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王爷狂宠妃
  • 病娇王爷狂宠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碳水鱼
  • 更新:2022-03-29 10:3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二十一世纪医学天才顾还月,意外穿越,穿到一个跟自己同名的古代女子身上。原主天煞孤星,接连克死五任未婚夫之后,惨遭世人嫌弃、唾骂,生活的苦不堪言。渣爹不疼她,后妈和妹妹一个恶毒,一个绿茶,她被全世界抛弃。穿越过来的顾还月掌异界淘宝,一身逆天医术,更是活死人,肉白骨,且看她如何打脸虐渣,玩转古代!

《病娇王爷狂宠妃》精彩片段

北玄国,京城大道之上。

一阵灰尘猛地卷起,后面轰轰烈烈地露出几个正在狂奔的影子。

围观的民众看呆了。

“那不是京城有名的摘月公子吗,怎么他作诗闲暇还爱好马拉松?”

“咦,后面那个似乎是柳叶刀王公子,他这么高强的武功怎么也在逃跑?”

说话间,几人已经跑了过来。

众人这才看清,原来让着几个贵公子夺命狂奔的居然是一个女人!

“我靠!是接连克死五个未婚夫的天煞孤星顾还月!”

顿时,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传遍。

但凡在场尚未婚配的男子瞬间做鸟兽散,也加入了夺命狂奔的道路。

没办法,这个顾还月实在是太邪门了啊!

接连定了五门亲事,第一门夫君造反满门被抄斩,第二门上阵杀敌,结果被一刀枭首。第三门突发急症,吐血身亡。第四门躺在家中却无故被认错人的杀手所杀。

而第五门是一个刚刚得中的秀才,本来考过了洋洋得意,结果回到家听说自己母亲为了百两黄金把他和天煞孤星订了亲。

这秀才当场就给吓死了。

至此再没有人尤其是男人敢招惹这顾还月。

所到之处就如今日更是一片鸡飞狗跳!

“你们都别跑!”

顾还月气喘吁吁地追在后面,手中拿着一根正着倒刺的五节鞭。

她声名狼藉不光是因为克夫,更是因为仗着家世横行霸道没少鞭打不愿意与她订婚的良家妇男。

突然,异变突起。

顾还月跑的头昏眼花,突然一个踉跄撞到了城墙上面不省人事。

“头好痛。”

顾还月恢复意识的时候,仿佛感觉有人拿着巨锤敲打了自己的头一样,疼的百抓挠心。

“哎,这人醒了!”

一道声音传入,顾还月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此时正躺在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当中。

一帧帧记忆碎片如同潮水一般涌入,顾还月立马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英年早逝在去赶急诊的路上出车祸被撞死的她穿越了。

而且穿越到了一个横行霸道的天煞孤星身上。

“跑着跑着被摔死了恐怕也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吧,不过居然还真有人敢救这等恶女?”顾还月吐槽道。

而她眼前正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童子,约莫十几岁一脸好奇地看着她。

“是你救了我?”顾还月迷迷糊糊地问道。

童子摇了摇头,说道,“是我们王爷救的你。”

“咕噜噜”

还没等顾还月多问,她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童子看着顾还月偷笑两声,“我先去帮你拿点吃的。”

童子打开门走了,顾还月忍着病痛下了床。

她可不相信真的是有人救了自己这个身体,按照她之前的所作所为来看很有可能是仇家寻仇万事还是要小心一点好。

顾还月蹑手蹑脚地在房间内乱窜,迷迷糊糊地就迷了路不知道走到哪个房间来了。

她掀开门帘,突然整个人都张大了嘴巴。

屋内一个坐在浴桶中的男人,他赤裸着身体,眉目如同雕刻出来的一般俊美。

乖乖的,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看的人?

“看够了?”

他寒眸深邃,身上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顾还月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点了点头,“还...还没。”

话音落下,顾还月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还没等她解释男人突然从浴桶当中站了起来。

一头墨染的青丝飘散在肩膀,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富有爆发力的胸肌,他唇角勾起带着玩味的笑容,若那个一朵染血的曼陀珠华妖冶而美丽。

水面马上就要莫过他的腰间,男人手臂一挥一身玄色袍子遮盖住了下身,迈出浴桶往前走来。

顾还月心里一惊,赶忙往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到了门栏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看到她这一副样子,男主缓步走来,好看的眉间微挑半裸着的身体越靠越近。

他身上微微的热气似有似无,贴在顾还月的脸上。

顾还月顿时红了脸庞。

即便是两世为人,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难道这人对自己一见钟情?

“擅闯王府,是死罪。”骤然他声音一冷,和刚才判若两人。

下一秒,密密麻麻的利刃扑面而来,汇聚成一面墙壁躲无可躲。

顾还月睁大了眼睛,难道两世为人又要这样死了?

“等等,我有一个秘密告诉你!”顾还月咬着牙喊道。

“哐当......”

闪烁着寒光的飞刀停在了她的面前,一个接一个下饺子一样的掉了下来。

下一刻,低沉磁性的声音嗓音响起,“秘密?你倒是说来听听。”

顾还月身子一软差点瘫倒在地,她扶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一双凤眸看向男人。

这双妖孽俊美的黑眸当中,透漏着万年玄冰的寒气。

她知道要是接下来一句话说不对,她真的会死!

顾还月松了口气,“这位大人,我可是全国皆知的天煞孤星,你若是杀了我恐怕会招惹祸患。”

裴烨轩唇角微微勾起,眼神冷了下来,“是吗?”

短短两个字当中尽是冷漠,空气中刚沉寂下来的杀气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顾还月额头顿时就冒出了一圈薄汗,“别这么吓人呀,你还可以让我嫁给你的仇人,可以咒死他。”

“有话好商量啊,咱们合家欢乐,幸福安康。”

顾还月嘴里面的祝福话一句接一句像是不要钱一样往外说,但是裴烨轩眼底的冰冷却越来越大。

猛地一撇,顾还月看到了裴烨轩精致的锁骨上有一道黑色的血线,她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这是中了毒!

情急之下,顾还月喊道,“我可以解你身上的毒!”

裴烨轩瞳孔一缩,勾起的唇角缓缓收起,目光如月色一般寒冷。

“我可从未听说过太傅府邸的嫡女懂毒术?你究竟是谁。”

裴烨轩声音冷硬,但是却已经没有了杀意,看起来那毒药对他确实有很大的威胁。

“这重要吗?只要我能解除你身上的毒不就得了?”顾还月反问道。

一旁,裴烨轩眸子渐渐眯了起来。

“你很有意思。”

这还是第一个敢反过来威胁他的人。

话音刚落,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顾还月身子还抵在门上面,但推门的人仿佛力大如牛一用力就把她推了个踉跄。

她脚下一滑,径直扑向了裴烨轩的身上,重重地跌在了他的胸膛之上,那结实的胸肌撞得她眼冒金星。

“呦!孙子,你终于开窍了?!”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

一个身穿华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咯噔咯噔”走了进来,她每走一步就震得地上的灰尘震起,根本不像是一个年逾六十的老太太,反而像是一个白垩纪时期的猛犸象。

她盯着自家大孙子下半身只围着一个袍子,坏里面搂着一个面若桃花的女子。李老太君像是吃了蜂蜜一样,这死小子这些年来像是个和尚一样,如今总算是开窍了!

“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哈,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李老太君就赶紧往外跑。

裴烨轩一把推开顾还月抓住了自家不靠谱的奶奶。

“你误会了,这人只是个送热水的。”裴烨轩说道,面容铁青越发的不耐烦。

顾还月摸了摸自己被裴烨轩胸肌撞到的后脑勺,对着裴烨轩呲牙咧嘴。

狗男人居然说我是洗脚婢!你才是送热水的,你全家都是送热水的!

“还不赶紧走?”

裴烨轩说完,从阴影当中走出几个人来架着顾还月的胳膊就往外走,直直地将她拖到了王府外面,像是扔麻袋一样扔在了王府门口。

刚才撞得额头还隐隐吃痛,这下屁股又被蹲了一下。

顾还月扶着老腰站起身来,指着王府的牌匾骂道,“活该你中毒,毒死你个狗东西!老娘才不给你解毒!”

不过幸好,总算是没丢了小命,不然她就要给所有穿越者丢死人了,穿越过来屁股还没坐热就要去阎王那里报道了。

顾还月转头就走,幸好接受了原主记忆她还知道自己家里在哪里。

她刚一转过头,就看到一大群穿着人正在围观她,像是动物园里看大熊猫的游客。

“这天煞孤星又被丢出来了,也不知道这是哪位公子的府邸。”

“希望这位公子命够硬吧,别被这天煞孤星给克死了。”

“真是丢人现眼,要我这么丢脸早就投河自尽了。”

......

听到这些话,顾还月往人群中一扑,围观的人一下子都被吓得四散跑开,恨不得自己长了四条腿。

顾还月抹了抹自己的鼻子,哼,说我是天煞孤星,那我克死你们!

顾还月离开之后,裴烨轩和李老太君回到了正厅当中。

“怎么还怕奶奶看到孙媳妇?这么快就把人给使唤走,你这小子也忒不会哄女人了。”李老太君笑容可掬,脸上的皱纹攒成一朵花。

裴烨轩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李老太君追在后面,中气十足地喊道,“乖孙子。你不会真好龙阳吧?给我个准话啊,你要是好龙阳,我也不反对,不过我得早点看着你爹再生一个!”

“闭嘴!”

“你是不是喜欢你身边那个侍卫?”

听到这话,能滴水不沾飞跃一片湖的裴烨轩差点掉进自家养鱼的小水池。

......

一路上虽然磕磕绊绊,但是凭借着原身的记忆顾还月总算是回到了太傅府。

她刚迈进自家大门,那两扇朱红色挂着大狮子头的巨门就“吱呀吱呀”的关了起来。

顾元忠,她这个身体的爹就拿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走了过来,双目圆瞪两撇胡子气得快要飞上天去了。

这是怎么了?难道顾元忠发现自己不是原主了?

但自己还一句话都没说啊!

顾还月正思索着,突然目光一滞。

两个女人缓缓走了过来,一大一小,面容相似。

大的看起来三十左右,体态风流媚眼如丝正是顾还月母亲死后顾元忠娶的新妻子白凤荣。

小的青春年少,眉目骄纵高傲,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是顾元忠与白凤荣所生的女儿顾玉萱。

而且她们身边还跟着一个中年妇人,正在两人耳旁小声说着什么。

顾还月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中年妇人,刚刚在王府门口说她坏话的就有这个女人!

呵,原来如此!

看起来原主那些破烂名声,少不了这母女二人之手,而且恐怕今天也是她们搞的鬼!

“孽障,还不跪下!”

看到顾元忠眼神当中蕴含的愤怒、无奈和失望,又想到自己现在这种尴尬的处境,顾还月下定决心一定要给这两人好看!

但顾还月仍旧没有轨,她能感受到原主残余的灵魂在颤抖,但是她是华国的天才医生顾还月,而不是天煞孤星顾还月!

看到她这样子,顾元忠更是怒火中烧,手中棍子用力一甩“哐当”一声就砸到了门板之上。

“我顾家的人都被你丢尽了!今日你又跑到街上去疯,还被人从府中扔了出来,你见过谁家女子如此?现在还这样嘴硬,连错都不认!”

顾元忠气得胸膛跌宕起伏,白凤荣一副贴心人的样子,手掌抚在顾元忠的胸膛,轻柔地帮他揉着。

“老爷,你不要生气了。月儿还小呢。”

顾元忠刚平静了一点的怒火又被点燃了,“还小?萱儿比她还小,却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谁见了不称赞一句才女?她呢?出了门别人都要躲着走!”

顾玉萱闻言高傲地扬起脖子,撇了一眼顾还月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都怪顾还月,我出去跟其他小姐们交际都抬不起头,她们都拿顾还月羞辱我!”

“月儿!”顾玉萱话音刚落,白凤荣嗔怒地说道。

本来听到顾玉萱的话,顾元忠眉头一皱,就算顾还月再不堪那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况且她还是顾玉萱的姐姐,顾玉萱哪能这么说她?

可白凤荣这一责备,顾元忠又不忍心了而且更是厌恶顾还月。

他推开白凤荣捡起地上的棍子怒气冲冲地朝顾还月走了过去。

白凤荣在后面出言阻拦,但却一步也没往前走,眼神当中满是得意之色。

她倒是恨不得顾元忠一棍子打死顾还月,这下就再也没有人碍她们的眼了!

顾元忠已经走到了顾还月跟前,他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棍子!

顾元忠一棍子落下,打在了顾还月的肩膀之上。

这一棍子下去连顾元忠也惊了。

以往这时候顾还月都会痛哭流涕和他求饶,但是今天却不一样。

他看向顾还月,她的身体直直地站着像是一株松柏,深邃漆黑的眼睛闪着一点坚毅和不屈。

顾还月不躲也不避,这是在还债。

“老爷,别打了。月儿知道错了,你可千万别把她打坏了呀!”一道凄厉的声音传来,一个穿着粗布麻衣满脸风霜的女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顾还月刚刚转过头去,就被这女人给护在了身下,温暖的感觉包围了她的身体。

看着这个粗布麻衣的女人,顾元忠气愤又无奈,用力将棍子摔在了地上。

“王妈,你帮得了她这一次两次,你还能护持她一辈子?这样下去,她这辈子也只能任人唾弃!”

此人正是顾还月母亲出嫁时带来的奶妈,在她母亲死后也是她一直护持着顾还月。不然她早就遭了白凤荣的毒手了。

“是啊,王妈。你这么做恐怕姐姐泉下也不会开心的。”白凤荣趁机说道。

听到这话,王妈眼神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黯淡,原主母亲的死一直是王妈心中挥散不去的心结。

她一闪而过的忧愁被顾还月看在了眼里,这个白凤荣可真不是个东西!明知道王妈心里的痛,却偏偏要这个时候揭短!

“赶紧滚吧!”

顾元忠说完转过了身子,拂袖而去。

王妈也不由得一喜,拉着顾还月的手不由得激动地颤抖了起来。

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一下了,自大穿越过来她还一点没停下来过。

推开门,她刚想扑到床上却突然睁大了眼睛。

这就是太傅之女住的屋子?

屋内昏暗无光,飘着潮湿腐烂的臭味。整间屋子一个完整的家具都没有,就连她刚才还梦想的床,连一块垫子都没有只剩下一块发了霉的破木板,被子被撕成好几块胡乱的扔在地上。

一阵愤怒涌上心头,这还是人过的日子?

这么多年顾元忠难道都没有发现?还是他暗地里面默许了这种做法?

浓浓的危机感涌上了心头,前有狠毒的白凤荣母女,还有态度不明的顾元忠。后有一个高深莫测的王爷,顾还月顿感如履薄冰。

“嘶啦”

顾还月眉间吃痛,一阵灼热感从额头上面传来。

她立马捡起地上的铜镜,照了照自己只见额头上面突然刻上了一朵血红色的妖冶荷花。

这是什么?

还没等顾还月细想,她就感觉好像有人在拉扯她一样,突然眼前一黑。

等她再缓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换了一个样子。

这里仿佛是一处农庄,有一间茅草屋一汪泉水还有一片草地,顾还月走近了茅草屋当中。

看到了茅草屋中的东西之后,一阵惊喜涌上心头。

这个茅草屋里面居然连接着一个异世版本的淘宝,她可以在这里面通过一种叫做积分的东西换取各种各样的东西。

不仅有她前世的各种高科技用品,更是还有各种各样来自更遥远的未来的宝贝,只不过她目前等级太低了没有办法查看。

不过她现在一穷二白连一个积分都没有,这积分究竟要怎么得到呢?

退出了兑换页面,顾还月在茅草屋当中又发现了一本使用说明。

上面清清楚楚记载了积分的获得方式:由于宿主的行为,造成了其他人的情绪波动,根据情绪波动的大小以及此人的资质可获得不同数目的积分。

情绪波动?

这不就是让她去作死么?

不过还有一点疑惑就是什么叫做资质,顾还月翻阅了接下来的说明书也没有发现对此的解释。

不知不觉,她在空间当中停留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万一一会王妈进来找不到她可就糟了。

顾还月立马心中默念“退出”,下一秒她就又出现在了破烂的房间当中。

刚刚从山清水秀的空间当中出来,又看到了破烂一样的房间真是让人心塞。

可她又不能去空间里面睡觉,要是被外面的几个丫鬟发现可就糟糕了。

但当务之急还是先要把自己从上到下都清洗一番。

“想要洗澡要去哪里?”故还原推开门对着门口的两个丫鬟说道。

说是来照顾她的,实际上就是白凤荣派来的眼线专门监视她用的。

“噗嗤”

两个丫鬟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什么这么好笑?”

其中一个丫鬟笑红了脸,看着顾还月满脸疑惑的样子从兜里面掏出来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顾还月接过镜子,当看到铜镜里面的人脸的时候,整个人吓了一大跳。

我靠,这镜子里面的人难道是我?

活脱脱一个黑白无常啊!

刚才她虽然也照了镜子,但当时一心都在额头上面的血色荷花身上,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这具身体居然是这么个鬼样子,也难怪两个小丫头笑得前仰后合了。

“行了,别笑了赶紧带我去沐浴的地方。”

两个丫鬟对视一眼谁也不愿意动弹,顾还月双眸微变恶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

“还不快点!”

她这一声厉呵配上像是鬼一样的妆容把丫鬟吓了一大跳,她撇了撇嘴,“叫什么叫,带你去就是了。”

走了没几步,丫鬟就把顾还月带到了一个房间前面,房间里面有一个大大的浴桶和一个水桶。

眼看带到了地方,丫鬟转身就冷眼站在了门口丝毫没有想要帮她打水的意思。

其他几个在干活的丫鬟婆子也都冷眼旁观,甚至窃窃私语。

“她今天又出去疯跑了?真是不成体统。”

“长得这副鬼样子,难怪没人要她。”

“哈哈,她这么个天煞孤星长成什么样也没人要啊!”

几个丫鬟婆子越讨论越激烈,生怕顾还月听不到一样。

按照原主的记忆,以前这些丫鬟婆子就是如此对待她的,根本就不把她这个主子放在眼里,有的时候甚至还会欺辱。

“你们是在讨论我吗?”顾还月凑了过去。

几个丫鬟婆子被吓了一大跳,破口大骂,“你这丧门星,吓我一大跳!”

顾还月冷冷地扫过她们一眼,唇角微微勾起,“你们也知道我是天煞孤星啊,那你们知道被我这个天煞孤星盯上会有什么后果吗?”

病娇王爷狂宠妃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