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首富娇养妻
点击阅读
沈晚喜是现世娱乐圈里艰苦奋斗的小明星,谁知一觉醒来后竟魂穿七零,成为了人人嫌弃的小肥妹。没有了绝世美颜,没有了妖精身材小蛮腰,还一步三喘气,好吃懒做名声坏,没关系,且看她如何逆天改命,手掌乾坤,虐白莲斗极品,转身成为七零团宠小美眉,还一不小心成为了未来首富大佬的心尖宝……

《重生七零首富娇养妻》精彩片段

“沈家的,你家晚喜浑身湿透地倒在路上啦!”

于桂芳正在家里掰苞米,这是夏播苞米,今年就这么一茬了,可不得抓紧剥好种小麦去?

然而听见村口大妈拉着嗓子号丧似的叫法,于桂芳丢下苞米就朝外跑,目光凄惶紧张道:“哪呢?哪呢!”

“去白水河那条大路!”

白水庄几百口人都指着白水河过活,背靠群山水源丰沛,就是那两年最严重的大旱也没断了白水河的水,起码这一庄子人是全活下来了。

于桂芳火急火燎朝白水河跑,眼见着围了一圈儿人,她忙吊着嗓子大喊:“要死啊都围着我家晚喜!滚滚滚!”

她是大队长媳妇,村民的工分可都是她家男人说了算!

人群四散,“婶子,你瞧晚喜好像不行了!”

一个编着辫子个头稍矮的姑娘急吼吼奔过来要拉于桂芳去看。

沈晚喜个头挺高,十六岁就一米七的个子,找男人都不容易,偏生又爱吃,整个人高高胖胖的,一大摊蜷在地上——像头死了的大白猪。

于桂芳心跳都要停了,“晚喜啊!你要是出了事,叫妈咋活啊!”

沈晚喜被疯狂摇晃,随后半眯着睁开眼睛,瞧这青山绿水和灰扑扑的——农民?

她愣住半响没清醒过来。

于桂芳却惊喜极了,口中不住念叨老天保佑。

人群中传来牛叫声,原来是大队长沈爱农驾着牛车过来了,“快!快把喜儿放车上送去卫生所!”

沈晚喜呆呆愣愣地躺着,也不动,活像个傻子。

村民嘴里没好话,“这娃该不会叫水鬼把魂拖走了吧?”

“我看像,眼里没点儿活气。”

……

这些沈晚喜都听不到了,她躺在牛车上至今震惊于原身的记忆,她她她穿越到七十年代了……

可是她刚才不是还在卫生间里偷听知名女企业家何小梅打电话吗?

“周哥,我今天遇到一个跟晚喜同名同姓的姑娘,我看着她的模样,差点儿就哭出来了,晚喜妹子去得太早了……”

明明是赶自己走,结果又在首富面前装念旧情?

今天是《梅花香自苦寒来》剧组公开选角的日子,她作为一个三线小明星自然也想试试能不能捞到一个角色。

但是她长相过于明艳,并不适合这部主题为奋斗的农村女孩发家史的淳朴,不仅如此,她还在试镜中被投资方何小梅公开驱赶。

何小梅本来好好的,结果一听她叫沈晚喜,当即命人赶她走。

给沈晚喜郁闷的,实在是丢人至极。

何小梅此人厉害啊,自己了得不说了,前夫是部队师长,虽然已经病退了,可也是大人物,听说就算离婚了也对何小梅多加照顾。

她背后还有全国首富周延元,周延元一生未娶,据说是在等何小梅,也有说法是为了还何小梅对她的恩情才会扶持她。

这些东西总归跟沈晚喜的生活太远,她在试镜这个剧组以前从没了解过,现在,她很后悔以前活得不够八卦。

“徐大夫,你瞧瞧我闺女咋样了?哎呀天杀的,怎么就落水了!”

于桂芳猛拍大腿,就怕女儿傻了。

一旁的沈爱农也是满眼焦急,但是他好歹是大队长,不可能跟一个农妇似的呼天抢地。

徐大夫看沈晚喜呆呆愣愣地坐着,对外界没什么反应,一时也疑惑,方才初步检查了下,身体十分健康!

甚至是这个年代少有的营养过剩。

“您别急,我瞧您家姑娘身子没问题,你说她是落水了是吧?”

“对对对!”

“那估计是吓到了,带回家好好养两天就没事了。”

得了大夫准话,于桂芳也没敢放心,“大夫,你说……我家姑娘会不会伤了脑子?”

徐大夫哭笑不得,“她没有缺氧太久,身体机能非常好,婶子您放心吧。”

付了一毛钱诊费,沈爱农又带着妻女回村了。

到了家门,“你在家看着喜儿,地里还有活。”

沈爱农话不多说,心里虽然疼女儿,可是也不能耽误了劳作。

沈晚喜被于桂芳搀扶着坐在院儿里,于桂芳扭头便对屋里喊,“槐花!去给你小姑子冲碗鸡蛋红糖水!”

“哎好!”

沈晚喜一路都在接收记忆,这会儿终于是看完了从前沈晚喜的生平。

这小姑娘运气好啊……

生在大队长家里,上头两个哥哥,大哥沈卫国十七就结婚了,现在二十一,有个三岁的儿子,老婆杨槐花又怀孕四个月了。

二哥沈拥军现在十八,初中毕业,不爱务农,但是很会来事儿,灵活的不得了,现在是县里纺织厂的一名临时工。

轮到她嘛,就是老三。

家里还有个大伯,那也不得了,是村里的会计,家里仨儿子。

好家伙,兄弟两家就这么个姑娘,可不得往死里疼?

沈晚喜低头捏了捏肚子上的三层肥肉,四十五度角忧伤仰望天空。

她可是167cm、50kg的当代腰精,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纯粹老天爷赏饭吃,现在虽然是又高了3厘米,可是变成猪精了啊……

“噗。”

一声沉闷的声音惊碎了沈晚喜的忧伤,地上出现了一个玉坠儿,瞧着水头十足,绿得要发光似的,好在这会儿是农家的土地,没磕碎这等宝贝。

不过——这玩意儿从哪来的?

沈晚喜回忆了一下。

她掉进河里之后被村里人救了,这个玉坠儿好像是从他脖子上拽下来的。

那人叫什么来着?

沈晚喜偏头想,怎么只记得别人喊他什么地主家的狗崽子,叫、叫——我去!叫周延元!

她这是穿越回首富的少年时了吗?!

她张大了口,震惊地合不拢嘴,心思百转,若是这样,她是不是可以抱紧未来首富大腿做个咸鱼躺平后半生了?

然而狂喜没有几秒钟,她的喜悦就裂开了。

她想起了何小梅电话里说的话,“晚喜妹子去得太早了”。

所以,沈晚喜其实是已经死了,而她借尸还魂?

那为什么何小梅要跟周延元说这个话呢?难不成周延元因为救起沈晚喜离开,就知道她死亡的消息而愧疚了后半生?

唉,她怎么猜都不会知道事实了,谁叫她倒霉穿了过来呢……

“桂芳婶子,我刚从地里回来就赶过来了,晚喜咋样了啊!”

一道柔甜焦急的声音传来,沈晚喜当即看向门口。

投资《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时候,何小梅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她有钱,保养的还很好,所以沈晚喜一眼就认出这是少女时期的何小梅。

何小梅比自己大一岁,现在应该十七了,跟原主关系还挺好,但是这次原主落水——却是何小梅推的!!!

天呐,她只是个三线小演员,马上就要面对杀人凶手了,该怎么应对?

沈晚喜怎么也没想到何小梅竟然在十七岁时就已经害过人,她五十多岁的时候表现得一副女强人的模样,身后又有军商界两大佬,谁会料想到她竟如此恶毒心肠!

于桂芳去给沈晚喜打水去了,这会儿端着水盆过来,看见是何小梅也很惊喜,“梅子来了?你跟喜儿关系好,快过来跟她说说话,她怕是魇着了!”

何小梅才不是刚从地里回来,她听说沈晚喜没死,犹豫了一会儿才过来,现在年岁尚浅,面对自己才害过的人,她也是有几分心虚的。

她正犹豫着如何开口,沈晚喜却反应迅速地哭了,“梅子姐,我今天可吓死了!”

何小梅跟她关系好,沈晚喜飞快想了想,她不能直接说出实情,本身因为家里宠惯,她在村里名声就不咋地,现在又刚落水,她要是说何小梅害她,别人只会当她疯了!

何小梅听见这话松了口气,沈晚喜恐怕没看清到底是谁推她!

于是她的演技越发顺畅了,满脸心疼走过去,“晚喜,没事了啊,你这不是还好好的。”

正好杨槐花端着一碗鸡蛋红糖水出来了,先是跟何小梅打了声招呼,随后面对沈晚喜,她脸上带了两分讨好,“晚喜,来,嫂子给你冲的鸡蛋红糖水,打了两颗鸡蛋呢。”

何小梅喉间微动,看着蛋花浓厚的红糖水口中津液横生,她也是家中老三,只可惜她家三个全是赔钱货,若不是跟她双胎是个弟弟,有了招弟的福气,只怕活得更苦。

沈晚喜跟她关系好,以往有好吃的都愿意跟她分。

“槐花嫂子可真好。”何小梅别有用意的夸道。

沈晚喜偷摸将玉坠儿塞进荷包,双手接过瓷碗,脆生生道:“谢谢嫂子。”

杨槐花愣了一下,没回话。

我滴妈,小姑子这是咋了,落水了咋还转性了?

别说,白白胖胖的就是好看,声音又软甜,道谢的时候她是通体舒泰啊!

沈晚喜见杨槐花惊讶也没收敛,她不可能演原身太久,那样太累了,落水正好是个转性的好理由。

鸡蛋红糖水算不上好吃,起码对于沈晚喜来说已经算很粗糙的甜食了,可是这会儿她的身体记忆告诉她这是好东西。

沈晚喜一口喝了一半去,那喉管的空间简直超乎想象,她自己都吓住,随后戛然停住。

就这么个吃法,她何时才可以变回美女?自己这身肉,不可久留啊!

尽管馋意疯狂,可是沈晚喜还是壮士断腕般将瓷碗端远了些。

何小梅双眼一亮,这是要让她喝了!

连杨槐花都这么觉得,不由得暗自撇嘴,这个何小梅真够不要脸的,讨好沈晚喜就为了几口吃的。

然而下一秒,她却惊喜了。

“大嫂,阳阳呢?我喝不下,叫他过来喝了吧。”

何小梅嘴里推辞的话还没说出来,哽在了喉间面色也诡异起来了。

沈晚喜暗自偷笑。

阳阳才三岁,原身以前其实不喜欢这个小侄子,因为觉得他跟自己抢吃的。

现在的沈晚喜大汗,人家才三岁,自己都十六了,吃得这一身肉还跟小侄子计较……真是极品!

阳阳嘬着手指头,好在这娃手算干净的。

沈晚喜知道自己前科累累,于是特地放软了声音,“阳阳来,姑给你喝鸡蛋糖水。”

于是,我们的小阳阳一屁股墩儿吓坐到了地上。

沈晚喜的亲和有些挂不太住。

杨槐花好笑地拎起儿子,给他拍拍屁股上的灰,“小姑给你好吃的,你怕啥!”

阳阳一把抱住杨槐花的腿,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沈晚喜不说话。

沈晚喜一想不行啊,她可是最招小朋友喜欢的漂亮姐姐了,这是自家侄子,怎么能疏远呢?

于是她干脆道:“阳阳,姑保证以后不跟你抢吃的,也不骂你了!这碗红糖水就是见证!”

那幅豪气干云的模样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端着酒在跟小侄子结拜。

“噗。”杨槐花笑喷了,这小姑子咋这么逗?以前都没瞧出来,“阳阳就三岁,你说他也听不懂。”

然后她话没说完,腿被放开了。

阳阳小心翼翼挪过来,沈晚喜就把红糖水递过去了。

碗底还沉着没彻底化开的红糖块儿呢,阳阳双眼放光,小手乖乖伸过来接去了碗,几口吃完了剩下半碗。

“谢谢小姑。”声音小小的。

阳阳三岁,亲爹读过小学,很懂礼貌啦!

沈晚喜美滋滋地摸了摸小侄子毛茸茸的脑袋,这小孩儿好啊,不记仇!

一旁的何小梅十分尴尬的目睹了人家姑慈侄孝的场面,鼻子里红糖味儿渐渐淡了去,心里就怨毒起来了。

沈晚喜为啥不给她喝?以前都给的!

杨槐花瞥了眼何小梅,“梅子啊,地里的草都拔完了吗?没拔完我下午也去做这个活。”

“还没呢嫂子。”

何小梅反应过来这是杨槐花在委婉赶她走了,这会儿上午的劳作都没完,提什么下午?

心里有气,何小梅也不留了。

杨槐花看着她细瘦的背影,又看见沈晚喜望着阳阳一脸傻乐的模样,心里微叹小姑子总算懂事了,可是还天真的很呢!

“晚喜啊,嫂子多句嘴,梅子这人你少跟她来往,嫂子不是说她不好,只是怕你吃亏。”

要不是沈晚喜本性不坏就是情商低,就凭她跟自己三岁的儿子抢吃的,她早就讨厌死沈晚喜了。

沈晚喜知道杨槐花为她好,闻言认真说:“嫂子你说得对,我以后不跟她来往!”

说出劝告时,杨槐花就做好沈晚喜反驳的准备了,得到这个回应,她还真是惊讶,惊讶之余倒是十分欣慰了。

点到为止,不再多说。

杨槐花朝儿子伸手,“碗给妈,你在这陪小姑玩。”

于桂芳见何小梅过来,就去收拾苞米去了,反正这会儿天热,沈晚喜衣裳早就干了,也不急给她擦脸。

回来见阳阳跟沈晚喜有说有笑还纳闷呢。

这姑侄俩不是一向不对付吗?

说阳阳跟沈晚喜不对付,那是真高看了阳阳,但是全家人宠着沈晚喜都宠惯了,也没觉得沈晚喜跟小孩儿抢吃的过分。

“阳阳,喜欢小姑不?”

于桂芳故意逗他。

阳阳扭头,露出笑脸,“喜欢!小姑给我喝鸡蛋红糖水!”

于桂芳脸上显出两分不开心,“喜儿,那是给你补身子用的,你咋给阳阳喝了,他三岁娃娃每天吃一个鸡蛋,够了!”

沈晚喜心中啧啧称奇,她这偏爱,绝了!

“天热没胃口,我喝一半喝不下浪费了,给阳阳刚好。”

于桂芳这才没不开心,阳阳听着更是没觉得有什么,有得喝就很开心啦!

“去,边儿玩去,别打扰你小姑休息。”

阳阳乖巧地跑出去找小伙伴了。

沈晚喜觉得她得跟家里人透个底,不然贸然改变还是太突兀。

于是她神神秘秘地跟于桂芳招手,“妈,你过来我跟你说件事!”

于桂芳搬个小凳子搁她身边掰苞米,“啥事?”

沈晚喜凑她耳朵边儿,气若游丝,“我落水是被人推的!”

“啊!”

于桂芳丢了苞米棒子,一下子跳起来,“啥!被人——唔!”

沈晚喜忙拖着肥胖的身体起身,捂住于桂芳的嘴,“妈妈妈你小声点!”

于桂芳嗔怪地白她一眼,重重喘了口气才满脸凶色,小声问:“哪个死全家的烂怂推的?叫你爹扣完他全年工分!”

这年头还没有遇事找公安的意识,一来害怕,二来丢全大队乃至于全公社的人,出过刑事案件的公社咋评积极?

沈晚喜人好好的,这就不严重,大队内部解决就成。

“我跟你说,你别又跳脚。”

“死丫头,快点儿的!磨磨唧唧!”

“何小梅。”

于桂芳突然没声儿了。

她一改方才暴怒,狐疑地摸了摸沈晚喜的额头,“喜儿,你发烧了?”

沈晚喜就知道会这样,也已经想好了说辞。

她一脸正经拉掉于桂芳的手,“妈,我说的是真的,不然你以为我为啥不把吃的分给她,而是给阳阳?我跟你讲,我醒悟了!”

“那你刚刚在她面前……”

“都是演得!”沈晚喜一脸后怕的模样,“她以为我没有看见是她推的,这是过来打探情况来了,我不敢说出去。”

“为啥不说?!”于桂芳马上跟自家闺女统一战线,“这个何小梅,真是毒!你哪里对不起她了?为啥要害你!”

“妈你小点儿声!”沈晚喜头疼,“我从前被她蒙蔽了,对她那么好,啥都分给她吃,村里人都看在眼里的,我刚刚跟你提,你是啥反应?你都不是马上信我,别人咋可能会信?”

于桂芳一愣,闺女说得是啊。

她也懵了,“那、那放过她?我这口气咽不下去!”

“你放心吧,她心毒,迟早遭报应的,我可不想掺和进去,你也别声张,我以后不跟她来往了。”

沈晚喜认真说道。

于桂芳看着女儿稚气却认真的脸,一时间非常心疼。

可是她也知道要指认何小梅很有难度,何小梅在村里口碑很好,勤劳善良爱帮助人,嘴还甜,跟她闺女沈晚喜的风评就是俩极端。

给何小梅说亲的能来四五家,给沈晚喜的一个没有。

谁不知道沈晚喜又懒又馋啥也不会干?娶回家当地主太太养着啊!

全村就没有爱跟沈晚喜走一起的姑娘,只有善良的何小梅愿意跟沈晚喜玩。

我呸!

害人精!

“真就算了?”

“算了,这事儿妈你跟爸说一下就行了,反正我也没事,以后躲着她就完了!”

肯定没完,一条人命呢!

只是沈晚喜不能将这个心思摆出来。

于桂芳叹了口气,把沈晚喜的手捉过来拍了拍,“长大了。”

沈晚喜依恋地靠在她身上没说话。

“喜儿啊,谁救的你,你记得不?”

沈晚喜面色微僵,就听于桂芳继续道:“你要是不记得也没事,妈还真希望没人出来承认救了你。”

“为啥?”

“你都大姑娘了,水里被人抱一圈,你说为啥!”

于桂芳睨了她一眼。

沈晚喜明白过来,吐了吐舌头,将周延元的名字压了回去。

现在这情况,周延元家成分太差了,况且原身的感觉是周延元长得不咋地。

虽然很想抱首富大腿,可是倒不至于把自己赔进去,当个同村好妹妹,叫他记着自己的恩就行了。

只是……

沈晚喜把手摸进兜里,这个玉坠儿是好东西啊,怎么还给他?

中午于桂芳狠心杀了只公鸡,虽然养鸡有定额,可是他们村管的不太严,一家多养两只没问题。

“阳阳,大鸡腿我俩一人一个!”

沈晚喜把盆里的鸡腿夹出一个给阳阳,圆润白胖的脸笑起来说不上好看,但是也很有福气。

“谢谢小姑!”

以往鸡腿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吃了,哪里轮得上阳阳。

杨槐花看着温柔笑了。

“妈,我没胃口吃不完这么多饭。”饭是杂粮饭,说实在的,她不爱吃,太剌嗓子。

“行,那你多吃肉。”

这一顿饭,沈晚喜极力克制这具身体的食欲,好在她之前做明星本来就吃得不多,吃了原身三分饱,放下了碗筷。

“咋吃这么少?”

“没胃口。”

反正天热,就拿这个当借口,等到秋天她必定瘦下来!

吃罢饭,“妈,我下午去地里除草吧?天热我怕干别的中暑。”

杨槐花收拾着碗筷,边说。

沈晚喜瞥了眼杨槐花微微隆起的小腹,突然反应过来她是个孕妇。

主要是杨槐花太能干了,也没有后世孕妇们养得娇,她吃完饭就跟阳阳玩,完全没意识到啊!

好在她吃完撒手,家里都习惯。

“嫂子怀孕了还下地啊?”

于桂芳白了她一眼,说是责怪,其实也没什么怪罪的意思,“你以为跟你一样啥也不干?工分咋来,粮食咋够吃?”

杨槐花笑了笑没说话,家婆除了惯着小姑子,其实也没亏待过她,别人家的孕妇七八个月还下地呢,她这咋不能下?

因此杨槐花是没有不满心思的。

“我、我干啊!”

原身初中毕业以后确实就是个米虫,在家从不下地,“嫂子别去了,怀着我小侄儿呢,我今天去拔草!”

重生七零首富娇养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