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烧
  • 退烧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老白兔
  • 更新:2022-03-29 10:45:00
  • 最新章节:第003章
点击阅读
白棠是陈家养女,在外人眼里,家人对她很好,不过具体是好是坏,只有当事人知晓。她是一名医生,目前在一家小诊所工作。一天正值夜班,闯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那人是陆连衡,是她曾经深深爱过的人。第二天,他带着伤再度来到诊所,白棠有些想不明白,堂堂陆家大少爷,难道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是打架斗殴吗?

《退烧》精彩片段

乔都,私人小诊所。

今天轮到白棠值班,还有两三个病人在挂点滴。

晚上十点多,病人陆陆续续离开,白棠收拾干净药瓶,也准备走了。

刚锁好门,一道黑影摇摇晃晃地扑过来,伴随浓烈的酒气。

混合着血腥味。

“医生……”

男人沙哑的声音传来,有点耳熟,“我受伤了。”

白棠捏着钥匙的手指僵了下,呆站在那儿。

男人见她不动,皱了皱眉:“医生,我现在需要处理伤口。”

白棠抿了抿唇,钥匙插进锁孔,把门打开。

电灯按钮在里面,需要走几步路。

黑暗中,男人跟在她身后,距离很近,甚至能感觉到他粗喘的呼吸,白棠整个后背紧绷着。

“啪。”白炽灯照亮整个问诊室。

白棠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淌血的脸。

血从额头上的伤口流下,一直到下巴处,还在往下滴。

即便是这样,白棠还是认出是陆连衡这张脸。

而看到她,陆连衡幽暗的眸色缩了缩,同时透出几分复杂。

白棠取来药,给他处理伤口:“过来,这里坐好。”

陆连衡高大的身形摇晃,听话地坐在椅子上。

“怎么弄的?”

“喝醉了,不小心摔的。”

白棠用镊子从伤口里取出一片细小的玻璃碎片。

看起来像啤酒瓶的。

她没有多问,弯着腰专心处理伤口。

“你平时都穿成这样给人看病?”

陆连衡突然出声,语气里有些冷意。

白棠顺着他的目光,才意识到他为什么这么说。

诊所有套专门的工作服和白大褂,下班之后她换回了自己的衣服。现在身上这件连衣裙是V领,正常看没问题,主要是刚才的动作弯腰,以陆连衡的角度又是俯视,领口下的春光就在无意间乍泄了。

“闭眼。”白棠捂了捂胸口,把药拿出来,“气味会有点刺激。”

陆连衡合上眼。

灯光下,他脸色显得有些憔悴苍白。

白棠一边为他擦药,一边默默打量着他。

他模样极好,五官峻拔出挑,多少女人都着迷这张脸,要是破相了……就可惜了。

处理完后,白棠给陆连衡打了支破伤风,开了一盒消炎药。

过了一会儿,她从药房里出来,说消炎药没有了。

“我家里有备这个药,如果你方便的话,跟我回去取?”

“行。”

关灯,锁门,两人离开诊所。

白棠就住在附近小区,步行五分钟就到了。

进了屋,白棠让陆连衡坐一会儿,她打开柜子找药。

药放在上面,白棠踮起脚伸手,后背忽然贴上一具热乎乎的身体,将她整个罩在怀里,低磁的声音同时在她耳边响起:“哪个?这个吗?还是那个?”

陆连衡身形高大,抬手便能触到柜子最上方。

白棠跟他说:“蓝色盒子的。”

也不知是他醉着还是故意的,他在上面摸来摸去,愣是没摸到正确的那盒药。

白棠后背与他贴着,感觉到她胸膛又烫又硬。

终于,他拿到了药,白棠顺便倒来一杯水让他先吃一颗。

陆连衡坐在沙发上,对面就是床,他视线打量着这个窄小整洁的房间。

“怎么住这儿?”

“便宜。”

白棠找的是群租房,一层隔成了五个单间,她住最小的,房租也最便宜。

陆连衡说:“可以回家住。”

白棠是陈家大女儿,虽然是抱养来的,但听说陈家对她很不错。

白棠抿了抿唇,声音有点低:“离诊所太远,不方便。”

陆连衡定定看着她,似在打量,那双眼深沉无比。

这时,隔壁传来声响,伴随着男人女人的叫声,很明显是在为爱鼓掌。

这让这边的气氛,有些尴尬。

也逐渐微妙。

白棠解释:“隔壁住着对情侣,他们比较恩爱。”

陆连衡眉眼冷淡:“这影响休息。”

白棠:“习惯了,还好。”

陆连衡松了松领带:“你天天听着这些,不健康。就不怕,想起谁?”

白棠随着他的话,脸色顿了顿,没出声。

他两眼沉沉地盯着她,掐开药衣,药丢进嘴里,拿起水杯灌了两口,之后起身:“走了。”

药塞进外套口袋,门一开一合,房间里只剩下白棠。

白棠呆坐了一会儿,之后收拾水杯,洗完澡躺在床上。

隔壁已经开始第二轮了,直至后半夜才静下来。

第二天,白棠照常上班。

来这儿的大多都是附近居民,说起昨晚附近酒吧有人打架,碎了一地的啤酒瓶,听说是为了个女人。

下午,陆连衡来换药了。

身边还跟着个女人。

白棠见过的,几个月前的那天,在陆公馆门口,一面之缘。

女人叫苏嫚。

苏嫚没认出白棠,可能是因为白棠现在戴着口罩。

“阿衡,以后别为我做这种傻事了。”

换药的时候,苏嫚在旁边心疼不安,也很感动。

陆连衡抿了抿唇,在桌上抽了张纸巾让她擦眼泪。

全程,白棠跟他们的交流,也仅医患之间的交流,短短几句,陌生得就跟不认识一样。

“医生,我还有别的伤,想让你帮忙处理。”

白棠快要开完单子的时候,陆连衡突然说。

他卷起衣服下摆,露出腹部一角,侧边有个刀伤。

白棠眼神顿了顿,起身:“进来处理。”

陆连衡跟在后面,苏嫚则等在门外。

他进来后,白棠蹲下身,仔细查看了他那道伤口,是新的。

“你放心我的话,我给你缝针。有顾虑的话,我先给你处理下,你自己去大医院。”

陆连衡低头看着蹲在面前的女人,这一幕……

他压下情绪,催促:“缝针吧,不去大医院了。”

白棠点点头,拉上床帘,隔绝外面的视线。

毕竟缝针这种事,大多数人看了会害怕。

陆连衡脱掉上衣躺在床上:“不用麻醉了,速战速决。”

白棠放下局部麻醉剂,猜到他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等太久,所以宁愿自己忍耐。

她拿着消毒棉球,目光落在他裸露的上身。

他的身材很好,腹部结实有光泽,而那道伤疤正好划在左下侧的那块。

莫名有种……狂野的破碎型性感。

“还看?动手。”

陆连衡食指关节扣了扣床沿,沉闷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从嗓子底下发出,喉结上下滚动。

白棠带着口罩,看不出她此时的神色。

她上手将他皮带解开,将裤腰往下推了推,方便处理伤口。

缝合很顺利。

出去后,苏嫚见到陆连衡苍白的脸,顿时扑进他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白棠叮嘱,两三天过来复查,按时吃药忌辛辣。

“谢谢医生,我会照顾好他的。”

苏嫚向白棠笑笑,扶着陆连衡离开诊所。

两人走后,有个摔伤病人过来处理伤口,同事没找到那款消炎药,白棠说:“在下层抽屉,我昨晚整理了下。”

晚上,白棠回到出租屋,隔壁那对情侣正在吵架。

白棠习惯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早上出去的时候,那条公共走廊上掉了一地的烟灰烟头,气味很是难闻。

她锁好门去上班,下班回来的时候,那些烟头还在,还多了两份吃过的外卖盒,汤汁从塑料袋里流出来,也不知道被谁踩了,走廊上满是脚印。

正巧碰到隔壁那对出来,白棠就提了一嘴,让他们把垃圾收拾下。

两人白了她一眼,走了。

早上起来,地上那些垃圾仍然都没清理。

白棠没管,直接跨过去。

下午五点,她看了眼手机,目光望向诊所外。

晚上飘了小雨。

幽暗的巷子,陆连衡两手抄在裤袋,冷眸盯着被他堵住去路的男人。

“还想试试我的刀?”

男人弹出匕首,唇角泛出一抹阴狠。

前两天,他就是用这把刀伤了陆连衡。

“或许你应该谢谢我,要不是我,你怎么有机会去那个诊所找女人。那天,我可看到你跟她回家了。那妞怎么样?改天我也去爽爽。”

说完,男人猥琐地舔了舔嘴唇。

同时也是在威胁陆连衡,上次侥幸跑了,这次要是被抓到,陆连衡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就凭你?”陆连衡阴鸷盯着他,缓缓出声,“你动她一根头发,我断你一根手指。不信的话,试试看。”

话落,前后出来三四个彪形大汉。

男人见状想逃,不过很快就被抓了回来,脑袋上还挂了彩。

“陆先生,别动手,我不敢了!”男人扑在他脚下,沾血的手指死死抓住他衣摆。

陆连衡身体靠在斑驳发霉的墙上,从裤兜里拿出一包烟。

暗夜中,打火机火苗“噌”地窜起,照亮他半边脸。

深邃的阴影,将他五官显得更为立体冷峻。他唇叼着烟,眼神嫌恶眯了眯,湿漉漉的皮鞋踩在男人肩上,一脚踢开。

“啧,做了坏事,总要付出代价。想尝尝我陆某人的手段还是去自首,自己选。”

“我……我去自首!”

男人浑身发抖,去蹲局子,也好过在陆家人手中苟延残喘。

陆连衡没有马上动作,悠悠抽完一根烟,将烟蒂在墙上用力碾碎,之后才吩咐身边的人,把男人送去警局。

这是前几天在酒吧抢劫伤人的嫌疑犯。

处理完,陆连衡回头望向不远处还亮着灯的诊所。他脱掉带血的风衣,随便一卷塞进路边垃圾桶,大步往前迈去。

今晚仍然是白棠值班,给最后一位病人拔完针,一道高大的人影带着湿气从外面进来。

白棠把空药瓶收进统一的医疗垃圾桶,转身看到他,目色顿了顿。

陆连衡:“下班了?”

她:“本来是的。”

看到她打开刚收拾好的药柜,陆连衡说:“去你那儿处理。”

白棠停手,东西都放回去:“也好。”

忙了一天,她很疲惫,也想早点走。

锁好门,外面的雨已经下大,白棠从包里拿伞,看了陆连衡一眼。

他两手空空。

白棠自觉撑伞到他身边,两人并行走在雨中,肩膀和手臂时不时发生擦碰。

他们都各自沉默不说话,只有雨点打在伞面发出的“啪啪”声。

气氛比溅起的雨雾还模糊。

这一路,比上一次漫长。

到了小区,这会儿已经晚上十一点了。白棠和陆连衡分别站在电梯两侧,像极了陌生人。到了楼层,白棠低头拿出钥匙,却在进门的时候愣住了。

走廊比昨天更脏,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还有两个外卖盒堆在她房间门口。看单子,上面写的是她的房号,但她这一天都不在家,根本不可能吃外卖。不必想,就知道是隔壁那对情侣的把戏。

白棠抿了抿唇,把垃圾都踢到一边,打开门回头看着陆连衡。

像陆连衡这样的上流社会富家子弟,估计都没见过这么肮脏的场面吧。

白棠想了想,只好拿来扫帚和拖把,将走廊打扫干净。

陆连衡这才挪动那双金贵的脚,踏进了房间。

白棠关上门,陆连衡那边已经解开纽扣,衬衫随意搭在沙发边上。

他说:“想洗澡。”

退烧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