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狂妃
  • 农门小狂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凤凰灰灰
  • 更新:2022-03-29 09:5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洛溪意外穿越到古代农村,穿成了一个农家女,原主家里重男轻女,奶奶更是个极品,她被迫净身出户,被极品奶奶扫地出门。离开极品家人,洛溪把日子过得更好了,她治病救人,种田养家,很快便把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最得意的是,她还白捡了一个帅气王爷,对方疼她,宠她,简直要把她宠上天了。

《农门小狂妃》精彩片段

大凉山脚下的一个山村里。

一间破草屋,洛溪躺在破烂的床上,她来到这个地方已经一天两夜了,透过房顶上的破洞都能看到不同于21世纪的漫天星空。

不接受也没办法,洛溪翻身而起,拿过草屋角落里的两颗发了芽的地瓜放进火堆里烤熟。

几下吃完,洛溪把剩余的吃食收好,便开始在院子里忙乎。

用散落的石头和上稀泥巴开始砌灶,只砌一个小灶子,很快洛溪就搞定了,刚刚拖来一些枯草,正准备编好了放屋顶上去,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洛溪嘴角一勾,当下枯草,面向院门,果然下一秒,那破烂的大门被人狠狠推开,那赵氏从外面挤进来,张嘴就破口大骂。

“好你个赔钱货,敢跟老娘装病,你这活蹦乱跳的为什么不回去家里干活?”

天,这就是原主的奶奶?这么极品的吗?扫地出门的人还让人家给她干活,给她脸了?

“奶奶莫不是得了健忘症?前几日不是您把我分出来?几乎是净身出户扫地出门吗?”拍了拍身上的灰,洛溪无比悠闲的怼了回去。

终于来了,还以为有多沉的住气呢,这极品祖母这么着急不会是怕她病死了就拿不到那二两银子聘礼了吧?

原主就是因为知道了她那极品奶奶将她二两银子给卖了,本来就病重,一生气直接一命呜呼了。

“既然你好了,马上收拾一下,一会就跟张屠夫走吧,今天可是你成亲的好日子,以后你就是人家家的人了。”赵氏见她居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顿时气的场面话都没有了,直接吩咐道。

“哈哈,奶奶这是在说笑吗?”洛溪一声嗤笑。

“谁不知那张屠夫心狠手辣,前面两个媳妇儿都是被她生生打死的,奶奶你这不是要我出嫁,你是想要我去死吧”话锋一转,洛溪冷眼看向赵氏。

最后一句说的有些阴森森的,满身都是杀气。

赵氏被洛溪那慎人的眼神和杀气吓了一跳,不过到底是她欺负惯了的,她很快就回神继续骂道。

“你这么个赔钱货,有人娶你就不错了,你还敢挑三拣四的,现在就去把这喜服换上,等着张屠夫来接你。”

说着扔了一个包袱给洛溪,这赔钱货出生到现在怕是都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她等着她过来磕头道谢。

“喜服?我有说我要嫁人吗?”洛溪并不生气,跟这种人生气拉低自己的身价!

“再说,祖母既然要我嫁人,总得给我嫁妆吧?我也不多要,我父母的财产给我就行了,各位长辈也不必添妆了!”洛溪淡淡的说,嗯,吃上肉了,心情不错,陪他们遛遛。

“什么?你还想要嫁妆,你这个赔钱货,不要脸的贱东西,有人要你你就偷着乐吧,还想要嫁妆,我呸!”赵氏黑着脸说,克死父母的灾星,不感激她给她找了个婆家还想分她的家产,想的美。

“不给嫁妆也可以,”洛溪嬉笑了一下。

“这才像样,快点去把衣服换了,然后把你之前拿走的那两亩地的地契还回来,我洛家的田地可不能给了外人。”听洛溪这么说,赵氏以为她妥协了,于是提出了更不要脸的要求。

“我是说,不给嫁妆也可以,让洛蝶去嫁吧!”洛溪笑眯眯的补充,“反正这聘礼也是给奶奶的,没道理奶奶收了聘礼,让我这分了家被扫地出门的人去嫁人吧?”

“你说什么,我女儿怎么能嫁给张屠夫那样的人,她以后可是要当官夫人的,你这个赔钱货,让你嫁你就嫁,哪那么多废话。”说到洛蝶,大伯娘心尖尖上的肉,她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大喊。

这大伯娘是赵氏娘家外甥女小赵氏,赵氏自然是偏爱的,连带她生的大女儿洛蝶也是疼爱有加,平日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养着,盼望着以后嫁个秀才举子,当个官夫人,一家子就发达了。

“洛蝶不嫁我就能嫁了?”洛溪淡淡的问。

这俩人在这闹这一出,门外已经好些人围过来看热闹了,看着门前越来越多的人。

洛溪思忖了片刻,她决定陪他们演一场戏。

“你一个克死父母的灾星,赔钱货,拿什么跟我的洛蝶比,有人肯娶你你就烧高香吧,还敢在这里挑剔?”大伯娘小赵氏尖声讽刺。

“我是灾星?天可怜见,各位乡亲评评理,”洛溪突然掩住面容,好似在哭泣。

“那日大伯娘叫我端了一家老小的衣服去洗,湿了水太重,本来就走的不稳当,是洛青弟弟将我推入水中的。”洛溪“抽泣着”哭诉。

“后来,我高烧不退看大夫要钱,爹娘去求祖母,可是祖母一文钱也不给,我父母是没办法了这才上山采药,谁知道竟然失足摔下来,乡亲们好心将我父母抬回家,可是全家没有一个人去请大夫,我爹娘就这么没了,呜呜呜......可怜我父母尸骨未寒,大伯娘便撺掇祖母以分家的名义将我赶出来。”

“我父母的房子田地只给了我两亩下等地,还有这一间草屋子,若不是得之前大夫赠予的一片人参续命,我现在已经随父母去了。”

“可是,他们竟然......她们竟然还收了二两银子的聘礼,要将我嫁给那张屠夫。”洛溪“可怜兮兮”地把前因后果说出来,这下围观的人都沸腾了。

“对啊,洛溪丫头落水那天我也在,还是我吧孩子捞出来送回去的,那会那家人还问衣服都去哪了,这可真是黑心啊......”人群中果然有人开始应和洛溪的话。

“老二两口子都跪下来求了,那张氏一个铜板也没给呢?”这是老宅那边的邻居。

“妹妹不肯嫁,莫不是还想着林秀才呢?”洛蝶不知何时也跑了过来,她身后她两个弟弟还有她爹洛溪的大伯都来了。

“姐姐这话说的,我可不像你,成天把男人挂在嘴边,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中意这林秀才。”从原主记忆中得知这林秀才是这村里唯一一个秀才,原主曾经确实芳心暗许,可是从来没有说出口过。

这洛蝶一开口就想坏她名声,她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当然是以牙还牙,将污水反泼回去。

只是没想到这直来直往的小山村里还有个会动心眼的,难怪那赵氏想让她嫁个当官的。

“妹妹不要胡说,我没有!”洛蝶连忙否认!

“哦?那你既然不喜欢林秀才,你就去嫁给张屠夫吧,毕竟收聘礼这事大伯母也有份。”洛溪“好言相劝”。

“我娇养大的孙女怎么能嫁给那屠夫,只有你这个赔钱货才配嫁给那屠夫。”一听洛溪又提起这话,赵氏想也不想就反驳。

“您千娇百宠的大孙女不能嫁给张屠夫,我这无父无母的二孙女就只能嫁给张屠夫,奶奶,您这心可是偏的没边了,您就不怕半夜睡觉,我爹娘来质问你吗?”洛溪装作伤心欲绝的样子质问她。

“你这赔钱货,我打死你我!”赵氏上前一步就是一巴掌,洛溪早有防备,正准备接住她的手腕,突然

“啊!”一个跟洛溪差不多大的女孩突然扑过来为洛溪挡下了这一巴掌,洛溪一看,立刻扶住女孩,顺手推了一把赵氏,赵氏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小雪,你没事吧?”这女孩正是族长的小孙女落雪,洛溪在这里唯一的朋友。

“你敢推奶奶,你这个赔钱货,我打死你。”还不等洛溪察看小雪脸上的伤,空中传来一道破空声,洛溪下意识把落雪拉进怀里。

一个转身用后背生生受了这一棍子。

一声闷哼,洛溪反手一抓将棍子扯住,就势将被扯过来的大堂哥洛铁山一脚蹬出去,真是,忍无可忍了......

洛溪这脚用了不小的力气,洛铁山顿时倒飞出去,躺在地上呼天喊地地骂,

“你这赔钱货,竟然敢打我,啊,好疼,没天理了,打了奶奶又打哥哥,洛溪这小贱人这么不孝,就该乱棍打死丢山里喂野兽!”

“怎么,就许你们打我,不许我还手吗?咳咳!”洛溪冷冷喝道,听到两声咳嗽,众人这才看清楚,洛溪嘴角都带血,恐怕刚才那棍子下手不轻,伤着内脏了。

再看那老洛家的人,老太太赵氏被儿媳妇儿小赵氏好好的扶着呢,大堂哥洛铁山嘴里喊着疼,看他那撒泼打滚的架势也不像受伤的。

堂姐洛蝶与堂弟洛青就站在旁边看戏,那大伯也是一声不吭的任由自己媳妇儿儿子欺负洛溪一个孤女。

再看对面,洛溪这看着就没好利索,又伤上加伤的样子摇摇欲坠,若不是洛雪搀扶着,说不定这会都站不稳了。

乡亲们自然同情弱者,开始对着老洛家一家子指指点点。

“你这赔钱货,克父克母的灾星,我打你你就该受着,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洛铁山见没人帮他,又爬起来把木棍抓在手里,还想再次下手。

“克父克母?害死我父母的人,是你们,你们才应该下地狱,不得好死!”洛溪说着就要上前干架,真是叔可忍,婶不能忍,害了她一家子,还想把罪名按在她身上,想得美!

“阿溪,阿溪,冷静一点,你打不过他的。”洛雪连忙拉住洛溪,这会也顾不上自己脸上的伤势了,生怕洛溪这样冲过去会吃亏。

她现在还觉得刚刚洛溪一脚把洛铁山踹出去是巧合,只是因为太气愤了,压根没想过自己好朋友已经换了一个人,不再会受人欺负。

“雪儿,我忍不了了,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洛溪冷冷对那一家子看过去,她必须把原主心中的恶气出了,这么多人看着,可是对方先下的手。

“交代,赔钱货,我看你被打傻了吧,今天你要是不乖乖嫁人,我就打死你。”洛铁山用棍子指着洛溪大声威胁。

“我若是不呢?”洛溪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洛铁山,这一刻,她真的动了杀心,从来没有人拿着武器指着鼻子骂她,还能全乎的活着。

“那我就打到你听话为止!”洛铁山举着棍子就冲过来,刚才那是他没防备才让洛溪踹了一脚,虽然有点疼,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打不过一个女娃娃。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洛溪脚下一转,瞬间到了洛铁山跟前。

洛溪一手捏住他举着木棍的手腕往外一撇,洛铁山一声惨叫棍子就脱了手。

另一只手接过掉落的木棍,反手就是一棍子抡在洛铁山背上,然后一棍接一棍,洛溪把棍子挥出了残影。

“啊,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错了。”一切发生的太快,围观的人还没来得及去拉再次下手的洛铁山,这院子里已经变成了洛溪追着洛铁山打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洛河家的闺女啥时候这么厉害了?莫不是爹娘死了,得了失心疯吧?也是,这谁受得了这样的欺辱?

“住手,快住手,洛溪,你怎么敢打你哥哥?”大伯洛大牛看见自己长子被打成这样。

自家几个女人吓得话都不敢说,更别提往前靠了,赶紧自己跑出来制止。

“怎么,大伯也要来打我吗。”洛溪闻言停止,用木棍驻着地喘气,这破身子太差劲了,不然就洛铁山这样的,打十个也是小意思。

农门小狂妃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