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总裁的替嫁新娘
点击阅读
顾家继承人顾景琛快要死了,急需一个女人冲喜。林初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以奶奶的性命,作为要挟,替妹出嫁,嫁进了顾家。结婚后,她扮猪吃虎,报仇虐渣,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火车上,一场意外,林初一不小心掉了马甲,正好被顾景琛撞见,从此,病娇总裁和马甲大佬的爱恨纠葛,缓缓拉开了序幕!

《病娇总裁的替嫁新娘》精彩片段

听闻滨城帝苑里那位爷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太太动了娶亲冲喜的念头。

将滨城的小姐姑娘挑了个遍,最终看上了林家大小姐林璐。

林璐在家里哭闹了整整一个月,说什么也不愿意嫁,林家这才想了个法子。

让林初替嫁。

火车上,林初托腮望着窗外快速闪过的景物,眼中淡然却又带着些许讽刺。

她父亲幼时她逼死她母亲,又将她扔在了乡下,如今唤她回来,就是要替林璐跳火坑。

“可真是我的好父亲呢……”

林初低声呢喃着。

脑海里思绪万千,过道里突然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突然,门被猛地推开,一具高大的身影随着门口浓郁的血腥味冲了进来。

林初正要有所行动,眼前的男人却一下子扑在了自己身上,压得她晃了晃,直直摔在了床上。

“嘶……”

背后嗑在墙上,痛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没等她把人挪开,又冲进来了几个黑衣人,把男人架了起来。

林初身子僵硬,不动声色的蜷缩起来,一脸警惕的盯着面前的几人。

“哟,这还有个小姑娘呢!”

为首的黑衣人手中拿着刀,瞧见林初一张精致小脸,清澈的眸子楚楚动人,不由得起了邪念。

林初缩着身子摇了摇头,清眸潋滟,可怜之外,却更是惹人心动。

“各位,饶了我吧,我什么都没看见的。”

软糯的声音传出,黑衣人兴致盎然的过来,手指轻轻勾起她的下巴。

这女人清瘦弱小,长得像朵栀子花,柔弱明艳,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意盈盈的,倒是有种暗暗勾人魂魄的魅力。

“这么可怜的小姑娘,我怎么舍得放过呢,不然,陪爷玩玩?”

男人面露凶狠之色,捏着林初下巴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度,林初心里一紧,面色为难。

“怎么,想陪着这男人一起下黄泉?”

黑衣人也不恼火,说罢,一刀砍在了男人的胳膊上,那男人似乎是昏迷状态,没有动作,可手臂处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处。

林初心脏猛地跳了一下,惶恐的看向了黑衣人。

男人摇摇头,“啧,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用一种可惜的眼神盯着林初,匕首在衣服上擦了擦,下一秒就抵在了林初的脖颈间。

林初脸色瞬间阴了下来,看来他们也要把自己解决了。

“这位大哥,我们有事好商量,人家愿意听大哥的……”

林初长睫轻颤,遮住了眼底的冷意,抬眼间水眸里泛起了水雾,楚楚可怜地望着黑衣人老大,那双眼神勾的男人心头痒痒。

“这才算识相嘛……”

男人轻笑着,抬手又捏住了林初的下巴,身子刚要压下来,林初一个闪身站到了男人身后。

脚尖绷直,狠狠踹向了他的腿窝。

男人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林初眼疾手快的摸出了他腰间的匕首,趁他没站起来时,伸手从他脖颈前面狠狠一划。

男人的脖颈上便出现了一条血线,疼的晕了过去。

林初学过,这个力度,不会要了人命,让他昏迷过去,刚刚好。

林初偏头躲过了身后黑衣人的攻击,再一转身,干净利落的又抹了一人脖颈。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其他黑衣人惊呼一声,也不管架住的男人,径直冲向了林初。

突然,刚刚还在昏迷的男人倏地睁开了眼,猛地抽出黑衣人腰间的匕首,匕首背直直命中黑衣人的后脑勺。

然后利索的扯下他的衬衣来,绑住了胳膊上的伤口。

林初眼看着黑衣人倒在了她面前,低头对上自己沾染了鲜红血迹的小白鞋,微微皱起了眉。

她很不喜欢血,尤其是别人的。

嘟囔了两句,抬头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五官精致到令人窒息,薄唇微抿泛着浅红,鼻梁高挺,双眸幽暗深邃,像一潭万年古井,令人沉沦。

林初抑制了一下内心的狂跳,这个男人的脸惊艳到让人无法呼吸,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平复了呼吸。

男人瞥了她一眼,幽深的眸光里涌动着晦暗的光。

缓缓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你想怎么样?”

林初深吸一口气,男人周身的戾气落下来,手上匕首又抵在了林初的脖颈处。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你说呢?”

言落,他手上的匕首又逼得更近了一分,林初微微皱眉,有血珠从脖颈处涌出来,刺眼非常。

他要灭口!

林初后背渗出一层冷汗来,回想男人刚才的身手,她绝对不是对手!

“那你大可以试试,解决帝苑未来的女主人?那你的下场估计也不是很好。”

这桩婚事林初不愿,可不得不说,现在她要感谢这场婚礼,如若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脱身。

“哦?帝苑的女主人?”

他的女人?

男人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薄唇微扬,连那双眸子里都隐隐泛起了光。

说话间更逼近了林初,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姿势暧昧,但男人的气场却强大而冷漠,压得林初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看你应该也是景都的人,景都林家,听过吗?我就是林家那位和帝苑联姻的女儿,过几天我可是要嫁进帝苑的,你要是现在解决了我,帝苑那位也不会轻饶了你。”

看他这个样子,估计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可在景都,还有比帝苑那位更厉害的?

林初深吸一口气,冷眸紧紧盯着男人,男人抵着她脖颈的匕首,微微松了松。

嫁进帝苑的那位林家小姐?那这么说来,还真是他的女人。

可她为何会出现在绿皮火车上,还穿的……如此寒酸?

“呵呵……小姐撒谎也都从来不打草稿的吗?”

男人突然低声笑了起来,低沉悦耳。

林初皱眉,绷紧了身子盯着他,防止他突然对自己动手。

“那你可以试试,如果我出事了,帝苑不会放过你,如果你放了我,我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先生,这桩生意,怎么算,你都不会吃亏!”

男人皱眉,开始对女孩的提议感兴趣了。

因为被家族内讧,他被追杀,这个女孩闯进来,本来就是一场意外,他不必伤人性命,更何况,还是他的未来女主人。

“好,那便放了你,你若是骗我,”锃亮的匕首背在林初白嫩的小脸上轻轻划过,“天涯海角,我也会灭了你的口!”

想起她刚刚冷酷果断的身手,男人眸光微闪,他的小新娘还挺有意思。

若是能有这么个女人陪他在帝苑里拼搏厮杀,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先生放心,我懂规矩。”

林初乖巧的应着,男人这才满意的点头,收起手上的匕首来。

还不等林初反应过来,男人一个手刀就落在了林初的后脖颈处。

林初瞬间晕了下去,直接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将她抱起放在床上,临出门时,还不忘给她带好了门。

三天后,景帝酒店。

林初坐在化妆镜前,对等会儿要发生的事一点都不期待。

突然,门打开,林璐走了进来,看见坐在镜子前的林初,清眸里浮上一层妒忌。

这在乡下的野丫头,怎么还越来越好看了?!

“姐姐,听说姐夫可没有多少时间了,人家都说帝苑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说你进去,能活多久呢?”

林初从镜子中看见她的脸,清眸掀不起一层波澜,只轻笑道:“我只要多活一天,都是帝苑的女主人,倒是你,应该好好想想,在我手下能多活几天?”

“你!”

林璐被她噎了一下,狠狠瞪了她一眼,银牙细咬,恶毒的话又转上心头来。

“那就祝姐姐还有力气来折腾我!”

林璐轻轻笑着,半掩着嘴,眸中满是得意之色。

“什么意思?”

林初眉头微微一皱,林璐笑得更是得意,拉着林初的手,故作一副亲昵无间的模样。

“姐姐还不知道吗?帝苑那位就是因为身体不行,这心理才变态呢,听说满帝苑的女佣,都被他折磨的不成人样了呢,疯的疯,残的残,去年还自杀了好几个,哎,好惨呢!”

林初听的心里一惊,可纵然万般不愿,奶奶的命还在他们手上。

为了奶奶,哪怕是火海,她也得跳进去看一看。

“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林璐,我警告你,你要是让奶奶受委屈了,我哪怕是死,也会拉着你做垫背的!”

林初说着,冰冷的目光盯住了她,林璐后背一凉,有些难受的甩开林初的手。

冷哼一声,转身出了化妆间的门。

一个乡下丫头,有什么资格对自己说三道四?

林璐刚走不久,她那后妈张凤雅便走了进来。

一身艳红色的旗袍,做工精良,富贵万分,满身的珠钗金玉,摇着腰,斜睨着林初。

“收拾好了没有,准备走了。”

她说着,抬手轻轻转了转手腕上那只翡翠桌子,林初转头,被她身上金光闪闪的珠宝刺地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带上了一丝冷漠。

“新郎来了么?”

“新郎?”

张风雅不禁干笑两声,言语之间,满是讥讽。

“新郎病了,只有他的助理来接你去帝苑。”

哼,瞧着这架势,还真把自己当林家小姐了,那新郎要是能爬的动,这样的姻缘,怎么会给了她。

“好,我知道了。”

林初点点头,长睫垂下,遮住了眼底的讽刺。

“林初,你今天嫁过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清楚的吧!”

张凤雅摇着腰走近,手指轻轻拨弄林初的白纱,看似一副慈母模样,眼底却是如冰刀一般的阴凉。

“不用你提醒,我心里有数。”

林初推开她的手,起身要出门,张凤雅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冰冷的目光死盯着她。

“我警告你,璐璐的事情你要是敢说一个字,就别怪我不客气,老婆子年龄大了,那身体……可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就不行了!”

张凤雅冷笑着,林初一把反握住她的手腕,还没说话,那边来的人已经走了进来。

“林小姐,吉时到了。”

助理恭敬的行了礼,林初压着性子,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张凤雅一副慈母模样,紧紧的将林初揽入怀中,又假模假样的叮嘱了助理几句话,将林初亲自交到了助理手上,这才放下心来。

帝苑。

别墅门口人头攒动,豪车美酒,人人都笑意盈盈。

一场婚礼豪华盛大,可林初看着,却讽刺地勾起了唇。

她打量了一圈面前高档豪华的别墅后,跟着管家上了楼,走到了主卧门口。

“少爷在里面等你。”

林初微微抿唇,走了进去。

屋子里没有开灯,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清冷月光,林初看见了窗边椅子上坐着的男人。

林初微微眯眼,红唇紧抿,缓步走了过去。进了这间屋子后她总觉得有一股浓郁的压迫感,不仅仅是因为漆黑一片,还因为男人低沉的呼吸声。

走到男人身旁,看着他被月光与黑暗各占一边的身子,有些紧张。

这个人就是她未来的老公,未来的枕边人。

听着他的呼吸声,知道他没有睡着,林初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

“你……”

话还没有说完,顾景琛突然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猛地一拉,林初便狠狠摔进了他的怀中。

精致小巧的鼻尖磕在男人的胸膛上,倏地泛了红,疼得林初眼中瞬间沁出了泪水。

刚要开口骂道,林初心里一惊。

突然想起来,今天跟她结婚的人是景都出了名的病号,正因为他病入膏肓了才安排她冲喜的。

可眼前之人身手迅疾果断,这肌肉也强健有力,绝对不是病入膏肓之人该有的样子……

想着,林初暗暗咬牙,没被箍住的那只手往腿上摸去,那里绑着她的匕首,纤手下摸,没摸到自己的腿,反而入手的是质感高级的西装裤。

下一秒,耳边响起了一道如提琴般低沉优雅的声音,“怎么?新娘子已经如此迫不及待了么?”

“流氓!”

林初猛地红了脸,收手想撑着椅子扶手站起来,没想到眼前的男人大手一揽,放在了她的腰上,还将她往下压了压,让她只能看见敞开的衣领下白皙的肌肉。

“传闻顾景琛卧病在床多年,连说话都虚弱无力,如今时日无多才找人来冲喜的,现在看来,顾先生真是演的一出好戏啊!骗了整个滨城的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林初瞬间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自己的老公是个健康人,可这健康人好像……比病秧子还要危险。

“我有没有病,还要尝试过了才知道!”

顾景琛轻笑着,暧昧的声音落下来,大手缓缓的从林初的腰上往上移。

林初身子一僵,“你干什么?!”

她下意识的按住他的大手,努力仰起头,视线最高却只能落在凸起的喉结和刀削般的下颌线上。

“声音不错,再多叫几声!”

男人沉声笑道,林初一股怒火冲上来,想要反抗,却被他按的更紧。

腰上的大手始终不挪开,像一块烧红了的石头,又重又烫。

“你若是不出些声音,怕是满足不了外面那些人的好奇心。”

“什么意思?”

林初一愣,他是说会有人偷听吗?可是……

斜睨了眼厚重的房门,这种人住的地方隔音应该是很好的吧?

顾景琛像是猜出了她在想什么,低声笑道:“人家也是会用高科技的。”

林初犹豫了一下,用高科技来偷听墙角,虽然听起来有些离谱,但……也说不准。

“我不会。”

顾景琛微微一愣,深邃的黑眸在月光下泛着惑人的光。

垂眸盯着仍旧在努力站起来的女孩儿,婚纱精致,勾勒出了她纤细的身姿,白皙精致的脖颈与锁骨。

在月光下泛着莹白的光辉,整个人纯洁的如同一朵栀子花。

喉头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收回视线,大手在林初腰上摩挲了一下,惊得林初低呼了一声。

“继续。”

林初闭眼深呼吸了几下,努力忽视掉腰上传来的不适感,弱弱地开了口

过了一会儿,林初感受到腰上的手放了下去,咬牙猛地站了起来。

精致的水眸狠狠瞪向眼前的男人,却在看见那张被月光照亮了一半的脸时愣住了。

五官精致冷峻,却因为微微勾起的薄唇多了丝邪魅诱惑,鼻梁高挺,月光洒在那张脸上,与另一半黑暗相比,有一股极致的反差感,却也有一股极致的美感。

“怎么是你!”

林初惊叫出声,水眸圆瞪,娇俏的小脸上尽是不可置信。

他就是火车上的那个男人!

顾景琛冲她微微一笑,黑眸里透露出一抹玩味,“我说过,你要是骗我,天涯海角也能找到你!”

男人一字一句缓声道,听在林初耳中带着一丝讽刺。

“我……我没骗你啊,我真的是林家的大小姐,林初啊!”

无所谓,她虽然顶替了林璐的身份,可林家从来没说过林璐的名字,说是林初,就是林初。

他就是帝苑的主人,结果她之前还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帝苑未来的女主人……

林初扯了扯嘴角,她现在能不能回炉重生一趟?自己不要面子的吗?!

顾景琛打量着一脸尴尬却又装作不在意的女人,薄唇微扬。

“林家的女儿从小养在深闺,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火车上?”

顾景琛眯着眼,面露狐疑之色。

“嫁人之前,不得来一趟旅行?”

顾景琛皱眉,这个理由虽然说的过去,可是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劲。

瞧着林初这机灵劲,可见是问不出什么来了,眼珠子一转,换了话题。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你说,我是不是更有理由解决你了?”

顾景琛薄唇轻启,手指不知道按了哪里,床头的落地灯亮起,突如其来的灯光晃得林初眼睛有点不舒服,眨了眨眼。

望着眼前坐姿休闲肆意的男人,林初微微皱起了眉。

刚才自己不过是怀疑,现在看来,他真的是在演戏。

毕竟病秧子,可不能在火车上一人打几个,还将自己打晕。

所以……那就代表他在隐藏着什么,而眼前这个人,冷漠霸气,比起普通权贵更有压迫感,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优雅,不是简单的人会有的。

一想起他在火车上的身手,林初不由有些胆怯,和这种人硬碰硬,她怕不是嫌弃自己活的命长了。

“咳……咱有话好好说。”

林初干咳了一声,瞬间放低了姿态,乖巧的样子让顾景琛不自觉的勾起了唇。

“你想怎么和我好好说?”

林初眨眨眼,乖巧的笑了笑,将顾景琛的手从自己的腰上拿开。

“顾先生,我说过替你保密,就一定会的,既然我已经嫁过来了,那我们精诚合作,岂不是更好?”

林初说着,冲着顾景琛伸手过去手,做出一个握手的动作来。

顾景琛微微眯着,丝毫没有合作的意思。

“顾先生,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林初皱皱眉,自顾的拿起顾景琛的手,同自己握了握手。

突然,顾景琛面色一变,双手猛地一攥,手背青筋暴起,额角渐渐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神色痛苦,呼吸粗重。

“怎么回事?!”

听见林初的惊呼声,顾景琛狠狠咬牙,正准备让她去叫人,没想到她却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搭上了自己的手腕。

冰凉的指尖搭在手腕上的瞬间,竟让顾景琛的疼痛消失了一瞬。

很快,林初便收了手,对上眼前男人猩红的双眸,冷静道:“我懂医,能帮你控制。”

顾景琛狠狠闭眼,从绷成一道直线的薄唇里溢出了一个“滚。”

林初见他不愿搭理自己,面色更加痛苦,索性直接抽出匕首,在顾景琛的手上割了一刀,瞬间,滚烫腥甜的鲜血流了出来。

“该死的……”

林初没理会他,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了银针,手指翻飞间银针尽数没入顾景琛的穴位。

“你忍着点,一会就好了!”

在扎针时,林初大概了解了顾景琛的病症。

刚刚她放血,是因为她发现顾景琛的血液流的太快了些,血管已经无法承受。

而他的病……病发时血液流速加快,头疼欲裂,如果不出意外,在病发的后两天,他可能会失眠。

知道他是什么病,林初就知道怎么治了,手中银针不断刺入,顾景琛的反应渐渐平缓了下来,呼吸也没刚刚那么急促粗重。

顾景琛闭眼缓神,他能感觉到林初在为他扎针。

闭上的眼中涌动着惊涛骇浪,暗云密布,他从来都只能靠意志撑过去的病如今竟然有人能帮他控制……

病娇总裁的替嫁新娘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