐不安。

不多会,方才的电闪雷鸣又骤然消失,天空万里无云,仿佛刚才的景象是老天爷不小心打了个喷嚏。

夏红婵抬头望天,心里感慨:果然,连老天爷都帮着自己。

再低头望去,夏昌林已经瘫软在地,头顶还冒着青烟。

她弯腰探了探鼻息,对着夏昌林身边的随行说道:“丞相还有救,赶紧抬回去找大夫吧。”

此时此景,大家自然顾不上夏红婵了,立刻七手八脚的将夏昌林抬起来往丞相府的方向走去。

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去,夏红婵还站在原地,双手被捆缚,有些惆怅的望向丞相府的方向。

就在这时,手上捆着的麻绳突然松了。

她回过神来,下意识抬头望过去,可视线却只捕捉到一个白色的衣角。

难道.....刚才说话的人是他!?

翡玉楼的雅间内。

面对不远处射过来探究和玩味的目光,尊彧面色不改,吊儿郎当的解释道:“之前见过那小女子,正值芳华,貌美如花,死了实在可惜。”

对面的商瑜微微眯眼,一脸狐疑:“你会怜香惜玉?我不信,这些年你让多少姑娘黯然神伤,你数得清吗?”

狂妃来袭冷王宠妻太嚣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