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太会撩
  • 傅总太会撩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淘小七
  • 更新:2022-03-29 09:4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事情败露
点击阅读
乔冬冬因为工作的关系,乘船渡海,结果遇上船难。她九死一生被冲到孤岛上,在那里,和同样遭遇的傅司暮相遇。两个人保持一段时间的亲密关系之后,她突然消失不见。本以为不会再见面了,谁成想,乔冬冬在自己的婚礼上,又遇见了傅司暮,他居然是她丈夫名义上的哥哥。他生平最痛恨欺骗和背叛自己的人,她偏偏占了两样,他发誓绝不会让她好过。

《傅总太会撩》精彩片段

乔冬冬知道傅司暮不会罢休,但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有事?”她故意问。

“怎么,新婚夜,就不允许来闹闹洞房?”

傅司暮帅气的脸,此刻就一个字——冷。

“抱歉,年禹醉得厉害,需要休息。”

冬冬说完就急着关门。

可是男人高大的身躯,瞬间从门缝间挤入室内。

“新郎醉得厉害,意思我可以和新娘,好、好地玩?”

他话里分明带着危险的讯息,深邃的双眸,也带着一股子侵略性般的凌虐感。

冬冬紧张起来。

“喝……”床上的男人,突然不安分地翻身,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着醉话。

冬冬心头一咯噔,拉起傅司暮就去卫生间。

关上门,再也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冬冬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两个月前,冬冬因为工作的关系,乘船渡海,没想到发生船难。她九死一生被冲到孤岛上,也在那里,和同样遭遇的傅司暮遇上。

那个时候,她叫“秦月笙”。

在那种艰难的环境里,谁都不知道能活多久。

傅司暮和秦月笙,彼此照顾,成熟男女一旦有了好感,一切情难自禁。

后来又碰上几个幸存者,傅司暮的嘴里,两人是“夫妻”。

只是等他们被搜救队员带回来后,“秦月笙”消失了,任凭傅司暮翻天凿地,这辈子他唯一动了娶妻念头的那个女人,像是从来没存在过。

傅司暮盯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质问的语气冰冷得可怕,“乔冬冬?秦月笙?呵……到底哪一个才是你?”

冬冬垂下头。

先前婚宴上,看到傅司暮出现,她也震惊到失语,没想到这男人居然是施家养子,丈夫名义上的哥哥。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变成今天这种关系,不过为了大家好,之前的事,我们都把它忘记吧。”

傅司暮修长的指,倏地掐住冬冬的下巴抬高,“这辈子,我最恨欺骗和背叛,而你,偏偏两样都占。要我把它忘记?你说怎么忘,嗯?”

冬冬,“……”

突然,傅司暮俊颜逼近,冬冬一阵惶恐,下秒,唇间传来浓郁的男人气息。

疯狂,炽热,带着一股子狠狠报复的味道!

冬冬不愿意,用力推开他,“你疯了吗?我现在是你弟妹……”

傅司暮不屑,“一个和我有过无数次身体接触的女人说是我弟妹,这话你听来不觉得可笑?”

这男人已经失去理智,冬冬反手摸到门把手,打开,转身就往外逃。

她跑得很急,地毯软软的,婚纱又长,一不小心踩到裙摆,她踉跄地扑了下去。

还没缓过劲,腰肢被人从后捞起。

冬冬真的吓到了,又生气,她压低了声音呵斥,“你不可以这样!”

“我哪样?”傅司暮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手开始不安分,“是这样……还是这样……”

“不……”冬冬摇头,声音都在发颤,抬头就能看见柔色的灯光下,床上沉睡的丈夫。

她拼命反抗,越发惹恼了本就盛怒中的男人,根本不给冬冬适应的机会,铁指扣住她纤细的腰两侧,虎躯下沉……

冬冬一阵闷哼。

就像全身被架在火上炽烤,快要死去似的。

就在这时,床上的男人似乎听到动静,突然坐起,一双迷醉的眼,半睁半阖,盯着地毯上缠在一起的一双人。

冬冬胸口一窒。

傅司暮也停了下来,却没松开身下的女人半分,反而扣住她细腰的手,越来越紧。

世界瞬间静得可怕,床头灯灯色柔和,笼罩在施年禹身上,更添一分诡异。

忽地,傅司暮拽着冬冬的手腕拉到跟前。

“年禹,好好看看,婚礼之上和你互定终身的她,其实一早就跟我纠缠不清,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你确定要?”

“傅司暮,你……”冬冬又羞又恼。

然而两人都没想到,施年禹只是坐在床上,发着呆地看了他们几秒,又重重打了个酒嗝,随后倒下又睡。

“……”

冬冬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犹在怔忡的时候,耳边响起魔鬼的声音,“你说,这是老天爷在帮你,还是罚你?”

“傅司暮,你混蛋!”冬冬咬牙切齿,怒视着他。

“混蛋么?那么接下来,你就好好品尝一下混蛋的滋味!”

言罢,他如野兽,将冬冬压了下去。

次日,阳光明媚。

冬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此刻全身无一处不疼,但脸上必须保持微笑。

奶奶拉过她的手,握在掌心轻拍,“冬冬啊,虽然你和年禹的婚事订得仓促,不过你放心,年禹的人品绝对有保证,跟着他,你会幸福的!”

看着奶奶苍老的面容,冬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点头。

其实,如果可以,她宁愿一辈子做“秦月笙”,毕竟被亲生父母抛弃后,是秦氏夫妻收养了她,这辈子,她也只认他们是亲人。

可施家的当家人,施怀山,当年不仅用卑鄙的手段夺走秦爸爸的公司,还令秦妈妈因无钱医治而病逝。

或许是老天有眼,终于让秦爸爸知道大富大贵的施家,却与穷乡僻壤里的乔家有结亲之约,于是秦爸爸几翻打点,让她以“乔家”女儿的身份,嫁进施家。

之前他们就打听过,施家三公子施年禹,目光短浅不说,还急功近利。

只要利用好他,便能叫施怀山晚年生不如死!

只是冬冬万万想不到,这辈子还会再遇上傅司暮。

一旁的施夫人李曲华打从心眼里瞧不起冬冬,不过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凭什么拿着过世老爷子的一个怀表,还有当年的口头契约,就舒舒服服当上施家三少奶奶?

最叫人受不了的是家里这个老太太,活到这把岁数,脑子还是一根筋,死活都要遵守老爷子的遗愿!

正郁闷的时候,佣人的声音响起,“二少,早上好。”

冬冬心尖一晃,看过去,今天的傅司暮穿着黑色衬衣,清俊且冷酷,一步步朝楼下走来。

“奶奶,早上好。”傅司暮向老太太问候,眼睛却紧盯着冬冬不放。

他目光灼热,冬冬撇开脸。

“早……”奶奶笑着点头。

傅司暮瞥了李曲华一眼,没搭理,李曲华暗自咬牙。

当初也不知道老爷子从哪里把这个野种捡回来,精心养了二十年不说,还允许他用原姓。而更令李曲华受不了的是,这个野种除了对老太太态度和善,其它谁都不放在眼里,不可一世的态度,真的好叫人生气!

奶奶想起身边的冬冬,遂替两人介绍,“司暮,虽说昨晚婚礼你来得迟,但这位我想也不必再多介绍了,往后他就是你弟妹,冬冬。”

说完,奶奶又转头对冬冬道,“按年龄司暮排行老二,你叫他二哥就行。”

冬冬不得不正眼看他,但也只淡淡喊了声,“二哥。”

傅司暮不语,一双沉沉的眸子,闪烁着捕猎者般的精光。

“对了司暮,这段时间总不见你,你究竟在忙什么?”奶奶问。

傅司暮翘起长腿,身姿慵懒地窝进沙发里,“我忙着找人。”

“找人?”奶奶故意打趣,“难不成对方还偷了你钱?”

“对方偷了我的心。”

一听这话,奶奶来了兴趣,赶紧打听,“这么说你有中意的人了?说说,对方怎样?”

“对方嘛......”傅司暮刻意停顿,见奶奶兴趣被吊得老高,才意有所指地说,“她和弟妹一样。”

冬冬,“......”

这男人究竟想干嘛!

冬冬指甲深深掐着掌肉,看他的目光充斥着怒火。

“和冬冬一样?”奶奶不明白。

傅司暮勾唇,“一定会讨奶奶喜欢。”

“你这孩子......”被耍了一道,奶奶故意板起脸,不过听闻傅司暮有了心上人,奶奶开心得很。

客厅内的人聊得正起劲,二楼方向突然一声爆呵,“贱人......”

众人循声而望,只见施年禹冲下楼梯,冬冬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掐住脖子,摁到沙发里动弹不得。

奶奶吓坏了,李曲华也呆呆地站在一边,傅司暮阔步上去,攫住施年禹的手腕,怒斥,“放开她!”

施年禹恍若未闻,他眼睛充血,嗓声嘶哑,连洗漱都没有,身上还是昨天穿的白衬衣,头发凌乱,下巴上是新长出来的胡渣。

他用力地掐住冬冬的脖子,“你给我说清楚,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事情果然还是瞒不住?

冬冬又难受,又害怕,浑身冰冷。

见她受不了,傅司暮猛地挥拳,只听一声痛哼,施年禹栽进沙发里,晕了过去。

“年禹......”李曲华担心地跑过去,查看儿子的情况。

傅司暮扶起剧烈咳嗽的冬冬,只见看见她雪白的脖子,清晰映上一圈指印。

傅司暮眸色骤沉,周身瞬间凝起暗黑般的气场,令人不寒而颤。

奶奶在佣人的搀扶下来到施年禹身边,看见孙子闭着双眼,心急地快哭了,“好好的,这都怎么回事啊?”

“奶奶,我送老三去医院!”傅司暮话不多说,唤来管家背起施年禹,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冬冬,大步离去。

一阵鸡飞狗跳后,客厅内只剩几个女人。

“说,昨晚你和年禹发生了什么!”李曲华削尖的食指,指着冬冬,愤怒的质问。

傅总太会撩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